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5章 灵异小组
  骤雨初歇,泥泞的地上有两人踏着水渍而来,正是从医院出来换了目的地的贺鸣两人。不远处一个立着的木牌标识在视野中出现,小跟班回头望向在打电话的贺鸣,比了个手势,示意他要到了。

  贺鸣只是轻轻点头,继续和对方保持着通话。

  “你在哪?”电话对面的人说。

  “在盼归福利院。”

  “你去福利院?哦,我懂了。我们贺警官终于知道亲生女儿是没法亲近回来了,所以想去那边领养一个?”

  贺鸣一听,泄气道:“……挂了。”

  “好吧,那你说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我现在就在唐素素不远的地方,要是暴露了可不要怪我。”

  “我是想跟你说,我这边对唐素素的怀疑变高了很多,你变更一下策略,在学校不要只观望盯梢了,想办法努力接近她,最好是能和她关系变得很亲近,比如做朋友什么的。”

  “恩?朋友还是算了,但我会试试和她亲近的。正好她身上一直有让我非常感兴趣的事,尤其是最近她……”那边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缓了缓说:“反正我会按你说的做的。说到亲近,她这阵子和一个叫李睿思的男生似乎走的很近,既然你主动打过来了,我就顺便汇报给你听一下。”

  “我知道了。”果然又是这两个人抱团啊。

  挂了电话后,小跟班出声询问:“老大,你跟谁说悄悄话呢?”

  “之前跟你说的比你靠谱的,在学校工作日里负责帮我们盯着唐素素的人。”

  小跟班感到了危机感:“……那到底是谁啊?学生?老师?还是?老大就那么相信他能比警察还靠谱?”到底是谁,让老大三番两次拎出来给他做表率。

  贺鸣拍了拍他脑袋,高深莫测笑笑:“你不用知道的那么清楚,你先学会下次能追上唐素素再说吧。”

  小跟班:“……”再说一次,斤斤计较的老大真的一点儿都不可爱。

  小跟班放弃地走向福利院门口,越靠近福利院,内部孩子们的嬉笑声就听得越来越清晰,在他要伸手按下门铃的那一刻,贺鸣低声补充说明:“不是说那个人比警察靠谱,而是那个人在某些方面比警察还要迫切,那个人是个可怜人,有不得不完成我吩咐任务的理由。”

  “来了!”里面有人应答道,随即,一位穿着素色长裙,扎着丸子头的女孩子拉开了门,她歪头问:“你们是?”

  贺鸣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女孩的面貌,暗想她太过年轻一定不是他要找的人,同时从口袋翻出证件,出示说:“我们是警察,我姓贺,他姓许。有事想要来问一下院长。”

  女孩表情惊讶,迟疑了一会儿,让出了身礼貌道:“院长在和小朋友们玩,您二位进来等一下吧。”她性格似乎有些跳脱,又慌张地拍手说:“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曾是这个福利院出来的孩子,叫廖佳,现在在福利院里做长期义工,您要是不介意,有问题也可以先问我。”

  许小跟班看着她的背影,捅了捅贺鸣的胳膊,“老大,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别人怎么就这么有礼貌。”和唐素素比,简直天上地下,又善良又乖巧。

  贺鸣拍了拍外套上的雨水,笑说:“不要急着用第一印象就判定一个人的全部。”

  “做警察的,这是大忌。”贺鸣直截了当地丢下这一句,快一步走进福利院中。

  屋内,廖佳捧来两杯水,客客气气说:“坐吧,院长说马上就过来。”

  贺鸣抱臂站在一面墙前,上面贴满了集体照,他一一看过去,边说:“谢谢。你刚刚说,你是这个福利院出来的孩子,那你是多久前就在这个福利院了?”

  许小跟班替贺鸣拿了一杯,坐到椅子上,目光投在窗外跑来跑去的孩子们身上,有两三位小孩从窗户上探头好奇地看着他,他一逗又一窝蜂跑开,这一幕过于治愈,他嘴角不禁扬起了笑意。

  “快二十年了,我从三岁起就在这个福利院了。”

  许小跟班笑意停滞,贺鸣也回头看她,两人心中都在想:快二十年,那么,她一定知道唐素素,甚至与唐素素打过照面,也许还一起生活过!

  贺鸣走到小许边上坐下,抿了一口水,心中正盘算着该问什么,一串爽朗的笑声平地响起:“两位警官尝尝我们孩子做的蛋糕吧,不好意思来晚了,有个孩子今天过生日。”

  “院长。”廖佳叫道。

  被称作院长的老妇人精神气看起来很足,虽然头发斑白,但身躯并不佝偻,身上披着一件简单的围裙,气息也比一般老人要长,语气活跃道:“哎。小佳你坐,不用站起来跟我问好,都跟你说了几次了,这里是你的家不必来这套。”

  贺鸣和小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来一点赞叹,这似乎是位很亲和直爽的老人家。为了不浪费时间,贺鸣打断两人的寒暄道:“那个……打扰了,我们是想来问一些事的。”

  “你们问你们问。”院长笑意祥和:“我们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的。”

  贺鸣直奔主题:“实不相瞒,我们是因为手上的一些案子来问一个人的事,那人叫唐素素,是你们这儿十几年前误收的小女孩,关于她,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把知道的信息都告知我们,尤其是奇怪的异常的等等。”

  忽然一声清脆的巨响,地上掉落一个玻璃杯,晶莹的玻璃四散开来,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廖佳不自然地低下头说:“抱歉,没拿稳。”

  院长深深皱眉,叹息一声,阻止了她要用手去捡的动作,拉下了脸来。表情跟刚刚截然不同,她语气沉沉,握着廖佳的手,喟叹说:“唐素素啊,我记得的,那孩子和这孩子还曾是好朋友。”

  院长起身,从墙上一个隐蔽的角落,方才贺鸣没找到的地方,取下了一个相框,指了指上面的手拉手的两人说:“你们看,这是八岁的唐素素,这是十岁的小佳。”

  许小跟班眼睛都快脱框了,贺鸣也没比他好多少。

  谁能料到这一找就与唐素素小时候的好朋友遇上了!或者说,他们都要认定唐素素这个性格的女生,一定是交不到朋友的那类了。

  但是照片上的两人不仅看起来十分亲密,两个女生也表情灿烂到让人想摸一摸抱一抱捏一捏,贺鸣发誓他从没见过现在那个唐素素的脸上有这么符合她性别的可爱笑容。

  不过院长用了‘曾是’这个词,是说这两人现在不是朋友了?

  “你们说想了解唐素素的事,还有她奇怪的异常的地方?”院长抚摸着相片,口吻压抑道:“这孩子,就没有什么地方不奇怪不异常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贺鸣小许纷纷:“……”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原来唐素素从小就被人这么评价了。

  *

  次日,一周一次的班会上,唐素素软趴趴地赖在桌子上,支着下巴听着班主任滔滔不绝的通知安排,视线无神地飘着飘着落在了郑容光身上,他依旧是捧着日记本阅读,就在她近在咫尺的地方。

  看得时间长了点,郑容光似有所觉偏头看来,唐素素忙把头低下来躲开了。

  她头贴着桌子,心绪不平地想:自从昨天放学郑容光说了那句话后,她就有点反应过激,也不怪她这样,郑容光那句听起来就像是……就像是很在意她一样。

  等了一会儿,唐素素觉得郑容光应该没再看她了,唰地抬眼,直愣愣就和他对上了。

  唐素素招架不住地咬咬唇,郑容光倒是没什么变化,好整以暇地收回视线将日记本又翻了一页。

  唐素素:“……”她怔了几秒,在心里铺天盖地唾弃起自己来:看这个样子,是她想多了。郑容光不是说过吗,不喜欢在他面前走神的人,仅此而已吧,错觉成这样也是够丢人了。

  唐素素回过神来,忽地听到有人在叫她,转头一看,李睿思小胖脸面色自然的泛着红光,小声怯怯说:“唐哥,明天运动会,你要报什么项目?”

  模拟考后还真让高三参加秋季运动会啊,之前在宿舍里贾丽的抱怨不是无中生有啊。

  唐素素不由自主要去看郑容光的脸色,脑子刚有了这个想法,就被她一棒子打回了原型。干什么、干什么,她要和李睿思说话就说话,干嘛每次都要顾着郑容光的态度。

  这么一想,唐素素难得一见的耐心回答了小胖子的问题:“不报。”

  “……”李睿思被她酷了一脸,顿了顿说:“可是班主任说不报就要去负责当志愿者了,要到处跑帮忙,还要拿器材收拾,比参加项目还累的。”

  唐素素道:“没有人敢使唤我。”

  李睿思沉默了:“……”这话倒也没错。

  他认识到了人与人的不同后,两只手指互相点了点,“哎,我应该又要跑1000米了。”

  “你不愿意就不报啊?”唐素素不理解地说。

  李睿思苦笑:“有时候我真想变成唐哥,那样也不会被人欺负,还不会被逼做不愿做的事。”他想,他之所以想要跟在唐素素屁股后面,也是觉得她身上有他完全没有的特性吧。

  唐素素不屑笑哼,托着下巴慢悠悠说:“不是成为我就不会被人欺负,是你好欺负才会被人欺负的。”

  “……”李睿思没法反驳,他把这话题打住,说了另一个:“班主任还说校长为了缓解高三学生学习压力,除了停止晚自习外,要重新恢复高三放学后半小时的年级兴趣小组活动,唐哥以前是什么组的?”

  “不记得了。”她好像是随便选了个没几个人的临时小组,也从没去参加过小组活动,就这样高一高二都混过去的,学分拿没拿到她都没有注意。

  “没事,待会儿班长会拿小组名单来,看了就知道了。”

  不久后,拿来小组名单的班长特意喊住唐素素,递来一支笔说:“现在小组重新打乱选择了,你的原小组没有人了,你目前是小组长,请在一周内拉到至少三个组员,不然也可以换个小组加入。”

  唐素素没想到还会这样,不过她大概也能猜到为什么她原在的小组没人了,她能感觉到四周强烈的视线望着她这个方向。在她拿起笔浏览名单时,那种如芒在背的被人灼灼盯着的触感不可忽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大家的心声是:没人想跟校霸一起玩耍!

  郑容光感兴趣地看过来,吹耳边风道:“不是挺好的,你不如抓着这次机会办个灵异兴趣小组,也能为你一些奇怪的行动做个遮掩,是组长也不用担心被别人管束吧。”

  唐素素抓了抓头发,烦躁地舔了舔牙根。主要是问题在于去哪里找组员?她目及之处,众人都微微侧身不与她对上眼。

  只有一人惊喜说:“唐哥是小组长?那我要加入!”

  李睿思把笔拦截过来,在表格上唐素素原来三字的位置后面写下了自己名字,他写到最后一个字才想起来问:“唐哥,咱们小组是什么兴趣小组?”

  唐素素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按着郑容光的想法说了:“真要组的话,灵异兴趣小组吧。”

  “……”李睿思握笔的手一软,最后一笔迟迟落不下去。

  郑容光伸手,果断出手按住他的笔杆,帮他补完了。有冒充笔仙经验的他,搞这种小动作是手到擒来。

  李睿思牙关发颤,悚然看向唐素素,唐素素无情地吓唬道:“看来你确实很适合这个小组,都被……欢迎了。”

  中间那个意味深长的断句让李睿思差点吓断气。

  这边李睿思和唐素素刚结束对话,那边有人举起手迫不及待地轻声说:“我也可以加入吗?”

  偷偷立耳听着的在场的人,包括其他学生在内,动作统一看向声源处,不少人露出意外之色。

  唐素素正好相反,脸上意外的神色顿消,是余嫱的话可以理解,她和贾丽可是一起亲口说过对神鬼方面很感兴趣的。

  班长收回笔,直截了当地替余嫱签上了字,像是完成了艰巨任务般松了口长气:“恭喜,唐素素你和你的组员就这么定了,要是还有人加入只要找我再填表就好了。”

  “……”说实话,唐素素压根没觉得哪里值得被恭喜的,也不觉得还会有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