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8章 空白墓碑
  次日周六,唐素素站在约定好的学校门口,在寒风中把衣服裹紧了一些。他们赶的时间太巧,昨晚气象局正好报道过明后两天周末城市将会大范围降温,正式步入冬季。

  就在她准备去买点热饮来缓解一下时,一辆的士停到了她面前,窗户摇下,里面坐着的余嫱招呼道:“上车吧?”

  唐素素迟疑:“李睿思呢,他还没来。\"

  余嫱伸出手,将手机摆出来给她看,“他说他昨天没睡好,今天起晚了,会自己打的去那附近,我们再下去接他就好。”

  唐素素确实也在外面冻得难受,听完便拉开门坐了进去。

  车里暖气开得足,唐素素冻僵的脑袋渐渐舒坦,思考能力刚一恢复就产生了怀疑:“李睿思不会是害怕所以逃了不想来了吧?”

  余嫱轻声说:“不会吧,不是一直是他强烈要求来祭拜余智娴么。\"

  唐素素想起战战兢兢说自己对余智娴尸体不敬,一定要去祭拜余智娴的样子,又觉得可能是她想多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我就是觉得纳闷,他胆子那么小,敢一个人打的去墓园附近?”唐素素嘀咕。

  余嫱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李睿思怎么想的。

  司机技术很好开车很稳,远离了城区进了郊区,进了郊区后又直接往山上树林的小道里开。盘旋的山路崎岖,唐素素在暖烘烘又像摇篮一样晃悠的车内不自觉犯起了困,她眯着眼昏昏欲睡地对余嫱说:“到了叫我,我睡会儿。”

  在这之后,她就没了印象。等被余嫱叫醒时,她睁眼往外一看,四周都是干枯缠绕在一块歪七扭八的古树,下了车还能听见乌鸦在顶上嘎嘎不断的叫声。

  或许是因为在山顶,气温明显更低了。唐素素打了个哆嗦,看着的士下山离开,不由问:“就这儿?”

  “恩,这是我们余家的祖坟地,因为余智娴是认的表亲,她也没有家人,就埋在这儿了。”

  唐素素跟着她往里走,看她掏出钥匙推开铁门,铁门的声音伴着乌鸦的叫声让人头皮发麻。她虽然不像舅舅和爹妈那样懂这方面知识,但也忍不住心想:这种地方怎么看都阴森森的,选在这里做祖坟地算是好的吗?祖坟地应该选在风水更好的地方吧?

  “进来呀。”前面的余嫱唤道。

  唐素素收拾了心中的想法,跨入了铁门,问她:“我没准备祭拜品,你也没带吗?”

  余嫱说:“不用准备,这里守墓人那里有,你在这等我,我去找他要。”

  唐素素这才发现远处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座小木屋,唐素素说:“我陪你去。”

  “不用,我马上回来。”余嫱说完,没等唐素素回应,已经往那边走了。

  唐素素见状也没再强求,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的背影。能远远看到余嫱对着小木屋拍了拍门,出来了一个看不清楚脸的佝偻着背的人,几分钟后,余嫱就抱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出来了。

  等她回来,唐素素望了眼塑料袋里面,装的大概是熏香和纸钱之类的。她好奇道:“那个守墓人一直都在这儿吗?”

  余嫱引着她往余智娴的坟墓那边走,边回答:“恩,他是我家人请来专门替我们扫墓除草的,我家人工作忙平时也没空做这些。”

  “哦。”唐素素没再说话了。

  她以前是偶然有听舅舅谈‘生意’时和‘客人’说过,有人为了高薪会去给别人守墓,不过这种人普遍会看起来气色不如正常人,因为墓地的邪气重,身体素质弱一点的很容易生病,所以不是谁都愿意去做这种可怕的工作的,长年累月守着坟墓对正常人来说精神压力也很大。

  看来余嫱家条件比她想象得好,能一直请得动守墓人。

  想到这里,唐素素又不禁回忆起校长给余嫱一直在打钱的事,她摸了摸下巴看了眼余嫱的后背。

  这里的墓碑四周都很干净,可见那个守墓人的工作做得不错,唐素素一边跟在余嫱身后,一边左右打量了一下,每个用黑色标注的名字都是余开头的,余嫱确实没骗她,这里是她家祖坟,也怪不得之前她说要请示家人了,她和李睿思两个陌生人突然说要到人家祖坟来祭拜,肯定很为难。

  突然,余嫱停了下来:“就是这里。”

  唐素素看过去,那墓碑果然写着‘余智娴之墓’几个字,然后写了逝世日期,和立碑的日期,立碑人却没写。

  唐素素学着余嫱的手法,给上了香烧了钱,弯腰时说:“问个冒犯的问题,你们家葬人是……火化还是直接尸骨下葬?”

  余嫱说道:“是火化,然后把骨灰葬到坟墓里埋下。”

  唐素素嘶了一声:“那就奇怪了。”按照她这么说法来说,余智娴的尸体已经火化了啊。

  余嫱显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说:“是很奇怪,这里确实是有骨灰的,但医院和警察那边检验都说学校里的尸骨是余智娴的。”

  唐素素摸了摸后脖颈,越想越心里犯怵。

  也就是说转移余智娴尸体的人,不仅做到了用假骨灰骗余家人,还隐瞒了这个事这么多年。不过这样一想,用假骨灰骗人再暗地里转移尸骨,确实比挖坟转移尸骨要简单很多,中途能动手脚的地方也很多,医院、停尸房、火化场等等都可以操作。

  唐素素直起身,刚还想再说什么,忽然余光里瞟到了余智娴左边的墓碑,她大吃一惊:“这是你的名字?”

  左边的墓碑上用红色提着余嫱两个字,只有出生日期,后面打了个横线,估计是还没逝世的意思。

  “恩,我们家的习俗是出生就会立碑,人没去世前用红色提字,去世后再把它涂黑。”余嫱语气镇定说。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唐素素啧嘴,难得感到佩服说:“厉害了。”即使是她这种排斥迷信灵异的人,也会觉得不吉利,余嫱居然能这么淡定。

  唐素素又下意识看向余智娴坟墓的右边,是一块空白的没有名字的墓碑,她怪道:“咦,你不是说你家过世的是黑色题字的,没过世是红色题字的,怎么还有空墓碑?”

  余嫱似乎是被唐素素的问题逗到,无言的笑了一下,目光沉静地看着那个空白的墓碑,过了好久,她才说:“总会有空墓碑的,估计是为家里人为哪个还未出生的小孩准备的吧。”

  唐素素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也对,墓地里有个空墓碑也不是怪事,还是她太大惊小怪了,也有可能是她不习惯余家祖坟这种未亡先立碑的习俗。

  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起,余嫱掏出手机说:“李睿思好像到山下了,我去接他。”

  “要走下去接?不能让他的出租车司机开上来吗?”一想到要下山接,唐素素就觉得又麻烦又累。

  “一般的司机不喜欢往墓地上开的,我请的的士司机是以前经常带我来的。”余嫱解释道。

  唐素素略做思考:“也就是说,下山接了他后,还要再步行爬上来?!”

  余嫱点头,唐素素骂道:“我操,那也太折腾了!李睿思这小胖子,真会给人添麻烦。”

  余嫱顿了顿,提议说:“要不然你在这里歇着,我去就行。”

  唐素素连忙同意了,她是真的不喜欢麻烦的事,也懒得下山再上山走这么远。

  不过等余嫱下去了,她忽然觉得一个人在人家祖坟地歇着又有点不适,这个不适当然不是说身体,而是心理会有点发毛。四周全是光秃秃的坟墓,又没有人声,唯一能听到的声音就是乌鸦短促凄厉的叫声。

  唐素素犹豫了一下,对着余智娴的坟墓鞠了一躬,慢慢向外走,想着要不还是在铁门入口那里等他们好了,总比在墓地里面呆着好。

  她刚看到铁门想推开时,竟发现这铁门已经上锁了。她正要拿手机问一下余嫱是不是她锁的,要怎么开,一人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背后说:“你是要出去吗?”

  唐素素骇了一跳,猛地转过身,眼前站着的是一个皮肤干瘪,身子佝偻的老爷爷,他撑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近铁门说:“我还以为你们都走了就把铁门锁了,我给你开开。”

  “您是……这儿的守墓人?”唐素素猜测道。

  “啊是啊,我就住在那边那个小木屋里。”守墓人边说,边用钥匙往锁上转动,继续道:“对不住啊,因为余嫱每次来都是一个人,我都忘了她这次带了个人来了,看她下去了就锁上了。”

  唐素素摇摇头表示没事,说:“余嫱每次来都是一个人?”

  锁头被打开,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守墓人费力地弯腰想捡,唐素素手快一步已经捡起来了,她把锁链递给守墓人,守墓人接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太清楚?”

  “没什么,就是您不是说余嫱都一个人来这儿么,她不跟家里人一起来吗?”要是祭祖祭拜啊,应该会和家人来吧,一个人来这儿荒郊野岭的山上多不方便。

  唐素素也就是随口一问,她问完就准备从铁门那儿出去,正要跟守墓人道谢的时候,守墓人突然语出惊人道:“她哪里还有家里人,她家只剩她一个啦。”

  就像一桶凉水迎面扑了上来,唐素素傻站在那儿,重复:“只剩她一个了?”

  “是呀是呀,她家的人本来就人丁稀少,后来生了一场传染病父母也过世了,本来有个亲姐姐,两人相依为命,结果那个姐姐好像也自杀了,就剩下她一个啦。”

  守墓人絮絮叨叨的说完,转身撑着拐杖往木屋那边走,拐杖哒哒哒的敲击声中,还能听到他的喃喃自语:“说起来,她姐姐的忌日也快到啦,我还以为她今天是来祭拜她姐姐的,原来不是啊?”

  唐素素心跳突突突的增快,脑袋里余嫱从以前到现在说的话交织在了一起。

  ——“也快到她的忌日了。”

  ——“这个问题我要先去跟家人商量一下,因为……你们也知道的,余智娴是我们家认的表亲,我出生时她已经去世了,现在突然向长辈提出这些话会有点奇怪,而且我们家情况比较不同,随便让外人祭拜这种事我也不能做主,不能立刻答应你们。”

  ——“我的家人没有反对,你们要是真的很想祭拜的话,这周末过来吧。”

  ——“总会有空墓碑的,估计是为家里人为哪个还未出生的小孩准备的吧。”

  ……

  如果守墓人说的是真的,余嫱果然从头到尾都在骗他们!她没有家人,就不可能需要找家人商量!更不可能有什么未出生的小孩需要空墓碑了!都是她编造的谎话!

  仔细想来,当时余嫱和她聊天时提到余智娴,又接了一句‘也快到她的忌日了’,她本能的就以为余嫱说的是余智娴的忌日,后来发现余智娴的忌日是在夏天,她就在想也许是余嫱记错了。

  但假如,假如余嫱指的根本就不是余智娴的忌日呢?

  听守墓人的说法,分明是快到她姐姐的忌日了!

  唐素素深吸一口气,追上去喊住了守墓人,问道:“那个,您知道余嫱她去世的姐姐叫什么吗?”

  守墓人似乎记性不大好,想了半天,嘴里咕哝着:“叫什么来着,余什么,两个字的,和她名字特别像,哎呀,你突然这么一问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唐素素一刹那间想到了什么,她沉默片刻:“……”

  唐素素抖着嘴唇说:“是不是叫……余薇?”

  “对对对,对,是叫余薇。”守墓人轻拍了一下拐杖,兴奋地打开了话匣子:“啊呀,她姐姐余薇啊,我刚刚怎么没想起来呢。这个余薇,很聪明的,二十多年前,她刚十一岁就跳级上了高三啦。哎,不过不知道她后来怎么就想不开了,十年前她才二十几岁,年纪轻轻的就自杀了,丢下了自己十来岁的妹妹就这么走了。对,就是余嫱,余嫱那时候十几岁还很小,姐姐自杀死后,她就一直是一个人啦。哎呦,也是个可怜的小孩,家里没人了后整个人都变得阴阴沉沉的,也没看她有朋友。之前她跟我提前打了个招呼,说可能要带人上这里,我还挺惊讶的,想不到她现在终于交到朋友了。”

  老人说着,脸上褶子都笑了出来,唐素素却没办法随着他痛快笑出声。

  她完全没有想到,后来她和郑容光在二十年前第一届高三1班档案上看到的天才少女余薇,和她身边现在高三1班的同班同学余嫱,这两人居然是亲姐妹!

  “我好像没在里面看到余薇的墓碑?”唐素素哑着嗓子说。

  要是看到了,她不可能这么受到冲击。

  守墓人想了想说:“哦,那是因为余薇的墓碑是空白的吧,当时她们家就剩她和余嫱了,余嫱给自己姐姐下葬的时候,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姐姐死了,但是骨灰总得下葬的,过世的人用红色题字又与她们家习俗不合,她又不承认姐姐死了不让人用黑色题字,所以干脆就用空白墓碑了。”

  唐素素恍然,那个紧挨着余智娴右侧空白墓碑竟是余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