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酷帅狂霸拽[快穿] > 第12章 第 12 章
  不过说是这样说,可无论是系统还是云叱都知道,另立门户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

  俗话说挟天子以令诸侯。

  柳依依虽然不是天子,但是对于现在的王霸帮来说,存在意义也差不多了。

  这群黑手党可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但凡有一点良心,上辈子的柳依依,都不会落到那种下场。

  今天这场葬礼,说是一场葬礼,实际上也是一个利益分割的契机。

  在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柳依依这个“前朝太子”,就算死,也要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二叔,咱们帮不能群龙无首。”

  “现在大家都在,您给拿个主意吧?”

  果不其然,就在柳老虎下葬的下一瞬,就有人按捺不住,跳了出来。

  说话的是个小喽罗,云叱对他没什么印象。

  那位被称为二叔的却不简单,是王霸帮的二把手,人称钱老二。

  是个看上去很好相处,实际上却面衷内奸,十分心狠手辣的人物。

  他没说话。

  “小允,你怎么光问你二叔,不问你三叔啊?”

  另一个身材微胖,满脸横肉的人,却开了口。

  “难道你三叔我就没有权利决定谁是下一任帮主吗?”

  “还是你觉得,我赵三横粗人一个,比不过你二叔?”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叫赵恒,人不如名,脾气非常暴躁,人称赵三横,是王霸帮,目前的三把手。

  野心是有,脑子却跟不上,在柳依依的记忆里,他死的比自己还早。

  “这个……”

  那个被称为小允的小喽罗,明显是被人推出来的出头椽子。

  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哪里能想得到那么许多?

  被赵三横这么一说,就有些吱吱呜呜。

  “得了,他一个小孩子,哪能想的那么周全?”

  见赵三横这样说,钱二叔终于慈悲心肠,开了口。

  不过这慈悲心肠,可没用到云叱身上。

  因为他的下一句,就是……

  “不过咱们帮会,当家那么多,这小子叫我来决定下一任帮主的人选,确实不太合适。”

  “依我看,咱们大哥的女儿还在这里呢。”

  “与其在这里争执,咱们不如看一看,大哥死前,有什么指示?”

  ……就是让云叱背锅。

  “……”

  “呸,真不要脸!”

  就算在柳依依的记忆中看到过这一幕,亲身经历,系统还是忍不住,鄙视了一下这个不要脸的老头。

  想当帮主就大大方方说呀!

  拿一个小姑娘出来顶锅,算怎么回事?

  更何况在开口之前,还要专门强调一句小孩子说话不合适?

  “宿主,你一定不能上他当。”

  他劝云叱慎重起见。

  最好什么都别说!

  反正说了也是白说,反而容易被这个老狐狸找到破绽,牵着鼻子走。

  ——上辈子的柳依依,就是那样。

  可以说她的悲剧,有五分,都起源于今天这场谈话。

  “哦,原来二叔知道我父亲指定了下一任继承者啊?”

  可是云叱要是学会了“慎重”,那还是云叱吗?

  “我还以为,你们并不想听他的话呢。”

  她不但要说,还要说得洒脱,说的彻底。

  “???”这叫什么话?

  钱老二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

  下一瞬,他的预感成了真。

  “我爹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就是,这个帮派,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如果可以,他还是倾向于让他唯一的女儿,也就是我,来当咱们王霸帮的下一任的帮主。

  “什么?”

  “就你?”你莫不是在做梦?

  众人什么名字都想过,就是没有想到,会从云叱的嘴中,听到属于她自己的名字。

  他们表情怪异,一片无语,甚至有人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云叱也不在意。

  “我不说,你们非要让我说。”

  “我说了,你们又不信。”

  “哦……或许是你们都信了,却要装作不信,完全不会按照我说的话来做。”

  “……”众人笑不出来了。

  有些话虽然是事实,但是说出来,实在让人难堪。

  云叱才不管他们难堪不难堪。

  她往前走了一步。

  身后给他打伞的男人相当有眼色的跟着给她举伞,没让雨滴,打湿云叱的一根头发丝儿。

  云叱满意看了那男人一眼,话语依旧在继续。

  “那我就不明白了。”

  “你们为什么又要问我?”

  “或者说,你们究竟又要想让我说什么呢?”

  “是二叔让我说话,我就说父亲交代的下一任继承人是二叔。”

  “三叔让我说话,我就说父亲交代的下一任继承人是三叔。”

  “阿猫阿狗让我说话,我就说父亲交待的下一任继承人,是阿猫阿狗吗?”

  众人:“……”

  众人何止是笑不出来了,他们中但凡有点良心,要点脸的,这会儿都恨不得直接钻进地缝里去了。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赵三横就是其中之一。

  显然,他还有一个做不了老大的原因。

  ——太好面子。

  他明明真的很想当帮主,但是就云叱这么几句话下来,他竟然又不敢承认了。

  “我们,我们只是想知道大哥当时说了什么嘛。”

  他肉眼可见的心虚。

  一点没意识到,这话一出口,基本上就要告别下任帮主的帮主之位了。

  为他点蜡。

  系统看不上这种人,云叱有时候却对这种蠢蛋喜欢的很。

  装的一脸惊喜:“这么说,三叔是要支持我了?

  三叔:“……”

  三叔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

  他刚刚的话,是这个意思吗?

  “我……”

  他想再说些什么。

  却再没得到继续开口的机会。

  ——他被自己的手下以下犯上,强行拉走了。

  开玩笑,再呆下去别说下任帮主,说不定连现在的长老之位,都要被忽悠没了。

  “小侄女儿。”钱老二是不安好心的。

  但是钱老二不蠢。

  他看着赵三横的下场,终于意识到了云叱的厉害。

  “虽然说你有这个心,很好。”

  这会儿,也顾不得装慈祥,装尊重前任帮主了。

  “但是作为长辈,二叔还是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有时候做人太贪心,可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他图穷而匕现,直接开口威胁。

  云叱才不怕他。

  她长这么大,怕过谁?

  直接开口硬怼,“彼此彼此。”

  钱老二:“……”

  钱老二万万没有想到,柳依依比他爹还硬气。

  “好好好!你真是虎父无犬女!”

  他气的皮笑肉不笑,也走了。

  虽然做法令人不齿,但到底也算是保住了自己的“竞争”之位。

  而至于下任帮主之位,到底落入谁的手中,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下次再见面,就要凭真实力了。

  “嗒嗒嗒……”

  淅沥沥的小雨依旧在下。

  公墓里的黑色雨伞,在两位当家走后,瞬间就少了一半儿。

  这场戏,却还没唱完。

  因为本世界最厚颜无耻之人,终于出现了!

  “依依,我真没有想到,你会为了我,做到这种地步。

  这人名叫齐成,是柳依依的未婚夫。

  因为实在太渣,系统给他取了个外号,名叫齐渣男。

  如果柳老虎没有死,这位齐渣男拿的剧本应该是,靠着和柳依依的关系,努力讨好老丈人,忍个一二十年,再侵吞整个王霸帮的渣男上位史。

  但是由于柳老虎突然死去。

  柳依依就悲剧了。

  他在这场葬礼,配合着钱老二,反手给柳依依来了一刀,彻底败坏了柳依依的形象,让对柳老虎还有些忠心的小弟,彻底放弃了柳依依。

  后来,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成了钱老二的女婿。

  而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

  钱老二的女儿可没有柳依依好骗,也没有柳依依那么温柔体贴。

  这男人靠着钱老二的女儿稳固势力,前脚娶了人,后脚,竟然又腆着脸,来找柳依依复合了。

  他真诚的要求柳依依做他的小三。

  还必须是心甘情愿奉上身心和身后势力的那种。

  “……”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大的脸!”

  第一次知道这个情况时,连系统都忍不住要爆粗口了。

  然而更不要脸的还在后面。

  柳依依不从,这个男人竟然直接找机会,将柳依依给囚禁了起来。

  “???”系统越发无语。

  云叱也忍不住感叹,“跟他相比,我感觉连上一个世界的霸道总裁,都眉清目秀了呢。”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没错。”

  两人心有戚戚。

  他们后悔,在上个世界没有给霸道总裁更多的爱。

  掉节操的事情还在继续。

  当被囚禁的柳依依被钱老二的女儿发现之后,这个渣男不但没有承担起一丝一毫的责任。

  反而……

  “亲爱的,你相信我,是她勾引我的,我是无辜的,我的心里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啊!”

  ……反而反手,就把锅扣在了柳依依头上。

  “我们还是直接把他给人道毁灭吧!”

  因此,若问系统在这个世界里,最讨厌的人是谁。

  那绝对是这个齐渣男,没有之一。

  他建议,不逼逼,直接把这男的弄死算了。

  “反正你现在是组织大小姐,弄死个人,应该也不会被判定任务失败。”

  “嗯。”

  云叱深表赞同,然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我是谁?”

  “我可是受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人。”

  “怎么能干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呢?”

  “不行的,不行的,作为社会主义的花朵,红旗下迎风招展的守法公民,我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系统:“……”

  系统一边想要提醒云叱上辈子狂揍霸道总裁的事。

  一边想给齐渣男点蜡。

  ——突然觉得,或许直接去死,对于齐渣男来说,才是最幸福的结局呢。

  齐渣男不知道有人在为他“真切的祝福”。

  或许是云叱的表现让他觉得,现在的柳依依,还有利用价值,他倒是没有选择,直接背叛。

  反而更不要脸了。

  “我太感动了,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经营咱们帮派的。”

  ——他分分钟就要将云叱因为刚刚的话,而在帮派众人面前巩固的威信,揽到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