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8章 疑雾重重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话,那你就为你的生气找别的理由说服我看看?”郑容光看着她,目光毫无闪避。

  唐素素起初还在为他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愣神,现在有了点理智,形势瞬间逆转,一把就将郑容光推开,她闪开他直勾勾的眼神,一口气说:“我生气只是看不惯你在我家还对我这个态度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找记忆?”

  “不是你主动找上我帮忙的?”还钻进她被窝里来。

  郑容光竟一时语塞。找你帮你就帮?他怎么没发现她是这样喜欢揽麻烦的性格?

  “照你这个说法,那我反过来问你,学校里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就挑上我帮你了?”唐素素目视他问:“难道你也是喜欢我才这样的?”

  郑容光顿了两秒,有什么想说,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难道要说一开始是想利用她,后来不是了?

  唐素素像抓住了他的小尾巴,一下子就从被他逼问的局势里逃了出来,哼笑一声:“既然你不是喜欢我,我当然也不是喜欢你。走吧,去超市买东西,别说废话浪费时间了。”

  说是这么说,但唐素素实际上并没有她表现的那么洒脱,在超市内走着时不时脑子里就会蹦出来他的话,搜刮着购物清单里的东西,心不在焉之下许多还拿错了。

  反是惹得她心神不宁的罪魁祸首郑容光似乎把这事放下了,真的不再多说废话,有条不紊地推着车篮准备结账,唐素素越想越觉得这是他耍自己的新招数,要自己真是喜欢他,他肯定不能是现在这个自然的态度。

  这么一想,唐素素紧张的情绪缓和了一点,抢过他手上的菜篮说:“我来,你附身别人就算了,还好意思花小胖子的钱?”

  “……”郑容光还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看过记忆的他也知道李睿思家里不缺钱。

  周末的排队人数不少,好不容易轮到唐素素他们,她拿出一张卡爽快地结了账,像之前说的那样一股脑推给郑容光拎着,两手空空地叼着棒棒糖倒退着走在前面指挥他。

  她性子急躁,吃个糖也不耐烦,两三下就把糖咬碎了,剩下一根光秃秃地棍子在唇舌间滚来滚去。

  郑容光看她没看路,不由提醒她:“好好走。”

  唐素素闻言笑嘻嘻地正要说什么,后背就撞上了人,她一回头看到对方被她撞落的手机咕噜噜滚到了她脚底下,为了避免踩到,她立马弯腰捡起来,抬头要递给那人,那人低着头接过说:“对不起,没看路。”

  恩?这声音……

  唐素素正要叫住那人,那人却正眼都没给过来,对着手机说:“我马上到。”然后就行色匆匆地抱着东西,快步过了马路。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转瞬间,马路上的绿灯就变成了红灯。

  唐素素确认道:“刚刚那是余嫱吧?”

  郑容光:“恩。”

  顺着马路对面的方向看去,一头过腰黑长直的余嫱停在一辆警车旁边,弯腰坐了进去。警车闪着警笛声,驶向了更远的地方,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她怎么了?”唐素素吐出糖棍,一头雾水问。

  郑容光语气淡淡:“不知道。”

  “我想起来了,昨天你不是说要找余嫱问余智娴的事,回去问吧,顺便问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麻烦事。”

  一个普通学生上警车,怎么看都不是普通事。

  到家后,唐素素把东西给了保姆,与舅舅报备后,与郑容光在房内拨通了余嫱的号码。在等待通话的期间,唐素素好笑说:“别又露馅了,余智娴的事就说是我告诉你的。”

  郑容光瞥了她一眼,没有说其实是他太低估她的头脑了,才在她面前没有伪装,谁知道唐素素的直觉那么强,直接就被抓到破绽了,面对其他人他还是有自信扮演好‘李睿思’这个角色的。

  电话被接通,郑容光直接按下免提,方便唐素素一起听。

  “喂?李睿思?”

  郑容光按照唐素素交代的,一一问了一遍,那边余嫱似乎惊讶他怎么会知道她上了警车,停了一会儿说:“没什么,警察就是因为余智娴的事找我,他们说确定了那个女尸就是余智娴的了,我们家至少是她认的表亲,虽然没血缘,但挖出尸体那天我也在场,他们有关于她的事要问我。”

  “又是那个大叔警官负责这个吗?”唐素素想起之前大叔给她打的电话说过DNA结果的事,插嘴问道。

  余嫱听出来了声音:“唐素素?……你们两在一起?”

  “恩,他来我家做客。”唐素素随意糊弄了一句。

  余嫱好像也没怀疑,回答她上一个问题:“确实是贺警官负责,我们学校的案子大概都归他管辖处理了。不过我也没能告诉他什么有用的消息,余智娴去世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只从家里人那里知道过她原来下葬的地点,现在在学校下水道挖出她的尸体也是唐素素你打头的,我也只是旁观而已,其他的并不知情。”

  唐素素心想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她和郑容光本来以为她能知道点什么,看样子余嫱也是一问三不知的情况。

  让她好好应付警察,便挂断了电话。

  到了晚上的时间,唐素素又一次溜入郑容光的房间,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唐素素问他道:“余智娴的事你怎么看?”

  “她的档案还在你手上吧,明天去学校再看看,也许会有什么被我们遗落的线索。”郑容光翻过身来,说:“还有,除了她的尸体我有另一个比较在意的事。”

  “什么?”还有比尸体被移动掩埋让他更在意的事?

  “我当初让你去挖下水道,是因为那个女水鬼在水房出没,又留下了一串延伸到旧水池的脚印。可是挖出来的尸体却是已经被我消灭掉的余智娴的,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吗?”

  唐素素也转过来从上至下看着他,“你是怀疑,这个女水鬼和余智娴有联系?”

  郑容光抿唇点头:“可能是生前认识?”

  唐素素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这也太复杂了。”

  简直是疑雾重重,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他们就像卷入了一个漩涡,从余智娴这个笔仙女鬼,再到给她发短信不明原因出现的恐吓她的小孩鬼,现在又冒出了一个女水鬼。

  而他们信心满满认为已经解决了的也已经消失了的鬼余智娴,现在却突然挖出了她死后的尸体,这尸体周围又徘徊着似乎与她又联系的女水鬼。

  本意是为了摆平女水鬼,郑容光才让她挖开旧水池看的,结果非但没搞定女水鬼,倒把事情推入了更深的谜团中。

  或许是睡前的心情太沉重,再加上去过了福利院勾起了什么难以排解的往事回忆,唐素素这晚做了个让她感到密不透风快要无法呼吸的噩梦。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梦里,她穿着被风吹得摇摇摆摆的破旧裙子坐在秋千上,看不清面容的人往她手上放入一袋肉包子,对方似乎是有些急迫地左右看了看,再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催促她也赶紧吃,把肉包送到了她的嘴前。

  肉包又大又圆,即使梦里闻不到味道,也足以勾起一个人的食欲。

  她不再坚持拒绝这种美味,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包子,对方满足地笑了,紧接着喂了她一个又一个,这个情景一直在循环往复,一天又一天,对方和她做着同样的举动。

  直到有一天,对方好像有事不在,只留下了一袋包子在秋千上,她依照习惯大吃特吃,吃到自己快撑破了胃才停下,在秋千上荡了几次,可能是太饱有了反胃的感觉,弯腰时竟吐了出来。

  有一块尚在扭动的不明物体被吐在她的裙子上。

  她把那物体抓起来,手都在颤抖,她似乎终于察觉到什么,扒开了一边剩下的肉包子内部看——

  “滚开,臭虫们!”啪地一声脆响。

  “我不是臭虫,也没有们,这里除了被你打的我以外没有第二个人。”有冷静的声音回应道。

  从梦境中倏然醒来,唐素素睁开眼,看到脸上有一个巴掌印的李睿思,准确的说是郑容光,他正抓着她的手,试图叫醒她:“起来了,你舅舅在楼下叫你好几遍了。”

  唐素素捂着脸坐起来,喉咙里那种恶心感尚存,哑着嗓子说:“……你脸上,我打的?”

  “你认为呢?”郑容光脸上没什么表情。

  唐素素透过指缝看到李睿思的脸摆出这种样子,郁结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她噗嗤乐了一声:“活该。”

  要他在家总不跟她一起睡,害她想起了不该想的事,还做了奇怪的梦。

  洗漱整理后下了一楼,唐素素闻到餐桌上摆着的肉饼的味道,脸上大变,捂着肚子又冲回了厕所。

  郑容光先是一愣,也想跟上去,却被唐天佑叫住:“不用管她,你先吃吧。”

  “今天不用给小姐准备早餐了,看来她是吃不下了。”唐天佑又对保姆说道。

  郑容光只好坐下来,皱了皱眉说:“她这样多久了?”

  “从她父母过世,我接她回来养就已经这样了,尤其是对肉类还有夹心的东西很反感,食材用料简单的纯白粥她倒是能喝。”

  郑容光眼光闪动,试探问:“……那您知不知道为什么?”

  唐天佑放下手里的筷子,说:“问过一些小时候照顾过她的人,他们跟我说是她有一阵子怕人,给她吃饭也不吃饿狠了,问她本人,她也不反驳也不吭声,或许真是这个原因吧。也不是没像校医说的抓她去医院治,可她每一次都反抗剧烈,说自己也是能吃一些东西的,说自己没问题,久而久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她这个毛病了。”

  郑容光听着他的话,看着重新走下来面色发青的唐素素,心里感到一阵违和。

  小时候照顾唐素素的人,应该说的就是那个盼归福利院的人吧,可昨天身份是盼归福利院副院长的老人后来分明对唐素素说过:你不能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吃饭这件事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是唐素素自己饿坏了自己,对方何必说‘别人的错误’这种话?

  见唐素素好像不想看这里的菜色,下来后躲得远远的站在门口,郑容光趁机问:“这个家里经常会有虫子吗?”

  “虫子?你在客房休息时看到虫子了吗?”唐天佑难以置信地摇头说:“保姆每天都有杀虫的,家里应该不会有虫子啊。”

  郑容光若有所思笑了笑:“没事,我没有看到虫子,只是好奇问一下。”

  唐天佑听完放下了心,总不能让外甥女好不容易来的朋友在他们家体验这么差,把吃完的碗筷送到保姆手上,对远处的唐素素拔高声音道:“今天我送你们去学校,正好我也有事要到你们学校去。”

  他答应过校长,要去看看埋过尸体的旧水池有没有异常,要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产生,顺道就出手帮帮忙。

  “你去干嘛?”唐素素明显不欢迎。

  唐天佑理了理西装袖口,戴好他不离身的黑色手套,一脸正经说:“我是去跑业务做生意。”

  深知舅舅口中的‘跑业务做生意’就等于‘处理鬼神之事’的唐素素:“……”

  她把目光悠悠投放在一边的郑容光身上,一时有些无语,舅舅看来是真的一点儿端倪都没看出来,明明眼前就有个在家里和他们同吃同住,出没了整整两天两夜的男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