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6章 分床睡觉
  “郑容光?”唐素素将信将疑地松了些力道。

  “恩。”郑容光点头,举了几个例子让唐素素相信他。

  唐素素放下胳膊,看着近在咫尺的他的脸,有些恍惚:“……你为什么附身到他身上了?”

  “你先从我身上下去。”郑容光表情略带躁动不安,又想再这样待一会儿,又想这不是他的身体,内心挣扎。

  这时唐素素才想起她正紧身相贴地压着郑容光,她连忙退后一步,脸上热气一下子涌现,如果是小胖子她不会这么在意这种问题,但知道是郑容光后想想刚刚她的一系列行为,她就怎么都不自在,恨不得找个洞藏起来。

  尤其是,她还夸夸其谈说郑容光脑子没她好使……

  当着本人的面……

  不过,唐素素向来不会把自己的弱势显露出来,她故作强硬地倒打一耙说:“你附身在他身上为什么不早和我说一声?”

  “你不是讨厌鬼对人做这些吗?”郑容光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服。

  唐素素想也不想随口说:“你又不一样。”

  她看郑容光盯着她不放,奇怪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问:“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郑容光手痒地虚虚环抱住她,没有肢体接触,只是把她整个人圈在手臂的范围内。

  唐素素沉默三秒:“你在干嘛?”这是什么新的交流方式?

  郑容光忍耐道:“哎,快点到周一吧。”快点把事情都解决了回学校吧。

  唐素素被他搞得十分迷惑:“周一对你来说和周末有什么区别?”他一只鬼又不用像他们一样上学。

  郑容光说:“区别很大。”

  唐素素再问他,他却不说出具体缘由,转头推开窗户换了个话题说:“你家里的环境让我很舒服,附近的景色也跟在学校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唐素素随着他看去,外面她家院子里积满了深秋的落叶,有麻雀叽叽喳喳地在地上跳来跳去,平常见过的风景在她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她上前来把窗户合上,把披上的外衣拢紧说:“外面很冷的,说话就说话,别突然开窗。”

  郑容光想了想说:“抱歉,我做鬼太久了,即使附身在人身上能感觉到温度,也不觉得有多冷。”因为他做鬼时感受到的寒冷,要比这个多得多。

  “……”唐素素起初还没理解他这句话,等听懂了之后,她抿了抿唇,重新把她关闭的窗户推开,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说:“看到没,就是这么冷,下次你要是不知道温度变化就看我,我大发慈悲做做你的温度计。”

  道什么歉啊,他郑容光是该道歉的性格吗?

  郑容光没料到唐素素会来这么一出,愣了许久,再摁牢窗户,又把她圈在了手臂之间,虚抱着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这么想回学校。”而不是从困住他的学校中逃出来。

  唐素素:“……”所以说他这个动作和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道李睿思不是别的野鬼附身后,唐素素也放心了,将他留在屋里,找舅舅继续说他们没说完的事。

  唐天佑让她进来,却没理她。他站在桌案前,对着两盅瓷罐发呆。

  唐素素找了个借口解释了一下她刚刚为什么突然跑出去,然后直奔主题:“舅舅,我把饭菜都吃了,可以在学校住宿了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你那叫都吃了?”唐天佑睨了她一眼。

  唐素素理直气壮:“你也没说吃了不许吐。”

  “……”唐天佑敲了敲桌案,说:“你过来。”

  唐素素看他不提那事,心里一喜,面上雀跃,心知舅舅这算是服气了,不会再逼她退宿了。她哒哒哒走过去,胃部的抽痛感都像是痊愈了一般,神清气爽道:“过来了。”

  “跪下。”

  “……?”唐素素还没反应过来,转过头还想怼他,问他在开什么玩笑,但一扫到桌案上的东西后,她笑容僵在了脸上。

  “给你父母磕个头。”

  唐素素木愣愣地站在那儿,她不是不知道舅舅把父母的骨灰带回家了,只是一直刻意回避这个事,他的书房她也没有进来的必要,舅舅也从没主动提过她父母的排位骨灰原来都在这里。

  头脑突然一瞬间的恍惚,惨叫声和灼热感在她脑海里盘旋不去,她捂住额头想要摆脱,却怎么也逃不开。她听见她舅舅还在说:“磕头的时候记得发誓,你绝对不会做危险的事。”

  “……”唐素素抓住舅舅的手,神艰难开口:“我……”

  “不敢发誓?”唐天佑看了她一眼,把她脸上的惨白收入眼底,再看她支支吾吾语焉不详的态度,心里咯噔一下,这下他还有什么不懂的,这情形完美印证了他这阵子放在心里的最糟糕的预想。但她这幅样子太令他心软,他有再多的试探都无法再使出来了。

  他摸了摸她的头,改口说:“那你发誓,如果遇到危险一定要联系舅舅,就像之前你被女鬼袭击那次一样。”

  沉默了一会儿,唐素素面对着桌案跪了下去,低声说:“……恩,我发誓。”

  *

  之后唐素素魂不守舍地回了郑容光在的房间,一见到他,她立刻抓住他说:“我舅舅好像察觉到什么了。”

  郑容光听她说完,没她那么紧张:“但他也默许放任你了。”

  唐素素叹了口气,一屁股坐下来,她不是想瞒着舅舅,只是之前觉得说了会出大事,舅舅也肯定不会允许她和一个地缚灵同住同行还去作死,到了这会儿,明明舅舅的想法比她想象中开明,但她之前没说出口,现在错过了好时机反而更难坦白了。

  “这也是好事,他猜到你在接触那些危险的东西,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问他了,不用藏着掖着。”郑容光冷静指出。

  唐素素心想他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把郑容光的事处理好前,她想停手是不可能的了。

  搞笑的是,唐素素本以为郑容光用着李睿思的身体肯定会多有不便,哪想和她对话完后,他悠悠从身后抽出一个东西,仔细一看,不是别的,就是她母亲的日记本。

  “你居然还带着它?”这是随身携带吗?

  郑容光说:“你母亲是个很有意思的人,里面的内容除了鬼怪外,还有一些捉鬼趣事,多看看还能打发时间。”

  唐素素撑着下巴,想着反正现在也没事,陪他看几页也不是不行,便拖了个椅子,在他边上坐下来,充当给他翻页的,顺便自个儿也可以看几眼。

  如郑容光所说,她的母亲与她不同,对神神鬼鬼的事不仅不排斥,还能从字眼中看得出来,她很享受这种与鬼怪打交道的日子,并不以她的职业为耻,所以即便是再恐怖的恶鬼和经历,她的文字都是带有积极向上的感觉的。

  “恩?你看这里,提到你了。”郑容光忽道。

  唐素素也注意到了,那行字写着:【今天遇到了一对父母,他们带着一位跟我女儿差不多的小男孩来找我们帮忙。让我和我的先生惊讶的是,他们的儿子居然是八字纯阴的人。我们以为在这世上不会有比我们两结合诞生的女儿的体质更吸引鬼神的人,但是这个普通家庭出生的普通孩子却打破了我们的猜想。他体内存储的灵力甚至比我和先生还要多,如果不是生在普通家庭无法系统的学会运用,也许他会成为几百年来少见的杰出大师也说不定。】

  “啊,我舅舅说过类似的话,说我完美继承了母亲的血脉,虽然有些人也会多多少少有一些灵力,但目前为止他还没看过超越我的。”唐素素手指着这段话说,“看来我父母是遇到过了,但是舅舅并不知道。”

  唐素素发自内心道:“看这描述,这男孩一定很强。”

  “我不这么觉得。”郑容光翻过这一页,冷冰冰说:“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有了这种体质只会是麻烦,而且看你母亲那句‘无法系统的学会运用’,就代表这孩子空有一身灵力却不会使,只不过是个活着的灵力储存器而已,没有什么强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话糙理不糙。虽然总结的太过无情,可唐素素觉得他说的也没错。

  “也不知道我父母最后是怎么帮他们一家的。”唐素素发现后面一页就是下一天的内容了,有点抓心挠肝心痒难耐,就像看了故事看了一半,后面突然没有了。

  郑容光漠不关心说:“或许是给了什么东西压制这小孩的体质,又或许是想办法破坏了他极阴的命数吧。”

  “恩,要是舅舅知道的话还可以去问他来着。”偏偏她舅舅并不知道,她只能当做自己看了个虎头蛇尾未完待续的故事了。

  两人就这样看到了晚饭时间,吃过晚饭后,唐素素被唐天佑叫去睡觉,她离开前对郑容光说:“既然你难得可以出学校了,明天要不跟我一起出去逛逛?”

  郑容光没有拒绝。

  这一晚,唐素素一丝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翻了几次身,暗想之前喝的药让她睡过头了,怎么可能马上就就睡着,再加上习惯了身边有个存在,突然没有了也感觉很奇怪。

  她把耳朵支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推开房门,看到走廊里的灯都熄了,知道舅舅已经睡下,摸着墙壁就拍响了左边郑容光的门。

  “郑容光,我来找你睡觉了。”她小声说。

  郑容光刚打开门,唐素素快步从他身边跑进去,毫不客气地上了床,踢掉鞋子说:“快来睡,明天还要出门。”

  郑容光看着她,没有动。

  “你傻站着做什么?”唐素素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继续唤他。

  郑容光这回动了,不过他没上床,而是坐到床边,看着唐素素说:“我今晚不想陪你睡。”他停了一下,说:“明晚也不行。”

  唐素素纳闷地看他:“为什么不行?”

  郑容光面无表情地凝视她,也不解释:“你必须让我陪你睡的话,那就你睡床上,我睡地上。”

  唐素素面色难看起来:“……你别告诉我在家你就嫌弃和我一起睡了?”

  郑容光沉默,从床上抱起另一边的枕头扔在地上。

  唐素素瞪大了眼,气得她踢了一脚被子,冷笑连连:“好啊,在学校不嫌弃,到我家倒是要分床睡了是吧。”

  说完,她又觉得这话听起来那么不对劲,闭上了嘴。她闷闷不乐看着真躺到地上的郑容光,再看他宁愿不盖被子也要睡地上,心火直冒:“我还嫌弃你呢,不一起睡就不一起睡,正好不用和胖子挤床位。”

  她翻个身,背对着郑容光的方向狠狠闭上眼。

  这么赌气地入睡,到了半夜她还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她,还在她耳边叹气。

  第二天醒来,唐素素竟比郑容光起得还早,她不爽地瞅着地上睡得规规矩矩的郑容光,抬脚要踢开他,但伸到了一半还是收了回来,烦躁地把自己裹了一晚上的被子闷头盖在了他身上,凶巴巴说:“憋死你算了。”

  昨天都跟他说了天气冷,还敢就这样睡在地上,就那么嫌弃和她一起睡?他在学校可不是这样的!

  她进到卫生间洗漱,想着时间还早,出来也没叫醒郑容光,一声不发地把门带上,回了她自己的卧室里。

  门关上以后,那团被子忽然动了动,被压在被子底下的郑容光掀被起身,也去了卫生间里,他挤好牙膏看着镜子里那张不是自己的脸,摸着一夜没睡好留下的黑眼圈,再度叹了口气。

  “再这样下去不用被被子捂着,自己都要把自己憋死了。”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