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7章 墓地祭拜【修bug】
  被李睿思拜托的校医本想摇头拒绝,学校可没有让校医专门到宿舍看诊的传统,就算是私立学校也不会这样惯着学生。但当听到是去给唐素素治病,他眼神稍变,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知道了。”

  李睿思回身要走,又想起放在她桌洞里的通知单:“校医记得和她说一声,学校下周要组织秋游的事。”

  校医把医疗箱备好,拎在手心,再将医务室的门临时锁好。

  李睿思走在他后面,顺路走了一段,待到分开时,似乎听到了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放心吧,秋游她是必须去的,就算不想去也会去。”

  他声音不大,李睿思并没听清,只是听了个大概,茫然抬头时,校医已经走过转角不见人影了。

  *

  校医出手不说药到病除,至少也会有帮助,唐素素下午起来时状态好了许多,但她嗓子咳多了,喉咙依旧很痛。

  唐素素把保暖瓶特意带回放在宿舍桌子上,想着等会儿去接个水,叫住要出去的余嫱跟她商量了一下周末去祭拜余智娴的事,聊完回来拿起水瓶,忽觉不对,手里的水瓶变沉了。

  扭开盖子一看,她挑起了眉。

  “有意思啊。”

  看来中午李睿思去打水的时候真没骗她。

  她慢慢地转动着手中的水瓶,本来应该空空如也的保暖瓶现在里面满满当当全是水,有热气冒着细小的雾团飘在空中。

  宿舍里除了睡过头的她没有别人,安静的气氛里只能听见关紧的窗外猎猎作响的冷风声。

  没有‘别人’就意味着动手脚的不可能是别‘人’,那么是谁做的就显而易见了。

  唐素素凝视着热气片刻,低头啜饮了一口,热意顺着喉管到肠胃,一下子烧了起来,抚平了她的不适。

  她垂眸,无意识地摸了摸杯壁说:“郑容光,你在吧?”

  唐素素直勾勾地观察着安安静静的四周,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什么响动。

  她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仰头把剩下的热水一口干了,也没管会不会烫到或是怎样,她擦了下嘴唇,把水瓶往桌上一丢。

  水瓶咕噜噜顺着桌子滚,抵到墙壁停了下来。

  唐素素说:“不出来?”

  又过了几分钟,唐素素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孤零零的水瓶,啧了一声,像是眼不见心不烦一样,背对着靠在桌子上接听。

  是舅舅打来的,也没什么特别的事,问了下她明天周末要不要他接之类的等等。

  唐素素刚说了几个字,对面的唐天佑就听出了端倪:“你的鼻音怎么有点重?”

  “啊——我哭过了,就在刚刚。”唐素素语气毫无顿挫的回答。

  “……”对面的说话声停止了,仿佛被她雷到了,唐天佑说:“别闹。”

  唐素素顿觉败兴:“我也是会哭的好吗,揍你啊,舅舅。”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话筒里似笑非笑的声音:“打得过我再说吧,我是想跟你说,你学校是不是要组织秋游,校长跟我说了,我想了想以前学校组织的这些活动你从没参与过吧,这次你必须参加……”

  通话完毕后,唐素素看着通话时间,小声腹诽:“我是人,我当然也会哭。完了,打完电话嗓子又开始痛了。”

  只不过能撼动她泪腺的事几乎不存在了罢了,她都快记不清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是父母在她眼前死去的时候,还是在孤儿院的时候,或是被郑容光父母弃养……

  她思绪一滞,不再想这些,撑着桌子扭过头。

  没想到的是,这一回头竟看到原先躺着的水瓶居然又立起来了,而且就在她搭着桌子的左手边明目张胆地放着,像深怕她发现不了一样,存在感格外突出。

  唐素素懵了,盯着那水瓶看了几秒,拿起来,想着等润润喉咙再骂郑容光这装神弄鬼的家伙。

  然而喝了一口后,她的表情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刚刚喝得太急没喝出来,现在细细品味,发现了什么。

  温热适宜的水流入嘴里,是就算她再一口干掉也不会烫到的适宜温度,而且这个水没有学校水房过滤的古怪味道,口感甜丝丝的,就像她以往总在小卖部买到的矿泉水的味道。

  唐素素放慢速度,把那杯水一滴一滴喝到肚子里,捏紧了水瓶,说:“……我先说好,我并没有觉得多好喝,只是我渴了才喝的。”

  说完,她眨了眨眼睛,竟觉得眼前眼前的景象有点模糊,把水瓶放回了之前立着的位置。

  *

  这天晚上,唐素素又开始辗转反侧,这一次她倒没有推开窗去看教学楼了,因为她猜到郑容光也许还在她身边,既然在身边,那就不用在想他这只鬼会不会在教学楼里形影单只的游荡了。

  说起来,他这回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偷偷跟着她的,是一直在跟着还是偶尔跟着?如果是一直跟着的话,有没有跟她一样,意识到余嫱可能也能看得见他的事?

  如果郑容光知道了……

  唐素素神不知鬼不觉间,想起李睿思的那张纸条:【那他要是以后都不跟着你了怎么办?】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她当然没有忘记,她和郑容光的约定是帮他找回他的记忆,他也说过是因为学校只有她能看见他,只有她能帮助他,他才会接近选择她。

  也就是说,郑容光必须跟着她的理由现在已经消失了。如果他知道有了第二个能帮他的人,他应该很高兴吧。

  唐素素又想到:她也应该高兴才是,以后就不用那么麻烦,还要跟那些神鬼打交道。

  但……能看见鬼就证明余嫱其实也是有灵力的吧,有灵力便能给郑容光提供力量,要提供力量必须肢体接触。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就像郑容光偷偷调查余嫱也同时调查自己一样,郑容光也会对余嫱做和她做过的同样的事吗?

  拥抱、亲吻、睡在一起、整天跟在身边……?

  “……”脑中不断模拟出那些场面,唐素素身体僵硬地翻了个身,咬紧了后牙槽,把枕头往脑袋上一闷,在深夜之中发出了一声:“操,妈的好烦。”

  第二天,一宿没睡的唐素素顺手掂量了一把水瓶的重量,果然里面又重新装满水了,她这次没喝,黑着脸把保暖瓶里凭空出现的水倒掉。

  把瓶子重新丢到宿舍桌上,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宿舍的门被她猛地扇起来关上,地上的粉尘都被她带的一震。

  又过了一会儿,那门重新被向内推开,唐素素气急败坏地走回来,瞪着那个保暖瓶沉默了两三秒,闷声不吭地又将瓶子揣上了。

  “算了,保暖瓶是没罪的。”

  走了几步,又远远的听到她有些懊恼地嘀咕:“其实刚刚那杯水也是无罪的,不该倒掉的。”

  高三一班内,刚上交完作业一转头看到门口进来的人,李睿思眼睛一亮,瞄到唐素素抱在怀里的暖水瓶,说:“唐哥,今天还要我帮你打热水吗?”

  唐素素停了下来,眼角扫了他一眼。

  本来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但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转,改抱为捧,把水瓶怼到李睿思面前,明明是对着李睿思说话,眼神却不像在看着他,语调高扬,满脸戏谑道:“不用,你不知道吗?我这保暖瓶可是能自动续杯的,不用人管,自己就能源源不断生水呢!”

  李睿思:“???”一个保暖杯还能有这么先进的技术?

  他摸了摸鼻头,倍感迷惑。

  “它还能自带变温呢。”唐素素琥珀色的眼睛弯成一座拱桥的形状,继续说:“不仅能变温,水质居然还正好是我喜欢的矿泉水牌的味道。牛逼吗?”

  李睿思不明觉厉:“牛逼。但是唐哥,既然有这么先进功能,那之前几天为什么让我打水?”

  “……”唐素素一时语塞,噎了一下,摇摇头长吁短叹道:“哎,你不懂,不跟你说了。”

  李睿思:“……好吧,那唐哥,秋游的事校医跟你说了吗?”

  “那个啊,说了。”唐素素一脸厌烦不感兴趣说:“昨天舅舅还特意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参加。”

  李睿思眼睛亮的度数又往上翻了一层,小声惊喜道:“哦,那也就是,唐哥也会去?”

  “恩。”

  “难道昨天校医那句话是这个意思吗……”李睿思小声嘟囔。

  “什么?”

  李睿思摇摇头,“没什么,去就好,我到时候会带很多零食给你吃……”

  唐素素无动于衷打断道:“不是说了,我不爱吃那些玩意儿,你自己吃。”

  “还有,我可不会跟你一起行动,秋游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别烦我啊。”唐素素伸出一个手指头,在空中笔划了一道线在他两之间。

  李睿思不由得耷拉下脸来,眼睛乱飘,本来颓然的表情突然恢复了神采,原来是他瞅到了前面无声无息在写字的余嫱,赶紧问:“那余嫱呢?你也不和她一起行动吗?”

  唐素素愣了一下,与前面回头的余嫱的视线相撞,头立刻偏到一边,有片刻的凝滞:“当然不。”

  余嫱看了看两人,似乎并没有要插|入到这个话题的意思,转而说:“你们明天不要忘了来祭拜余智娴。”

  “对了,明天就是周末了。”李睿思说着说着声音减弱:“要去墓地祭拜了。

  他们终于要去看被偷偷埋在学校下水道的女生尸骨,她本来应该在的坟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