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7章 你喜欢我
  用完了早饭,唐素素和郑容光才一起出门。唐天佑想让保姆和他们一起去,唐素素婉言拒绝:“就在附近转转,阿姨你把今天的采购单给我,顺便给买回来。”

  他们家的保姆喜欢买新鲜的水果和菜,每天都有列购买清单然后再按照上面的去采购。

  收好单子,唐素素也没支会郑容光一声,拉开门就走了。郑容光和唐天佑打了个招呼,慢了半拍才跟上去。

  见状,唐素素挑刺说:“慢!”

  郑容光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怒气中烧,用肉眼看都知道还在赌气的脸上,没说什么回嘴的话,默默走在她旁边。

  唐素素目视前方说:“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里绝对能让你感受到人气,不会像做鬼那样无聊。去完那儿,我们再去超市给阿姨买东西。”

  郑容光无所谓地点点头。

  两人在街道穿行,走过几个狭小的巷口,眼前的景致又豁然开朗,唐素素停在了一个建筑前面,努嘴说:“到了。”

  “……福利院?”郑容光念着上面的招牌的字。

  这时,有几个小孩正在玩鬼抓人的游戏,嘴里喊着‘鬼来抓人啦’向他们这个方向拔腿就跑了过来,郑容光闪避不及,扑通通的一连串小朋友撞到了他软塌塌地肚皮上。

  “哎呦”声连绵不断响起,有几位可能撞到了脑袋,扒着郑容光就哭嚎了起来。

  唐素素看着郑容光一脸空白地扶住那些小孩,左右为难的样子,顿时大笑不止:“哈哈哈哈哈!我就说了,这里有人气吧!”她抱起地上一个哭得最大声的,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小孩吓了一跳,傻乎乎抱着她的脑袋稳住身子,低头一看,破涕为笑,口齿不清道:“糖酥酥……糖酥酥姐姐!”

  “……”唐素素颠了他几下:“臭小子,不是糖酥酥,是唐素素。”

  “……ta…tan…糖酥酥!”

  唐素素嗤笑:“算了,他们让你当鬼来捉人真是对了,好吃鬼。”

  见她带着孩子就要往里走,郑容光不得不求助地叫她,唐素素哦了一声,状似才想起来的表情,回头随意挥臂,张罗说:“孩子们,带大哥哥进去了!”

  那群孩子还真听唐素素的话,一边哭哭啼啼的,一边拽着郑容光往前走,乱糟糟的一片乌央乌央的吵闹着。

  被这边闹腾的气氛吸引来的一位老人看到唐素素,欣喜地接过她肩膀上的孩子,说:“素素好久没来了。”

  “要上学啊,我很忙的。”唐素素斜了一眼郑容光,“问个好,这是这里的院长。”

  郑容光虽然满头雾水,但还是顺着她的话问了好。唐素素也简单对院长介绍了一下郑容光是她的同学,别的也没多说。

  院长看看郑容光,又看看唐素素,乐得合不拢嘴说:“你是素素的朋友吧?”

  “院长别瞎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怎么可能做那种没有意义的事,交什么朋友。他就是一个爱跟着我的同学,我带他来体验一下人生。”唐素素不客气地把昨晚上的火儿撒在这里,暗示道:“院长可以随意使唤他,他体格大做什么都不觉得累的!”

  顶着李睿思壳子的郑容光:“……”

  说完,唐素素就真做了甩手掌柜,跟那群小孩一起玩游戏去了,留下郑容光戳在院长旁边,进退不得。

  院长偷偷看他,留神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在唐素素身上,笑容更加深邃了,她突然拉住郑容光的手说:“小伙子要是有空的话,来帮个忙?”

  “……好。”郑容光犹豫道。

  “帮我把这些水瓶灌好,给他们送去就行了。”院长指着外面跑跑闹闹的唐素素一行人,说:“他们这样玩下来,一会儿就要喊水喝了。”

  郑容光提着水壶,把桌上的水瓶挨个倒满,做完这些,他下意识看向院长的方向,院长满意地点点头:“没什么别的要忙了,你要不要也去和他们玩?”

  “……”郑容光没说话,但谁都看得出来他脸上写满了‘对那种跟小孩玩捉迷藏捉鬼之类的没兴趣’。

  院长迁就地说:“那就在这边跟我一起休息休息?”

  郑容光点头,望向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的唐素素,想了想出声问道:“她经常来这里吗?”

  “素素吗?以前经常来的,大概是她读初中那阵子来得最勤快,高中之后偶尔才来一次。”

  郑容光沉吟:“这里是叫盼归福利院吗?”他进来时,确实看到了招牌,但招牌前并没有前缀,只有福利院三个字。

  院长一怔,大吃一惊地看着他,目光动荡:“这里不是盼归,不过你知道盼归的话,看来你和素素的关系真的很好。”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郑容光稍感疑惑地看着她。

  院长嘴中溢出一声轻叹:“你应该是知道她小时候在盼归福利院呆过,才会问我这个吧?她可不像是会随便对别人说起那个福利院的性子,如果不是你重要,她哪会让你知道她的过去。”

  “那……您怎么知道?”

  郑容光感觉有点微妙,他心里很清楚他并不是听唐素素说的,而是从那位警官和他的父母嘴里,获得了一些消息,称不上她口中的什么‘很重要’。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哈哈哈,我知道这些不是她告诉我的,小伙子醋劲还挺大。”

  郑容光嘴唇微微开阖,最终还是没有出言反驳。

  院长笑着说:“我知道是因为,我曾是盼归福利院的副院长,她在那里的日子我也在,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

  郑容光心头一跳,直直看向她。

  “她是个苦命的孩子,父母意外死亡后,被警察误送到了我们那里。她小时候不像现在这样,既不爱说话,还特别爱哭,谁叫她她都不理,只抱着她手上的链子叫‘哥哥’,我们当初都以为她是自闭儿,还想着该怎么办才能和她沟通,也没有孩子愿意跟她一块玩,谁碰她她都会躲开,还总是突然发出惊叫。”

  院长说到这里,停了一秒说:“想象不出来吧?要看照片吗?”

  郑容光当然没理由反对。

  一张集体照被院长找出来放到他的手心,郑容光低头看去,院长给他点出一个笑容灿烂的小女孩,说:“这是八岁的唐素素。”

  小女孩旁边和她手拉手的还有一个比她高出不少的女生。

  郑容光摸着照片,说:“她看起来不像您说的那么……”

  “爱哭?哈哈哈哈哈哈。”院长像个老顽童面上都是调皮之色,笑得乐不可支:“拍这个照片时已经是她到福利院有一阵子了,那时她确实是没有那么爱哭了,那段时间她交了个好朋友,整天跟在朋友屁股后面跑,变得阳光多了。”

  “是这位?”郑容光指尖滑到那个高一点的女生身上。

  院长笑意停住:“是她,叫廖佳,我们都叫她小佳。小佳和素素不一样,素素是父母双亡后误送来的,小佳是被父母抛弃,三岁起就在福利院里长大了,能说会道像个小大人似的,盼归福利院里就没有不喜欢她的孩子和员工。”

  郑容光隐约感觉她的情绪产生突变,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个女生,说:“她现在也和唐素素有联系?”

  “怎么会。”院长声音都沉了几分:“素素不可能去联系她的。”

  郑容光微微皱眉,敏锐地捕捉到不对之处,当他想再多问几句,唐素素忽然带着孩子们走过来,应该是结束了游戏时间,他不得不停下了话头。

  院长把水瓶送上去给孩子们分发掉,一边小声对他说:“这个照片就送给你了,别让素素发现了,她不喜欢我们说过去的事。”

  唐素素看了过来,说:“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郑容光把照片放回兜里,不露声色地摇头。

  唐素素不满地又瞪向院长说:“院长,你只让他帮忙倒水?太便宜他了。”

  院长温和一笑:“不便宜,下次再来帮忙不就好了。你们要留在这里吃午饭吗?”

  “不了,我们待会儿还得买些东西,我舅舅最近总在饭点盯着我,我得回去。”唐素素说。

  听到她这句,院长眉头微皱,她拉住唐素素的手说:“素素,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还是吃不下什么东西,老是吃什么吐什么?”

  “……”唐素素看了郑容光一眼,没心没肺地拍了拍院长的手:“哪会啊,我今早早饭还吃了一大堆,是吧?”

  郑容光见她看向自己,目光反倒是偏开了一瞬躲开了她的注视,唐素素心里一提,好在郑容光没有拆台,说了个‘是’。

  “那就好,你不能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吃饭这件事没什么好怕的。”

  唐素素不耐烦地点头,拖长了音说:“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和他先走了。”

  两人跟依依不舍的小孩们道别,唐素素步伐轻快地跳出去,伸了个懒腰说:“院长真是和舅舅一样,变得越来越啰嗦了,人老了是不是都会这样,可真像念经的和尚。”

  郑容光没接她的话,而是问:“什么叫吃饭这件事没什么好怕的,你不是厌食症,而是害怕吃饭?”

  “院长说话比较夸张,别信,天底下哪会有人害怕吃饭的。”唐素素昂起下巴,语态高傲:“我看起来是那种会有害怕的东西的人吗?不像吧,所以都是她胡说八道,乱说乱想的。”

  她不由分说地推了把郑容光,恶狠狠道:“好了,不要在意这些,我们快去超市买东西,先说好,我可是什么东西都不想拎的,你都得负责搬回去,别想我会帮忙知道吗?”

  “……”郑容光低垂下眼,终于说出了从昨晚憋到现在的话:“你为什么在生气?”

  “啊?”唐素素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自己心里没数?昨晚你什么表现?在我家居然跟我分床睡?嫌弃我的态度表现的那么明显,我还能不生气?”

  郑容光眸色微微一动,探寻地抬眼看她:“那有什么好生气的?”

  “?”唐素素哇了一声:“你是要打架吗?哪哪都让我很生气啊!”

  比起气急败坏的唐素素,郑容光截然不同,他不慌不忙的说:“我和你分床睡,嫌弃你,你很生气?可是你不是一直说,我和你一向就是这样相处的,你说我们讨厌对方是常态,按你的话说,我们以前更不可能睡在一起,不过是恢复以前我们之间的交往状态,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唐素素本想争辩,但他的话一个个吐出来,听到最后,她居然张不开口了。带着一丝恼意,她慌张地绞尽脑汁想着措辞。

  郑容光却没给她机会,挡住她的去路,声音隐忍地说:“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吗?”

  “……”唐素素抬起胳膊,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不知为何,她心跳莫名地扑通扑通跳得飞快,脑中里全是他刚刚那一长串的话。

  她在心里也不由反问自己:对啊,她为什么这么生气?不过是用以前的相处方式,有什么好气的?

  郑容光盯着她,手要碰到她肩膀的时刻,又收拢握成了拳头,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放回身体两侧,他说:“我可能知道答案,你想知道吗,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唐素素撇嘴喃喃。

  郑容光淡淡说:“因为答案很简单,只有你这种傻子想不出来。”

  唐素素一戳就炸:“那你聪明,你倒是说啊!”

  她话音刚落,尾音还残有余音。

  郑容光紧随其后,当即点破:“你不是讨厌我,你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