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49章 这个给你
  余嫱带着李睿思上来的时候,唐素素已经回到了空白的墓碑前望了很久了。这个地方埋葬的居然是档案上看到的那个天才小女孩,当时郑容光还和她争辩说就算余薇是天才现在也已经三十几岁了,不会比他这样的年轻人更聪明。

  他们都没料到,这样的天才早早就在十年前陨落了,在二十几岁就凋零在了这里。不知道要是郑容光知道了这个事会不会觉得遗憾?永远不可能再和这样的天才比拼了。

  ……不过就算余薇还活着,郑容光也不是活人了,两人好像也比拼不了。

  唐素素满脑子胡思乱想着,一时无法自拔,心里扩散开的涩意,她也说不清楚是为了余薇还是为了郑容光,又或是都有。

  “唐哥。”李睿思第一时间叫道。

  唐素素回过神,扭过头来看他,本没什么兴致应对他,当看到他的穿着后表情微变,不可思议地说:“你不冷吗?”

  李睿思浑身上下就穿了个单薄的风衣,胖嘟嘟的手也是直接露在外面,肉眼可见能看到他的双手冻得通红,嘴巴上也被风吹得裂了几个小口子。手腕上绑了个黑色塑料袋,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重物,腕间勒出了红印都没发现。

  “你不知道今明两天降温吗?”唐素素没好气地说:“你不是傻子吧?带了塑料袋不知道戴上围巾或再戴个厚点的衣服?”

  李睿思垂目,随意扯了一下衣服,说:“不冷,我不觉得冷。\"

  见他之后一直眼巴巴盯着自己,像是在等待她的指示,又像是只是想看着她,唐素素受不了地摆手:“你不冷就不冷吧,你厉害。你不是说要祭拜余智娴?让余嫱带你祭拜吧,我在旁边等着。”

  李睿思简短的应道:“恩。”

  然后,余嫱和李睿思花了几分钟重复了一遍之前带着她做的祭拜方式,最后余嫱又从守墓人的小木屋里拿来了很多白色花束,除了她自己那个未逝世用红色字迹提名的墓碑没有放以外,挨个把周围的墓碑都放上了。

  做完这些,余嫱侧头对两人说:“好了,祭拜完成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唐素素没有动,回头又看了那个空白墓碑一眼,前面也摆着一朵同样的水灵灵的花。

  “怎么了?”余嫱和李睿思同时问她道。

  “……没。\"唐素素蹙眉,纠结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没有拆穿余嫱——在她把花放到姐姐余薇的墓碑前时,就已经暴露了。

  那个墓碑要真的是如她所说为了未出生不确定姓名的孩子留的,那就代表墓碑的主人应该和余嫱提前准备的墓碑一样不需要鲜花,但是余嫱却下意识的放了,完全和她之前说的谎话自相矛盾了。

  唐素素相信能用这么多谎话来隐瞒自身的余嫱并不傻,她理应不会在献花之类的这点小事小细节上出现失误,暴露出这么大的马脚,甚至还被她唐素素给看穿了。

  唐素素暗想,这大概只能证明一件事:余嫱一定很爱她的姐姐,平常她肯定是做惯了这种事,这种行为已经成了她的本能,甚至超越了用头脑控制,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她本来绝对不会犯的差错。

  唐素素动了动鼻子,故作漫不经心地说:“没事,我只是想说,这个白色的花看着不起眼,但很好闻嘛,是什么花?要不你送我一捧,我拿回去给我舅舅吧,他身上成天到晚都是禅香味,怪熏人的。”

  “这是栀子花,如果你觉得好,还是去外面买吧?”余嫱低着头,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挡住眼睛的齐刘海,笑了笑,满脸恬静说:“毕竟从我这儿拿的,基本都是给死人的。”

  “……”唐素素愣了一下,就听余嫱挂着那抹笑继续说:“栀子花的花语也很好,从外面买送给你舅舅的话,你舅舅一定很开心。好像车来了,我们走吧,啊对了,因为你看起来不喜欢爬山,我让之前那个带我们上来的司机上山来接了,放心吧。”

  唐素素动了动唇,想说其实走一下山路她也不是那么介意。

  不过这话在喉咙滚了几滚,在看到余嫱还没褪去的笑时,话就转了个弯:“栀子花的花语很好?说来听听?”

  余嫱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像是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唐素素也会问这种小女生的问题,她带着唐素素和李睿思一边往车的方向走,一边捋了捋思路说:“恩……栀子花呢,是冬天开始孕育花苞,经历过冬天的严寒,再经历过春天秋天,总共三个季节,才会开花。”

  唐素素闻言立刻不耐烦的皱眉说:“这么麻烦?”

  “是的。”余嫱轻轻点了点头,对唐素素直来直去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像是已经习惯了她的性格,继续道:“但是它的叶子却是四季都常绿的,只是开花需要三个季节,所以它的花语就被人们称之为坚持等待、一生的守候、永恒的爱。”

  唐素素撸了一下身上的鸡皮疙瘩,嘴巴撇到一边说:“花语是很好,不过听过之后,我决定还是不要买来送给我舅舅了。”

  余嫱先是没明白,后懂了她的意思,不禁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就是,什么坚持等待、一生的守候、永恒的爱,我要是送给舅舅,他不知道又要做什么了。”唐素素耸肩,嫌弃说。

  等到上了车,余嫱的笑还没止下来,她捂着嘴坐上了前排,后排李睿思和唐素素便坐到了一起。

  从始至终很安静的李睿思忽然偏过头来,看了眼唐素素,唐素素以为他要对自己说话,自然地靠过去在他耳边,小声坏笑说:“怎么样小胖子,这样笑的余嫱是不是挺好看的?比刚刚在墓园笑得好看吧?”

  一边说着“都是给死人的”一边恬静笑着的余嫱真的太丑了。

  哪知李睿思思忖片刻,看着她认真说:“没有,你现在笑得更好看。”

  唐素素莫名其妙地挑眉,斜靠在座位上上下平扫了他一阵,说:“好啊,小胖子,短短一个上午没见,你就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以前你是会说这话的人么?”

  但回忆起记忆中的李睿思跟在屁股后面天天夸她是好人,似乎也有点像他会说的话,小胖子向来都有点脱线还比较奇葩。

  “咳咳。”唐素素还要说话,突然被口水呛了一下,那边李睿思动了动身子,唐素素听到一声塑料袋摩擦的声音,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眼熟的保暖瓶。

  “喝水。”李睿思扭开瓶盖,放到她手上道。

  唐素素又咳了一声,握着保暖瓶不自觉地喝了一口,等平复下那口气,她反应了过来:“这个,不是我的保暖瓶吗?你塑料袋里一直背着的就是这个?”

  “恩,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就在离校前带回家了。”

  李睿思又说:“不过真的很厉害,它真的能自动出水呢,也像唐哥你说的能自动变温。”

  唐素素哑口无言,见他要把保暖瓶放回塑料袋里提着,唐素素瞄到他手腕上的勒痕,捏紧了水瓶说:“我拿着吧,这是我的,而且我还要喝。”

  然后她像是怕李睿思要抢,行车的路上一直都在喝水,咕咚咕咚喝完了,也到了下车的地方,她与余嫱道别,快李睿思一步下车,李睿思忙跟在她身后跳下来,有点慌张地问她:“唐哥,你把瓶子里的水都喝完了?”

  “是啊?”唐素素看他神色焦急地跟着自己,视线又绕着瓶子不放,想了一秒,了悟道:“你是不是还想看它自动生水,自动变温的神奇功能啊?”

  “不,那倒不是……”李睿思踌躇说。

  “那你跟着我干嘛?”

  “……”李睿思又瞟了一眼保暖瓶,提了一口气说:“我送唐哥到家门口再走。”

  唐素素也没拒绝也没反对,一路步速轻快,一点儿也没有刻意要等小胖子的意思,让李睿思沉重的身体跟得特别费劲。

  “在这儿停一下。”突地,唐素素止步在一家便利店前面,“我进去买点东西,你也进来吧。”

  “哦。”李睿思擦了把在初冬跑出来的汗,和她一起跨入了便利店。刚进门,外面的寒气一下子就被带跑了,他冷得绯红的脸都变得柔和了一些。

  唐素素也没再跟他说什么,轻车熟路地往便利店里面钻,李睿思没看到她人影,就站在门口等她,顺便环顾了一下便利店四周。

  这时,一个花店的招牌闯入了他的视线。

  他犹豫片刻,对便利店店员说了什么,走出了便利店,直奔花店而去。

  叮当一声,花店门上挂着的风铃被击响,唐素素快步走进来,看到了里面的李睿思后,大叫:“小胖子,虽然我也没说让你在便利店等我,但你至少别一个人乱走吧?”

  李睿思睫毛颤了颤,说:“我有让便利店店员通知你。”

  “呼。”唐素素摇摇头,像是非常看不惯他一样,哼了一声。

  随之,李睿思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唐素素的方向迎面向他抛来,他赶紧接住,再低头一看,是个连商标都还没来得及剪掉,包裹着一层透明袋子的手套和围巾。

  李睿思翻看着,说:“给我的?”

  “?不给你我丢给你干嘛?”唐素素吊起眼角,怼完了又从兜里摸了一下,再次扔过来一个东西,“还有这个,拿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李睿思这回眼尖一些,看清了那是个什么,是个用来涂红肿淤青的药膏。

  “……”李睿思抱紧这些东西,用气音说:“余嫱就算了,干嘛对他也这么好……”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唐素素什么也没听到,看他没有要使用的意思,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她拔高音量瞪着眼说:“别光看着,买了快用!”

  李睿思这才慢吞吞地回视了她,把包装都拆开,将围巾套在自己脖子上,把手腕上的勒痕也涂上药,但仍旧没有戴手套。

  唐素素刚要再骂他磨磨唧唧干什么,一个温柔的声音从旁侧传来:“这位男客人,你看这朵行吗?我们这里保存的栀子花就只有这一朵了,您也知道栀子花是夏天开花的……现在冬天保存很难……”

  李睿思从唐素素身边走过,接过被装饰成一束漂亮礼物的花朵,低声说:“没关系,一朵也行。”

  唐素素左看看花店店员,右看看捧着花的李睿思,一头雾水。

  出了花店,等李睿思戴上手套时,她发问道:“你是要买栀子花才来这花店的?你不会也是听完余嫱的话后,喜欢上栀子花了吧?”

  李睿思只是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

  唐素素当他是默认了,舔了舔嘴唇,也跟着笑了,恶劣的玩笑心顿生,逗他说:“没想到你这个小胖子,也会有浪漫少女心的一面嘛。”

  不过李睿思不接茬,甚至跟平常截然不同,连脸都不红一下,唐素素逗着逗着就觉得没意思了。

  就这样,两人一路寡言少语的,全都低头看着地下在走路,不过气氛也没有很僵硬。

  直到李睿思将唐素素送到家门口,唐素素挥挥手对他说:“行了,回去吧。”

  就在唐素素要按响门铃时,背后有声音喊道:“素素。”

  唐素素停住了动作,回过头来,有点不敢置信说:“小胖子,刚刚是你在喊我?”

  李睿思不语。

  唐素素心里想:除了她舅舅,身边没有第二个叫她素素的,而且李睿思总是自顾自叫她唐哥,她听久了,他突然来这一出还真有点不习惯。

  “这个给你。”李睿思把那束拿了一路的栀子花放到她臂弯里。

  唐素素怔了一下,眉头拧起成了一坨麻花,她疑惑说:“给我的?”

  李睿思大概是想起了这个对话似曾相识,便模仿唐素素说过的话说道:“不给你我丢给你干嘛?”

  “……”唐素素扶额,脸上写满了拒绝,说:“你不会把我的玩笑话当真了吧,我可不要真把它送给舅舅啊,我不是说过了吗,这花是很好,但给舅舅的话……太恶心了。”

  李睿思打断:“不是,送给你的。”

  说完,他退后一步,没等唐素素说话,一溜烟地快步走了,剩下唐素素茫然地抱着那朵花和保暖瓶发愣。

  下一秒,房门从内侧扭开,唐天佑的声音幽幽响起:“我在楼上看半天了,你怎么不邀请他来我们家坐坐,上次他不是也来过了吗?”

  唐素素尚且没想明白李睿思为什么要送自己花,神思不属地回他说:“他也没说想来我们家坐啊?”

  唐天佑轻笑两声,戴着黑手套的手摸了摸她的头顶,然后又反手环住她脖子,往后一拉说:“你这呆子,别人都送花给你了,还看不出来别人喜欢你吗?喜欢你的人怎么可能不想进来坐坐?他上次来家里我都已经看出来了,整双眼睛都只放在你身上,嘴里说出的问题只跟你有关,看你病了紧张得不行……”

  “等等。”唐素素拍掉舅舅的手,嘀咕说:“先不说你说的对不对,上次和这次根本就……”

  就不是一个人……

  上次是郑容光附身的李睿思,这次是李睿思本人啊!

  “根本就什么?”唐天佑抱臂笑眯眯问道:“你不会是看人家长得胖,就故意不往那方面想吧?我看人家这一次和上一次可没什么区别和改变,对你的心意用眼睛看都能看出来。”

  不过从小带唐素素把她带到大,唐天佑心里也很清楚,没有父母教育再加上他也是单身,唐素素是个对这方面根本没涉及过也从未开窍过的孩子,要是这回能让她开了窍,也算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陪唐素素一辈子,万一像妹妹妹夫一样出了意外……

  “……”唐素素突然把手臂上的东西一股脑丢给他,大吼说:“舅舅,你帮我拿一下!!!!!!”

  唐天佑一惊,看她一个箭步冲出了视野范围,不由得摇头,一手抱着东西,一手摸了摸面皮说:“年轻真好。”

  唐素素无头苍蝇般跑在路上,但再怎么跑,也没有看到李睿思的人影了。

  “妈的,走得太快了吧!”唐素素撑着膝盖,不留神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她像是也跑累了,干脆就这样坐在地上,垂着头把头搁在两腿之间,久久没有起来。

  她方才怎么就没发现李睿思的漏洞呢……

  保暖瓶是因为郑容光才会一直有那种神奇的功能的,郑容光又不能出学校,李睿思不可能在学校外能看到那种神奇的一幕,就算李睿思是在学校看见的,也不可能恰好跟郑容光一样用同一个温度的水,还用她喜欢的同一个水质的矿泉水……

  经历过余嫱的事后,她已经不再会轻易地把巧合只归为巧合了。

  “你到底是郑容光还是李睿思啊?”唐素素泄气地闷闷道:“明知道我没你聪明,这样做也太狡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