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50章 有客来访
  整个周末唐素素都没能联系上李睿思,打手机打不通,家庭住址又不清楚,倒是可以拜托舅舅通过一些手段找到他,可唐素素一想到舅舅笑意满满典型看好戏的样子,又忍耐住了。

  周日,如天气预报所说的,气温再度降低,河面和很多地方都结成了冰块,路上的行人都变少了,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出门。

  就这样忍到了周一,唐素素连书包都没背就跑去了学校,周围人群闹哄哄挤在校门口她也没有心思去看,有学生目光怪异地扎在她身上,她根本没管,只当他们和平常一样是对坏学生头头的恐惧和好奇。

  忽然,手腕一紧,有人从后面扯住了她,不过她的力气比一般女生甚至比很多男生都大,所以那人没完全制止住她,只好开口叫道:“唐哥。”

  一听这耳熟能详的称呼,唐素素不挣扎了,反手就扣住了对方拉住自己的那只手,转过身来直直盯着李睿思。

  “唐哥,你要去哪啊?今天学校组织秋游不上课,你不记得了吗?现在到了教室也没人,高三生都在外面集合啦。”李睿思和她大眼瞪小眼说。

  原来如此,在校门外面呆着的学生都是在准备秋游活动,而她一个人往学校里面跑是很引人注目。

  可唐素素在意的问题并不是这个,她牢牢逼视着李睿思的眼睛,试图看出他的破绽。李睿思则呆呆地与她对视,然后咧了咧肉肉的脸干笑一声:“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还记得你周末的事吗?”唐素素手中用力。

  李睿思痛得轻呼一声:“周末?周日的事记得很清楚,周六的事记不太清了,只知道周六醒来准备到学校门口和你们一起去祭拜余智娴,后来就没什么印象了。”

  他咽了口唾沫说:“你不是说这种情况都是郑容光在借用我的身体吗,所以我就没多问,难道不是?那、那我是遇到别的鬼了吗?”

  唐素素手中放了一些力道,就这么看着他,心里却不断在翻腾:又晚了一步?因为是周一要回学校,所以郑容光已经从李睿思身上退离出来回学校了?

  “死胖子,干什么呢,大巴来了。”这时,有人咚咚咚跑过来喊道:“班主任在数人了,班里就差你和……”那人不怎么情愿地说着,忽觉有一道逼人的视线,转头一看,正好对上唐素素浅琥珀色的眼珠,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他万万没想到唐素素这惹不起的竟和李睿思在一块呆着的,他尴尬地小声丢下一句:“赶紧上车,老师在催。”头也没敢抬就跑了。

  “走,上车。”唐素素重新握紧李睿思的手,把他一个一百五十多斤的小胖子拽着走。

  “哎?”李睿思微微一愣,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带到大巴上,在同班同学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下,和唐素素坐在了一块,还是大巴最前面第一排的位置。

  “……”李睿思受宠若惊的说:“唐哥,你之前不是说,秋游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别烦你吗?”

  唐素素从始至终都没移开过视线,在注视着他,听到他这么说,正大光明的开始耍赖:“我说过吗,你听错了吧?别把你心里想的安在我身上,知道吗?”

  李睿思被她搞蒙了,底气不足:“可能没说过?”

  “恩,余嫱呢?”

  “余嫱请假了,说不舒服,秋游就不来了。”李睿思低头看着唐素素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欲言又止,总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罪犯被严加看管了一样。

  唐素素装作没看见,随意点了点头,等到大巴缓缓启动,这才把目光稍微放到了窗外。

  像这种秋游的集体活动,就算有班主任在,学生们也不可能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呆着,唐素素选择坐在第一排很有先见之明,后面各种喧哗闹腾的声音都称得上是要掀开大巴的顶了。

  没人敢招惹唐素素,于是大巴就宛如划分了一道看不见的界限,前面安静如鸡,后面什么妖魔鬼怪都在疯。

  在这种气氛之下,不知道是谁说了声:“外面下雪了!”

  然后一窝蜂的人都趴在窗外看,此起彼伏的嬉笑声让班主任终于忍耐不住:“好了,不要乱动,车行驶的过程中不要下座位,你们是小学生吗?”

  “哈哈哈,老师,这不是校长说要我们高三生减压的秋游吗,我们开心点不是正好!”

  “是啊是啊!”

  有学生趁着氛围好故意的和老师顶嘴,气得班主任脸都扭曲了:“你们这么吵,到时候司机被干扰出了事谁给你们负责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唐素素没什么兴趣地往椅背上一靠,收回看着雪花的视线,偏过头来想继续盯着李睿思,却刚刚好与他的目光对上,想来是李睿思在她看雪的时候一直在看着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你——”你真的不是郑容光?

  唐素素这话快要憋不住蹦出来,突然面前的李睿思表情大变,眼睛瞪大,嘴巴大张,目眦欲裂,好像要把她往他那边带似的拉她。唐素素从没见过他这种表情,她心中莫名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瞬间扭头往后面车窗的方向看去。

  大巴一阵急转弯,在地上划出一道黑色的轮胎线,车内的学生们笑声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都是惊恐的尖叫。

  紧要关头,唐素素什么也没想,快速地一把抱住李睿思拉她的胳膊,用以前舅舅在混黑的心得下教过她的防身知识,侧过身体,整个人盖在了李睿思身上,尽可能的挡住了他身体的脆弱部位。

  她压在他身上,把他护得密不透风,感觉到身下的他在挣动,她不由在他耳边脱口而出:“郑容光!不许动!”

  随之她后背侧腹等处传来尖锐的疼痛,脑袋咣当一下不知道撞到哪里,便模糊了意识,最后听见的是车窗碎片落在车厢内部噼里啪啦掉落的响声。

  这些事完全是一瞬间发生的。

  *

  “先生,有客人来访。”

  “哪位?有预约吗?”唐天佑双手插在兜里面,看着电视漫不经心地问。

  他的客人一般只有两种,一是明面和他的上市公司打交道的人,二是暗面找他做神鬼生意的人。和他谈神鬼生意的客人都知道他的规矩,要拜访唐宅是要预约的;而和他谈公司上的问题的客人并不会来他家找他,有问题等他到公司就可以解决。

  “没有,但是那两位客人说是曾和您的妹妹、妹夫有过交情。”保姆说。

  唐天佑一怔,手指虚空握了握,从沙发上起来,比领路的保姆走得还快,一马当先地走到了大门口。

  外面站着的似乎是一对中年夫妻,两人手挽着手体态亲密,头上和肩膀上覆盖上了雪花,见到门开了,两人齐齐望向唐天佑。

  唐天佑确认对这对夫妻没印象,按照礼仪将他们请进屋,示意保姆下去以后,让他们在沙发上坐下,他站着倒了杯热水给他们,说道:“你们说你们和我的妹妹妹夫有交情?”

  两人捧着水没有喝,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男人先开口说:“是有一些交情,我们曾委托过您的妹妹给我们帮助。很不好意思拖到这个时候才来找上门,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才要到了现在唐宅的地址。”

  唐天佑知道他的意思,以前的唐宅是他妹妹和妹夫住的地方,妹妹妹夫去世后他又新建了一个唐宅,成为了他和唐素素的新家,这个地方基本上除了校长那边的人和找他做鬼神生意的客户没人知道。

  他抬了抬下巴,表示自己在听。

  “当时,我们的儿子小时候一直生病,在医院里也曾好几次下过病危通知书,可没有医生能说出具体原因,只说他是身体不明原因的衰弱。后来,通过介绍,我们也算是病急乱投医的找到了您的妹妹,她告诉我们,是因为我们的孩子八字纯阴,体质吸引鬼神,才会出现这种状况。”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时,您的妹妹也有了女儿,并跟我们说她的女儿也有同样的情况,不过她会等她女儿再长大一点,就教导引导她的女儿系统的去学习控制体内的灵力。而我们是普通家庭,这个办法行不通,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去学习这方面的事情,我们就想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

  唐天佑了解自己的妹妹,她这么说必然是不会骗人的,唐家阴阳血脉里最优秀的就是他妹妹了。而在日本唐家本家里他也曾听过这种类似的事,要处理这种问题,只能靠大师出手压制小孩的体质,或想办法破坏小孩极阴的命数。

  他唯一感到惊奇的是,这种体质的孩子一般不会出现在普通家庭里,这算是非常难得的了,父母都没有灵力孩子却体质特殊,就跟基因突变一样不可思议。

  他一直以为他妹妹生下来的素素已经是体质很招鬼的类型了,眼前居然有灵力更强更招鬼惦记的例子突然摆出来,而且还曾和妹妹接触过。

  出于好奇他还是问了一下:“那我妹妹帮您解决了吗?怎么解决的?”

  “啊,是的,您的妹妹花了很多天亲手编织了一条红绳赠予了我们,让我们给孩子戴上,说是有驱邪避恶的功效,作为护身符尽量不要离身,戴到成年就可以完全压制体质,便可以摘下了。我们当时也是将信将疑的试了,没想到后来孩子身体真的明显好转了。”

  唐天佑指节敲了敲手心,皱眉说:“红绳?”

  他对这个词汇很敏感,因为他记得素素身上也有这么一条功效相同的红绳,他问道:“那个红绳,上面是挂着翠绿色的玉环吗?”

  同时,他还把玉环上的花纹还有具体的样子描述了一遍。

  男人搓了搓手指头,答道:“……对。”

  唐天佑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道:“不可能,那个不是妹妹送给素素的吗?”

  手链手环这种作为保护符的东西,是绝无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情况的,因为大师在制作的时候,都会刻意加以区分以免弄混,不是所有人的护身符都求的是同一种功效的,万一戴错所造成的庇佑可能反而会变成催命符。

  哪怕真的是求的同一种功效,大师在雕刻玉的花纹也不可能完全雷同。

  但现在是什么?素素手上不离身的手链,竟跟这对夫妻描述的儿子的手链一致!她的妹妹当然不会犯这种入门级都不会犯的错误。

  夫妻俩沉默了一会儿,一直没有开口的女人说话了,她低垂着头,像是非常羞愧一样说:“我们今天来这里,就是想跟您说清楚这个事的,我们也有想确认的事。您是私立学校高三1班那位唐素素同学的舅舅,对吗?”

  唐天佑并不知道他们突然问这个做什么,他点头。

  女人一下子把端在手里的杯子放到了桌上,抖着手捂着脸说:“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个孩子是唐素素,就是那个唐素素,并不是什么名字偶然重合。”

  男人也抖着手,表情神态都极其的不自然。

  唐天佑敏锐地察觉到这里有古怪,他后背挺直,双手撑在膝盖上,以往的漫不经心全都收了起来,目光锐利地扫视着夫妻两说:“到底是什么,不要卖关子,我不是很有耐心的人,你们应该也有听说过我以前在日本是做什么的。”

  涉及唐素素的事,他容不得一点马虎。

  男人代替情绪不稳定的妻子说:“您家外甥女如果有差不多的红绳,应该就是我家儿子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