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51章 带你出去
  唐天佑脸色难看地说:“他两小时候见过面?我从没听说过。”

  “他们是在,您妹妹妹夫去世的那一天见过。”

  唐天佑越听越晕:“慢点讲,讲清楚!”

  男人显然也没有要故弄玄虚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来:“很多年前的某一天为了感谢您妹妹的恩情,我们带着儿子重访您妹妹的家里,也就是原来的唐宅。但您的妹妹曾说过,那栋房子装饰了很多风水法阵用来克制阴邪,并不适合我家身体弱的儿子来,所以我们就将他留在了隔壁的住宅区,托熟人看着他。”

  “后来,我们不管怎么敲门也没有得到唐宅里的回应,您的妹妹和妹夫好像都不在家,也许我的儿子等我们累了,便偷偷趁熟人不注意跑了出去。我们回去时,儿子已经不在了,我们赶紧去找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他会去哪,于是就在附近周围找。”

  “就是这个时候,唐宅火光冲天,有很多警车赶了过来,我们听到报警的街坊邻居说里面似乎有跑出来了两个小孩,有目击者说是一男一女,心知不妙,等跑到现场后,只看到了警车,这才知道大家都在找那对小孩。”

  “我们跟着警察们找了一个小时,最后居然在附近的医院找到了他们。您可能不敢相信,我的儿子,徒步背着没比他小多少的女孩,一步一步地跌跌撞撞送到了医院。”

  “我们后来问过自家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他是看了一眼就记住了唐宅的位置,特意过来找我们的,没想到大门打不开。他就想了个招,从房子后面没有关紧的窗户爬了进去,却看到里面到处在着火,地上躺了两个大人,他没有力气把大人带出来,就背了个小妹妹出来。他年纪虽小头脑却很聪明,又有长期卧病在医院的经历,他知道医院是救人的,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背着人上医院。”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唐天佑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猝不及防的疼痛袭来,他喉咙滚了滚,说:“那个女孩,是素素?”

  没等到他两回答,唐天佑已经心知肚明了,那个女孩一定是唐素素,不然他们也没必要多费这个口舌。

  “是唐素素同学。然后我的儿子也说过,他看小妹妹害怕,把红绳送给了她戴上。在这之后,因为吸入过度的烟,我的儿子也同样病了很久,但他仍然惦记着那个小妹妹,时不时让我们去问情况,可这时唐素素同学已经出院,并被警察误判成了孤儿送往了福利院。”

  一时之间气氛安静了下来,只剩电视机里传来些响动。

  唐天佑缓了缓神,说:“我并不知道这些事,很感谢你们,还有你们的儿子,救了我外甥女一命。”

  “不不不。”男人摆手,表情愁闷地说:“其实我们想说的还没有说完……”

  他好像有口难言,难以启齿一般,半天都没说出口,反而是情绪波动很大的妻子突兀地插话说:“我们才是,对不起你们。”

  唐天佑:“什么?”

  女人紧闭着眼说:“其实,我们后来有去福利院去看唐素素过,我的儿子在将唐素素送去医院抢救时,似乎有做过约定,答应过她不会抛下她一个人一定会守着她出来,但他自己后来也倒下了没办法完成约定,在听到唐素素进了福利院后他就不断要求我们抚养她,让他重新完成约定,但……我们使了手段。”

  她用一种沉痛的语气说:“第一次,我们去福利院看唐素素的时候,唐素素正是精神高度紧绷的时期,嘴里总是说有鬼害怕之类的很错乱的话,整个人都看起来很异常,也没有小朋友和工作人员愿意接近她,几乎到了自闭的程度,谁也不理,哪怕被周遭的人欺负孤立排斥,也只会抱着手链不放哭着叫哥哥。”

  “知道我们可能要收养她以后,盼归福利院院长有反复提前告知我们,给我们打预防针。但我们其实想的是……”女人说不下去,停了一秒,鼓起勇气说出了内心曾有过的黑暗:“把唐素素手上的红绳先骗到手,再把她弃养。”

  “……为什么?”唐天佑咬牙问。

  女人晃了晃脑袋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都记得您的妹妹说过她女儿的体质和我的孩子差不多,灵力强都会招鬼,所以……”

  唐天佑冷笑一声,一向坚毅俊酷的脸上表情有几分凄然,了然道:“懂了,怕我外甥女给你的儿子添麻烦,怕你的儿子像我妹妹妹夫一样出事。”

  女人不说话了,男人也颓着肩膀半天没抬起头来。

  过了一会儿,男人拍了拍妻子的后背说:“既然做了决定要面对当初的错误,那就全都说出来吧,包括后来做了的那些。”

  唐天佑咬紧腮帮子:“你们除了弃养,还做了别的?”

  女人磕磕巴巴的说:“其实……我的儿子那段时间没有红绳的庇佑体质无法压制,身体一下子虚弱了下来,恢复成了以前的状态,一直卧病在医院。虽然他记得自己救出来了一个小女孩、小妹妹,却因为在那种紧急关头根本没能看清也没有记住对方的长相,所以后来在我们没能骗到红绳,在把唐素素弃养以后,为了安他的心让他好好养病,也为了不让唐素素纠缠我们问儿子的情况让她死心,我们就抓住了这个漏洞,撒谎骗了儿子带唐素素回来了,其实是带回来了……带回来……”

  她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只有嘴巴在动,甚至不敢看唐天佑的表情。

  唐天佑定睛看着她,心里的怒火一层层堆积,他以为‘弃养’就已经是很说不出口的事了,看来还有更让他们无法说出口的,他不敢想象那得是多坏多糟糕的事!

  “带回来了谁?”他怒问。

  与其同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保姆的声音急促不安的在外面透过来:“先生,小姐今天是不是参加学校组织的秋游了?先生您看电视里的新闻了吗?那说的是不是小姐?”

  唐天佑闻言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一直没有关的电视,他之前看的也正好是新闻台,就看到带着完美妆容的播报员正在说着话,同一时间底下随着播报员的话而滚动的字幕里写着——

  【事故通报:今日上午9时35分许,209国道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车号为xxxxx的货车,因雪天路滑和霜雾遮挡了视线,撞上了一辆学校组织的秋游巴士,导致巴士侧翻,造成了30多个学生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有1人死亡,5人伤势较重,15人轻伤,数10名学生昏迷,学生年纪均为十八岁上下。该事故发生后,各级领导非常重视,交通局开展会议分析事故原因,布置落实入冬后行车的安全措施,预防和控制事故的发生。希望全体司乘人员做好预防,雪天驾驶务必小心,留心路面结冰,注意道路行驶安全。】

  唐天佑顿觉身体不稳,扶住沙发两侧猛然站起,再也没有多看一眼支支吾吾的夫妻两,一把拉开门,面对呆站的保姆,声色俱厉地喝道:“备车,还有去查,是不是素素出事了!”

  *

  早上9点40分,事故发生的5分钟后。

  坐在第一排的唐素素和李睿思是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即使唐素素先一步在货车撞过来时努力保护了李睿思,李睿思也晕了有5分钟才醒来。

  他醒来立刻就往自己身上的唐素素看去,可唐素素已没有了反应,车内像死了一般寂静,其他的同学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李睿思抬手摸了摸她脖子的脉搏,还在跳。

  他这口气刚要咽下去,却看到手上沾了许多血,把他的指甲内壁里面都染红了,残留在手上的滑腻感还带有热度。

  这个血不是他的,而是唐素素脖子上的。

  他感觉自己除了左臂和双腿痛到动不了外,似乎没有别的损伤,这两个部位的骨头应该是断了,没法活动。但即便如此,他也明白自己比唐素素状态要好了太多,李睿思心里涌上了一种痛恨,也就是说其他的所有伤害都是唐素素帮他承担了。

  李睿思用健康的右手摸遍了自己的身体,都没有找到手机,想必是在撞击中飞了出去,具体掉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也不清楚。

  现在唐素素大出血昏迷,又或者是受了什么严重的内伤醒不过来,外面又是冬天,如果她一直这样在低温的环境下昏着可能真的会死掉。

  不能这样下去,他尝试性地叫道:“唐素素,醒一醒。”

  “唐素素!”他不记得自己叫了几声,只记得叫到后来他嗓子都哑了。

  突听有微弱的回应:“你总算不装着叫……唐哥了?”她声音难辨情绪地接着说:“不过也没再叫我素素啊你……”

  李睿思惊喜地说:“唐素素?你醒了?”

  “完蛋……我今天没带……书包,也没有带手机……要想办法报警还要叫救护车……”唐素素含糊不清地说着,喉咙里有咝咝啦啦的咳血声。

  李睿思心里一紧,知道情况很糟糕,但仍坚持说:“这里出了事故不可能没有人报警的,你放心。”

  唐素素声音听起来很疲倦:“恩。”

  李睿思不想让她再陷入昏迷,就不断刺激她让她清醒,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你不知道吗?……郑容光?”

  “……”郑容光喉咙里像卡了个刺,他低声说:“知道是我,你就更不应该救。我是鬼,鬼是不可能会再死一次的。”

  两人紧紧贴着,双方都因为受伤不能动弹,郑容光能听到他们胸腔接触的地方,唐素素的心跳变得越来越缓慢。

  她说:“我忘了,那种时候谁还记得那么多?”

  郑容光嘴唇动了动,闻着她身上的血腥气,耳边传来的都是唐素素死命压抑疼痛而发出的喘息声。他做鬼被困在学校的时候总觉得变成人了就会无所不能,此时却倍感无力:“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附身在李睿思身上,你不是白做这些了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唐素素竟还有心思笑嘻嘻说:“那也算救了一个人,怎么能说是白做?怎么算,都是我赚了。”

  郑容光和她面对面相拥,被她抱在底下,看不见她的表情,但脑海里很轻松就能勾勒出唐素素说这话时会露出个什么张扬跋扈的笑容,神态又是多么的嚣张不服输。

  他顿了顿说:“是,你赚了,救了一个人一个鬼。”

  他的表情难以自制的变得温柔,轻声道:“唐素素,我有话和你说,我——”

  唐素素像是没听清他后面轻言细语的这句,自顾自说:“郑容光,你知不知道,我讨厌你,很、特别、非常讨厌。”

  郑容光愣了,正要说知道,听她说过很多回了。

  又听她道:“不过你好像真的是一直都比我聪明,你说得对,答案很简单,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想不明白……我也喜欢你,比讨厌你还要多出千倍、万倍。”

  “我说过吧,我不仅不用你救,还要让你以后次次被我救。怎么样?这次你是不是已经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心服口服,无话可说了,是不是比我喜欢你还要更多的爱上我了?”

  郑容光在短暂的错愕后,轻声而坚定地说:“是。”

  但唐素素并没有回应他这句,郑容光有些疑惑:“唐素素?”

  “唐素素,唐素素!”

  叫了几声,他便明白了她又昏迷了过去。他能用右手碰到她的体表肌肤,做过那么久的鬼他分明应该是绝对不会畏冷的,郑容光这时却仿佛被她肌肤的冷冻到,反射性缩了缩手指。

  也许是这个动作不小心蹭到了唐素素的衣袖,唐素素腕间忽的发出一声脆响,郑容光用余光一看,一串红绳滚落出车外,翠绿色的玉环砸在地上碎成了好几瓣。

  郑容光,刚刚对唐素素说话时的温柔尽数褪去。

  第二次,‘这样下去不行’,这个念头再度盘旋在他的脑海。

  要想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他一定能有办法,在既不丢下唐素素一个人在这里的同时,也能向外界求救。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眼睛骤然泛出光芒,说:“不要怕,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的。”

  *

  国道209边,最近距离的一个医院内,上午10点。

  早晨宁静有序的气氛被打破,有嘈杂的声音从医院入口处蔓延。一位从别的医院赶来这里联合看诊治疗,刚通宵做完外科手术的医生被吵醒,打着哈欠出去看了眼情况,纵使是在医疗岗位上见多识广的他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一步步走进来,在见到了穿着白大褂的他以后,直接抓住了他的衣袖,眼看她瞳孔都涣散了,他却能听到她直到昏迷为止都在执着地重复着一句话。

  “医生,救救她。”

  这位外科医生表情立时严肃起来,让周围吓傻的护士赶紧安排好床位,边在心里想:真是个奇怪的孩子……什么救救她?救谁?这里哪还有比她自己更需要被治疗的!这么重的伤,正常人早就休克了,她到底是怎么一个人走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