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4章 一人一鬼
  午休时分,秋日的天空灰暗下来,蒙蒙细雨打在屋顶上,淅沥沥的小雨中有惊雷声滚滚作响,预示着这场雨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

  高三1的学生都回宿舍睡觉了,唐素素一个人在教室里等着郑容光从校长室回来。很快,就有一个透明的双腿穿透墙壁,紧接着是别的驱干,再是郑容光那张眼熟的脸。

  教室里没有人,学校监视器又录不到声音,唐素素就无需再遮掩了,她直接看向郑容光的方向,压下心里的惴惴不安,先发制人说:“和父母见面感觉怎样?是不是超级好?看你这么晚才回来,应该不错。”

  郑容光盯着唐素素看了一眼,意志一丝都没被她动摇,犀利指出:“我爸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是不是十几年前被我救后住在盼归福利院的唐素素?”

  “……”唐素素僵硬地低下头来把玩手机,“你问我我哪知道,我只是被认错了。”

  郑容光的视线如有实质,扎的唐素素浑身直别扭,她霍地对上他的双眼,瞪他:“看什么?”

  郑容光弯下腰来,唐素素屏息:“……做什么?”

  只见他伸手抓起她握着手机的左手腕,凤眼微眯说:“你为什么把能保护你的手链忽然摘掉了?”

  唐素素心道糟糕,摘下后忘了戴上了!她从兜里翻出那个手链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泰然,“就是觉得戴着不舒服摘了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好了,郑容光,你快松开,我要重新戴上了,误伤了你可不管。”

  说完,她迅速把手拔出,垂眼将手链套牢在腕间,再抬头时骇了一跳。郑容光的脸离她只剩几厘米,再往前两人的嘴唇都快要相触了,唐素素心跳瞬间失衡,一脸懵圈地与他目光相接。

  然后,她听见他说:“那又为什么正好在我父母在的时候摘掉?”

  轰隆一声,外面的雷劈下,闪电打出来的光勾勒出郑容光的脸部轮廓,平常斯文楚楚的淡雅五官立体了许多,看起来十分具有攻击性。

  大雨倾盆而下,压迫感弥漫在这个空间里。唐素素先扛不住地避开他的锋芒,目光放在他白皙的下巴处,正想着要怎么回答才合适,教室的门突地被人拉开,有人走了进来。

  唐素素和郑容光愣了愣,两人同时收住了对话。

  唐素素看过去,走来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位害得她有如此下场的小胖子。明知小胖子看不见,唐素素还是不禁耳尖发烫地偏过头,与郑容光的嘴唇和脸错开了一段距离。

  抱着一堆零食小山的李睿思咬着面包,打着哆嗦沉沉几步走到唐素素左边的位置坐下。唐素素瞅着他,觉得这一场景和以前发生的一次相似度实在太高,她都感觉下一秒他会把那堆零食再次砸在她桌子上。

  但这次李睿思没有这样做,他把东西圈在两臂之间放到桌子上,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屯粮的肥仓鼠,口中嚼着东西,吐字不是很清晰道:“外面的雨突然就下大了,买了零食想回宿舍,结果被雨给挡回来了。还好唐哥你在教室里,这种天气一个人呆在屋里的话,有点、有点可怕。”

  “不过……”李睿思咽下口中食物,视线一转落到唐素素对面的位置,脸色古怪说:“唐哥你刚刚在跟谁说话?”

  唐素素娴熟而又流畅的回答:“我在跟家人打电话。”比起在郑容光面前做掩饰,在李睿思面前她的谎话可以说是张口就来,眼皮都不带眨一下。

  李睿思抱紧了怀中的零食,语出惊人:“可我听见了,你说了‘郑容光’,你在跟‘郑容光’说话?”

  “!!!”唐素素大惊,手臂上的寒毛一齐起立。

  “上次也是,我和宋谦都没开口,唐哥你一个人出声不知喊了一句什么。”李睿思打了个寒颤,冷汗涔涔说:“那时你也在跟‘郑容光’说话吗?唐哥,这个‘郑容光’是我认识的那位,我们班失踪了一月多的那个‘郑容光’对、对吧?”

  “不……”被从未放在心上的小胖子打了个猝不及防,唐素素有点慌张。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李睿思胆颤心惊道:“还有,唐哥,我第一次收你数学作业本时他们都说那个字体不是你的,我不是之前偷看了你填满答案的卷子吗,那上面的字跟数学作业本上的一样,现在想想,你在阶梯教室骗了我吧,其实并不是你瞎写的……而是‘郑容光’的字吧?是他给你写的,是、是吧?”

  “除了唐哥,班上的人都看不见听不到他,那他岂不是是是……”是了半天他也没敢吐出那个字来,李睿思唠唠叨叨一番下来,倒把自己吓了个够呛,一张胖脸青白交错。

  唐素素茫然失声:“……”

  郑容光飘到李睿思身后,说:“怎么办?把他身上的阳气和力量夺走让他病到不能再说话?”

  “……?”鬼还有这招???

  “是我之前对宋谦恶作剧时发现的,如果吸收太多力量,对人身体有负担,那个笔仙女鬼不也害得2班集体卧病在床吗,应该也是和我用了一样的招数。”

  “……”他管那叫恶作剧吗?突然觉得宋谦实在挺惨,先被她胖揍,再被郑容光骚扰,现在又被不知是不是被那个纸牌小鬼搞了,大半夜梦游自杀躺在医院里抢救。

  唐素素抿了抿唇,冲他摇头。

  李睿思扫到她微妙的视线角度变化,哐一下坐直了身板,哆哆嗦嗦说:“唐哥,难道他现在到我身后来、来了吗?”

  唐素素:“……”神了,这小胖子观察力也太强了吧?

  万万没想到她会有被小胖子揭发的一天,他的反应速度也好快,蒙混过关估计是不可能了。

  唐素素想了想,事已至此,要么就把他打到失忆,要么就只能用恐吓了:“是啊,郑容光现在就在你身后,你应该也明白了什么了,我就直说吧,他就是你想的普通人看不到听不到摸不着的那种生命体——鬼。”

  李睿思整个人像被从上至下灌了水泥,一动不动地立住了。

  唐素素坏笑:“你这么怕鬼,还敢在我面前说这么多?现在想要放过你都不行了。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可不放心让你一个人,万一你到处乱说怎么办?”

  “不放心、让我、一个人?”李睿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弱弱说。

  “对,所以,以后……我会让其他鬼盯着你的,别做不好的事知道吗?”唐素素翘起二郎腿,偏头说:“不然,呵呵。”

  李睿思捂住口鼻狂点头,作势绝对不会泄露。

  下一秒,李睿思一怔,又用一副快要晕过去的表情喃喃重复:“其他鬼?”

  “对啊,世界上总不可能只有郑容光一个鬼吧?”唐素素没心没肺道。

  此时,郑容光刚好要返回唐素素身边,不经意间碰到了李睿思的椅子,椅子撞到李睿思的腿弯,他腿一软,在电闪雷鸣下,爆发出‘啊——”的尖叫一声,抱头蹲下,哭哭啼啼说:“那我还是要郑容光盯着我吧。”至少曾是同一个班耳熟能详的人啊!总比陌生的鬼要好得多!

  郑容光面无表情说:“我才不想监视一个胆小如鼠的胖子。”

  唐素素:“……”噗。

  之后,李睿思一整天都一惊一乍的,有点风吹草动就叫:“唐哥、是、是那个吗?”

  唐素素本以为知道她能见鬼的能力后他会远离自己的,结果反而让他更黏人了,同时她还要阻止郑容光时不时想对李睿思下黑手,唐素素堪称是心力憔悴,唯一能让她紧绷的神经稍缓的事大概只有阶梯教室补课停止这一件了。

  由于宋谦深夜自杀事件,校长为以防万一,下达通知说勒令停止晚自习,同一时间段的补习自然也一样停止了,他还将学校校规里9点封锁教学区提前到了7点。

  高三学生一边为能减负而欢呼,一边又心里慌慌的落不到实处,最近学校发生的坏事是不是太多了点?每个人都不自觉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在心头盘桓不去。

  “外面还在下雨,大家回宿舍的路上尽量结伴而行,不要滑倒受伤了。”讲台上的班主任嘱咐完没再拖堂,大手一挥宣布了放学。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学区,李睿思扫视了一圈,无声无息挤进余嫱和唐素素之间,余嫱愣了愣,唐素素咬牙切齿说:“我两一个宿舍,你跟来干什么?”

  “唐哥,男生宿舍虽然在一层,但是也能跟你们走一段,我、我不跟你们上二层就行了吧?”

  “……”这个疑问句是怎么回事。

  没能跟到女生宿舍他还很失望?

  唐素素大致摸清了李睿思的尿性,知道对他多说无益,也就随他去了。

  李睿思起初还老老实实走了段路,中途要进宿舍区了,他忽然瞄了一眼低头看路的余嫱,偷偷地、小声地、轻轻地,对唐素素右耳飞快说:“唐哥,郑容光现在在这里吗?”

  下一秒,唐素素的左耳传来郑容光的声音:“他好吵,别理他。”

  夹在一人一鬼中间的唐素素:“……”

  唐素素摸索到左边郑容光的手写:【你对他的敌意好像很大?】应该不是她的错觉,郑容光对宋谦和李睿思都有敌意,但她隐约感觉这两种敌意又不太相同。

  郑容光凝视着唐素素许久,半晌才道:“没有,你快回宿舍,别跟他说话。”

  “……”这就是有敌意吧。很明显的。

  唐素素嘴巴紧闭,回了李睿思一个眼神。李睿思不解其意的还想再问问,唐素素为了堵住他的嘴,才开口说:“你不是害怕鬼吗,怎么还问郑容光在不在?”

  “怕是怕啦,但……”李睿思挠了挠后脖子,说:“也忍不住好奇,而且郑容光也不会害我吧,他是个品学那么端正的人,变成鬼肯定也是好鬼。”

  “……是吗?”唐素素内心放声狂笑。

  郑容光忍无可忍地握紧唐素素的手,收到信号的唐素素忍笑到肚子都痛了,没过脑地调侃写:【怪不得当时我在宿舍跟你聊他,你会大晚上耍脾气出走了,是不是很讨厌我提起他啊哈哈哈。】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哪知郑容光忽然放开了她的手,在旁边不发一言。

  ?唐素素心生疑惑,灵犀一闪,刹那间福至心灵。

  “……”不是吧,真是这样?

  “他总是让你分心走神。”郑容光停了一下,说:“现在也是,你不是没有专注于听我说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