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5章 尸检结果
  药效果然如校医说的那样,唐素素分明有满腹牢骚要说,还是扛不住袭来的困意睡过去了。

  李睿思和保姆去挑住的地方,校医清楚校长有话要和唐天佑谈,自发停在书房外,校长和唐天佑进了书房,四人各自分开。

  唐天佑的书房布置很新颖,不像书房外别的房间充斥着现代化气息,而是富有年代感的木质家具居多。有琳琅满目的小摆件在不同的方位放着,最中央的不是书桌,而是一台铺着布的桌案,上面立着查着两只熏香的青鼎和两盅不知道是什么的瓷罐。

  校长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桌案前,手摸了摸那两盅瓷罐,面色怅然说:“我也算来看过老朋友了。”

  唐天佑脱掉西服外套,听后勉强笑道:“舒固和唐悦泉下有知该高兴坏了,你也上个香给他们吧。”

  “哎,好。”校长满口应下,收起笑脸,正色地从案上点燃一炷香,语重心长说:“你们两口子就放心吧,有天佑和我在一定会照顾好素素的。”

  “呵。”唐天佑冷笑一声,散漫地靠在桌案边上说:“什么照顾好啊,这孩子什么时候居然交了朋友我都不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你也看到了,真是一塌糊涂啊我。”

  校长轻叹:“你也是尽力了,一个大男人带着个小女孩总会有顾不上的地方的。你看我,手下管着这么多学生,连自己学校的水池下埋着学生尸体都不知道。”

  唐天佑问:“那个尸体的身份查出来了吗?”

  “还没和警察那边联系。”校长说:“但听说看骨架是女孩的几率大。”

  听到是女孩,唐天佑免不得有些共鸣,视线幽幽看向冒着烟的香火,说:“我最近会再去学校看一下,尸体埋在地下很容易产生怨鬼,如果我看到了会出手帮忙的。”

  “虽然说我妹妹和妹夫生前有为学校设下大阵做防护,但那个阵法的力量上次看已经有些减弱了,我的灵力在家族里十分低下,只能给予一定的补充保持它不溃散,没法像妹妹妹夫那样重设阵法。而且你知道的,那个阵法起初的用意针对的也不是那些孤魂野鬼。”

  “恩我知道,那个阵法还是以镇压‘那个’为主。”校长拍拍他的肩,“我真是给你们一家人添麻烦了,拜托了唐悦固舒现在还要拜托你。”

  “这倒是没关系。”唐天佑心不在焉地摇头。

  校长看他似有苦恼,不禁出言询问。唐天佑说:“其实,我是看学校这阵子总是出事,想让素素回来住,她的体质跟她妈妈一样对鬼神极其有吸引力,总会早遇到这些事,我实在没法放心。可素素她向来固执,这次也不知为什么反抗得厉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能让你说出不知怎么办的除了你妹妹,现在终于又多了一个人了。”校长抚掌大笑,说:“既然这么不放心,你为什么不把她的灵力还给她?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她小时候不是对她实施过部分封印吗?有了那些,她自保能力总比现在强点吧。”

  唐天佑没立刻接话,他半晌才说:“我并不想给她解开封印。”

  “你总不能封她一辈子?”唐家家族传承的阴阳师血脉注定了她们不会平凡。

  唐天佑目光坚定:“为什么不能?只要她没有接触这方面的意愿,我就替她封到我死为止,反正唐家的规矩一向是族内一人继承制。”

  “没了父母,她还有我。”万事有他,无需她来。

  他是这么想的,也从未动摇过,只是最近唐素素给他的意外太多,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有点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了,如果是以前涉及到灵异和生死,她是绝对不会多听一句多看一眼的,而现在的唐素素竟开始和小时候一样多管闲事了。

  昨天那位贺警官见到他说过,学校发生的几件怪事表面看去似乎和她没什么关系,可细细看来,每一件都有唐素素牵扯在里面,藕断丝连地搀和在麻烦的事里。

  “别想了放宽心,就像你说的,她还有你,也有我护着的。”校长眸光黯下来,他注视着装有骨灰的两个瓷罐,笑意深深加重语气道:“我会在学校里关照她的,一定不会让她像她父母一样出事的。”

  *

  唐素素是被手机来电铃声吵醒的,她意识处于模糊阶段,药里的安眠剂量仍旧在起作用,看到是个陌生号码,她糊涂的大脑尚未思索,手上的动作更快一步先接了起来。

  听了对面的声音,她清醒了一点,把这嗓音和名字勉强对上了号:“怎么是你警察大叔?”

  听着手机里的声音,唐素素的表情逐渐变化,忽然,她霍然从沙发上弹起,之前被她折腾坏了的胃部传来灼烧的不适感觉,她痛得龇牙咧嘴说:“你说什么?!”

  对面又说了什么,唐素素捂着肚子揉了揉,边露出难以理解的表情。等对面挂掉电话,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

  “是警察吗,他说了什么?”忽然,一道声音从附近传来。

  唐素素头皮一麻,快速地望向旁边,才注意到她坐着的沙发附近,躺下来看不到的一个视觉死角,有一人探出头正在静静看着她。

  “小胖子你是要吓死谁吗?!”在那边也不出声,害得她肚子被吓得疼得更厉害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唐素素痛得面容扭曲,从沙发上下来,李睿思不假思索地伸手要扶她,被她毫不留情地拍开,他握了握手掌低着头,面上闪过的神色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生气,表情格外丰富。

  唐素素并没在意他,毕竟刚刚得知的消息让她太震惊,哪还顾得上那么多:“他把尸检结果告诉我了,简直疯了,怎么可能呢?”

  听她喃喃,李睿思说:“什么怎么可能?”

  “尸检结果证明,那个女尸骸骨和牙齿的DNA和余智娴高度相似!”言外之意便是,那具女尸居然是二十年前的余智娴的尸体!

  李睿思一愣,说:“她不是摔下楼梯意外死亡的吗,尸体怎么会埋在旧水池里?”

  “我就是在想这个啊,太不可思议了吧!”唐素素身上的鸡皮疙瘩不断冒出,心里骂了句卧槽:“她应该早就下葬了。”

  “有人把她的尸体转移到了旧水池底下埋起来了吗?”李睿思小声推测。

  唐素素闻言陷入沉思:“你这么说,也对,尸体总不能是自己跑到那里去的。”越想越细思恐极,比起神神鬼鬼那些灵异事件,有人对二十年前的尸体做手脚这个事,让她寒毛直竖,她对这种人为的骚|操作更加感到惧怕。

  唐素素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走了两步想去拿个外套来穿,李睿思跟往常在学校似的在她后面,她见状问他:“校长和校医走了吗?”

  “几个小时前就走了,叔叔在楼上书房没出来,保姆出去采购了。”

  也就是说,一层现在就他们两个人呗。唐素素上了二楼,到自己的卧房找了件大衣披上,扭头一看李睿思果然面不改色地跟进来了,赶紧指责说:“出去出去,谁许你进我屋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她的卧室连她舅都很少进出。

  两人推推搡搡间,李睿思还不忘提醒她:“动作轻点,听校医说你吐了很久肠胃不舒服,别扯到了。”

  早就扯到了好吗。唐素素心里无语,对他说:“既然知道我不舒服,你就不该留下来烦我,你选了哪个屋住,靠近我卧室左边的还是右边的?”

  “左边的。”

  唐素素嘀咕:“哼,上学你是我左边同桌就算了,怎么连周末卧室都要挨在我左边睡。”

  李睿思被她推出门外,脸皮很厚地扬了个幅度不大的微笑:“因为我喜欢呆在你身边。”

  “……”唐素素怔了怔,被他突如其来的直球打了个猝不及防,表情不怎么自然地说:“随你。”

  “我还有点事要和舅舅说,你回你屋待着吧,家里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和需要的等保姆回来去找她,她都能解决。”唐素素不擅长应付这种真情流露的情况,飞快地转移话题道。

  “好,那我给余嫱打个电话问问她关于余智娴的事,她不是知道很多余智娴的事么,也许会有什么线索。”李睿思说。

  “行。”唐素素想起之前和郑容光的秘密也是被他看穿的,她嬉皮笑脸地一拳打向他后背说:“你脑子真的挺好使的啊,那为什么每次考试都只在我前面,倒数第二?”

  “……”李睿思微妙地停顿了一下,垂眼说:“脑子好使不代表学习就好。”

  “嘿,小胖子,你这话我认可。”唐素素坏笑着自卖自夸:“就拿我和郑容光举例吧,我脑子就挺好使但学习不好,他学习好但脑子就不一定有我这么好使。”

  李睿思:“……”

  “你有余嫱电话?”

  “我有。”

  “好,那我走了,忙你的吧。”

  唐素素歪歪扭扭往书房走去,李睿思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到她推门进去了,也回身进了自己挑的屋。

  进去之后,他并没把手机立刻拿出来给余嫱打电话,而是靠在窗台边上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目光冷淡又深远,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显得静谧又沉寂。

  突地,门板被用力撞开,打破了这一室的凝固氛围。

  李睿思眼瞳里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不是说去找叔叔有事吗?”怎么又回来找他了?

  唐素素气势汹汹地过来,摁住他肩膀,表情古怪:“不对,你怎么知道余智娴学姐的事的,我从没跟李睿思说过这件事,知道她的应该只有我和我宿舍里的人。”她们当初是在宿舍里关上门讨论她‘捡到’的档案的。

  方才她都进了舅舅的屋子,但心里总是感觉李睿思今天很违和,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不太像他的作风。

  “……”李睿思微蹙眉头。

  唐素素这个病号没几下就把李睿思压在了墙壁上,胳膊横在他脖子处,电光石闪般,她想起了以前的经验,双胞胎姐姐贾彤也曾被笔仙女鬼附身过,她恍然大悟,厉声压迫道:“你是谁!你不是‘李睿思’!”

  不管是谁,眼前这位鬼要不是胆子大,要不就是自身很强!

  她舅舅接替了父母的身份,明面上是金盆洗手在国内开公司做生意,可凡是过来委托的客户都知道她舅舅平时也负责捉鬼,找上门来的也是因为有这方面的需求来拜托舅舅,这只鬼这不是自己主动往枪|口上撞吗?她家里的摆设多数按照风水,刻意做出了一些改动,压制这些孤魂野鬼是绰绰有余的,这鬼却像一点儿都没被影响到行动自如。

  再说了,郑容光和她都验证过了,李睿思对鬼是特殊的,没有鬼会动他,这只鬼是怎么附身上去的!

  两人对视片刻,‘李睿思’幽幽叹了口气,唐素素警惕地盯着他,身体更加用力地压着他,胳膊牢牢锁在他脖子的喉咙位置,想着要是他敢搞小动作就立马动手,她还能喊舅舅过来救场。

  只见‘李睿思’嘴唇张合,说:“我是郑容光。”

  跃跃欲试预备下手的唐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