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52章 是个狠人
  “贺老大,出事了。”许小跟班一把推开警局的门,嗖嗖嗖地冲到最里面的办公桌,失声道。

  贺鸣把烟当作笔在桌子上敲了敲,闭着眼睛‘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在假寐休息。

  许小跟班急吼吼说:“出事了出事了!出车祸了!”

  贺鸣本还在等他说出个所以然,一听是车祸,摆摆手晃了晃烟说:“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什么时候连交警的活都要管了。我负责调查案子,不负责管红绿灯。”

  光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案子都够他焦头烂额了。

  “哎呀不是,老大你先听完啊。”许小跟班拔高音量说:“是唐素素那个班出事了!高三1的孩子们,也就是唐素素他们秋游出车祸了!老大!”

  贺鸣倏地把眼睛睁开,烟都被他抛到了一边,一个鲤鱼打挺:“你说哪个班?唐素素那个班?你确定?”

  许小跟班就知道老大对唐素素的事最为挂心,立马道:“确定,新闻都报道出来了,在国道209发生的车祸,唐素素好像已经在附近的急救中心抢救了,其他受伤比较严重的孩子也在那边。”

  贺鸣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随手拿过外套披在身上就要往外走,看样子是亲自要去急救中心跑一趟了,但走到中途,他脸色突地一变,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电话。

  他神色复杂对着手机说:“听说你们班出车祸了?你……没事?哦你今天恰好不舒服没去……那行,不用了,你呆在家里,有事再联系你。”

  随着贺鸣说话的功夫,他的表情渐渐的变得好了一些,不过仍然有点担心般地牢牢蹙起眉头,他回头一看发现小跟班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他在出神。

  他眉头一竖:“看什么看,磨磨唧唧干嘛呢,走了,去医院。”

  小跟班哒哒哒跑在他后面,反复回放贺鸣打电话时的表情变化,心里沉思:贺老大不是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的人,能在这个时候急着给别人打电话一定有什么原因。

  他有问便问:“老大,你跟谁说悄悄话呢?”

  问完,他忽觉这个问题略有点耳熟。

  在听完贺鸣的回答后,他终于知道这个耳熟来自哪里了:“之前跟你说的比你靠谱的,在学校工作日里负责帮我们盯着唐素素的人。”

  小跟班:“……”怪不得觉得耳熟,他两的对话可不是曾经重复过一遍吗!

  到了医院,小跟班后知后觉的醒悟到了什么:等等,把老大刚刚通话时说的信息自己组合一下,好像能得到什么不得了的情报——尤其是‘听说你们班出车祸了’这句……

  难道说,监视唐素素的人原来和唐素素是同一个班的吗!

  既然是同一个班的,那范围就立刻缩小成了高三1的任课老师,或者是高三1的学生。

  小跟班正在脑海里过滤人选,忽然发现走在前面的贺鸣冲某个地方挥了挥手,他顺势看过去,就望到有一个黑色及腰长发的女生,从医院的长椅上站起身,微微低头走到他两面前,阴沉沉的杏仁眼同时也扫视了他一眼。

  贺鸣和女生神情自若地说着话:“不是说了让你在家等我电话?”

  女生摇摇头说:“反正总要来的,我也想看望一下唐素素他们。”

  “恩……也是,毕竟你最近接近她这事做的不错,你们现在关系也挺好,按理说是要来看看的。”贺鸣沉吟:“关于这次车祸,你有什么头绪吗,你觉得是意外还是……”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等到两人说完了,女生转头走掉,小跟班瞪大了眼咋舌道:“老大,你别告诉我,一直帮我们在学校监视唐素素的是她啊?”

  “就是她啊。”贺鸣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你至今都没发现?”

  小跟班:“……”

  他憋了又憋,还是憋不住说:“谁能想到老大你口中比我靠谱的会是她啊。”就是个普通的高三女学生不是吗!

  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能伪装到自然而然融入唐素素的身边,这位女生确实要比他靠谱多了。

  “那如果是她的话,老大你之前说过,监视唐素素的人有不得不完成你吩咐的理由,因为她比警察还迫切,是指什么?现在总能告诉我了吧?”

  贺鸣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就不能自己推理一下?”

  小跟班纯属破罐破摔的心态:“不是老大你自己说的,我不靠谱么,我就不浪费时间了,嘿嘿。”

  他那两个嘿嘿气得贺鸣没了话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要是稍微费点心去查也能查出来。我说过她是可怜人吧?她有个亲姐姐在十年前自杀了,虽然当时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她姐姐是自己选择自杀的,但她却不信,一直在自己私下里调查跟进,而我就是她所选择的能利用到的警力资源。我们不过就是互相利用罢了,懂?”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小跟班呆了片刻,颇感折服说:“小小年纪就敢和警察做交易,是个狠人。”

  贺鸣看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说:“唐素素不也是小小年纪就根本都不屑于搭理警察了吗?照你这个说法,她岂不是更是个狠人?行了,别贫嘴了,去问唐素素在哪个病房,抢救完了没。”

  “……”小跟班非常识时务,老大说什么就做什么,当得知治疗唐素素的外科医生居然是个老熟人以后,他第一时间汇报给了贺鸣。

  贺鸣也没料到给他经常提供协助的那个外科医生,居然今天恰好在这家医院联合看诊,还是第一位接手抢救唐素素的医生!不过这样就方便多了,有些问题直接找他问就好。

  “我也没料到,这个唐素素就是之前你跟我讨论过的唐素素。”外科医生心中略感微妙,要知道当时他还给贺鸣分析过唐素素竟然能从刀伤判断出是折叠刀,一看就是个嫌疑很大的女生,没想到今天一大早他却被唐素素抓住求救了,果真是世事弄人。

  “她现在刚出抢救室,在重症病房观测血压体温,她还不算完全脱离危险期,目前也没有清醒,如果能意识清醒那情况就比较好,如果不能就会比较危险。”外科医生疲惫地揉了揉眼角,就算是他也太累了。熬了个通宵刚结束一例联合看诊,又被突然上门来求救的唐素素抓住,然后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再对她进行抢救,铁打的医生都撑不住。

  贺鸣也看出来他的力不从心,不再打扰他休息,出去和小跟班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地走到了重症病房外,最终拜托了好一会儿,护士总算允许一个人进去看看了。

  进去的自然是贺鸣,他进去先是瞅了瞅唐素素的面色,又安安静静站了会儿,才走了出来。

  只看了一眼,贺鸣心中就升起莫名的酸意来,他非常不习惯张牙舞爪的唐素素一声不吭满脸苍白躺在病床上的样子。

  不再多看,贺鸣离开和小跟班往医院外面走,正好和匆匆忙忙奔来的唐天佑一行人碰到了面。

  他眼神在唐天佑和后面的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疑惑地挑了挑眉,迟疑叫道:“郑父郑母?”

  两人冲他点了点头,心思却完全不在贺鸣这儿,忧心忡忡的表情让贺鸣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了:这对夫妻之前就很奇怪,明明弃养了唐素素,却好像对唐素素很有感情一样,他们现在着急的样子就跟之前儿子失踪了一模一样。

  更奇怪的是……贺鸣偷觑了一秒唐天佑,唐素素的舅舅为什么会和郑容光的父母在一块?而且这两家人的气氛有点异常,像是闹得很不愉快一般,唐天佑一个人冲在前面,郑容光父母在后面跟着仿佛担惊受怕的小老鼠似的,吱也不敢吱一声。

  唐天佑心中焦急,见到贺鸣也只是点了点头,谁都能看出来他整颗心已经扑在了唐素素身上。

  贺鸣想起唐素素那个样子,又联想到了他年龄差不多的女儿,出于关怀多说了一句:“别担心,外科医生说她只要醒了就会慢慢好转了。”

  但贺鸣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句好意竟成了一句反语。

  唐素素整整一周都没有醒来。

  她就像陷入了深层睡眠的婴儿,对外界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即使唐天佑走到她身边,叫她的名字,她都没有任何要清醒的前兆。平稳的心跳、正常的血压,连外科医生都说不出她的问题出在哪里。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贺鸣下意识看向唐天佑,这个传说中金盆洗手的日本黑道,此时依旧是一身黑色西装,手上却少见的戴反了黑色手套。贺鸣身为警察的直觉一直都认为唐天佑是个让人摸不透底的男人,明明曾经是个黑道,形象却像个社会精英,西装上从没有一丝褶皱和污迹,这样的唐天佑,现在却因为唐素素而戴反了手套。

  他的表情和平常没什么不同,如果不是那个戴反的手套卷边暴露了他的心声,贺鸣几乎要以为他对唐素素的昏迷不痛不痒了。

  又是新的一天,贺鸣早早到医院来看望已经从重症病房转出普通病房的唐素素,这次来得不巧,唐天佑在里面好像在与昏迷不醒的唐素素在说什么。

  他没有要偷听别人家事的想法,更何况作为一个曾经也失去过挚爱和亲人的男人,他很懂现在唐天佑有多敏感,所以他自觉停步在门口没有进去。

  等到唐天佑出来,他们俩互相点头擦身而过,他才进去看望唐素素,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他一低头发现唐素素的手腕多了个东西。

  准确的说,不是多,而是有什么东西回到了唐素素的手腕上。

  那是一个用红绳编织好的挂着翠绿色玉环的手链,贺鸣仔细回想发现:唐素素每次和他见面时好像都戴着这个东西,应该是她不会轻易摘下来随身佩戴的物件。

  看来……这是唐天佑刚刚来给她重新戴上的?都到这个时候了,唐天佑居然还有闲心把唐素素在车祸弄掉了的手链给她戴上啊?

  贺鸣摸了摸下巴,鬼使神差的,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初次见面时,唐素素的班主任神神秘秘对他耳语的那句:“她家是专门干捉鬼驱邪那行的,据说她父母以前还是挺有名气的大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