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同桌变成幽灵后 > 第55章 万恶之源
  孤儿院的饭菜都是在公共食堂吃,以前唐素素的份总是被别的孩子抢走,现在也不例外,别的孩子看到她进来,挤眉弄眼地打暗号,果然唐素素刚打饭坐下,那帮孩子就立马作妖了。

  他们呼啦啦跑过来故意撞她拿着碗筷的手,见唐素素转身躲过,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故意在她碗边吐口水。

  唐素素纵然有再多防范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不要脸,顿时她的食物全都被污染了,看到她安静地端着东西放到桌子上,那些孩子以为她是怂了认栽了,更加猖狂:“还以为她最近变大胆了,还不是胆小鬼!”

  “哈哈哈走吧,让她一个人在这吃我们的口水!”

  这时,有个女孩小声说:“对了,我刚刚在院长屋子好像看到了廖佳姐姐,她好像是回来了,你说她现在还会保护唐素素吗?”

  郑容光感觉到听到这话的唐素素耳朵动了动,呼吸变得粗重了一些。

  为首的那个男孩抬起下巴说:“怎么可能!廖佳姐现在有了新爸爸新妈妈了还顾得上唐素素吗!啊,说起来,廖佳姐的新爸爸新妈妈不就是不要唐素素选择了廖佳姐吗哈哈哈,真丢人,我要是唐素素我就一头往地上撞了,她还好意思出来吃饭。”

  几个孩子推推搡搡要回到开始的座位,哪想没走几步,为首的男孩就被一股蛮力往前一推,整个人扑在了地上,脑袋砰咚一声狠狠敲在了地面上,男孩先是怔了怔,然后痛感来袭,他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旁边的小孩也吓住了,张大嘴看着骑在男孩背上抓着他头发的唐素素。

  唐素素倒是超乎寻常的一脸镇静说:“我不喜欢一头往地上撞,你要是喜欢我帮帮你?”

  男孩被她按着脑袋硬生生磕了好几下,气得边哭边嚎,小孩子没什么脏话可以骂,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对唐素素一点伤害也没有。

  其他小孩见势不妙,想要伸手去帮忙抓住唐素素的手,可刚被唐素素琥珀色的眼睛一瞪,他们就感到一阵颤栗,竟一窝蜂往外逃跑了,跑到一半又觉得丢人,不知是谁提了个建议说:“我们找院长来,让院长来收拾唐素素!”

  等院长带着廖佳赶过来,事发现场就只剩下一个吓晕过去额头血红血红的男生,唐素素早就不见踪影了,再往餐桌一看,上面汤汤水水倒了一片,简直没法入眼,那些小孩惊叫道:“唐素素把我们的食物都打翻了!”

  院长本还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看这幅遍地狼藉的样子,怒从心起,勃然道:“唐素素去哪了!把她给我抓过来,告诉她如果她不认错就罚她一周都没有饭吃!”

  孤儿院里食物一向都很节省,院长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大人一发火,小孩们不自觉站直了背,有小孩捂了捂嘴,幸灾乐祸偷偷说:“唐素素这回完了。”

  一边站着的廖佳闻言看了眼说这话的小孩,小孩连忙低头,以为廖佳又跟以前一样要出声帮助唐素素呢,没想到廖佳并没有呵止,反而是表情平淡的对院长说:“我去找找唐素素。”

  院长怒火冲天:“找到她给我好好管管她!正好你现在回来了,教育一下她,让她知道她犯了什么错误!”

  廖佳点点头,走出去按照记忆中唐素素喜欢去的地方一一找去,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她就在秋千附近找到了唐素素。

  *

  唐素素坐在秋千上,手上拍打着弄脏的裙子,以她的视角范围早就看到了廖佳,但是直到廖佳走到她面前她都没有要抬头的意思。

  廖佳先开了口:“院长说罚你这周都不许吃饭。”

  唐素素没说话。

  廖佳又说:“你居然没有蹲在门口了,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守在那里等着么。”

  唐素素眼皮掀了掀,终究是没忍住,用控诉的眼神射向她。像是在说:她为什么明知故问?

  廖佳了然说:“你是还在怪我抢了你的新家人?”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似乎丝毫不觉得这些话有什么禁忌。

  唐素素抓住秋千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说:“你是知道我有多想见那个哥哥的。”她只告诉给了廖佳,廖佳不可能不知道,可廖佳仍然选择了抢走属于她的机会。

  “我知道。”廖佳露出了像以前一样亲近的表情,她叹了口气,半弯下腰欲握住唐素素的手,唐素素手一闪,她愣了愣,眉眼放柔说:“我只是当时太想有个爸爸妈妈了,所以才控制不住自己,你听说过的吧,我从三岁就被父母遗弃在这里了,我不像你还有过父母,我很想知道拥有父母的滋味……”

  唐素素一动不动,对她这番推心置腹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而且我听你说了那个哥哥,我也很想看看他是什么样子的。你完全没必要介意我抢了你新家人的事,因为我也被他们抛弃了,他们说我和他们家也合不来把我送回来了,你看,现在他们也不要我了,我和你是一样的。”

  唐素素下意识问:“他们现在也不要你了?”

  “……是的。”廖佳看起来并不想多说,她走到唐素素身后,帮唐素素摇动起秋千,笑着转移了话题:“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哥哥的事么,我见到他了,我可以告诉你他现在是什么状况。”

  唐素素再讨厌廖佳之前做的事,也无法一口拒绝关于郑容光的话题,她犹豫再三,默认了廖佳的说法。

  廖佳说着,唐素素就一言不发地听着。听她说郑容光身体不太好卧病在床,听她讲郑容光长成了什么样子,听她描述郑容光爱看什么书,平常习惯说什么话……唐素素一直都很安静,像是不想打断能获取郑容光信息的这段宝贵的时间。

  两人的关系好似恢复到了之前一般,可每当廖佳要去握唐素素的手,唐素素就不由自主地避开,廖佳苦笑了一下说:“你怎么才能原谅我呢,我对你就只做错过这一次,而且我离开那天也跟你道歉了,我不是故意的,是有新家人的诱惑太大了,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就不要闹别扭了,好吗?”

  唐素素忽然认真说:“可我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不管是不是故意。”

  廖佳一顿,半天都没能接上她这句话,郑容光透过唐素素的眼看到她变得尴尬的脸色,心想:唐素素虽然说话直白不留情面,但理却是没错的,没道理朋友给予的伤害就可以一笑而过了。

  廖佳脸上发红,可能是不好意思继续纠缠这个话题,改口说道:“虽然院长罚你不能吃饭,但我会想办法偷偷给你带吃的来的,就像以前一样,你就每天饭点在这儿等我就好。”

  第二天,唐素素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习惯性地又坐到了秋千上发呆,郑容光能一起感受到饿了一天一夜的唐素素肚子发痛的滋味,他不禁想到:不知道廖佳会不会遵守约定?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就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向这边靠近,唐素素扭头看去,毫无疑问,来人正是廖佳。

  她应该是躲着人跑过来的,嘴巴里还在喘着粗气,手上递来了一袋东西,郑容光跟着唐素素往袋子里看去,里面是挤挤挨挨摆着的又大又圆的肉包子,包子皮薄,面上泛着肉的橙黄色,看着就刺激人的食欲。

  廖佳拍了拍唐素素的肩膀,无声催促她赶紧吃,顺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放到了唐素素的嘴前。

  唐素素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肉包子,在肚子不断的抗议下,她最终张开了嘴叼了进去,廖佳满足地笑了,接着又喂了几个给她。

  接下来的两三天,唐素素和廖佳都重复着这样私底下喂食与进食的活动,直到有一天,廖佳好像是有事,提前把包子放到了秋千上,唐素素没等到她,便自己先吃了,反正以往廖佳都不会吃这些包子,也许她是提前吃过了再给她带来的。

  不过这一次,唐素素吃得太多太着急,一瞬间有了反胃的感觉,她不适地揉了揉肚子,在秋千上荡了几次就更想吐了,她赶紧从秋千上下来,弯腰时一下子没忍住,吐了出来。

  郑容光也跟着干呕了几声,等恶心感褪去,他和唐素素一起看向沾上了秽物的裙子。

  有一块黑色的不明物体在裙子上扭动,那个东西看起来好像还活着,被唐素素抓起来还动了动腿。

  郑容光眼前一黑,心里顷刻间凉透了,脑内有一个惊骇的猜想油然而生。一时间他竟然分不清到底是这个想法令他恶心,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着唐素素吃了这么久有虫的包子恶心。

  唐素素先是僵了片刻,然后抓起旁边袋子里剩下的包子扒开——亲眼确认了事实。

  她浑身都在发抖,将那一袋包子掷在地上,跑着要去找廖佳,忽然在转角处她扫描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景象。

  那个被她按头在地上打头欺负她的男孩正跟廖佳在讲话,两人说话声并不小,唐素素这个位置能把他们的对话尽收耳底。

  “廖佳姐,你真的往包子里放虫子给她吃了?”

  廖佳回了个眼神,男孩秒懂地笑了:“廖佳姐这次回来我们都以为你还要护着她呢,你怎么就突然想通了?”

  唐素素听到廖佳说:“我这次被送回来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看到她我就烦。那家家人带我回去本来是要我假扮她的,但是那家人的儿子觉得我不像她,跟我发生了好几次争执,最后说我变了,让父母把我送回来,你说搞不搞笑,我和唐素素本来就是两个人!难道还要让我学着唐素素那副晦气的样子去讨好他家儿子吗!我才不——”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廖佳越说越激动,面带潮红气势昂扬,口里的贬低之意割断了唐素素脑中最后一丝理智消失,唐素素拔腿冲了出去,抬手就给了廖佳一巴掌。

  之后的事,郑容光也有些分辨不清楚了,精神跟唐素素一起变得恍惚,他只能体会到唐素素在发狠了的打架,或许打的不光是廖佳一个人。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周围嘈杂声吵得人脑仁都要炸了,时间的流逝也无法判断,他只知道最后的最后,模模糊糊间能看到鼻青脸肿的院长大吼:“报警,把这个疯孩子送走,我们这里容不下这个孩子了!”

  听到这句话,郑容光心口大恸,他随着唐素素的视线转了一圈,每个人都用警惕和恐惧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就像唐素素是个不被任何人所容纳的存在,他们要赶走她,把她扔得远远的。

  人群中后方副院长的声音传来:“你们还没搞清楚状况,怎么能说就是唐素素一个人的错?”

  院长不愉快道:“她连大人都敢打,难不成还是我惹了她,难不成是我的错?她简直就是个惹祸精,是个祸害,留着她我们孤儿院就会变成这种乱糟糟的样子!你看看周围的孩子,都被她打得躺在地上了,她还想怎么样,还想把人都打死吗?尤其是廖佳,对她多好,她居然连廖佳都打!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双方各执一词,副院长和院长谁也没能说服的了谁,唐素素还是被院长固执地送到了当地的警察局,副院长没有办法,便陪着唐素素去了一趟。

  听了前因后果的警察把这事又通知到了最早将唐素素送到孤儿院的警察那里,那边当即给出了回应:“是父母死于火灾,出自唐宅的那个唐素素吗?你们快把她送过来,她的舅舅正在找她呢!是我们这边没有调查清楚失误了,她并不是真的孤儿,她家在日本还有个从没联系过的亲舅舅。这个舅舅可真是个人物,闹得我们这里满城风雨的,就为了找她!这可不是巧了,既然那边不愿意收,刚好把她快送回给她舅舅吧!”

  当夜,唐素素没被送到舅舅身边,而是唐天佑长途跋涉到了她这里来。

  借着月色,郑容光看到警局外面快步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黑色西装黑色手套,面容白净却弧线犀利,目光明亮,内里锋芒毕露,视线一上来就牢牢锁定到了唐素素身上。

  孤儿院的副院长见状赶紧唤道:“唐素素,你舅舅来了!”

  郑容光自然认得出来眼前这位是谁,但对现在的唐素素来说,所谓的舅舅不过是陌生人。

  唐天佑几步上前来,呼出一口冷气,单膝跪在唐素素面前,平视着她。郑容光能感觉到他复杂的目光一寸寸扫视在‘自己’的脸上,他的眼神中情感表露的不是很明显,就连郑容光也不能看清他在想什么。

  下一刻,郑容光听到他嗓音低沉说:“素素,我们走。”

  唐天佑脱下了右手带着的黑色皮手套,五指展开伸手向前摆在唐素素面前,又跟着补充了一句:“我是你的舅舅,舅舅接你回家。”

  他的声音引起了唐素素的注意,唐素素眨了眨眼,盯着面前的手掌心看了一会儿。

  然后,郑容光听到唐素素说:“滚开,你们这些骗子。”

  她声音很轻,力度不大,但却极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