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0章 水房哭声
  唐素素醒来时,忽感旁边冷不丁有个人,身体反射要比大脑快得多,翻身压在对方身上,一个肘击打过去,临到郑容光身前收住了手。

  她浑浑噩噩地眨了下眼,侧身躺回被窝儿,嘟囔:“……什么啊是你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唔!”

  面前清晨的阳光被一道阴影遮覆。

  冰凉的温度落在嘴唇,近在咫尺的面孔紧贴,轻轻撵过,柔和地包裹住她的,鼻尖还有意无意软软地擦了过去。

  唐素素躺在床上,整个人都酥了,头脑懵然。

  耳边传来舍友们起床的动静,她头皮炸起,反应过来,猛推一把,捂着嘴瞪大眼,小声惊呼:“你、干嘛,大早上的,睡糊涂了???”

  不对啊,鬼又不需要睡觉的!

  郑容光舔了舔嘴角,握住她的手腕,目若朗星,面如古井无波,坦然阐述:“我昨天不是很晚才回来么,中途也没跟上你。”

  “是啊。”唐素素轻轻松松被带偏,面露疑惑:“你昨天怎么回事?”

  郑容光想了想,说:“恩……那是因为我消耗太多力量了。”

  他话未说完,唐素素已自觉补充:“所以刚刚你是在吸取我的力量?”

  她反手握住他抓住自己的手,撑起上半身来凑近他,纤长的睫毛微颤,表情正儿八经说:“你早说啊,吓我一跳。够吗,还需要再来点吗?你被我打断了吧,打断的力量作数吗,要重新来吗?”

  她的嘴唇是健康的粉红色,一张一合,跟打机关枪一样喋喋不休,不自觉间呼吸全都扑在他的面上。

  郑容光心里一直都藏有一件,至今为止,他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论常理,他是无法感受到温度的,世间任何事物都一样,对他来说没有冰冷和温热的区别,但唐素素他却能感知道她是暖的。他能感受到她的手掌的暖热,也能感受到她呼吸的灼烧。

  之前有很多次,他都对她身上的温度念念不忘,以至于总在她周围转悠,对她的牵手斤斤计较,晚上也赖在她的床上。她如源源发热的小火炉,让他时而恍惚满足,时而像被蛊惑。

  以前他把这些都归结于他迷恋活人的气息,现在他发现原来自己对她有别的感情后,改变了想法。

  唐素素是特殊的,对他来说她和其他人不同,各种意义上都是最特殊的存在。

  “……”郑容光默然,与她扣在他上面的手十指相握,看着她好一会儿。

  唐素素习而不察,往前又近了点,纳闷说:“郑容光?”

  要还是不要啊,大哥说句话呗?您不吭气,谁知道你什么意思啊?唐素素无声用眼神控诉。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郑容光幽幽瞥她一眼,叹了口气,默默无言半天,五指松开,放开她的手说:“……不用了,够了。”

  唐素素起床打理自己,忽然想起来这个,把手机摆在桌子上给他看:【你这次比上次要快多了,而且也没有吸我的力量吸过头啊,挺好。】

  她可不想再晕倒一次被贾彤贾丽两姐妹捡尸送进医务室。

  郑容光偏过了头,垂下眼帘没说话,在唐素素看不到的地方,手指摸索着尚有余温的唇瓣,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

  晨读时间,李睿思竟比唐素素来得还晚,他当然没有唐素素那样的特权,被班主任拎出来罚站在楼道整整一个小时后,才坐回唐素素边上。

  李睿思跟个猴儿一样,如坐针毡似的,一会儿打打自己肩膀,一会儿又扶着腰,脸上表情看起来很不好,唐素素断断续续地听到他嘴里溢出哼哼唧唧的痛呼。

  她不怀好意地问:“你怎么了,昨天被我一脚踢回宿舍后又做变态坏事了?”这全身都痛的样子,别是偷鸡摸狗去了。

  李睿思一头问号:“什么?”

  “就你,昨天不是要跟我和余嫱上二楼宿舍吗!”被她狠踢了一脚还能忘?

  “……”李睿思小心地道:“我、我吗?”

  唐素素翻了个白眼,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李睿思揉了揉后脖子,反复回忆,但还是一片空白,他说:“我真没印象。”他又哭丧着脸,弱弱诉苦道:“而且,我连自己昨晚为什么睡在地上都没印象了。”

  “今早起来,我发现我面朝着地板,脸贴在瓷砖上睡着的。我舍友都在背后笑话我,说我的床就离我躺着的位置一步远,还倒在地上睡觉,都说我精神不正常……”他呜呜咽咽的说着,自个儿也很不解:“我昨晚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是困得一步都走不得了?这样睡了一晚,我哪哪都不舒服。”

  “鬼知道你怎么想的。”唐素素不感兴趣地转过头,随口应付。

  离两人很近的地方,郑容光正对着许久没翻动的日记本页码出神,此时,他对着纸张捻来捻去的手指动了动,突然抬起头,不着痕迹地看了眼皱着脸的李睿思,从早上开始就抿成一条线的嘴角,慢慢地翘起一丁点弧度,手指翻飞,终于掀过了一页。

  这样稀里糊涂过了一天,结束最后一节课时,班主任传话说兴趣小组可以从今天起活动了。

  唐素素、李睿思、余嫱三人占据了一间废弃的音乐教室,其他小组的人都不敢和他们抢,识趣地让出了全部的空间给他们。

  唐素素坐在钢琴椅上,‘磅——’一声,趴在钢琴上压出一片不和谐音,溅起一层灰尘。心里想着就这样混混时间过去算了,可有人马上就兴致勃勃地打消了她的计划。

  余嫱猛地站起来,一向藏在齐刘海下的杏仁眼里扑簌簌闪着光,语气依旧是细声细气的:“我听到一个消息,不如就做我们第一次的活动吧。”

  “恩?”唐素素示意她说。

  “高一一层的水房,都知道吧?”余嫱神神秘秘说。

  唐素素和李睿思表情齐齐一变,两人在那儿都有不太美妙的回忆,余嫱继续道:“高一有的学生说,听到那里有哭声。”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她本来就气质阴郁,声音又轻又低,说起这些时,格外的有惊悚效果:“之前不是有我们年级的学生在那里做轻生的事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大家故意编造了这种事,也不知道是不是以讹传讹三人成虎,还有好多高一生说,在那里的旧水池的水龙头偶尔会流出血红色的水。”

  “我们去调查一下吧,我也有点好奇那个学生在那里具体做了什么轻生的事。”

  唐素素和李睿思:“……”

  不,其实,你要是想知道,在场的除了你以外,都是目击证人,都可以告诉你的。

  郑容光站到唐素素身边,低声问:“你的表情有点不对,在那里你还发生了别的事?”

  唐素素想起昨天发生了太多事,都没来得及告诉他最重要的那个,于是趁此机会将在水房遇到的古怪对他全盘托出,连威胁短信和骚扰电话都顺带解释了一通。

  郑容光分析说:“短信和电话恐怕都是偷纸牌的小鬼做的,他说你逃了让他朋友哭得很伤心?如果他没骗人的话,水房里也许真有他的朋友在。”

  “……”唐素素眼皮一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郑容光说:“还记得吗,你答应过我要去主动带我见鬼,看看我记忆会不会再有所恢复的事?”

  唐素素慢吞吞地“啊”了一声,郑容光充满暗示地无声注视着她。

  “……”唐素素嘴角抽动,扶额转过头,在李睿思惊恐的目光下,对余嫱说:“好,听你的,我们这次就调查那个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