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0章 陷入危险
  午间休息,音乐教室内。

  唐素素叫来李睿思和余嫱说要进行灵异调查小组的活动,唐素素还是坐在她的老位置上,不过这次她不是兴味索然地趴着,而是难得看起来聚精会神地参与在其中。

  李睿思在追问她上次他昏迷之后,水房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被封锁,唐素素微一欠身,做了个手势指向余嫱说:“问余嫱吧,太麻烦了,我懒得回答你,而且你那时也是她在照顾的。\"

  被指到的余嫱愣了愣,冲李睿思巨细无靡地轻声讲述后来的经过。

  唐素素看着余嫱,耳朵里听着她的话,心里挥之不去的是上午在宿舍里和郑容光讨论的话题。

  在发现余嫱和余薇这两人有所相似之处,而余薇又和余智娴有亲密关系,以她的性格,她就想到直接找上余嫱问清楚,但郑容光阻止了她。

  “之前在你家的电话中问过她知不知道余智娴的事,她说她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了,其他的都不太清楚,如果她真是不知道就算了,如果她是在撒谎,那你现在问她不仅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还会打草惊蛇。”

  “当你对一件事有所怀疑,想要从某人那里套出秘密的时候……要么就是在暗处搜集到足以一击致命的证据让那人再也说不出谎;要不就是试探或暗示一些让对方自乱阵脚的话,通常效果绝佳。”

  “当然,怀疑也不一定都是对的,没准对方是无辜的,只是我们想多了。这就需要慢慢判断了,所以不急,观察猎物做出判断再行动也是必须的。”

  他是这样说的。

  虽然觉得他考虑的太复杂,但唐素素一贯在要用到脑子的地方习惯听他的,再说他说的也没错,问了余嫱也不一定会回答。

  不过……

  唐素素对着余嫱阴沉的杏仁眼发呆,忍不住想到:如果余嫱真的在撒谎隐瞒,那么她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呢?是有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事吗?

  一旦开始这么想,唐素素就不经会回想起一些记忆深处不和谐的地方。

  2班的学生玩笔仙游戏的时候全体都病倒了,余嫱作为1班唯一一个加入进去的人,却毫发无损。

  余嫱还曾对她感叹过:‘快到她的忌日了。’,可余智娴的忌日是明明在夏天,现在还没到冬天。

  她那时替余嫱找好了借口,比如因为是1班的孩子,或许是这样才没受伤,关于忌日的问题,或许是她记错了日期……

  但如果从一开始借口就是找错了呢?

  那再这么一想,就很古怪了。

  在唐素素陷入自己思维的世界中,这段时间里李睿思已经搞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一张胖胖的脸吓得掉了好几度颜色:“那、那里竟然有尸骨?!我还每一次做值日都在那里洗墩布,岂不是都在余智娴学姐尸骨上做坏事吗?”

  余嫱安慰说:“不知者无罪。”

  “心里感觉还是很不好受,这也太不敬了,会不会触怒了她而倒霉啊……”李睿思说到这里,不由得隐晦扫向唐素素。

  唐素素知道他的意思,这里知道鬼神的就他们俩,他是在问她,她情不自禁地挑唇吓唬他说:“是哦,我反正没再那里洗过墩布,我也很想知道,到底会不会因为这样而中诅咒呢?”

  李睿思越想越觉得一定会被记恨的,心跳如雷地抓住余嫱的手,大声说:“余嫱你不是知道她原来尸体下葬的地方吗,那那里一定是有她的牌位的,我要去拜拜请求学姐的原谅!”

  “……”余嫱一脸始料未及的样子,顿了好长时间。

  唐素素一个鲤鱼打挺来了兴趣,和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郑容光对视了一眼:李睿思倒是提供了一个好思路!

  可能在安葬余智娴的原地址那里,会有什么发现。

  “这个问题我要先去跟家人商量一下,因为……你们也知道的,余智娴是我们家认的表亲,我出生时她已经去世了,我从没去她下葬的地方看过,现在突然像长辈提出这些话会有点奇怪,而且随便让人祭拜这种事我也不能立刻答应你们。”

  “没事,你去问清楚了再给我们说。”唐素素如此说道,实际上心里已经在想怎么用自己的办法去打探位置了。

  等到预备铃打响,余嫱走在前面,李睿思走在唐素素身边后怕地说:“还好我提前晕倒了,要是我看到你命人挖出尸体的情形可能要吓吐了。”

  唐素素瞥他并没回话,李睿思继续小声崇拜道:“唐哥,你是怎么想到要把旧水池挖开的,太绝了。”

  唐素素看了看郑容光,回答说:“是郑容光指点我的。”

  李睿思被她这么一说,面上僵了一瞬,然后视线在周围飘飞,诚恳点头:“恩……郑容光果然变成鬼都很聪明,不愧是学霸。”

  可他明显还是对鬼有点害怕的,说完就闭嘴了,一直坐到座位上都没再开过口。

  唐素素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背影不放,见状,郑容光皱眉道:“怎么一直看着他?”

  因为在教室里,唐素素拿出手机打道:【不是,听他问我这些问题,我突然想到个事,余嫱当时是旁观了全程的人,从我叫来人去挖尸体,她就在一边照顾着昏迷的李睿思。我没有跟她解释过我为什么那么做,事后她也从来没问过我,正常人都应该像李睿思这样会感到好奇才对吧?】

  再喜欢鬼神方面的人,在真见到自己呆过的地方挖出尸体后,也不应该是这个表现吧?连她这种外人在知道那个尸体是余智娴的后,都难以置信不可接受了有一阵子。

  唐素素把目光又放到了前座认真听课的余嫱的后背上:【她未免也太淡定了……】

  郑容光补充说:“就像,她早就知道了那里有尸体一样?”

  “……”唐素素打了个寒颤,输入:【我宁愿她是胆子大到不在意这些。】

  否则,能泰然自若扮作不知情,还看着他们捉瞎乱搞的余嫱就太可怕了。

  *

  到了晚自习的时间,翘课的唐素素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收到了舅舅的来电。

  “我办完事要回家了,你住宿的时候要记得自己下跪承诺过什么。”

  唐素素不堪其扰:“知道了,我会小心不随便陷入危险中的。”

  “还有,今天校长跟我说,他和校医商量过了,虽然校医不是心理专家不能有把握把你的厌食症完全治好,但也可以抽空帮你调理一下,校医平时有可能会来教室或者寝室找你,也有可能会手机联系你,你要记得听话去做治疗。”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就自顾自安排好了啊!”唐素素慌张道。

  “如果提前告诉你,你会接受吗?”

  “……”这确实是不会。唐素素挠了挠脖子说:“我先说好,要是他来找我我却不在可别怪我。”

  她一天到处乱跑,可不一定会在教室或者寝室,手机也是,没准就接不到短信和电话。

  “只要你不是故意逃治疗,我怎么会怪你呢?”唐天佑压低声音,刻意加重了其中几个字说。

  “……”唐素素面如死灰,放弃了挣扎。她换了个话题说:“那你今天来学校,做成‘生意’了吗?”

  对她家来说,此生意非彼生意,想必舅舅一定听得懂她的意思。

  果然,唐天佑沉默了一秒,说:“没有。我没看到学校里有什么。”

  唐素素心事重重地挂断了电话,对听到一切的郑容光说:“我舅舅的意思是学校里没有鬼。”

  郑容光说:“我觉得不是,那只小鬼还有女水鬼不可能会是自己消失了。”

  唐素素有点无奈:“那就是说,连我舅舅都没法看到那个小鬼和女水鬼?”

  郑容光点点头,“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一些。”

  唐素素慢吞吞踏上寝室台阶,手放在寝室门把手上,面露怀疑说:“我舅舅都解决不了,我这个半水桶和你这个失忆的鬼真的能解决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越深入,她越开始有这个怀疑,本来是为了调查郑容光失忆变成鬼的事,可事情向着诡异的方向狂奔不止,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再这样下去会有惊人的结果再等着他们。

  是他们无法面对,无法承受的那种。

  “……”郑容光态度倒是没怎么变,语气淡淡说:“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没有道理回头,不管是什么事总会有解决办法。”

  此时此刻的郑容光还没有料到,这天下的所有事情确实都会有解决办法,只不过同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好吧。”唐素素耸肩,使力欲要推开门,忽然手滑了一下,手从门把手上面狠狠滑过,撞到了门板上。

  她吃痛地叫了一声:“怎么回事,把手怎么这么滑?”

  手上的触感湿淋淋的,唐素素举起来对着光的地方照了一下,指尖和掌心上真的沾了一大片水渍,感觉被打湿的地方指节骨头都在发凉。

  不像是摸了把手,倒像是她刚刚摸了一块冰。

  她嘀咕:“不会是宿管阿姨在这个天气用冰水打扫了卫生吧?”

  也快要入冬了,不及时擦掉打扫留下的水泽的话,确实可能会这么冻人。

  她说完,厌恶把手缩进袖子里,准备用校服袖子裹着推开门。

  一边的郑容光猛地抓住了她的衣袖,稍微一拉,直接把她扯到了他后面来,凝神注视着门板说:“等等,把手上有很多头发。”

  “恩?”唐素素随之看去。

  带有锈迹的门把手带有水花,地上一片氤氲开来的水点,而其中赫然有着一些长头发盘绕在内。

  这情形实在是太眼熟,在水房内的透明脚印里看到过,在水房外有人窥视的门板底下也看到过。

  唐素素心中一惊,潜意识隔着衣袖一把握住郑容光的手,惊疑不定地说:“……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那个昙花一现不明真身的女水鬼找到这里来了吗?

  “她是不是在里面?”唐素素的心高高提起,问他。

  郑容光闭着眼,说:“我感受不到,你也知道我似乎是感受不到那个小鬼的存在和出没的,有可能也感受不到这个鬼。”

  所以,就是他也不知道?

  唐素素:“……”好像更觉得不舒服了。

  “怎么办,要走吗?”郑容光回身说。

  “走哪里去?总要回宿舍的。”唐素素惆怅说:“我的舍友回来了的话就更难办了。”她尚且有自保能力,如果是普通人对鬼那就只能认栽。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就算要找人来帮忙,整个学校也没人比她更适合应对鬼了吧?想到才刚答应过离开学校的舅舅不接触危险的事物,她心里一横说了声抱歉,咬咬牙说:“还是……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