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39章 发什么疯
  到了学校,唐素素郑容光与唐天佑分道扬镳,唐素素扭头正要对郑容光说她要先回宿舍看档案让他在这里等她,就见郑容光浑身一软,垂下头直接一脑门撞向了旁边的墙壁,然后一个魂体飘出来,在她面前表情自然说:“走吧。”

  唐素素:“……”

  那边不省人事的李睿思身体弹动了一下,颓靡地从墙壁边站直身体,摇晃着脑袋,口中倒吸一口气呻|吟着:“脑门……好痛。”抬起眼看到唐素素,他惊喜地说:“唐哥,周末还能见到你真好。”

  唐素素怜悯地看了他一眼,“不是周末,已经周一了。”看来他的记忆是中止在上周末?

  ???李睿思揉动着脑门,愣愣的说:“周一?”

  “走了。”郑容光再次出声。

  “恩,周一,我现在有事要回宿舍,你赶紧去上早自习吧。”唐素素爱莫能助地摇头,“对了,我书包也给我带过去。”

  把书包胡乱塞到他手里,唐素素想了想,有些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说:“加油!”

  李睿思满目茫然,尽管不解其意,不由得也顺着她的点了点头,但立即又嘶嘶呼痛捂住了脸。心里纳闷:怎么脸也有点疼,火辣辣的,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

  宿舍里并没有人,看来她们早就去上自习了,这倒方便唐素素行动了,她三步并两步上前掀开床板拿出档案袋,身后忽然被推了一把,整个人埋进了床铺上。

  唐素素转头恶狠狠说:“你干嘛,郑……”

  迎面而来的就是稳稳当当一个吻,如羽毛一样滑过,很轻又很快分开了,唐素素愣愣的说:“难道是力量又不够了???我靠,上次不是跟你说了这样要早说吗!”

  她说完,郑容光又毫无征兆地再次盖了上来,这次他攻城略地地撬开了她喋喋不休的嘴,一股脑往里面缠了个水泄不通,让唐素素想发脾气都没法发,只能嘴里噫呜呜地暴躁瞪他。

  退出之时,郑容光咬了她嘴角一口,很重,刺鼻的血腥味直往唐素素的嘴里灌,唐素素呼吸急促地捂住咬破的地方,头上青筋直蹦:“发什么疯,怎么跟饿了几百年一样!要力量也不用这么急吧!”

  郑容光视线下斜盯着她,没搭话,双臂穿过她的肋下,一口气把她托举起来,唐素素只是眨了个眼皮的功夫,她已被他环着坐在了膝盖上。

  床板下夹着的档案袋本来被她抽出握在手里,这来回动作间,早就掉到了地上,哗啦啦散开了一地。

  唐素素打了个哆嗦,被他身上的冷意冷得缩了缩,脑子都转不过弯来了:“……你、你到底要干嘛?”

  这都是什么操作,不过这个动作挺眼熟的,不是他这个周末经常对她做的吗,他总是把她虚圈在怀里,她还以为这是他们鬼之间的什么秘密交流。可现在郑容光手上绝对是使了十成十的力气把她勒在两臂之间的,感觉就像被蛇缠住了驱干,越缠越紧,再加上鬼的体温又冰冷,唐素素都怀疑她要是不出声,郑容光能把她整个拥扁。

  她忍无可忍要出手,但看到自己左胳膊上的手链,高高举起的拳头怎么都砸不下去,她面对面坐在他腿上,头埋进他肩膀咬了一口:“放手!要死人了!”

  郑容光依旧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往上移拍着她的背,吐出几个字:“不会死的。”

  “……”唐素素眉头跳了两下,脸上不知是气的还是别的什么,红成了一片,嘴巴松开,呸了两声:“不会死也给我放开,这样很不舒服啊。”

  “你不是说我没力量了吗,这样肢体接触也能提供力量的。”郑容光眼里仿佛滑过难以捉摸的笑意。

  唐素素脸上有些不自然:“那你要这样多久才能好啊?”

  “一会儿,再等等。”郑容光喉结上下滚动,也把头埋在她肩膀上,“至少要还清我周末两天的忍耐才可以。”

  唐素素并没有听懂,暗自推理为也许是他附身在李睿思身上,没法用这些法子给自己‘蓄能’才这样说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郑容光镜片后的眼睛深不见底,他偏过头,额头正巧抵在唐素素的脖侧,有温热的触感从唐素素的脖子传到他的额头上,让他舒适地眯了眯眼,他甚至能感受到唐素素脖子动脉处一下接一下的跳动。

  鲜活的气息像要把他也感染了。

  “果然,以前不觉得困在学校里有什么好,现在觉得就算困在学校里似乎也不错。”他低低说。

  至少他在学校可以用自己的身体。

  唐素素姿势僵硬地展开双臂,看着在她怀里盘踞的郑容光这一‘冷血动物’的脑袋顶,咬牙切齿说:“既然你觉得困在学校里不错,干嘛周末的时候附身李睿思啊?别撒谎了,你还不是想着出去走走?”

  “……”郑容光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唐素素察觉到他视线变化,问他:“你这是什么眼神?”总有种被他当傻子看了的错觉。

  郑容光说:“我在想到底我是鬼还是你是鬼。”

  “?当然你是鬼,我是人啊!”

  “那为什么感觉你现在比我还没心呢。”郑容光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又自个儿摇了摇头说:“不对,这都是因果轮回。”

  ……要不是他原来想着把她当工具,对她本就迟钝的那点对他特殊的萌芽也没有及时向正确的方向引导,而是把两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定义成了协作者,现在又怎么会不管他做什么她都当成是在‘借用力量’呢?

  万般都是自作孽。

  唐素素不满地握住他的下巴,把他赖在自己肩膀上的头推到面前来,居高临下地说:“你刚刚说我没什么?”

  没心?!不是人?!这不是拐弯抹角骂她吗!

  “不给你力量了,滚开。”唐素素唰一下跳到了地上,看也不看郑容光,拿起地上凌乱的纸片,甩到桌子上,愤怒地翻找着余智娴的资料。

  不过她一点儿也没看进去,感觉到郑容光静静站到她后面来,她直接刮了他一眼。

  郑容光从她手里拿过那堆文件,说:“我来吧,你不是不擅长阅读调查之类的吗。”

  “……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暗示我做不来动头脑的事,说我傻啊?”

  郑容光缓声道:“我说你傻从不暗示。你忘了吗,我不是说过只有你傻才不知道答案,你喜……”

  “停!打住!”唐素素听到‘傻’这个字眼就已经火气上头了,后面的也没仔细听,“看你的文件,你别忘了急着对付那些鬼急着找记忆的可是你!”

  郑容光垂下眸子,说:“也是,记忆也是要找的。”她在他身边也跑不掉,先处理他的问题再说也来得及,还可以对她徐徐图之。

  两人都安静下来,宿舍里只听得见纸页摩挲的声音,郑容光看一页不是余智娴的就放到唐素素的桌上,唐素素看着洁白的纸张,无聊地用手指抠着纸张的边角,漫无目的地走神,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灵光一闪说:“话说,这次你把我抱在腿上的肢体接触就能把力量借给你了吗?”

  “恩?”郑容光从鼻子溢出一声疑问。

  “我们第一次尝试的时候,我记得,我们手拉手你说没效果,拥抱也没效果,不是只有接吻有效果吗?”唐素素浅琥珀色里的眼里浮现疑惑:“这次抱着靠着就突然有用了?”

  “……”郑容光拿纸的手几不可查地滞了一下,下一秒他把面上的那张纸递给唐素素,避而不答:“找到了。”

  唐素素无意识间接过,听郑容光又说:“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唐素素也收回了发散心思,往纸上扫了一眼,皱起眉头说:“这不是余智娴的,这是一个叫余薇的学生的,你是不是看错了,看到余这个姓就给我了。”

  郑容光跟着看过去,还真是,上面贴着照片的人不是余智娴,名字那一栏写得也不是余智娴的名字。

  “恩,是我看错了。”郑容光要把纸从她手里丢到一边摞起的无关人士那边。

  唐素素突然握住了他的手,道:“哎,等下,你不觉得这个照片上的女生看起来……特别小吗?好像还没我们大的样子!看着只有十来岁出头。”

  郑容光无所谓道:“十来岁出头怎么了?”

  唐素素感兴趣地盯着这张档案说:“十来岁出头,那当然是不得了啊!这堆档案袋是二十年前高三1班的班级档案,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余智娴他们班竟然有个十来岁出头就上高三的孩子啊!这位是天才吗?”

  郑容光这才把视线再次挪到那张照片上,唐素素一目十行浏览着信息,发自内心的说了句:“卧槽,11岁?真是天才吗,这里写着她是跳级破格收入的,我以为你就够聪明了,看来还有比你更聪明的!”

  郑容光倏地捏住纸张的另一边,看了一遍,认真对唐素素证明说:“但是她再聪明现在也三十多了,应该已经走下坡路了,不一定能比得不上我。”

  唐素素瞥了他一眼,差点脱口而出:你都变成了鬼还失忆了,失踪到现在没动静,死亡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了,还想跟人家比智商。

  以前怎么没发现郑容光还有争强好胜这个特质?还是说,这也是变成鬼后改变的?

  “恩?”郑容光推了下眼镜,面色一变:“这里……这个皮筋。”

  “什么?”唐素素看他指着照片里女孩的手腕上悬挂着的皮筋,问道:“皮筋怎么了?”

  郑容光回忆道:“这个皮筋,我印象里余智娴捆双麻花辫用的皮筋,跟这个一样。”

  因为是以前编织类的那种皮筋,他有点记忆,按理说那种手工制作的皮筋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但现在同一款也出现在了这个叫‘余薇’的天才女孩手腕上……

  唐素素猜测:“你是说,这个皮筋是余智娴送她的?”

  “也有可能是她送给余智娴的。”郑容光冷静说:“她两关系应该很好。”

  女孩子互相送手工皮筋,肯定不会是给关系一般的人。就算不是互相送的,而是两人一起去哪里买的或者得到的,但愿意和对方戴一模一样的饰品还随身携带,连拍档案照也没有摘,怎么看这两人关系都应该是不错的。

  闻言,唐素素又下意识多看了几下这个余薇的脸,一张青涩白皙的瓜子脸留着乖巧的齐刘海和披肩黑色长直发,杏仁眼亮晶晶的。

  看着看着,她突然‘啊!”了一声,郑容光立刻分神在她身上:“你怎么了?”

  唐素素歪头,靠近那张脸,双目射出意外之色:“你有没有觉得,她的眉目长开了以后挺像一个人的,尤其是她的五官发型脸型……似曾相识。”

  郑容光对女生面相这种东西不太敏感,他平时看得最多的也只有唐素素了,他摇头表示不知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唐素素眉峰一拢说:“特别像余嫱啊。”

  余嫱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头发要更长一些,眼睛要更阴沉一点,排除这些小变化,其他的相似之处更多,简直像是长大了的翻版。

  她话一出口,自己先愣了一会儿,恍然看着郑容光道:“余嫱余薇……她两名字也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