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5章 乖乖听话
  沉静的气氛弥漫在三人之间,唐素素沉默着,脸上的表情一片空白,李睿思曾经也观察过她那么久,很快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一双招福耳蔫哒哒地垂下来,他呜咽的诉苦声渐渐变小,瞳孔里晃动着不安。“难道这照片有什么问题吗?”李睿思小声问。

  唐素素看着郑容光的方向,一动不动,李睿思也跟着看了过去,但他什么也没看见,一头雾水地挠了挠脸。

  这时,上课铃打响,唐素素深呼吸一口气。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要上课了,现在教室里很安全,你不用再跟着我了,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别的地方。”唐素素对郑容光这么说道。

  郑容光一愣,边上的小胖子也是一怔,随即他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向着那边快速地揉了揉眼皮,还是什么都没看到。虽然他已经知道郑容光是变成鬼了,但唐素素这还是第一次主动直白的在他面前提起郑容光所在的位置。

  “你也不用太担心害怕,你遇到的见鬼的事是郑容光干的,他不会害你的。”说到这里,想起之前郑容光对小胖子用完就丢的情形,唐素素停了一下,昧着良心道:“就是借用了一下你的身体,没做坏事。”

  见唐素素说完要走进教室,郑容光不由出声叫住她。

  唐素素背对着他说:“你也不用偷偷调查我的过去,这张合照是从副院长那里拿的吧,我不知道她对你说了什么,你要是真那么想知道……”

  唐素素握紧了拳头,面上笑嘻嘻说:“你问我的话,也许我会直接告诉你,何必这么麻烦呢?不过也是,我怎么就忘了——”

  ‘当你对一件事有所怀疑,想要从某人那里套出秘密的时候……要么就是在暗处搜集到足以一击致命的证据让那人再也说不出谎;要不就是试探或暗示一些让对方自乱阵脚的话,通常效果绝佳。’

  唐素素心里想着郑容光曾对自己说过的话,道:“我还以为我和余嫱不一样,原来是一样的,你调查余嫱的手段原来也用在调查我身上。”

  “我不是想偷偷调查你。”郑容光上前想要抓住她,唐素素后面像是长了眼睛,闪身避过,回头说:“别跟着我!”她本想大声呵止,但想到教室里有别人,终是把声音硬是压下了好几度。

  唐素素说:“……我本来想着,你不问我是因为你或许在体贴我,或许是完全不好奇,但现在看来我错了,你是早就打好主意想自己调查。”

  郑容光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拿到了这个照片的事?”

  郑容光沉下声音说:“那是副院长让我瞒着的。”

  他朝她走近一步,“对,我是想知道你过去的事,也想等你主动告诉我,但你看起来并不想说,所以。”

  他话尚未说完,唐素素却不知像被踩到了什么爆点,彻底炸毛说:“所以你偷偷调查我还要怪我了?我为什么不想告诉你,又为什么不想提到过去的事,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你这个罪魁祸首什么都不知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好不容易让你再次记住我这个人,结果你又——”她惊觉失言,声音戛然而止。

  “罪魁祸首?”郑容光捕捉到这个字眼,微微侧首:“记住?又?我们以前到底发生过了什么?”

  “……妈的。\"唐素素眉心皱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她停了好长一会儿功夫,气汹汹地再次重复道:“反正,你现在别跟着我。”

  丢下这句气话,这次她没再多说一句,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教室。

  郑容光静静站在门口,有赶来上课的学生不断从他的鬼体内穿过去,他作为鬼的形态只能触摸到唐素素,以至于离开了唐素素身边的他真的成为了被所有人忽略的空气。

  “调查余嫱?余嫱又怎么了?”李睿思还在纠结这件事,尾随着唐素素刚要进去,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窜出记忆深处曾偷摸看到过的,因为抽烟而发生争执,最后在唐素素愤而离开后长久停驻在原地的郑容光的形象。

  他不禁回过身,面前什么也没有,他果然还是看不到现在郑容光。

  “那个什么……”李睿思犹豫的小声怯怯开口:“郑容光同学……你还在这里吗?”

  郑容光没有看他,自然也没有回话,就算回了他也听不见。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唐哥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但是你们两明明互相在意对方,为什么非要用对方讨厌的方式来表达呢?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们要是喜欢对方的话,说出口不就好了吗?什么都不说的话,对方怎么会知道你的想法……而且,想说的要趁早开口,不然等说不出来的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李睿思小心翼翼说:“呃,那个,当然,如果真的是不喜欢的话,那就当我没说,我也只是根据自己以前的观察做出了猜测而已。”

  他慌慌张张地走开,边自言自语说:“到底在不在啊?要是早走开了,我岂不是白说了。”

  却不知道郑容光难得把视线长久地放到了他背影上,低着头沉思很久,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原地。

  *

  唐素素闭着眼趴在桌子上,她本就不怎么听课,老师也见怪不怪的忽略了她。不过,以前一睡就能睡过一节课的唐素素这次却每隔两三分钟就要换个姿势,像桌子上有钉子一样,总是在动弹。

  连一边本来在听课的李睿思都不由把注意力分在了她身上。

  唐素素浑身散发着低气压,慵懒散淡地撑着下巴,目光无神。

  李睿思撕下一片纸条来,趁老师不注意攒成了球丢到唐素素桌子上。

  过了一两秒,唐素素才瞥了那纸团一眼,又不耐地看了下他,把纸条打开了。

  【看你总往教室门口看,是不是……郑容光同学没有跟上来?】

  唐素素撇嘴,潦草的在上面甩上一句话:【谁总往门口看了?我就是怕他跟上来才往门口看的。】

  看到回复的李睿思想了想写道:【那他要是以后都不再跟着你了怎么办?】

  纸团又飞回到唐素素边上,唐素素打开,看到这句话时,笔尖一顿。

  她瞪着那行话好半天,才动笔刷刷埋头在上面写回复,从李睿思这边看只能看到她似乎是写了好长一大段话,但下一秒,唐素素又把它们都划了,还划了好几下。

  接着,她把那纸撕成了碎片,一股脑砸向李睿思的座位上,李睿思猝不及防地被纸片堆了一脸,睁大了眼看着她。

  班主任一下子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怒而叫道:“李睿思!”

  李睿思看了看怒发冲冠的班主任,又看了看被班主任无视并冲他吐舌的唐素素。

  “……”他自觉站起来,轻声说:“对不起,老师,我错了。”

  下课后,李睿思满脸沉痛地鼓着包子脸一笔一划写着检讨书,一边用手扒拉着那些碎纸片,对唐素素说:“唐哥,你生气也不能冲我发火,这不公平嘛。”

  唐素素正在望着教室门口的方向,那里已经没有郑容光的鬼影了,她心情复杂地收回了视线,回应说:“谁叫你胡说八道的,太烦了。”

  唐素素不再看门口,恹恹地晃荡着小腿,转过身来踢他:“哎,小胖子,你求求我啊,我现在很闲,没准我能帮你写点检讨。”

  “?”李睿思赶忙摇头:“不了不了。”

  校霸写的检讨能看吗?他想都不敢想。

  唐素素嘀咕了一声:“没意思。”便开始自己自顾自玩起了手机。

  等李睿思写完,往她这边一看,唐素素正戳着一个消消乐的游戏玩,近在眼前的三个珠串她不消,满个屏幕乱戳,他正为唐素素打游戏居然这么菜感到惊讶,顺着她的目光一看。

  感情她是根本没在看屏幕,目光飘来飘去的还是落在教室门口。

  李睿思起身,把检讨书拿起,准备拿去到班主任的办公室看,在路过唐素素旁边时,他提醒说:“你要输啦。”

  “……”唐素素垂下眼睛赶忙看着屏幕。

  李睿思咬了咬唇,看她这个样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唐素素扬眉,“你笑什么?我快要输了你觉得很好笑?”

  “不是。”李睿思摇摇头,“就是觉得唐哥你有点像我家里原来养过的一只狗。”

  “狗?”唐素素不满:“你拿狗来跟我比???”

  李睿思解释:“哎,你先听我说完。我家里其实是做西点的,我从小就很爱吃甜品,巧克力更是我的最爱。”

  “早看出来了。”他可是有着能跟小鬼抢巧克力的光荣战绩,而且他那么胆小一个人,当初她忽悠他单独在水房里呆着,用一个意大利手工巧克力就哄成功了。

  “恩,小时候我不懂事,不知道狗狗不可以吃巧克力,喂了它很多次,但之前喂的剂量不是很大,所以没出什么问题。可是有一次,我看它特别喜欢吃,就一口气喂了它很多,它差点因为这个死掉了,幸运的是花了很多钱请了个优秀的兽医终于把它救了回来。”

  李睿思用讲故事一样的强调,慢慢的陈述着:“在那以后,只要看到我吃巧克力它就会飞快地跑过来地对着我吼,吼得很大声,看起来特别凶恶,非常地吓人,我年幼不懂事,一度因为这个做了好久的噩梦,最终我父母看不过去把那只狗送走了。那时我以为它一定是讨厌死我了,所以即便是我很喜欢它,也同意了父母把它送走的事。”

  “你是笨蛋吗?”唐素素掀了掀眼皮,哼了一声:“它应该是怕你吃了跟它一样生病吧?哪里是讨厌你?”

  李睿思目露怀念,肉肉胖胖的脸上带着笑意说:“对啊,我后来等它过世时去看它,发现它一边哀鸣一边蹭着我的手,我才想明白,那只狗不是讨厌我才对我吼,而是因为非常喜欢我。”

  午后的光打在李睿思的脸上,他圆润的脸蛋显得十分柔和。

  他摸了摸鼻头,弯着眉眼说:“在你第一次主动跟我搭话,把我从那些不良少年手上救下来,还从我手上花了一百元买下我一块巧克力的那次以后,我就觉得,你真的很像它。”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救你。”她本来就不是为了救他才去找那些人麻烦的,只不过是听不惯他们说郑容光的那些话而已。

  还有,她哪里像那只蠢狗了?

  李睿思收起了笑容,小声说:“是,我去交检讨。对了,刚刚说话时没找到告诉你的时机……唐哥,你游戏已经输了哦。”

  “操!?”唐素素一声低呼,“你这小胖子故意的吧!!!”

  李睿思打了个哆嗦,站的远远的说:“唐哥,人心确实是很复杂的东西,光用眼看是看不透的,不光是你看别人会有这种感觉,对别人来说他看你也是这样的,会感到害怕是很正常的事。”

  就像他做了这么多观察,确实得到了很多信息,但这里面有的并不准确。用眼看永远只能看到表面,和唐素素用心相处后,他反而更立体的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他以前看到的那样,也不是大家说的那样。

  “有时害怕他人接近,害怕接近他人,是能避免造成伤害,但你总一天会遇到哪怕是害怕也想要接近的人,等那个人到来时,不妨鼓起勇气诚实一点?”

  “不要像我一样,因为害怕而站在原地等待着光阴流逝,最终错过狗狗的所有时间。”

  “……”唐素素稀奇地看了他一眼,避重就轻说:“你小子原来有这么聪明来着的吗?不当哲学家真是可惜了你。”

  她身边的人可真是藏龙卧虎,各个都深藏不露。

  李睿思傻乎乎地笑:“所以,唐哥,诚实讲,我还是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吗?”

  唐素素依旧眼也不眨的否决:“不可以,还有我再强调一遍,别把我和你家傻狗比。”

  “……”李睿思沮丧地垂下脸,抱紧检讨书走了,唐素素听到他发着牢骚:“到底怎么样才可以啊,我还以为说了那么多一定可以了呢。”

  “小样儿,跟我斗。”唐素素嗤笑,笑着笑着,她笑容淡了下来。

  吊儿郎当地把腿搭在课桌上,她整个人带着椅子往后一仰,背靠着椅子,椅子靠着墙,吐出一口气来说:“还是好想学会抽烟。”

  这时候像那个警察大叔一样来一根的话,一定就不会那么头疼了。

  ……也不会这么动摇了。

  等等,现在郑容光不在身边,不正是可以去偷偷学抽烟的最好时机吗!

  唐素素想到这茬,心里喜滋滋的,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利用课间操的功夫,没几下就用手段在男厕所门口威胁到了几个男生,成功抢来了一包烟和一根打火机。

  把烟往嘴里一搁,找了个避风口,刚要点上,她手一停,猛然发现这个地方,正是当初郑容光没收她烟后以自身威胁她不许抽烟的地方。

  打火机的火摇曳着,唐素素目光垂了下去,突然像被火烫了一样,把火灭了,心里想学抽烟的念头就跟这打火机一样,彻底哑了火。

  半晌后,她叼着不会再被点燃的烟挫败地蹲了下来,抱着头说:“妈的,难道我真的是狗吗?”还是被郑容光调|教好训练完毕的那种?

  凭什么啊,他郑容光都不在了,她还这么乖乖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