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27章 恶魔耳语
  他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作为人的感觉了?原来鬼附身在人身上是这样的舒服,他似乎能理解那些鬼为什么要那么做了。

  心跳、呼吸、温暖……这是作为鬼体会不到的。

  郑容光双手握拳,伪装成李睿思的样子,神情自然地接上了李睿思、余嫱两人之前的对话,在套出余嫱的话后,他彻底确认了他们上当受骗了的事实。余嫱是曾落单过,也有想要进体育器材室单独拿垫子,但她去的时候,那里已经上锁了,所以才会回来打算找有钥匙的人帮忙开锁。

  唐素素去的时候,那里却没有上锁,这是人为还是鬼做?

  郑容光不再耽搁时间,收尾道:“那我去找人要钥匙吧,你休息一下,我帮你搬就好。”

  不能让外人牵扯进去,会很麻烦,他一个人解决就行了。

  走回器材室的路上,郑容光渐渐的和李睿思的身体越来越契合,像强行安装的齿轮在运转中终于正常运作,他的动作也不再那么僵硬,重回门口,他已能流畅地操作这幅躯体了。

  就在这时,他感到一向清醒灵活的大脑一阵恍惚,有什么画面冲击进他的脑海。

  ——“喂,你。叫什么来着,李睿思?”

  ——“还有吗?巧克力。拿出来。这块我买了。”

  郑容光有些惊讶地捂住额头,这是李睿思的……记忆?

  他有印象,发生这个事的时候他也在场,还因为旁观太闲,又想看看唐素素到底能有多迟钝何时才能发现他这只鬼一直在跟着她,于是在她为他出头差点被石头砸到时,他出手顺便帮了唐素素一把。

  ——“太多了,一块巧克力不值一百啊!”

  一帧一帧频频闪过,走马观花似的播放着。有的片段很清晰,有的又很模糊,就像他自己遗失又找回的部分记忆一样,但不同的是李睿思的很完整没有他那样的空白区。

  为什么他能看到李睿思的记忆?因为附身在他身上所以能看到?每个鬼都有这个能力吗?而且,他甚至能体会到李睿思对唐素素印象的转变,还有那种被她拯救时的感动酸涩,就像是跟李睿思‘共感’了一样。

  郑容光晃了晃脑袋,把这件事暂时搁置在后,手触到把手上。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得优先处理唐素素的问题。

  他大力推开门,心里一松,表情也柔和了一些。

  真的能进去了!这次没有被阻碍了!

  果然如此,是活人就可以了吗?

  外面是艳阳高照的白天,不知怎的器材室里面却一片漆黑,只有他开门的刹那有光在他脚下的三角区投射进来,整个空间如同吞人的黑洞漩涡,气温也比外面要低得多。

  郑容光眯了眯眼睛,若无其事地踏入,身后的门无风自动,被重重关上。郑容光推了一把,果然推不开了。

  他摸索着往前走,探寻着说:“唐素素,你在哪?”

  侧耳倾听,没有回音。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失去记忆,对器材室也没有印象,这么摸黑还会让他的行动大打折扣,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危险的东西在暗中窥视。

  郑容光伸手欲翻出李睿思的手机打开光试试,但下一瞬,他僵住了。

  之前强忍的恍惚感突然放大,李睿思的记忆在他脑中翻天倒海,几乎要让他站立不住地晕过去。他勉强保持住理智,拍了拍胀痛的脑袋,再次恢复清醒时,却感到一种错乱感。

  明明没有转换地方,他应该是在器材室里面找唐素素的,但他身处的位置却像突然扭转时空凭空调转了。他现在正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里,身边来来往往的都是学生,嘈杂热闹的气氛和刚刚死寂黑暗的气氛迥然相异。

  郑容光低头,看到了自己仍穿着李睿思的鞋,也就是说他现在确实还附身在李睿思身上。

  “……”那这是怎么回事?

  郑容光头脑高速运转,有条不紊地分析着现在的状况,在心中想了几个可能,但都不能肯定。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有光线在眼皮上错乱晃荡,有人向他走近。

  郑容光马上戒备地抬起头,下一秒,他游刃有余的表情突地大变,不自觉地瞪大了双眼,注视着向他走来的人。

  迎面而来的人身姿挺拔,穿着黑白相间的运动风校服,黑色的头发滑过那人戴着金丝眼镜的脸庞,一双凤眼漫不经心地扫了过来,对方似乎也看到他了。

  那人微顿,点头问好:“李睿思,是吧?我叫郑容光,是高一1的班长,虽然现在我们只上了一个学期的课,但你刚转进来难免会有不舒服的地方,有什么问题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郑容光耳朵嗡嗡作响,目光黏在了面前的人的脸上。

  这是……他?是还活着的时候的‘郑容光’,是他自己?

  也就是说……?

  郑容光总算反应了过来:他现在是陷入了李睿思的记忆世界中了吗!

  *

  通过别人的眼睛来看自己,是一件很微妙的事,尤其是在你对这个‘从前的自己’毫无记忆也不熟悉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了。体验别人的人生,对别人的情绪感同身受,也是一件极其微妙的事。

  郑容光也说不清到底哪一件让他感到更古怪。

  李睿思的生活可谓是枯燥乏味的,不知是不是人品运气问题,作为高一第二学期的插班生,李睿思一上来就被全班人排斥了。背后嘲笑他又胖又傻又土的也不少,但一开始还没人动手来折腾他,不过是隐隐约约的不带他一起玩而已。

  这很常见,一个陌生人想要融入已经抱团的团体,本来就是一件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事,但显然李睿思不太会社交也不怎么会说话,他融入得非常差,在整个班级里格格不入。

  直到有一天,李睿思被豪车送到学校,吸引了学生们的视线。大家这才知道,土里土气的李睿思身家竟然不差,居然有一对浑身散发着暴发户气息的有钱父母。一时间,各色各异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

  虽然第二天在李睿思的强烈要求下,父母没再送他,一切看似重新回到了往常的轨道,但郑容光心里可不这么想。

  单独行走在去学校路上的李睿思期待地低语:“我今天能不能在学校交到好朋友呢?”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听着李睿思这个话,郑容光漠然地想:恐怕不会。当一个被排挤的脏臭小羊羔忽然洗干净发出了香味,要么是迎来别人的刻意讨好,要么就是迎来危险的狼群,不管怎么看,这两者都不算在‘好朋友’的范畴内。

  很遗憾,李睿思他遇到了后者。

  那一天,他没有等到交上好朋友,而是等来了守在门口的不良学生们。他们逼迫他掏钱,一言不合就上手,念在伤口出现在露出的部位被看到会不太好收场,他们专挑看不见的地方打,而那些地方偏偏又是最容易感觉到疼痛的。

  郑容光同时体会到身上被殴打,打着哆嗦往外掏钱,那些人恶意的、扭曲的脸在面前晃悠,他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从那以后,一天天的日常里,李睿思除了被欺负就是在躲避,郑容光也不得不跟着体验一遍。除了第一次李睿思挣扎了一下,后来他都没选择反抗过,偶尔还会主动交出钱和贡品,祈求那些人打轻一点。

  “……”郑容光遍体鳞伤,浑身抽痛地想:他以为他以前就够讨厌李睿思了,原来还能更讨厌。

  就在郑容光后悔为什么要附身在李睿思身上的时刻,他发现李睿思终于找到除了暴饮暴食大吃特吃以外,缓解他黑暗人生的新调剂品、新乐趣了。李睿思开始了对周围的人的观察——没错,就是字面意思上的观察。

  比如说,这个人爱穿什么爱做什么,今天和昨天有什么区别,发型是剪断了还是留长了,和谁走得比较近又和谁关系不好……他把周围人的样子统统都收入眼底,然后暗自观察得出一套只有他知道的结论,像活在阴沟里的老鼠一边畏缩着,一边观察着外面绚丽多彩不属于他的大千世界。

  他观察的对象有很多,不仅是学生,连老师和其他学校的公职人员,或者仅仅是路过的人他都有注意。

  而这其中,让郑容光总算感到点趣味的是——李睿思最常观察的人,就是‘唐素素’和‘郑容光’。

  更进一步的说法是,李睿思的重点观察对象是‘唐素素’,而在观察‘唐素素’的过程中,他顺便把‘郑容光’也圈进了这个范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郑容光能猜到李睿思为什么会对‘唐素素’做重点观察,因为在某些方面,他两确实是很有共同之处的,譬如:都很有钱,都被孤立,都学习差,等等……

  如他所料,李睿思也真是这么想的:“唐素素,和我一样的富家子女,被同学们孤立排斥,对其他的所有人都爱搭不理,但她在面对郑容光时的态度却很特殊,总是会对郑容光做出不一样的反应,爱欺负郑容光,也爱故意去招惹他。为什么她对郑容光那么讨厌和在意?这一点有必要观察一下。还有,唐素素和我的境遇这么像,但却过得比我好多了,为什么?这一点也要好好继续观察看看。”

  附身在他身上的郑容光心想:唐素素对他很特殊吗?

  好像确实是这样,他也早有所感知了,不然怎么会选定唐素素来利用呢。正因为知道她对他有特殊的连她自己都无法分辨的模糊感情,他才会慢慢接近蚕食她,来达成他自己的目的吧。

  “说起来,郑容光对唐素素也很特殊啊。”李睿思咬着笔头,小声道:“一个只爱学习从不分心在无关事情上的学霸,看起来对唐素素这样的差生坏孩子讨厌到深恶痛绝,但每次都有认真对唐素素的欺负捣蛋开玩笑这类的恶劣行为做出回应呢,这样子简直就是……也在意她吧?”

  “这两个人可真奇怪啊,为什么会对讨厌的人特殊在意呢?我如果是唐素素的话,和郑容光那么不合绝对不会再去招他了;我如果是郑容光的话,总被这样欺负折腾也绝对不会再理她了。这两个人一直在做吃力不讨好,损人又不利己的事呢。将两人都观察一下吧,我的好奇心已经没法停下来了。”

  郑容光狠狠一怔,李睿思的话在他心中萦绕,迟迟不退。

  ……他,对唐素素也很特殊在意吗?

  郑容光闭上眼,一股违和感油然而生,他若有所思地想到:如李睿思所说,他现在不就在做费力不讨好,对自己毫无利益的事吗?他应该是想要利用唐素素的,利用她来恢复记忆,从她身上一点点夺取那美味的强大力量,再去做更多他想要完成的事。

  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变得把唐素素的安危放在了他的安危之前?!

  就算是还没利用完唐素素所以暂时不能失去她,也没必要把自己搭上才是?

  “嘿嘿,大哥哥你终于发现了,我还在等你什么时候醒悟呢。”一阵空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像是在对他低低耳语:“你是鬼,她是人,人鬼殊途,你还要在她身边帮她不成?你现在附身在人类身上,有了人类的身体,想做什么做不到?不需要她的帮助,你也能随便行动了。”

  那个声音听起来十分稚嫩,孩童的笑声在引诱着他:“你可以走出这个学校,也可以重新触摸你的父母,和他们拥抱交流,你不是一直想要这些的吗?”

  “比起困在这里陪在那个姐姐身边,每天只跟她一个人说话,只有她能听得到你、看得到你、感受得到你,这么寂寞的在学校游荡着,不如抢占李睿思的身体吧,这样你就可以重获新生了!”小孩最后的语调高高扬起,就像郑容光此时飘忽不定飞在高空的心一样。

  郑容光眼神中泯灭的色彩迸发,环绕在他身上近期更加浓郁的暗沉死气都有所松动。

  在感受不到温度、没有心跳呼吸、空虚寂寞孤独、体会不到世间万物,连消逝的时间和自己的存在都快要感受不到的,活着又像是死了的鬼眼里。

  重获新生,这是多么美好的词语。

  没有比这更有诱惑力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