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54章 双重背叛
  在盼归福利院的日子比郑容光想的要煎熬得多,排挤唐素素的小孩子拉帮结伙的欺负她,这种欺负包括但并不限于在她路过时绊倒她,拿走她的食物,抢她的衣服之类的等等恶作剧,有时孤儿院的院长也亲眼目睹了,但是她看起来很忙,又把这些当做孩子们的‘游戏’,所以从没插手过。

  唐素素的反应就更直接了,她从不跟这里的小孩和大人说话,就连帮助过她的廖佳都没能轻易与她搭上话。

  廖佳和唐素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副院长后来告诉郑容光那样,廖佳的年纪比这里的孩子要大上一些,三岁就被父母遗弃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她和院长那些员工相处的都不错,头脑也更为精明,在盼归孤儿院里混得风生水起。

  每次郑容光都能看到廖佳从大人那里花言巧语骗来食物糖果,私下里偷偷递给唐素素。第一次、第二次唐素素都没接受,眼睛都不带往上面看,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这样重复了十几次后,终于有一天唐素素拿起了她手心的一块糖放入了嘴巴里。

  这就像是个信号,代表唐素素从心底里接受了廖佳的信号。

  从那天起,唐素素不光是接受了她的投喂,对廖佳这个人也开始给予回应,像是慢慢向她敞开了心扉。她每天都跟在廖佳后面宛如一只跟屁虫,廖佳在哪她就在哪,笑容也重新回到了唐素素的脸上。

  那些小孩看到廖佳一直护着唐素素,欺负的行为也逐渐变少了,一切似乎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郑容光却隐隐有所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发展,他绷着心弦体验着唐素素的记忆,感受着唐素素的喜怒哀乐。

  这一天,与寻常有所不同,院里的孩子都很躁动。

  郑容光借着唐素素的耳朵,听到了有照相师要来给他们拍照的通知,郑容光心里若有所思:他未来从副院长那里得到的合照应该就是这个时候拍的。

  在所有小孩兴奋不已打扮自己的时间里,唐素素并没有整理自己着装,而是像往常一样,一个人远离大部队,静静蹲在孤儿院的墙角里看着门。

  没过一会儿,廖佳就来找她了,廖佳蹲到唐素素旁边,也跟着她一起往门口看,嘴里好奇问着:“你为什么每一天都在这里蹲着,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唐素素像是分享小秘密给小姐妹一样,抠弄着手上的手链,靠到廖佳耳朵边上笑着说:“我在等人。”

  “等谁?”廖佳想了想,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大街,说:“难道是你的父母?”

  唐素素脸上表情一僵,郑容光能感觉到她心里闪过一丝阴霾,但是她仍旧努力笑着说:“不是,虽然不是我的父母,但是会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哥哥来见我。”

  廖佳瞳孔中闪过了流光,“真的吗?那他会来接走你吗?就像小虎一样被接到新的家里生活?”

  廖佳口中的小虎,便是盼归孤儿院里最近被领养走的一个小孩,院子里其他小孩都很羡慕他,不少人都在议论他,郑容光能理解廖佳为什么会突然感兴趣,生活在孤儿院的孩子哪个不希望有新家庭呢?

  “我不知道。”唐素素懵懂地摇摇头:“我只知道他把我救下来送到医院时,跟我约定好了,一定会陪我的,但是我一治好就被警察叔叔们送到孤儿院来了,所以我在等着他来看我。”

  廖佳听了垂下头来,顿觉泄气,她心直口快说:“你是说他在你进孤儿院前跟你约定的?听你这个说法,他好像都不知道你被送到孤儿院里来啦,他都找不到你怎么来看你啊?”

  唐素素懵了,她看起来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一下子嗓子都抖了,喉咙里甚至抗拒到发出了怪声:“不可能,他一定回来看我的,他说过让我相信他,他都能冲进火里来就我,他一定会知道我在孤儿院里的,因为他是无所不能的小英雄!”

  廖佳显然不太认同,但她也不想继续和唐素素斗嘴,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说:“好啦好啦,那我们拍完照再来等吧,没准拍完照他就来了呢?”

  这句话正好戳到了唐素素的心窝,她几乎没有反抗就被廖佳带走了,因为她是打心眼里认为廖佳说的有道理,满心满眼想着拍完照也许郑容光就会来见她了。

  于是,她和廖佳手拉手笑容灿烂的合照就这样被镜头捕捉,变成了一张照片永久定格了下来。

  刚拍完照,唐素素就一股脑跑回门口,继续蹲在那个地方等她的小哥哥,廖佳也陪着她蹲下来,听她说她和小哥哥是怎么遇到的,小哥哥是怎么背着她把她送到医院的,又是怎样送了她护身用的手链,两人做了什么约定……她说的口干舌燥都没停下来,她还没忘记挽起了衣袖冲廖佳展示了一下,廖佳这才知道她每次哭着叫的哥哥就是她现在口中这位。

  廖佳是第一次听到唐素素说这么多话,一不注意连她都听得入神了,她被唐素素的情绪所感染,神情也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期待:“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见见他。”

  唐素素炫耀道:“对吧,那是个很好的小哥哥,他一定会来看我的。”

  郑容光能感同身受地体验到唐素素现在的心情,他的心也跟着唐素素一起扑通扑通乱跳。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一时间,郑容光心中无味陈杂,他知道唐素素惦记的是小时候的自己,他一边高兴于唐素素会思念他,一边又忍不住地产生埋怨:这个时候的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来看唐素素?

  随着时间不停的流逝,郑容光的埋怨就变得越大,他忍不住想,这种情绪也许不只是他自己的,没准也是唐素素的。

  等待实在是一件太漫长的事,尤其是对小孩子来说。

  在唐素素掰着手指等待他的日子里,郑容光能感觉到唐素素的心情变得起伏,从最开始的期待、到沉静,到偶尔会感到失望。

  就在唐素素快要彻底放弃时,突然有一对夫妇来孤儿院拜访,廖佳兴冲冲地找到她说:“你等的那个小哥哥的爸妈点名来找你了!你是不是马上就能看到你的小哥哥啦!”

  她说完再一看,唐素素已经不在她面前了,廖佳挠挠头感叹:“她也跑的太快了,就这么高兴啊!”下一秒,廖佳转过身也跟着跑了出去,拖长音道:“唐素素等等我,我也想看看!”

  随着唐素素的视角移动,郑容光看到了他年轻面貌的父母,他们见到唐素素先是愣了片刻,然后向她招手,说要带她出去吃饭带她回去做他们的女儿,带她去见她们的儿子。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唐素素就像廖佳说的,心中高兴不已,并没注意到这对夫妻时不时看她一眼,心事重重说着悄悄话的模样。

  郑容光心中一跳,不知为何有了心慌的感觉,他已经记起了父母的事,所以他太了解他的父母了,他们说话做事的神情都充满了不自然,就连院长送他们出去都感觉到了不对,再三提醒说:“□□并不简单,你们要是没做好心理准备我们就先不签协议,你们可以再把她送回来。”

  说完,院长又把他们拉到一边,指着唐素素说了些什么话,唐素素没听到,郑容光却能猜到他们大概说了什么。

  唐素素是小孩,心智不成熟,但他不是,他能猜到院长肯定是跟他父母说了唐素素的坏话,毕竟唐素素是个不合群又被排挤的孩子,这种孩子放在任何领养人眼里都不算是好的收养对象。

  郑容光的父母回了院长几句,接着就把唐素素领走了,按照之前他们的说法,他们先是带着唐素素去吃了午饭,又一路有说有笑地带着唐素素进了个甜品店,郑容光看到他的父亲还给唐素素点了最贵的甜筒。

  郑容光心里一咯噔,觉得更不对劲了,他的父亲做的这些行为,就跟在讨好唐素素一样,但他没必要讨好唐素素不是吗。

  “来,甜筒来了。”他的父亲弯腰看着唐素素,摸了摸唐素素的头说:“不过吃之前,作为交换,能不能把哥哥送你的手链给我们呢?”

  唐素素本来伸手都要拿了,听到这句话,瞬间把手收回来下意识捂住了手链,看到她的表现,郑容光的母亲帮腔道:“这个手链本来就是哥哥的对吧,我们只是帮你还给他,你不想见他了吗?”

  唐素素摇头,咬了咬唇,小声道:“想见。”

  “那就把手链给我们,好不好?”夫妻俩异口同声道。

  郑容光心中警铃大作,他的父母对手链的兴趣看起来比对要收养的唐素素还大,语气里哄骗的味道也很浓,他们不会从一开始目的就是拿回手链,其他的都是骗唐素素的吧?

  唐素素握紧了手腕上的手链,郑容光感觉到她心底的纠结,最后她还是拒绝道:“我可以把手链还给哥哥,但是我想见到他再还给他。”

  夫妻俩微微一怔,郑容光看到他们俩蹙起了眉头,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他的父亲将甜筒放到唐素素手里,看着她吃完,一声不吭的又把她送回了孤儿院。

  唐素素看到了孤儿院,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到了问题,她眼眶发红说:“我们不是要去看小哥哥吗?叔叔阿姨不是说要收养我吗?怎么又回来了?”

  夫妻俩收起笑容,正色说:“抱歉啊,如果你不把手链给我们,我们是不会收养你的。”

  唐素素眼泪婆娑地要去拉两人的手,两人却态度坚决的把唐素素还给了院长,郑容光听见他们说:“好像是真的不合适,她的性格太奇怪了,我们还是不收养她了。”

  郑容光并不觉得惊讶,他早就看穿了他父母,他们从一开始带唐素素出去就不像是真心要收养她的。可唐素素应该是当真了,此时她已哭到没了声音,傻傻站在原地说:“不是说好了要去看哥哥吗?我做错了什么吗?”

  夫妻俩伸手过来摸她的手腕,唐素素身体一抖,反射性地背过手来用小身板挡住了手链,含泪看着两人,夫妻俩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什么也没再说,摆手离开了。

  郑容光心想:他的父母看起来是真的只想要这个手链,现在大概是觉得硬抢不太人道,再加上唐素素超乎寻常的警惕,所以放弃了。

  院长送走了夫妻俩,回头看到唐素素哭成这个样子,叹了口气说:“你也别怪别人,你确实不像个讨喜的孩子,你要是有廖佳一半的活泼可爱,他们也不会把你弃养了不是?”

  这话像是把剑捅进了唐素素的心脏,不见血,但杀伤力却很强,刺激的唐素素都止住了哭,掉头就跑,她一路狂奔,等看到了廖佳的身影,上来就冲到她面前问道:“廖佳你教教我,怎么才能变成你这样,变成你这样就能够见到小哥哥了吗?”

  廖佳当时一头雾水,后来知道了事情经过,跟院长一样对着唐素素叹了口气,想来她也是觉得唐素素不可能变成她这样的。

  但没想到在此之后,唐素素还真的学起了她的一言一行,之前乖僻的唐素素就像忽然消失了,整个人都成长了一番,有了廖佳的影子。

  连欺负她的孩子们都在犯嘀咕:“唐素素是不是变得胆子大了一点?”

  “胆子大了又怎样,看起来还是很讨厌!”

  “哈哈哈你说得对,就知道跟在廖佳屁股后面跑,缠着廖佳,要不是廖佳姐姐护着她,我一定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你们不知道,她啊本来是要被人收养的,结果又被丢回来啦,肯定是连大人都不喜欢她!”

  “就说嘛,她就是个讨厌鬼!”

  小孩子的世界一向是非黑即白的,他们不知道那些弯弯绕绕,所以表达厌恶时往往比大人还要残酷,行为和话语也更粗|暴。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在某一天的早晨,院长领来了两个人进来,透过唐素素的眼睛,郑容光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他的父母又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的父母并没有放弃拿手链,经过短暂的调整后,这回重整旗鼓又来诓骗唐素素了?

  唐素素并没有像体内的郑容光一样想那么多,她立刻拉着廖佳站到了院长的屋子外面,她的心声通过身体传送到了郑容光的灵魂上,郑容光听到她激动的对廖佳说:“他们是不是听到我变了,所以重新来收养我啦?这次我真的能看到小哥哥了对吧?”

  廖佳莞尔,正要说话,里面传来校长叫她的声音。廖佳从角落里站出来,悄悄回头拍了拍唐素素拉着她的手,说:“院长好像在叫我,我先进去替你看看,你在这儿等着还是回去?”

  唐素素哪可能还有心情回去乖乖等着,她连连摇头说:“我就站在外面偷偷看,不打扰你们说话,等他们要收养我叫我的名字时我再进去。”

  廖佳被她的急性子逗笑,“那好吧。”

  等她进去了,唐素素就找了块凹凸不平的石头,垫着脚扒着校长的窗户往里面看。她快乐地哼着小曲,脑子中的想法也同步给了郑容光,原来她正在想着等见到了小哥哥要说什么,要怎么感谢他,还要跟他抱怨几句等他等的她太累了。

  但等她听到里面的人对话后,她哼歌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不敢置信到连脚下踩着石头都忘了,身体一晃悠连带着扭到了脚,瞬间就从石头上跌了下去,手从窗户边上滑下来,向后摔了个屁股蹲,她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院长最先拉开门走出来看了看,见是她,院长一时哑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郑容光的父母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一人拉着廖佳一只手,亲亲密密地走出来,看到她也是一愣。

  最后,是唐素素挣扎着从地上先爬起来,屁股都顾不上拍,急急忙忙出声问:“你们不是来收养我的吗,哥哥他不是要见我的吗?”

  夫妻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默默拉着廖佳的手说:“走吧,要我们帮你收拾东西吗?”

  唐素素的下一句话就这样被轻飘飘堵住了,嘴巴开合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沉默。因为她记起来上一次这对叔叔阿姨根本没有说过要帮她带行李的话,她迟一步的意识到:原来,他们从来就没有认真要收养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廖佳乖巧说。

  听到廖佳的声音,唐素素缓了缓神,像是抓住了最后那根救命稻草,猛地又看向廖佳,望向她说:“廖佳廖佳,你不会去的吧,你知道我有多想见那个哥哥的,是开玩笑的吧,怎么会突然说改成收养你呢?”

  唐素素等着廖佳给她解释,但廖佳却撇开了眼,目光落在夫妻俩握着她的手上,有三秒的延迟,她轻轻开口说:“对不起。”

  她自始至终没有看唐素素一眼,收拾完行李就牵着夫妻俩头也没回地离开了孤儿院,唐素素听到她走前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句:“爸、妈,我们回家。”

  每一个字眼都宛如一道看不见的枷锁,把唐素素束缚在原地,明明只是几步的距离,她却一步都迈不出去,她就站在以前一直蹲守等着小哥哥来见她的孤儿院门口,目送他们走远。

  郑容光心头骤缩,他恨不得从唐素素身体里跑出来,拉住那三个人,让他们别走,就算要走也要带上唐素素,他还想逼问他的父母为什么要带走廖佳,而把唐素素再一次抛下了,就因为唐素素不能如他们所愿把手链给他们?那带廖佳走又有什么意义呢?廖佳也没有手链不是吗?

  他们这么做让唐素素情何以堪?

  她还只是个刚失去父母的小孩,却要面对救命恩人哥哥的家人和自己的朋友的双重背叛。

  ……这太残忍了。

  残忍到郑容光突然就明白了唐素素为什么会讨厌他,他的父母做了这些玩弄她的事,她就算恨他们都是很正常的。

  这一次过后,唐素素又一次变了,她不再学习廖佳的模样,也不再像开始一样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而是变得更加尖利,每一个欺负她嘲笑她再次被抛弃的孩子都被她打了回去,她像个刺猬,只要有人靠近她,她就会毫不留情的攻击,内心里的刺明晃晃的摆在了台面上,有时就连附身在她身上的郑容光都无法用‘共感’读取到她的想法了。

  也是这个时候,副院长看不过去对院长提过几次,在发现院长并不想管孩子的私事后,自己主动顶替了离开的廖佳的位置,为唐素素提供了一定的保护,让唐素素得以喘口气。但是唐素素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任副院长对她多好,她都不再打开自己心上的锁。

  郑容光陪着唐素素度过难熬的一天又一天,眼看着又过了一个月,他正想着千万不要再有让唐素素受伤害的事发生了,却得到了一个让他心觉不妙的消息。

  ——廖佳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