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2章 地下人骨
  自查看水房过去了两天,宋谦会不时找到音乐教室来,跟唐素素一行人汇报他又想起来了什么信息,偶尔会参加一下她们调查水房的行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休息调理他自己的身体。

  根据他说的话糅杂一下来看,雏形渐渐出来了:那晚补习课后,宋谦与他和李睿思分开,一个人回到宿舍睡下,听到有小孩的声音,意识迷糊脖子一痛,醒来后就在医院躺着了。

  郑容光看着唐素素在纸上写的分析,补充说:“他对自己自杀的具体过程没有印象,但是我当时被逼着围观了全程,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他和我都是被鬼操控去了水房,我应该属于和你吵架后出去正巧撞上,而他是被盯上了。”

  唐素素写道:【为什么盯上他,而不是李睿思?】

  要真是那晚的手印恶作剧小孩鬼,不是应该更想盯上李睿思吗?毕竟当时和那只鬼抢夺巧克力,还成功了的人是李睿思。她有手链护身,小鬼不敢接近还情有可原,李睿思为什么会毫发无损?反倒是那晚没做什么的宋谦遭殃。

  郑容光若有所思说:“……也许李睿思对那只小鬼是特别的存在。”

  唐素素轻“恩?”一声发出疑问。

  郑容光刚要把他附身李睿思,小鬼诱惑他抢夺李睿思身体的事说出来,话到嘴边,回想起唐素素那句“他现在是鬼也能攻击人类了,我可不想看到他变成食人的丑陋厉鬼,他要是那样呆在我身边,我会恶心吐的。”,他又咽了回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移开眼,表情复杂说:“我猜的。如果不是特别的存在,没道理它会舍李睿思选宋谦。”

  【这倒是。】唐素素思考写:【但李睿思到底是哪里特殊呢?】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猜想,到底是不是特殊的也难说。

  郑容光忽的道:“测试看看不就知道了?”

  唐素素:“怎么测试?”

  下午,太阳日落,晨昏交界时,水房内。

  李睿思抖得跟筛子一样,眼睛都吓红了:“……不,我不要一个人呆在这儿。”

  唐素素看了眼没注意这边的余嫱,安抚他说:“我会留下郑容光保护你的,别怕。”

  李睿思:“……”不,这样更怕了才对呜呜呜!

  唐素素擅长打人欺负人,可从不擅长安慰人,好不容易耐心哄了几句,见他还是这样,脾气也慢慢上涨,直截了当说:“我和余嫱就是在外面走一会儿,不会离你很远,随时都能赶回来,还有郑容光守着你,没什么可怕的。乖乖的好吗?要不然,我把你打晕让你呆在这儿,你选一个?”

  “……”比起晕着一个人呆在水房人事不知,不如清醒的时候出了事还能逃跑挣扎一下。说是给他选择,其实等于没给。李睿思宛如一个被恶毒的后妈欺压的小可怜,嘴唇动了动,语带哭音道:“那行吧,我乖乖的。”

  “恩。”唐素素夸赞了一句:“很好,完成后给你高级意大利手工巧克力做奖励。”

  李睿思没精打采的眼亮了一下,咽了口口水点头。

  “……”郑容光冷酷说:“只知道吃的胆小鬼。”

  唐素素对李睿思继续嘱咐:“我会开着机,你要是真害怕到不行可以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李睿思勉为其难,悲伤的说:“好。”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唐素素对余嫱没有直说,找了个借口说想和她两个人出去回宿舍拿个东西,实际上是把李睿思单独留在水房的一个对策。

  余嫱没有怀疑,随着她往外走。

  唐素素最后回了次头,正对上站在李睿思旁边的郑容光深邃的视线,他像是完全不记得自己保护的对象换了人,目光依旧在跟着她跳动。见她看过来,郑容光指了指他左手腕的地方,唐素素心有灵犀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点头表示:知道了,会好好戴着手链的。

  然后踏出了水房,关上了门。

  没走几步,唐素素心里就源源不断涌上了担心,不光是对小胖子的,还有对郑容光的。这两人的组合,真的能平安无事完成测试吗……

  余嫱善解人意道:“我们快点回来吧,留他一个人在那不好。”

  唐素素心中暗说:要不是想测试下鬼会不会对独自一人的小胖子出手,从而看他到底是不是对那只鬼是特殊的,她也不想把那一人一鬼留在那。

  可能是为了缓解气氛,不爱说话的余嫱居然又开口跟她说话了:“上次你捡到余智娴学姐的档案纸还给老师了吗?”

  她不说唐素素都要忙忘了,在她枕头底下还藏着第一届高三1的档案呢。唐素素扯谎说:“还了。”

  当然不可能还,余智娴那个案子也很蹊跷,因为对方是余嫱家认的表亲和邻居,余嫱了解得多也提供了很多情报,让唐素素知道了她是摔下楼梯意外死亡,但对方变成笔仙厉鬼的详细隐情还没搞明白,要还也不是现在。

  余嫱低头垂眼,像是感慨良多:“也快到她的忌日了。”

  唐素素还是头一次听到余嫱说话带有悲伤之意,平时余嫱给人的感觉就像个没什么存在感的阴郁少女,不怎么抬头露出刘海后的表情,也看不见她的全脸,情绪这么外显让唐素素都有点惊讶了。

  她想了想,只能说出这种时候大众常挂在嘴边的:“节哀顺变。”

  余嫱语气恢复往常道:“没事,人都会死的,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她轻声说:“而且,活着的人记住了她,她便不算真正死去,不是吗?”

  看她不再那么沉重,唐素素心头一宽,半开玩笑半认真说:“是啊,你不是对神神鬼鬼的事感兴趣么,也许世界上真的有鬼,死去的人以鬼的形式在好好活着呢。活得比我们这些人啊还要好,哪像我们还要天天上学学习,烦都烦死了。”

  最后这句过于真心,余嫱被她逗笑,含胸弯腰肩膀抖个不停。

  唐素素两手背在脑后,吊儿郎当地迈着大步,眼瞟过余嫱她笑着而露出她黑色长发的一截纤长后颈,心想:没准余嫱对神鬼之事感兴趣不单单是与生俱来的爱好,也有其他想法和理由。

  到了宿舍后,唐素素随便在床上捡了个玩意儿冒充她特意回宿舍取的东西,余嫱爬上上铺给手机充电顺便等她。

  手掠过枕头下时,因为之前的谈话,唐素素不禁拿出来想藏得更深一些,她既然说了谎就不能暴露。

  那一袋档案除了最上面单抽出来的余智娴外,其他还是好好放在文件袋里的。唐素素干脆收拾了一下,欲把它放回档案袋里,余光顺势瞄了一角这张纸。

  她动作一顿,快速把它塞了回去。

  余智娴的意外死亡时间是毕业前夕,高三毕业前夕应当是第二个学期结束的夏天吧……而现在是第一个学期还未入冬的秋天,远远不到她去世的日子。

  唐素素心中思索道:余嫱说余智娴的忌日快到了,恐怕是她自己记错日子了。也过了这么多年了吗,二十年前的事,记不清也很正常。

  不如说,二十年前余嫱还没出生,就对余智娴的事知道记得那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别说是一个没出生前家里认的没血缘的表亲,当今社会有血缘的远方亲戚都不一定会记得对方的忌日。

  把档案袋藏到床板和床垫间的隔层,唐素素把之前答应的给李睿思的手工巧克力也捎上,叫上余嫱,两人重新往回赶。

  这时,李睿思的一通短信到了:【我又感觉到有人在看我了,好可怕!】

  唐素素心一提,紧张地回复:【别多想,有可能跟上次一样是有学生路过在偷看。】

  之后没有信息再进来,这回倒是唐素素不放心了,扭头让余嫱加快脚步,她打了个电话拨过去。

  提示音响了很久,让人的心忽上忽下的。

  直到话筒里传出一片忙音,提示无人接听,唐素素心中一沉,立刻再拨,短短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居然通知已关机。

  唐素素不再墨迹,伸手拉起余嫱就跑,向着水房的方向一路狂奔。

  到了门口,她二话不说夺门而入,就看到李睿思瘫在地上,手上抓着手机,昏迷不醒。

  唐素素忙上前蹲下来伸手去测他脉搏,旁边横来一只手臂挡住她的动作,郑容光摇头说:“他没事。”

  唐素素连掩饰都忘了,脱口而出:“哪是没事,他为什么这副模样了?”都倒地了!别是跟宋谦一样出问题了。

  好在余嫱正忙着扶起李睿思,关注点全在李睿思身上,没发现她凭空说话的异常。

  郑容光把她的手拽下,硬邦邦说:“那是他自己把自己吓晕了。”

  “……?”什么?

  “你们走后,他就一直坐立不安,一点儿声响都能吓到他,再给你发完短信后,他的手机好像就没信号了,他应该是紧张到了极点,不久前水池那边突然发出了坠物声,他就两眼翻白吓晕过去了。”

  “……”唐素素无话可说,吐了口气来,算了,没事就好,对小胖子抱有太多期望是不明智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哪想郑容光话锋一转,突然道。

  郑容光径自拉着唐素素走到李睿思倒下的地方,说:“你看这里,还有那里。”他说着转过身,另一只手沿着比划了一条路线,示意唐素素看。

  唐素素依言看去,惊出了一身冷汗,和郑容光手拉手的手心都湿了。

  一串隐约可见脚印形状的水渍,从水房门口的方向延伸,不偏不倚分布均匀的一直停留到旧水池前面,就像是有‘人’沿着这条路线,从门口走到水池留下来的痕迹。

  郑容光握紧她的手,富有深意说:“有东西路过了,但却没对李睿思下手,我们想的没错,李睿思对这些鬼来讲是特殊的。”

  能让鬼无视且不下手的落单人类,要不是太没有价值,要不就是它们无法对李睿思下手。郑容光从之前那个小鬼的行动来推测,他觉得后一个可能性更大。正因为它无法对李睿思出手,才要诱哄他来。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出现了,为什么别的鬼不能对李睿思出手,而他却可以?难道因为他是地缚灵,就和别的鬼如此不同吗?

  郑容光把手松开,自己蹲下来看着那些水渍,继续说:“还有,这个水房里的鬼果真不是那个小鬼,而是一位女鬼。”

  唐素素抱臂旁观,非常清楚比起武力自己的脑子没那么好使,有智囊郑容光在,她也懒得去想,一副理所当然等着他给出解释的表情。

  郑容光也没卖关子:“上一次我就发现了,这里的水渍上都有沾着长头发,先不说男鬼会不会留长发,是女鬼的可能性很高。你还记得那个给你发短信卖弄玄虚的鬼说过,他的朋友在这里而你逃跑了让她伤心哭了吧,我想给你发短信的鬼就是小鬼,而这里是这位女水鬼的活动地盘,高一生听到的哭声便是她传出来的,水房的怪异也是她在作祟。”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看向门口的方向,又看了看唐素素,竟犹豫不决地停下了话头,好像有什么不好说出来的一样。

  唐素素蛮横地虚踢了一下,用凌厉的眼神强烈表明让他别搞事,别瞒着藏着的,该说什么赶紧说。

  郑容光抿了抿唇,说:“除此以外,当时我觉得门口的水渍很奇怪,现在想想,或许李睿思一开始就感受到有‘人’在看他,那个‘人’并不是之后被我们逮到的宋谦,而是在他之前,这个女水鬼早就在门口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了。”

  唐素素表情一变,脸上发白:“……!”

  操!那上次与她对视的眼睛是这个女水鬼的?

  “是你硬要我说的。”他本来就没想吓她。

  唐素素抓了抓头发,心里越想越不舒服,任谁和鬼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来了个深情对视都不会太好受。她神情不快的把这个话题揭了过去:“现在怎么办,小胖子晕了,余嫱在照顾他,我们今天就这样先结束,然后回去?”

  郑容光站起来,分明没碰到水渍,却看着很嫌弃的,慢条斯理地甩了甩手,他目光幽深,低沉的声线带着凉意道:“不,该把这个女水鬼给解决了。”

  既然知道了这么多,就不该把隐患留着,他们来来回回折腾了这么多次,已然是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拖得越长对他们来说越没好处。

  况且,把她解决了,他就可以再次验证他的记忆和除鬼到底有没有关系了。

  唐素素摊手,莫名其妙说:“怎么解决?”话是说得很好听,可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郑容光眉梢轻扬,直言道:“挖开那个旧水池。”

  “……”唐素素眼睛瞪圆,瞟了一眼那边的旧水池,因意想不到的回话有些慌张:“啊?”

  “挖开那个旧水池。”郑容光重复了一遍,“她从门口走到了旧水池脚印就消失了,说明这个旧水池一定有玄机。”

  他话没说透,但那个意思唐素素算是懂了:有玄机,那就挖开来看看。

  “……”妈的,唐素素心颤着想,郑容光有时候真的是疯子。

  与她相比,不遑多让。

  偏偏他疯的一面埋得那么深,又总是让她一个人看到,被瞒在鼓里的众人全对他的优秀品行赞不绝口,却无人发现他的这一面,只有她依稀能感受到他就是个冷静的疯子,让她在别人面前道不明说不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变成鬼后,他这一面倒是明显了许多,比原先的性格要更突出了。

  想要挖开一个水池,这个工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单凭唐素素一个人来操作肯定是不够的,唐素素没有办法,怎么想都只能找外人来,和迷惑不解的余嫱也没想好要怎么解释,只让她照顾着李睿思在一边看就行了。

  她用电话叫来了几位舅舅以前安排的听她命令的下属,打着舅舅这个校长朋友兼学校改建最大投资人的旗号,让他们堂而皇之的进了学校。

  这些下属的行动力比想象的还要快,两三下就用工具挖开了旧水池,地下弯弯绕绕的管道渐渐展露出几个边角。

  不一会儿,他们敲敲打打的动作停了下来,不知道在议论了什么。

  唐素素眼尖说:“怎么了?”

  一人像是领头的,扭过身体,一脸郑重说:“小姐,我觉得您应该需要报警。”

  “?”唐素素走过去,正要看,一双熟悉的冰凉的手又捂上了她的眼,这次对方的速度极快,她连反应都尚未反应过来,自然什么都没看到。

  郑容光的胸膛靠着唐素素的后背,用一种环抱的姿势在她身后,手掌严丝合缝地盖住她的眼睛,说:“不用看了,是一些人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