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4章 家中留宿
  唐素素回家时,本是想对郑容光说些什么,但舅舅在校外打电话催得急,加上昨晚她撒谎被戳破的尴尬事,让她无法主动开口与他说话。就这样,她沉默地往外走,忽听郑容光叫了声:“唐素素。”

  她转头看去,郑容光看着她,眼神明明灭灭,像是有什么要说,最终只是说了句:“快点回来。”

  和昨晚一样的话,看来他是真的没有要提她和警察大叔聊天的内容,让唐素素下意识松了口气,想起他不能离开学校,头一次生出庆幸,至少给了她整理心情的时间。

  “周一就回来,好好在宿舍等着吧。”她趾高气扬地甩下这句话走远。

  也许是怕她逃了,唐天佑开了辆轿车等在门口,见到她当即打开车门,唐素素领会地坐进去,不情不愿说:“又不是小朋友了还要家长接送,太丢人了。”

  唐天佑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说:“那希望不是小朋友的朋友好好听家长的话,不要在学校住宿了。”

  “……”没想到这么早就要接招的唐素素闭上了嘴。

  鉴于他在开车不能分心,唐天佑也没继续和唐素素争辩这个话题,但是一下车到家,抛开车钥匙一回头,他又旧事重提起来。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唐素素与他各执一词,两人谁也没说服谁,一言不合两人还会互相动个手,闻声而来的保姆探头看了看,沙发上唐素素正被西装领带绑着手扯着脖子喊:“动用工具你这是犯规!”

  唐天佑戴着黑手套的手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说:“舅舅以前不就教过你,不要跟混过黑的人讲道理。”别说是工具了,更多的手段还没对她使呢。

  唐素素不服气的说:“为什么这么不想我住宿,我平时上学也要去学校的,为什么住宿就不行?说到危险,难道平时上学就不危险,只有晚上留宿有危险?”

  “……”唐天佑手一顿,盖上茶杯盖,一声清脆的叩击声响起,随后是罕见的长久沉默。

  唐素素先是诧异他的表现,渐渐反应过来后,隐约摸到了点门路:莫非她误打误撞说对了什么?

  她盯着舅舅刚要再深究,那边旁观了半天,以为他两结束了闹剧的保姆插空提醒他们午饭准备好了。

  唐天佑微微颔首,保姆得了信转头去布置碗筷,他看唐素素不安分的还在挣扎,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说道:“就这么想住宿?也不是没得商量,只要你今天把午餐所有饭菜都吃光,我就继续让你住。”

  唐素素露出见鬼的表情:“……”

  “做不到?”唐天佑起身,施施然在餐桌的位置坐下。

  唐素素从沙发上滚下来,手绑着走到他身边,看着桌上五花八门的菜,显然这次可没有清汤白水的粥给她选择了,她咽了口口水说:“……谁说做不到,你说话算话?”

  “恩,你做到的话以后我就再也不提了。”唐天佑根本不信唐素素能做到,抬手给她解了领带。

  唐素素僵硬地坐到他对面,面色变幻,拿起筷子来。她摆出视死如归的脸,夹起白米饭吃了几口,虽然艰难但她也努力嚼动着。

  唐天佑敲了敲她的碗边,说:“不要光吃饭,菜也要吃。”说着,把一块色泽金黄,看起来就很美味的肉丢到她的碗里。

  唐素素慢吞吞地将它夹住,迎难而上地送入嘴里。

  保姆愣了片刻,眼里带了点担心,转身去厨房拿了什么出来。

  唐天佑心中默数三秒,唐素素推开椅子,保姆叹息一声,立刻递上纸巾和垃圾桶,她低头便吐了出去。

  听着她的干呕声,早有预料的唐天佑还是皱了皱眉头,忍下要安抚的动作,对保姆示意说:“可以了,把她的碗撤了吧,将小姐的白粥端出来。”

  她厌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简单的食物一眼能看穿食材的东西,例如粥、牛奶、汤水之类的还好,平时多数是进食这些,保姆会单独给她做一份。像肉这种东西她向来是不会碰的,碰了就会像现在一样反应极大。

  唐素素难得泪眼汪汪,抬起脸胡乱擦了擦嘴巴:“不,我还没说要放弃。”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重复吃了吐,吐了吃的行为,唐天佑神色复杂,直到唐素素吐得撕心裂肺,他站起来说:“行了,停下!”

  可唐素素并没停下,也不知是不愿服输,还是为了打赌豁出去了,最后把自己折腾的腿都吐软了,唐天佑将她像小鸡般提起来按回沙发上,瞪着她说:“有必要吗?”

  唐素素没力气回答他,眼皮掀了掀,每一根睫毛都仿佛跟主人一样倔,挺翘地扇着风。

  唐天佑怕她胃受不了,思考了一会儿,吩咐保姆照顾她,自己出去打了个电话,似乎是在叫人过来。

  来人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人面色温和,冲唐天佑亲昵地打了个招呼,唐天佑让出位置让两人靠近唐素素。

  其中一人走在前头,那人也就是校长笑呵呵说:“你好啊,素素同学。”

  唐素素捂着肚子茫然:“……”

  唐素素完全没想过舅舅叫来的会是校长,也没想到校长会带着校医来给她看病。

  唐天佑像是看穿了她的吃惊,板着脸说:“这是他的私人医生,技术很好,给你看病是大材小用了。”

  校医原来是校长家的私人医生?

  唐素素恍然大悟,余嫱之前说现在的校医和校长在职时间一样长,二十多年前到现在都没换过人。现在能说得通也感到理解了,因为不是一般的应聘职员,而是自己家交情很深的私人医生,校长当然不会换掉他。

  校医双手在唐素素肚皮周围摁了摁,又拿出手电让唐素素张嘴,经过一系列检查后,他面露无奈开了个药方,不赞同地说:“这位同学我有印象,上次我在医务室就问过你是不是有厌食症,你说不是,现在看来我的判断应该没有错。你不能吃东西就别勉强,长期厌吐会让肠胃负担过重,要改变你的厌食不是不可以,但做什么事都要慢慢来。”

  被教育了的唐素素没吭声,唐天佑反而惊讶说:“你上学期间还去过医务室?怎么了?”

  校医如此这般把前因后果对他娓娓道来,唐天佑瞥了眼唐素素,心感烦闷说:“我不知道她在校晕倒过,医生你看她这个毛病能治好吗?”

  校医没好气地说:“现在来问我,以前就没想过治吗?”

  唐天佑欲要说什么,外面突兀地响起门铃声。他扭头怪道:“谁来了?”他今天专门要处理唐素素的事,推掉了一切上门找他的客户,按理说不可能会有人来打扰的。

  保姆自觉揽过差事:“先生,我去看看。”

  过了一会儿,保姆走过来,唐天佑不等她开口,便挥手说:“没什么要紧的事就让那人走吧。”此时此刻他没什么心思去应付外人。

  保姆犹豫不决:“先生,外面的人说是小姐学校里的朋友。”

  “……朋友?”唐天佑不可置信地重复,反射性地看向唐素素,唐素素也很懵,摆明了一脸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保姆非常确定地点点头说:“对,他说他姓李,叫李睿思。”

  唐素素更懵了:“……”

  李睿思?小胖子来她家干什么?再说了小胖子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家在哪的?还自称是她朋友找上她家?

  从进来起都在旁观的校长笑眯眯说:“这个同学确实是我们学校的,和素素还是一个班的。”

  唐天佑挑了挑眉,眼神里复杂的神色几乎要止不住了:“让他进来。”说完,他语意不明对唐素素道:“看来你学校里发生的事我真的有很多都不知道,你交了朋友?”

  李睿思跟着保姆进来,听到的第一句就是唐素素的这句话:“不是朋友,认识的同学而已。”

  在场的人齐齐看向他,李睿思却一点儿也没尴尬,面色平静地走过来几步视线就定格在了瘫在沙发上病怏怏的唐素素身上,这时他的表情才有了一丝波动,蹙眉跪下来与她视线齐平问她:“你怎么了?”

  唐素素一副脱力的样子,白眼却翻得毫不含糊,没回答他,直接怼他:“你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我问了老师,那个……不是你说,我可以在你后面做跟屁虫的么?”李睿思低头说。

  “……”啊?她可没说这话,不如说挂在嘴边要跟着她的都是小胖子他自个儿自作主张自言自语要求的。唐素素有气无力的骂:“你这意思是你在学校要跟着,回家了你还要跟着?!”

  这哪是跟屁虫,背后灵都没这么黏人的。

  唐天佑在一侧看着他们的互动,面上像在思考什么,打量的目光徘徊在李睿思周围。这时,校医把药都买好了,唐天佑才过去打断道:“先吃药,这位……李同学是吧?”

  “是。”李睿思转过脸,“您是?”

  “我是唐素素的舅舅,你叫我叔叔就行。”唐天佑随口说。

  李睿思乖巧叫了一声,眼盯着唐素素吃药,他忽然问唐天佑道:“她是生病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不算生病,医生说她有厌食症。”

  唐素素咽下药,不耐烦地抢话说:“我不是厌食症。”

  李睿思嘟囔:“厌食症?那要怎么治?”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闻言,唐天佑目光落在校医那里。

  唐素素:“我说了我不是厌食症!”

  校医无视了她道:“厌食症这个病我没法治,这隶属于精神心理科的范畴,这个病多数是由两个主要原因引起的,要么是生理上的障碍,要么是心理上的障碍,你们要真想治好,就带她去正规医院看看。”

  “……我不去。”唐素素说:“这又不是什么大毛病,谈不上是病,我也习惯了不是吗?”

  李睿思马上开口,和她的话几乎是叠在一块说的:“那叔叔尽早带她去医院治吧!”唐天佑脸上的神色看起来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唐素素瞪大眼睛,郁闷地拉下了脸,颇感没面子。怎么回事?舅舅和校医就算了,这小胖子怎么也无视她,今天他的胆子也忒大了点。

  “让她休息会儿,这个药效有安眠的作用,等她醒了就会舒服多了。”校医道。

  唐天佑遵循医嘱,只留下保姆守着她,让其余的人跟他去书房,唐素素以为她要休息,李睿思就没有留下的理由了,他肯定会拒绝然后道别的,哪知他不仅没走,还真跟着舅舅后面作势也要去书房。

  唐素素忙拉住他的胳膊,用眼斜他:“你不走吗?”

  李睿思看着她抓住自己胳膊的手,不动声色地挣开,轻轻摇头说:“叔叔,我今天可以留下来住您家吗?等唐素素明天好了,我就走。”

  唐素素:“……”什么鬼,当然不行的吧,他突然莫名其妙说要留下来住个什么劲?

  正在和校医和校长边说话边向二楼书房走的唐天佑身形一滞,摸着下巴想了想答复道:“当然可以,素素的朋友难得来一次,要是没事多住几天也可以,我周一还能一起送你们上学。”

  “我没事的,跟家人说一声就好。”李睿思说。

  他的话似乎很合唐天佑的心意,唐天佑一锤定音说:“那就周末在我们家住着吧,素素的卧室旁边就有几间客房,让保姆阿姨带你去挑一间你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