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3章 报复游戏
  就这样,唐素素做足了心理准备,每次路过什么有水的地方都会格外注意,但周边的一切却出乎寻常的平静,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了一周,第二周时,事情像是突然有了反弹,不管走到哪里唐素素都能听到这种议论:

  “你听说了吗,有学生被反锁在化学实验室了,但是化学实验室根本就没有配备锁门的器具,那个学生说就是拉不开门。”

  “你这个不可怕,我听到有学生说,高二广播室播放通知的时候,好多人都听到放送中有人在笑的声音,但是当时广播室里除了播音员没别人。”

  “还有,贴在大厅的通知总是不知道被谁用红笔划掉,最邪门的是划掉的总是人的名字,其他的字都不划,看着特别渗人。”

  “那你们听说了鞋柜里总会出现一双不知道是谁的红色高跟鞋吗?好像那双高跟鞋总是会莫名出现在咱们学生的鞋柜里,扔进垃圾桶,第二天又会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每次都是在不同的学生的鞋柜里出现的。”

  “……咱们学校哦提了是不是发生这样的怪事太多了,是谁专门搞恶作剧吗?”

  起初这些声音还不大,但是随着这种事件和传闻的增多,整个学校的流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在这种总是有怪事的日常生活影响下,每个学生的神经都死死地绷紧,而这根弦最后一次断掉是在这一天。

  ——有一位高三学生跳楼了。

  那位高三学生是高三2班的一位尖子生,他爬到了学校的顶楼天台,面冲对面的塔楼一跃而下,有很多学生都看到了窗外闪过黑影,在搞懂发生了什么之后,一时间学校的气氛达到了最恶劣的低谷。

  学生的家长反复到学校哭诉,警车也来了好几辆,跳楼的现场已经被封锁,但学生间的议论犹如崩溃的河堤,一泄不止。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去的,之前学校死死隐瞒的事全部被揭露了:高一水房被封也是因为高三生宋谦在那里割腕自杀,但是最终却没死成,被唐素素和李睿思救了。

  一时间连失踪了这么久的郑容光的事也重新被翻了出来。

  大家终于开始慌了,学校里的每一个学生都害怕了起来,尤其是一直在出事故的高三生群体就别说了。高三愿意住在学校的人也变得更少了,唯一没有任何人员变动的只有唐素素她宿舍里的4个人。

  舆论矛头直指向学校的安全问题和管理问题,校长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他最终给出的安抚是:高三学生压力过大,选择了这种解脱方式,这个不是学校的问题,但是学校愿意改善,之前做过停止晚自习改成展开兴趣小组来减负,这次高三学生将会在几天后恢复秋游活动来放松压力减轻负担,并增加心理辅导医生。

  唐素素在宿舍也听同是高三2的贾彤贾丽两姐妹说起过这位跳楼自杀的尖子生,据说这位尖子生对人友善也没有发生过矛盾,更没说过自己想死,也从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问题。

  “而且他很爱运动健身,曾看我因为减肥不吃午饭,还骂过我。他常常说不爱护身体的人都是有病,每次学习后还会自己去绕操场跑几圈,是个把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的人。”妹妹贾丽还是跟以前一样心直口快,想到什么说什么。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想不开?”姐姐贾彤闻言补充。

  余嫱也在宿舍里听了这些话,当时她没说什么,可在灵异小组活动时,突然就提出了一个猜想:“你们还记得宋谦找我们调查水房的事曾说过,他并没有想自杀,只是感觉意识不被自己操控,耳边听到了有小孩子的声音。”

  唐素素点头,小胖子半是好奇半是害怕地也跟着点头,郑容光仗着没人看得见他光明正大地在近处观察余嫱。

  “会不会,这位尖子生也是发生了一样的状况呢?”余嫱低下头,小声说:“有可能是宋谦运气好在中途被唐素素你们救了,而这位尖子生运气差。”

  “你是说、是说这是灵异事件,有鬼操控的??”小胖子惊叫一声起立。

  唐素素把他拉回来,让他一屁股乖乖坐好,说:“这都是余嫱的猜想,你也知道她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会往这方面向是她的作风,但不一定说的就是对的。”

  “可是、可是……”小胖子磕磕绊绊,欲言又止地瞅着唐素素,唐素素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小胖子知道这世界上有鬼,也这个学校里有鬼,所以他能体会到这个猜想有九成可能是真的。

  但唐素素没有正面回答他,主要是因为不想暴露太多,毕竟他们对余嫱的怀疑还没有解决。

  “一个人要是想自杀总会留下痕迹的,我们可以去找找他生前的东西,可能就有答案了。”唐素素灵光一闪说:“比如他的书本什么的,没准里面会有记事本,会写一些他平时的记录?”

  郑容光从余嫱面前走过来,轻飘飘丢了个眼神过来,说:“不是所有人都会写日记的。”

  唐素素心想:她当然知道啊,不是谁都像她妈妈一样,这不就是说说而已吗。她可是第一次提出这么有建设性的回答,郑容光居然不给她面子。

  “……”不过就算给了她面子,其他人也看不到就是了。

  “啊。”余嫱忽然发出短促地一声。

  众人齐齐看去,听到她说:“如果说是他生前用品的话,应该是在校长室吧,我记得郑容光失踪的时候,他在我们班留下的东西先是警察筛选过拿走一部分做了证据,另一部分就是暂存到校长室,等着他的父母过来拿,如果父母再不拿才会处理掉。”

  *

  四层,唐素素背着余嫱和李睿思,一个人手脚麻利地钻进了校长室。

  她在和余嫱和李睿思讨论过后,撒谎说校长和她舅舅关系亲近,她可以直接找校长要东西看看,事实上她是打算偷偷去看一看有没有有用的东西。

  这回有郑容光给她望风,唐素素行动进行的比上次在档案室里要方便多了。

  其实本来也可以让郑容光来做这些事,但唐素素觉得直接让郑容光把东西带走并不合适,上次顺手牵羊的二十年前的档案袋可以说在不在意义都不大,她带走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这次可是刚发生了人命案,这些东西也是有主人的,即使这些东西的主人已经过世了,她也没有资格把别人的东西带走。

  在宋谦出事的时候,唐素素曾和李睿思作为第一目击人被请到过校长室协助调查,所以这里的陈设唐素素还是有点印象的,她很快就摸到了校长的办公桌。没想到的是这次会这么顺利,那位跳楼的孩子的书包竟然是被放在办公椅上的。

  唐素素也不墨迹,直接拉开了书包,在她动作的瞬间,有一个本子被她碰到,从办公桌上落到了地上。

  唐素素低头捡起来,顺势一看,那本子敞开的那页上歪曲扭八地写着几个字:“我的报复游戏已经正式开始啦,这是你们不放我离开的报应^^”

  ???这什么……为什么会放在校长的桌上。

  而且这个字体未免也太狗爬式了,怎么看也不像是堂堂校长会写出来的字。更别说这个颜文字表情符号了,她还记得那个爱给她发威胁短信打骚扰电话的鬼就很喜欢用这个颜文字,不管是说它比郑容光要强的时候,还是说要去折磨她落单的朋友的时候,都有用这个颜文字,简直幼稚死了——等一下!

  唐素素握紧了这个本子,指尖都泛出了白色,她低语:“没准就是同一个鬼做的呢,难道那个鬼不光神神叨叨威胁我,还神神叨叨威胁校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放我离开’又是什么意思?

  唐素素边思考,边不自觉翻动着这个本子,翻到第一页时,她愕然愣住。

  扉页上,标注的名字赫然是最近跳楼自杀的那个尖子生的名字。

  这个本子是那位尖子生的东西?但是仔细一翻,这本书里其他页数上写着的字体和留威胁言论的字体并不是同一种。

  也就是说,这个鬼是特意用刚刚去世的见习生的本子,写出这一行话的。

  再想想当初威胁她的时候,这个鬼的恶劣本性,唐素素心里有了个骇人听闻的想法:报复游戏正式开始,说的会不会就是这次2班尖子生跳楼的这件事?

  在望风的郑容光看唐素素半天没有动静,不由得飘了过来,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本子,迅速摸清了情况:“看来余嫱说对了,这次的跳楼事件也不是人为,而是鬼做。”

  唐素素:“……”

  郑容光眉头微微一皱,“你的表情看起来有点不对,怎么了?”

  “我没事,我只是不太舒服。”她会不舒服的理由很简单,在学校里调查鬼怪的事这么久,真的遇到鬼把人当场害死的这还是第一回,总感觉这个学校的鬼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了,从最开始小范围的恶作剧到大规模的恶作剧,从攻击伤害人到现在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涉及到灵异方面的话,警察肯定查不出什么异常,无辜死去的学生最后也只能得到‘意外身亡’或者‘自杀身亡’这两种说法罢了。

  “所以说,我厌恶这些鬼怪啊。”唐素素攒紧了拳头,咬着后牙根道。

  “……”

  唐素素回头,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摸了摸鼻子说:“不,我说的不是你。”

  “我知道。”郑容光镜片后的眼睛变得深黑,他说:“但我本质上与你说的那些鬼怪其实是一样的。”

  “你又没害过人!”

  郑容光沉默了一秒,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了一眼唐素素,推了推眼镜说:“快点看完别的东西回去吧,待久了也许校长就要回来了。”

  “给我几分钟。”唐素素应道。

  她低下头先把本子放回校长桌上,又收拾了一下它的摆放位置,争取让人看不出来有人进来过校长室,突然她手摸索到一个奇怪之处。她发现校长办公桌上除了那本本子以外,底下的桌垫似乎有异常的凸起,她凭借着曾是黑道的舅舅教给她的知识,本能的感觉到藏在这种地方的东西一定是有什么秘密,她揭开一看,果然有几张被压在桌垫底下的纸条。

  上面按照日期好像写满了什么类似于条例记录之类的东西,由于比较赶时间不能长期逗留在这里,唐素素拿出手机就把这些纸条的内容都拍了下来。虽然并不是来探究校长的秘密的,但来都来了看也看到了,就当是顺便的收获吧。

  等唐素素背过身去看椅子上书包里的内容,郑容光的脸上像是被剥下了所有表情,他冷冰冰地注视着摆在桌子上的本子。

  他对害人与不害人的分界线并没有唐素素那么看重,要不是因为唐素素不喜欢,他也不想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更难下手,他或许会做差不多的事也不一定,他和写下这句话的鬼真的并没什么分别。

  “你在想什么?”唐素素把书包的东西都看完整理好回身,发现他的表现后,忍不住问。

  “我在想,如果我当初不是找你帮忙找回记忆,那么现在我会变成什么样。”会不会被那个小鬼诱惑去攻击人类,或者说继续做个游荡的孤魂野鬼,什么也不记得就那样徘徊,知道他的人不再谈论起他,他就从此在这个世界的阴阳两面夹缝生存,永远孤零零的。

  唐素素答得坦荡,不假思索说:“没有如果,你除了找我还能找谁?有我帮忙,你就跟现在一个样还能变成什么样?”

  “……”郑容光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嘴角一弯,笑了出来:“有时觉得像你这样傻笨的人说的话也偶尔会有那么一点像天才般的道理。”

  唐素素被他这冰雪消融,晴光初现的表情惊得一愣,等郑容光嘴角重新放平,唐素素也回过了神,红着脸没好气的说:“就你聪明,就你聪明,就你聪明。”

  “走了。”郑容光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拉过她的手。

  唐素素下意识抓紧他的手,等反应过来时,她正在纳闷走就走好像没有必要牵手,就感觉到自己突然腾空而起。

  唐素素小声低吼:“妈的郑容光你又不说一声就跳窗!”

  上次明明说好的带她非要提前说的,而且这次没有人发现,他们明明可以走正门!

  唐素素感觉到环住自己臂弯紧了紧,耳边一阵热气传来,郑容光的声音随之飞入她的耳朵:“放心,这次落地后我不会像上次那样立刻松手的。”

  唐素素:“……”这你倒是记得很清楚,怎么就不记得跳下去的时候先吱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