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1章 谁在偷看
  “没有什么特别的。”余嫱弯下腰捧起一把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的水干净无比,“也没有变红,难道高一生们的传闻真的都是骗人的?”

  听她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的意思,李睿思担惊受怕地拉了拉唐素素的衣袖说:“唐哥,那我们赶紧走吧。”

  自从知道真有鬼存在,李睿思的好奇心就大减了,对变成鬼的郑容光好奇是因为至少是‘熟人’还是曾经的‘观察对象’,其他鬼他可没什么兴趣。

  “没办法,今天先到这里吧。”唐素素看了下时间,也快到门禁了,招呼了两人撤退。

  余嫱和李睿思依次应了,余嫱手上整理着书包,唐素素在等待的过程里和李睿思闲聊说:“上次你说过,这个水房的旧水池是二十年前建校时就有了,投资改建时本想换掉,但因为底下以前的下水道很难处理,就一直放着没管了对吧?”

  李睿思点头,紧张地左右环顾。

  二十年前这个词让唐素素有点敏感,她摸了摸下巴,想到:跟他们住的旧宿舍一样,又是学校改建中没有动的一个地方,是巧合吗?是不是该再问问舅舅,毕竟他在改建中参与了投资,除了校长就他最清楚内情了。但要怎么问才能不惹舅舅怀疑,她之前的一些反常行为好像已经引起舅舅的注意了。

  直觉告诉她,如果对舅舅实话实说,身边有个地缚灵为了帮他找记忆才去接触神鬼之事,她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你在干嘛?到处看什么呢?”唐素素放下了短暂的思考,问李睿思道。

  李睿思搓了搓胳膊,悄悄说:“唐、唐哥,郑容光在我们身边吗?”

  唐素素看向站在旧水池前面背对着她们像在查看什么的郑容光,恩了一声。

  “哦……”李睿思好像松了口气。

  唐素素挪揄:“怎么,你是在找他?”

  “不、不是。”李睿思小心翼翼说:“从进这水房起,我总感觉有人在注视我们,应该是郑容光在看吧,没什么了。”

  唐素素和他对视一眼,心想:郑容光一进来就盯着水池瞧,可没有在看他们。

  她琢磨片刻,想起上次在宿舍里察觉到若有若无的视线,后来被证实确实是笔仙女鬼在暗中看她,还是将信将疑地问了出来:“你现在也觉得有人在看我们吗?”

  不待李睿思回答,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门板被叩击的声音,只有一声,然后就没声音了。

  在场的人下意识屏息,李睿思是里面反应最大的,腾地一下蹲在地上,紧挨着唐素素小腿颤巍巍回答着她上一个问题:“恩,恩,一直感觉有人在看我们!”

  他抖着嘴问:“水房门口是不是有声响,刚刚是有谁在外面吗,是有人要进来用水房吗?”

  他这话说的时机太过恐怖,让唐素素都滑下了一滴冷汗:“是风吹动的声音吧?”

  要是真有人要进来,也不会只发出一声,除非……

  “不会是、不会是,刚刚真的有人一直在外面偷看我们吧?”本来被人偷看应该不是大事,但他们是来调查灵异事件的,气氛使然,普通的事都会显得很不普通。

  李睿思越说越害怕,眼看要跪着抱上唐素素的大腿,郑容光过来小幅度拉住了唐素素的手腕,将她往前带了一步,李睿思没有察觉地抱了个空。

  喜好灵异的余嫱倒是一点也不害怕,丢下了一直在整理的书包,几步上前越过他们,站在门前轻声细语说:“我来看看。”

  与语气的纤弱感不同的是,她的行为格外刚强果断,唐素素还没拦下,她已靠近门缝,从里往外看了过去。

  “……”唐素素担心余嫱出意外,见郑容光拉着自己,干脆把他一起带着走到门前,对保持着低头看外面姿势的余嫱说:“你看到人了吗?让我也看看。”

  她把余嫱往旁边推开,余嫱随着她的动作让了个位置,她说:“没看到,外面什么都没有,应该真的是风吹动的声音。”

  此时,唐素素已经把眼睛贴在门缝上看去了,外面如余嫱所说就是黑色,什么也没有,她正要收回视线,哪知那团黑色忽然间突兀地移动了。

  下意识抓紧与郑容光相牵的手,唐素素一声惊呼含在嗓子眼里,太突如其来的惊吓袭击让她脸都白了,头皮一阵阵发麻。

  门外哪是什么都没有的黑,分明是一双漆黑的瞳孔在和她对视!!!

  在她受惊僵怔的时间里,不知不觉有冰凉的东西贴上了她的眼皮,和记忆中一样的动作把她的眼睛盖住,把她拉离门边,同时和记忆中一样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你别看了,我直接去外面看看。”

  “不!等下。”唐素素抓了个空,郑容光一闪身便穿过了门板,到了外面。

  唐素素羞恼锤门,心中暗恨自己一点儿长进也没有,遇到与小时候相同的遭遇还是要靠郑容光来扛,她也顾不上什么危不危险了,气势汹汹拉开了门,想着不管外面是什么,她都要把那东西胖揍一顿!再把不安分的郑容光也揍一顿!

  只是这想法终究没能实现,唐素素瞪着外面被郑容光压制在地上痛呼连连的人,定睛一看,诧异道:“宋谦,怎么是你?!”

  宋谦的身子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他抬起鼻血横流的脸,不明所以地说:“是、是我啊,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又被绊了一跤,好痛,流血了,而且还起不来,好难过,要死了。”

  “……”唐素素丢了个‘可以了’的眼神给郑容光。

  郑容光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还是甩下了宋谦,回到她身边,淡淡说:“没看到什么其他的东西,只有这个东西。”

  被形容成‘这个东西’的宋谦爬了起来,捂住鼻子给自己止血,鼻音闷闷:“太倒霉了,我怎么最近老是见血。”

  看戏看了一会儿的余嫱拿出包纸巾来,无声递给他,打量了一下他,对唐素素猜测着说:“他是不是,那个在水房做轻生的事的……”

  “是他,宋谦。”唐素素抱臂看向宋谦,警惕说:“你恢复健康出院了?刚刚是你在门外偷看我们?”

  宋谦对余嫱道了声谢,把纸随意团着塞进鼻子,闻言点头。

  “你鬼鬼祟祟地在外面偷看我们干嘛?”另一边发现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事的李睿思总算鼓起勇气走了出来,听懂了前因后果后,气愤插嘴道:“别吓人啊!”

  “我只是来调查水房看看我自杀的事,然后撞到你们在里面说话不知道在做什么,就……”

  “就偷看了?”唐素素说:“为什么做这么奇怪的事?你直接进来不就行了。”他们三人经历补习课扑克牌消失、阶梯教室停电、巧克力上不明手印、水池里溢出红墨水等事故后,不是早就熟悉了很多么,气氛也没以前那么见面就喊打喊杀了,他何必这样畏手畏脚的?

  宋谦眼睛慌张地转了转,见此异状,郑容光身形一动,这回唐素素牢牢抓住了他,飞了个眼刀给他,在他手心写:【没你的事,乖乖呆着,我来处理。】

  “别撒谎,别骗我,否则。”唐素素转动脚腕,目光睥睨。

  宋谦被唐素素抓衣领按在墙上打的记忆复苏,一下子老实了许多,低声说:“那个,有人说我自杀的事可能跟你和……那小胖子有关,所以……”

  李睿思大惊,猛地摇头,脸上肥肉一震:“什么跟我有关,我可没让你自杀!”

  “嗤。”唐素素冷哼,心下通透敞亮:“明白了,大概是那位警察大叔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觉得我和李睿思对你有害,见到我们重返你的自杀现场在水房里做奇怪的举动,你心里就更不踏实了,所以在外面偷看是吧?”

  “……”宋谦没说话。

  “愚蠢。”郑容光倒是开口了,喉结滚动,吐出两字。

  【是挺蠢的,偷看就偷看么还这么诚实,他都主动自己把底子朝我们扒的一干二净了,我和小胖子要真是害他的,也不怕我们再对他下手。】唐素素写道。

  “你这人——”李睿思急道,“都说不是——”

  “行了,我们不是要回去吗。”唐素素打断,见怪不怪地瞥了眼垂下头的宋谦,冲余嫱和李睿思说:“早点回去,下次小组活动再来这儿吧。”

  “恩。”没搀和进他们三人的纠葛中,置身事外的余嫱最先应道。

  三人都没再看宋谦,各自从水房里拿出书包要离开。再次踏出水房的门,李睿思脚下一滑差点摔倒,还好唐素素及时扶住了他,唐素素无奈说:“你怎么也跟宋谦一样乱摔跤?”

  这次可不是她身边的郑容光干的,单纯就是李睿思自己不注意。

  李睿思抬起自己的脚丫子看了看,不好意思地说:“好像是踩到水了。”他再向地板上看去,果然门口前的位置地板上有一摊水渍,水渍上还有丝丝缕缕缠绕的长头发。

  “水房附近有水,小心点。”唐素素对余嫱也叮嘱了一句,她可不想待会儿再去扶另一位。

  等走了几步,见郑容光没跟上,她扭头看去,郑容光看着那些水渍,面上神情很是认真。过了一会儿,他才走到她周围说:“为什么只有门口那里会有一摊水渍,四周却都是干的?有点奇怪。”

  唐素素在他手心划拉:【水房前面嘛,很正常的吧,可能是不小心带出去了,其他地方没被带到。】

  郑容光瞥了眼宋谦说:“可他刚刚就站在那个位置往里看的,但他鞋子上没沾到水。”

  【可能是看到了就没踩到,或者是被晒干了。】唐素素又写:【再说了他的鞋底你也看不到不是,沾了的话也许全是沾在他鞋底上呢。】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郑容光被她说服了,哪怕他是鬼,也不会说能随时看到人家鞋底的。

  *

  第二天,同一时刻,唐素素带着两人一鬼又来到水房。

  出人意料的是,水房外的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和他们闹了不愉快的宋谦。

  他看到他们,从倚靠的地方直起腰板,往前一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唐素素意外地想:这人不会是特意在等他们吧?

  这个问题马上就有了答案,宋谦磨蹭几秒,叫住他们迟疑开口:“我能不能加入你们调查水房的事?”

  “……”唐素素语气不冷不热:“你不是怀疑我和小胖子吗,加入害你的凶手里面,是打算搜集我两犯罪证据给那个警察大叔?”

  她说着没停下脚步,照旧往水房里走,但身侧走着的余嫱身子一顿,忽然停了下来,紧跟着注意到她行为的李睿思也不禁停住唤道:“余嫱,怎么了?”

  余嫱轻轻抚弄自己眼前的齐刘海,下巴抬了抬,被她黑长直遮住的大半张脸露了出来,脸上带着深思熟虑的表情,她沉吟道:“我觉得他加入也不是坏事,我们可以从他这里问到他在水房的详细经历,从他的角度了解这个水房对我们来说也能有帮助。”

  宋谦或许是经历了一系列意外伤害等事情,之前飞扬跋扈的混混气焰在唐素素面前软了不少,有了台阶也很快接了下来:“恩,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怀疑你们。”

  “只是警官那么说,我也有点紧张,见到你们在水房不自觉就躲起来了。”宋谦挠了挠脸,表情古怪道:“事实上比起怀疑你们,我有别的怀疑的对象。在我自杀那天,虽然我神智不清,也记不得到底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我好像……听到了小孩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