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6章 惊人想法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唐素素和余嫱一起回到宿舍,唐素素眼睛四处瞄了瞄,躺倒在床上心想:郑容光也不在这儿,看来是真的听进了她的话,没跟着了。

  说不清楚是松了口气还是怎么的,唐素素瞪着眼睛盯着床板发呆,就在这时,余光中出现了一片衣角,她视线移过去,撞上了从上铺下来的余嫱漆黑的眼睛。

  “有事?”唐素素问。

  余嫱眨了一下眼睛,“没有,我是想问一下你要用厕所吗?”

  “不用。”

  “恩,那我先进去洗衣服了。”余嫱说。

  唐素素看她抱着衣服走进卫生间,进门时,她看到余嫱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像是没料到她一直在盯着自己,余嫱又飞快地关上了门。

  总感觉刚刚她看着自己的眼神直勾勾的,还有点异常,让唐素素有些在意起来。

  难道她今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吗?还是说现在有什么不对劲的,吸引余嫱注意力的?

  唐素素没想明白,先把这个放到了一边,点开手机的消息栏,看到有一条舅舅属下们发来的短信。

  她在上课的时候也不光是和李睿思聊天玩手机游戏了,顺便也让他们替自己往校长转账的银行卡转了点钱去,她在学校住宿并不方便出去找ATM机汇款,那些人应该很方便。

  【已经在ATM机上汇款了,待会儿告诉小姐户主的名字。】

  虽然郑容光说现在的重点不是查校长,但她觉得查了反正也不会有问题,再说她对于和自家家人关系都很亲近,甚至曾经还是父母日本那边校友的校长还是有好奇心的。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想看看校长费劲藏起来的转账记录到底有什么秘密。

  不过有点可惜的是,银行为了保护隐私,在ATM机汇款的话能看到的只有后面的名,姓是隐藏的。但这样起码也能给她提供点思路了,没准看到名后就有什么新发现也说不定。

  过了几秒,叮咚一声,唐素素下意识看向手机,以为是自己的消息响了,却发现并不是,而是余嫱搁在书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消息提示。

  唐素素正想开口对在洗手间的余嫱说一声,与此同时,她手中的手机几乎是紧跟着进了一条短信。

  她低头一看:【已汇款,户主名字是:*嫱。】

  “……”

  “!!!”

  难道说,校长一直以来的汇款对象——是余嫱吗?!

  唐素素被意料之外的结果震惊,脖子上的寒毛根根立起,握着手机的手都出了汗。

  她跳下床欲要伸手拿过余嫱的手机确认一下,洗手间的门忽然吱啦一声被打开,她眼皮一跳,反应迅速地果断收手,板着脸说:“余嫱,你手机响了,我想给你拿过去来着。”

  余嫱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把手上的洗衣泡沫擦掉,走过来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把手机反手塞进兜里了。

  “你家人给你发的?”

  余嫱一顿:“不是,好像是有人发错东西给我了。”

  发错东西了……唐素素只能想到她派人给汇的款了。

  唐素素微抬下巴,偷偷窥探着她的表情,边试探说:“余嫱,说起来,你还记得我那次在宿舍晕倒的事吧,校医非说我有厌食症。我舅舅居然说跟校长谈过了,要让校医来给我治病,我哪有什么病,他和校长是不是特别多事?”

  余嫱果真停下了脚步,背脊绷直,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你家真的像传闻说的,跟校长关系很好啊。”她低眉顺眼地小声说。

  “恩,我想咱们学校里的学生可能只有我和校长能扯上关系吧,也不怪那些学生和老师喜欢拿这个来做八卦到处说了。”唐素素故意强调道。

  余嫱点点头,没有再多说,重新反身回了洗手间。

  唐素素面色凝重地躺倒在床上,脑中一片混乱,看余嫱的表现,她几乎可以确认了,收到汇款的就是她。

  校长十年前到现在一直在暗中给余嫱打钱?为什么?而校长又干嘛要把这个记录藏起来?是怕别的学生看到对余嫱的印象不好?余嫱又为什么不反驳自己那句话,明明她和校长私底下也有关系,却瞒着她?或者说,她觉得没必要跟她说?

  唐素素脑海忽然闪过一个片段,是余嫱和警察大叔交谈的情景,郑容光说过的话也同时回响在她耳边。

  唐素素忍不住地喃喃:“余嫱她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她和警察还有校长明明都有私底下的联系,在外却都互相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她脑袋都要想炸了,闭上眼小声叫道:“郑容光,你说呢?”

  下一秒,没等到回应的唐素素睁开眼,偏过头叹了口气。

  ……她竟然忘记了,郑容光现在不在她身边。

  她咸鱼挺尸似的瘫在床上,那头洗完衣服的余嫱抱着盆子,开窗探身晾着衣服,唐素素感觉到她时不时投来的视线在她周围晃悠。

  “……”真的很异常,从到宿舍开始,余嫱就一直有意无意地好像在看她。

  之前放置在一边的事又被唐素素翻出来:她今天到底哪里能吸引她注意了,她身上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啊——想到这里,唐素素霍然表情一变。

  不对,她有一点跟平常不一样。

  ……郑容光不在她身边!

  随之,唐素素又想起了不久前才发生过的事。

  郑容光要去偷听余嫱和警察大叔谈话时,两人刚好结束了对话,郑容光回到她身边,余嫱似乎也看向了她的方向,而现在她和郑容光分开了,郑容光不在自己身边,余嫱就突然总是往她这里看。

  她还记得,郑容光第一次现身出现在宿舍时,因为笔仙女鬼出没,宿舍其他人都像陷入了昏迷没有反应,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空间,而第一个打断郑容光和她对话的就是余嫱。

  那时余嫱说了什么来着?

  ‘唐素素,你在跟谁说话?’

  ‘刚醒。听见你在自言自语,你在打电话吗?为什么还不睡?’

  余嫱的信用度已经慢慢在唐素素心中低到零点,她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忍不住想是不是那个时候开始,余嫱就已经在骗她了?如果用她一直在骗她去代入重新思考的话……一切的巧合连在一起……

  唐素素狠狠抽了一口气,有一个惊人的想法从心中冒出。

  ——余嫱是不是,也能看到郑容光???

  唐素素大脑一片空白,吞咽了一下口水,怔怔地从床上坐起来,望着晒衣服的余嫱。

  余嫱本来就在偷偷看她,反应很快的轻声说:“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之前我们不是商量要去祭拜余智娴吗?你说你问问你家人,有结果了吗?”她不禁开始怀疑,关于余智娴的事,余嫱之前在宿舍跟她们说的那些话,到底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了。只有眼见为实,她想去亲眼确认一下。

  “恩……”余嫱似乎有点为难地垂下眼睫,半晌她轻道:“我的家人没有反对,你们要是真的很想祭拜的话,这周末过来吧。”

  本以为她会拒绝,唐素素愣了一下,说:“好。”

  *

  当晚,唐素素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习惯性地摸了摸旁边,旁边什么也没有。

  她从床上爬起来,推开窗户望向外面。

  教学楼旁边紧挨着的就是高大耸立的钟塔,可能到了12点整,铛铛作响的敲击声悠长地传响,早就熟悉了这个钟声的住宿生们并没有被吵醒。

  唐素素看了一会儿对面漆黑一片的教学楼,目光从每间小窗口滑过,深秋的风很冷,吹得她的短发在空中肆意飞舞,她哈出一口冷气来。

  等钟塔转了一圈,凌晨1点的钟声响起,唐素素才关上窗户,躺回了被子里。

  被冷风吹了一个小时的她喉头有些痒,闷闷咳了几声,把只有一个人的被子裹紧了,就这么躺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听到又是一阵报点的钟声,唐素素这才有了睡意。

  第二天清晨,从余嫱口里知道这周末要去祭拜余智娴的李睿思看到姗姗来迟的唐素素,迎上来问好道:“唐哥,早。”

  唐素素从他身边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挥了挥手说:“小胖子,你过来。”

  “恩?”李睿思乖巧地把肉团子一样的身体缩下来看着她。

  “你去给我打杯开水来。”唐素素清了清嗓子说。

  “哦。”李睿思拿起她挂在桌洞旁就没动过的保暖瓶,屁颠颠给她灌了瓶水来,放在她手边,这才感觉到有问题,瞅了她一眼说:“唐哥,你居然要喝开水了?”

  也不怪李睿思会有这种念头,唐素素以前吃饭不积极,看着就跟个不吃不喝就能活下来的神仙一样,偶尔喝几口水都是随便从小卖部买来的矿泉水。

  “……”唐素素无声用眼睛地斜着他,捧着水有一搭没一搭地嘬了一口,嫌弃地摇摇头:“学校开水房过滤的水就是难喝。”

  李睿思说:“是有股味儿,不过咱们这边的水房总比高一水房好吧。”

  高一水房那儿发生的事课太多了,又是宋谦割腕,又是女水鬼出没的,还被挖出来了尸体,高三的水房至少没被那么玷污。

  唐素素听他这么一说,把保暖瓶往桌上一砸,趴到桌子上说:“妈的,更喝不下去了。”

  李睿思也趴在桌子上凑近她,好像是在打量她的脸色。

  唐素素眼皮上翻,咳嗽了几声:“讨打?”

  说完,一下子把自己面前挡着的他的脸推开,连打了几个喷嚏。

  “不是……”李睿思连连摇头,脸上的肥肉甩动着,他表情认真问:“唐哥,你是不是感冒了?”

  唐素素头疼得慌,吸了吸鼻子答道:“可能是。”

  “那我去给你买药吧。”

  唐素素一听,立马皱起眉:“不用,睡一觉就好了。”

  “……”李睿思看着已经上了讲台的班主任,想起昨天被检讨支配的恐惧,只好说:“那行吧,你先睡一下。”

  等他回了座位,唐素素已经睡过去了。

  班主任先发了个通知,说之前发生高三2学生跳楼自杀,校长为了减负要让大家近期会组织去秋游放松。

  余嫱回头想给唐素素传通知单,李睿思身为同桌自觉拦下来说:“她睡着了,我帮你放桌洞里吧。”

  闻言,余嫱将通知单递给他,李睿思问:“昨天唐哥在宿舍做什么了吗?”

  余嫱摇摇头。

  李睿思又道:“那她怎么突然就生病了,回宿舍前还好好的来着。”

  余嫱沉默了一秒,突然答非所问说:“也许是心病成疾?”

  然后她回过头,继续低着头做课上笔迹,仿佛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李睿思看了看唐素素,明悟了什么,撕了张纸条想写:郑容光是不是真的没有再跟上来?他现在还是不在你身边吗?

  可想起昨天唐素素的剧烈反应,他又自觉把那句话都划掉了,改成:下课我去买药,唐哥醒了记得吃。

  *

  这么一睡,唐素素睡得是昏天黑地,直到她感觉到有冷风吹到背上,才迷迷糊糊的想叫李睿思把教室的窗户关上,叫了几声并没听到小胖子的回答,正要挣扎着睁开眼,忽听到啪地一声,一阵叩击声,那阵冷空气消失了。

  应该是窗户被关上了。

  她满意地蹭了蹭手臂,继续睡了过去。

  等到睡醒,她状态稍微好了一些,刚睁开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胖脸。

  “唐哥,你终于醒了,我们都去吃食堂吃完饭了。”

  “食堂?”唐素素揉了揉额头,说:“那你刚刚不在教室?”

  “不在啊,来,先把药吃了,水给你接好了,不过水房现在没有热水了,你先将就一下备着药喝了吧。”

  唐素素接过来,暗自嘀咕:“那看来刚刚是别的同学给我关的窗户了。”

  怪不得怎么叫李睿思都没反应。

  李睿思听了说:“别的同学给你关窗户了吗?可是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了啊。”

  班里应该只有唐素素一个人在。

  唐素素没怎么在意:“就不许有人中途回来了?”

  “……”李睿思想说他担心唐素素,所以应该是班里第一个赶回来的,但这话说了就像在邀功,他又不太好意思,便收回到了肚子里。

  因为李睿思说过是凉水,唐素素丢了三片药在嘴巴里,干脆利落地喝了一大口,下一刻,噗的一声又全喷了出来。

  李睿思吓了一跳,往后避开。

  唐素素青筋绷起,把舌头伸出来扇风,有气无力地说:“你他妈不是说没有热水了吗?”

  李睿思茫然:“对……对?”

  “那为什么这水滚烫滚烫的?你又是故意的?”

  “啊?”李睿思鼻尖冒出来一滴汗,“水是烫的吗?不可能啊,我真的看到水房烧水的开关显示没有热水了……”

  “算了。”唐素素把药片吐出来,“不吃了,翘课吧,我回宿舍歇着了。”

  “哎,不要去宿舍歇着,去校医那儿看看吧?”李睿思道。

  唐素素不爽道:“麻烦,不去。”

  “……”李睿思知道唐素素现在是火山喷发的时期,也没当回事,说:“那你回宿舍,我让校医去宿舍看你?”

  唐素素回了他一个‘事儿多’的表情,但总归是没有再拒绝了,也有可能是懒得再与他掰扯。

  李睿思目送她走远,又看了一眼教室后面的表,离下午第一节课还有一小会儿时间,他拖着笨重的身躯往医务室小跑而去。

  经过水房的时候,恰好遇到两个同班同学从里面出来。

  “还是没热水,哎,这天气喝冷水太难受了,我们去小卖部买柚子茶喝吧,那个热乎。”

  “恩,我也等了一个中午了,不等了。”

  李睿思渐渐地停下了脚,挠了挠脸自言自语道:“对啊,我记得也是没有热水,绝对没错,真是又活见鬼了。”

  端到唐素素面前的水肯定是凉水,可怎么到她手中就变成热的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