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3章 秘密曝光
  警察来的很快,唐素素和余嫱和下属们坐在大厅里等着,水房外拉满了警戒线,里面来来往往有警察在取证,贺鸣和他的跟班小许从中走出,在他们一行人面前站定。

  小许负责录其余人的口供,像是心照不宣般,把唐素素留给了贺鸣。

  贺鸣视线在一行人的脸上扫视过去,停在了最后一个位置坐着的余嫱脸上,余嫱光滑的长发散落,像是感受到了他打量的目光,抬起脸来与他对视,冲他礼貌地点点头。

  贺鸣皱起眉,叫着唐素素:“我们来这边谈。”

  唐素素面不改色地跟着贺鸣找了处安静的地方,她已经不感到惊讶了,这位警察大叔一向是盯着她的。郑容光也不紧不慢的随着他们走着。

  出人意料的是,这次贺鸣没像以前一样,上来就步步紧逼着唐素素不放,反而是闲聊似的说:“那些人骨时间很长,又藏在潮湿的水池管道的土壤底下,很多已经腐化了,只剩下一些碎骨,不一定能完整拼回原状。”

  唐素素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她按部就班回答:“你们警察的工作不就是尽力把犯罪现场还原吗?”

  “……那可不一定都是警察的工作,像这次就是法医的主要工作。”贺鸣说完,问她:“介意我抽根烟吗?”

  他们在学校外面的树荫底下,夜风习习吹来,唐素素无不可地耸肩:“你随意。”

  贺鸣低头点火把烟放入嘴中,见唐素素一眨不眨地看着,警告道:“未成年人禁止吸烟。”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唐素素被这话拉入了回忆中,神情微有恍惚,看了眼就在她身旁的郑容光,嗤笑:“我才没有想吸,而且我今年已经成年了。”

  贺鸣低低笑了几声,像是在嘲笑她一个刚成年的小屁孩在他这个大人面前拿年龄说话,他费解说:“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女孩都这样吗?对大人的每一句都不服气,非要顶回来才舒服?”

  “不知道,别问我。”唐素素懒洋洋说:“我和我这个年纪的其他小女孩不熟。”

  “哈哈。”贺鸣笑着咳出一口烟团来,手自然地放到唐素素头上一揉。唐素素毛骨悚然地退后一步,打开他的手,浑身的刺噌噌立起:“你干嘛?”

  这大叔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对待她的态度也未免与以前有太大变化了吧?

  “你不是说你和你这个年纪的其他女孩不熟,我是在告诉你她们都喜欢大人怎么对待她们,学着点。”贺鸣义正言辞说。

  唐素素无语:“……”简直放屁,现在的成年小姑娘哪个还希望大人老是摸头的!

  唐素素把短发压顺,想到自己这次在这大叔面前这么被动就不爽,眼珠一转贱兮兮说:“大叔你才是,怎么会跟我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很熟?”

  字里行间的意味摆明了说他老。

  贺鸣居然没生气,看着天上的星星说:“我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女儿。”

  “……”

  “怎么,很意外?”

  唐素素直言不讳道:“意外,我以为警察大叔你是单身一辈子那种类型。”

  贺鸣额头上青筋跳了跳,“小小姑娘家怎么说话的这是,不过你要这么说也没错,我和妻子离婚了,目前也是单身。”

  唐素素挠挠下巴,看起来完全没什么想法,平铺直叙说:“哦。”

  “就一个哦?”

  “那恭喜你?”

  “……”贺鸣再次被她呛了个无言以对:“你听了这些就没什么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那是大叔你的家事,与我这个外人无关吧。”唐素素不耐烦地拿脚在地上磨蹭,说:“大叔要是不录口供,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一脸懒得浪费时间的表情,用眼神示意一边安静不语的郑容光,脚面一转作势要走,身后的贺鸣缓缓说:“其实我应该不算是离婚,而是丧偶这个说法更贴切。我的妻子和我的女儿几年前出了车祸,为了保护我的女儿她当场死亡了。”

  唐素素脚步停住。

  “当时我在处理一例恶意抢劫团伙的犯罪案,他们的手段残忍又暴戾,烧杀掠夺无恶不作,这帮团伙人数不少,我和我的部门属下们抓了很久才把过半的人送进了监狱。剩下的他们狗急跳墙,刻意分成两拨,一拨在闹市区的幼儿园门口逮着小孩犯罪,一拨通过威胁电话告诉我正瞄上了我的妻女,如果我和我的属下插手就会用车撞她们。”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唐素素回头,贺鸣吐出一口烟雾来:“一边是无辜的幼儿园小朋友无数个家庭的宝贝,一边是我的家庭我的宝贝,我从事警察这个行业来就没做过这么难的选择题。”

  “……那你怎么选的?”唐素素问。

  “你看呢,结果不是一开始就告诉你了。”贺鸣说。

  “真是合格的警察啊!”唐素素嘴角微抬,讽刺道。

  “合格吗?”贺鸣反问:“我试图做两全其美的选择,信任另一个部门的同事们,放手让他们偷偷去救人,自己则坚守在了岗位上,保护了那些小朋友,将犯罪者绳之以法了,可我到现在都恨那些同事们,为什么没救下我的家人,更恨自己什么也没做到。”

  唐素素走回了原来的位置,没说话。

  贺鸣看她,道:“现在,你有没有别的想法了?”

  唐素素动了动唇:“没有。”

  “……”贺鸣失笑,弹了弹烟头说:“败给你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恨警察毫不作为的不只有你一个,身为警察的我也一样,曾恨过身为警察的自己和他人。天灾、人祸、意外带走我们爱的人固然痛苦,但至少我们还活着,所得到过的他们的爱是永恒的,就不该沉浸在失去中无法自拨,恨和逃避一切并不是解决办法。”

  “……废话好多。”唐素素撩动眼皮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去拜访过你小时候呆过的孤儿福利院了,唐素素你骗得了郑容光的父母却骗不过我,你的过去我不说全都了解,但也知道有五六成了,我在想,你或许从没走出过去的阴影。”

  唐素素瞳孔一缩,忽觉一道有如实质的视线注视着自己,她脖子僵直,不用扭头去看都知道是谁,除了郑容光还能是谁。

  “说起来,你怎么总是经历这些事呢,听你的院长说你小时候也是哪里发生事故哪里就有你,郑容光的父母之所以临时反悔弃养了你,她说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你的这个遇祸体质,还有你总是胡言乱语见人就说这个世界有……”

  “闭嘴!”唐素素此时的眼神绝不友善,里面像燃起了汹汹大火。

  她脑中乱糟糟的,警惕地拱起后背,像是他再多说一句,她就会从这里逃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时候那么古早的事我也记不清了。”

  贺鸣把烟熄灭,盯着唐素素看了一会儿,这还是在面对他时,唐素素首次这么失态,以前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看来这确实是她的逆鳞了。不过他是真的没办法把这样龇牙咧嘴凶狠的狼崽子,和院长给他看的照片里的可爱小白兔对上号,唐素素和小时候相比也变了太多了。

  贺鸣见好就收:“你说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好了,烟也抽完了,我们可以说说你挖出这个骨头事情始末的口供了。”

  “……”唐素素低咒一声,这大叔到底是想干嘛的?

  在和贺鸣一问一答的口供过程里,唐素素感觉到郑容光的视线越来越灼热,想忽略都忽略不掉,她焦躁地揉搓着左手腕的手链,根本不敢往他那边看。

  问完话后,贺鸣离开前,宛如好奇似的小声问她:“你现在还会像小时候那样见人就说,认为世界上有鬼吗?”

  唐素素满心满眼都是待会儿要怎么和郑容光交代,对他的问题一点儿都没听进去:“什么?”

  远远地,贺鸣看到了接到通知赶来的,疑似是唐素素舅舅的人物,他摇头道:“没什么,早点休息,下次再见。”

  “……”她可不想跟他再见,他把她现在的境地已经搞得一团乱麻了!

  唐素素也瞄到了那边穿着往常一样的黑西装戴着黑手套大步走来的舅舅,趁着他和警察大叔在交流沟通还没来找她的时间,她鼓起勇气,转眼迅速瞅了眼郑容光。

  郑容光的眼神意味不明地同样落在她身上。

  “那个……”唐素素踌躇,磕磕绊绊着,她这是多久没有过手足无措的感觉了。

  对郑容光撒谎的时候,她隐瞒着那些过去的时候,从没想过这个秘密会有一天被人猝不及防的当面揭开曝光。

  郑容光看着唐素素连句完整的话都组织不出来,心里泛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分不清是什么,心如针扎又带着暖流。天不怕地不怕的唐素素,原来也会有这样害怕的姿态,不是对着厉鬼和警察或别的,而是对着他。

  唐素素呼吸略显急促,几度咬唇:“我……”

  郑容光忽道:“我站累了,先回去了。”

  唐素素还在纠结,乍一听这话只“恩”了一声,等回过神来,一脸懵逼的:“啊?”

  “我说站累了,先回去等你。”郑容光上前,手好巧不巧地拂过之前贺鸣摸过她头的地方,放着不动说:“和你的家人说完话早点回来。”

  然后他说到做到,不过眨眼间便消失在原地了。

  “……”留下唐素素满头的问号,鬼也会站累要休息的吗?

  她摸不透郑容光在想什么,而唐天佑也结束了和贺鸣的对话,往她这里走来,她只好稍稍收敛心神,准备应对起自家舅舅。

  唐天佑一个眼神刚投过来,就狠狠皱起了眉心,他二话不说:“跟我回家。”

  唐素素想着还在宿舍等他的郑容光,当然不能答应。

  唐天佑随手扯开他脖子的领带,这个动作把他身上的社会精英感破坏殆尽,在道上混过的野气形象固态复萌,他口吻烦闷说:“跟我回家,不然打晕带回家,选一个。”

  “……”她才威胁过小胖子的话转眼就被舅舅用来威胁自己了,唐素素心里感觉很微妙。

  “明天就是周末了,明天我就会回家。”唐素素知道和舅舅正面抗上她不会获利,耍了个小心思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别住宿了。”唐天佑唇角下垂,表情不赞同道:“看你最近发生的事,学校对你来说已经不安全了。”

  唐素素装傻:“对学生来说学校都不安全还有哪个地方安全?”

  唐天佑凝目注视着她,罗列着理由说服她:“我不是在家就说过你的味道不对,你的香味会吸引那些东西吗,你估计自己感受不到,但是我能体会得到,你现在的味道又变了——变得更香更浓了,这样的你就是行走的靶子,学校对别的学生来说很安全,对你来说却不一定了。”

  唐素素看得出来她舅舅这次是认真的,她脑筋微转,卖惨说:“那我们明天回家再商量,今晚我刚遭遇了埋尸这种事,真的没精力舅舅你说这个。”

  唐天佑心知她在拖延时间,但也不想逼她太紧:“行吧,今天埋尸这个事你不用管了,我会跟校长说的,回去睡觉吧。”反正明天到了家他不会再给她机会逃。

  如此这般,唐素素有惊无险的回到宿舍,心里提心吊胆的情绪重新来过,想着该怎么和郑容光交代,在门口犹豫了好长时间。

  半晌,她被另一边录完口供回来的余嫱推了进去:“站在外面做什么?”

  “……”唐素素硬着头皮寻找屋内的郑容光。

  她吃惊的发现郑容光已躺在床上了,闭目合眼不知在想什么。

  余嫱踮脚上了上铺,想起了什么,对她交代说:“李睿思意识清醒了,被警察们送到宿舍了。”

  唐素素点头,说她知道了。

  双胞胎姐妹也陆陆续续回来了,消息还没传开,她们只知道有警察来了,却不清楚具体情况,正脱了衣服上床和知道具体情况的余嫱在讨论着,扭头一看唐素素没躺上床傻站在床边,姐姐贾丽心细问:“等会儿宿管要查房了,你还不想睡吗?”

  “不是……”唐素素有口难言,终是一股脑上了床,躺在了郑容光旁边。

  她心里打鼓,等着郑容光的逼问或质问,哪想郑容光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一直没再提起贺鸣与她说的那些话。

  事已至此,他不可能没感觉到她在隐瞒什么,他现在这副漠不关心置之不理仿佛事情已经在他这里翻了篇的做派,和那时抓着她在教室里问她和他父母的旧事的样子简直像两个人,让唐素素摸不着头脑。

  唐素素整晚没睡好第二天早起爬起来,看着平静无波如往常一样的郑容光,心情更加难以言说了,他不提不问她确实是省时省力不用费心去找借口或惦记怎么处理了,但……希望这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