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酷帅狂霸拽[快穿] > 第22章 第 22 章
  “啪——”

  响亮的耳光响起。

  不是问题小弟被打了,而是齐渣男。

  齐渣男想的挺美,却高估了自己的武力值,低估了问题小弟的爆脾气。

  问题小弟在齐渣男举起手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要打的是自己。

  还以为他要威胁红红。

  就在齐渣男动手的前一秒,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红红推向一边的兄弟。

  挡住齐渣男的攻击,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还不罢手。

  就像跟揍二合一怂包一样,噼里啪啦,将齐渣男给打了一顿。

  却比揍二合一的时候,动作要狠多了。

  “还想打女人,你是不是人,是不是人啊!”

  一边打,还一边骂。

  在这方面倒是特别的公平公正。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前面说了二合一不是好人,现在就真挚的给齐渣男盖上了一个打女人的帽子。

  齐渣男:“……”

  齐渣男崩溃了!

  他觉得跟柳依依分手后,真是什么都不顺!

  齐渣男的小弟:“……”

  齐渣男身后的小弟本来还想救他。

  ——毕竟他们再看不起齐渣男,也不能否认,现在的齐渣男,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是他们的脸啊。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却迈不开腿了。

  嗯,他们迈不开腿,真的只是因为这个!

  绝对只是因为这个!

  肯定不是因为对方那两百个人,看到问题小弟动手,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好似巴不得他们动手的可怕模样,真的让人害怕。

  至于系统云叱和秦莳?

  “嘿,打的好,打的好,再用点儿劲儿,再用点儿劲儿……”

  一个疯狂为问题小弟打call,恨不得亲自上场。

  一个自然是站在自己小弟这边儿。

  还有一个,嘴角翘起,幸灾乐祸。

  无论是谁,都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

  “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不是要打她。”

  ……于是齐渣男,就这么悲催的,生生被打了五分钟。

  他鼻青脸肿,气息微弱,拼命辩驳。

  问题小弟一心一意关注手上动作。

  不听。

  “好了好了,找人要紧,找人要紧。”

  到底是怕出人命。

  最后出面的,竟然是同样鼻青脸肿的怂包二合一。

  “你再看看,认不认识这女孩?”

  结束折磨的齐渣男,这会儿被打的没脾气,也没有什么想法了,赶紧去看。

  “不,不认识。”

  “说谎!”

  问题小弟又举起了拳头。

  齐渣男心痛,委屈,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尊严作祟,真的很想放声嚎啕:

  “我是真的不认识啊!”

  这话没有说谎。

  他身为管理者,怎么可能认识每一个打工的人?

  更何况,还是已经辞职半个月了的。

  “我,我认识。”

  还好,齐渣男不认识,他身后的小弟,却有人认识。

  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己方卧底,又或者是被问题小弟揍自己上司的气势,给镇住了。

  这小弟交代得十分彻底。

  “她是今天早上抓过来的那个艳艳的好姐妹。”

  齐渣男:“……”

  齐渣男本来还想感谢一下这小子为自己出口解围呢。

  这话一听,恨不得以头撞地,对他大喊一声:滚!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从齐渣男挨揍开始,就没再开口的云叱,听到这话,冷笑一声,终于开了口。

  “既然你们承认,事情就好办了。”

  “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这个姑娘是我的人,今天她要是少一根毫毛,呵呵。”

  她冷笑着看着包括齐渣男在内的所有大庆酒吧的人。

  彻底跟他们撕破脸。

  “走,搜!”

  一声令下,带着身后两百多个小弟,破门而入,直接进了大庆酒吧。

  一进去,却是惊呆了。

  此刻是白天,但是这里所有的窗户都被厚厚的遮光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一丝阳光也无。

  微红的灯光,飘摇在浮空中。

  玻璃凳子和吧台,全部换成充满欲望红的沙发。

  沙发上,歪歪斜斜,或坐或躺,摊着一个又一个神情朦胧,吞云吐雾,好似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唯一的光,竟然来自他们刚刚破开的门。

  这哪里是酒吧?

  这明明是个毒窝!

  “谁呀,怎么这么亮?”

  有人因为云叱他们的动静,带进来的光,而有片刻的清醒,虚幻的发问。

  更多的人,却是连发问也无。

  好似已经完全不关心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

  只是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努力避开阳光,将自己往阴影处,藏得更深。

  “……”

  震惊到最后,是失语。

  “我从来没有想过,几百年前的事情会再现。”

  时隔多日,云叱终于再见了秦莳第一次以警*察身份,跟她见面时候,流露出的气势。

  却再没心情欣赏。

  不知为何,她明明不是人,更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却偏偏感受到了和秦莳同样的愤怒,与悲哀。

  就连系统,也是如此。

  他们没回答秦莳的问题,只是扭头看向了同样震惊的兄弟们。

  这让他们心中好过了一些。

  毕竟,从这些人脸上的震惊和愤怒,云叱看出了,并不是所有的组织人士,都这么没有底线。

  她彻底冷下了脸。

  “一半的人去把外面的人和这里的人都绑了。”

  “一半的人到包间后院,和楼上去看,看看还能挖出来什么肮脏!”

  她可不相信,底线都掉成这样了,齐渣男做的,就仅仅是让人吸*毒。

  “是。”

  弟兄们心情沉重的领命而去。

  没过多久,就将大庆酒吧所做的事情,一点点的扒了出来。

  赌鬼……

  刑具……

  带着血印的借据……

  被打的奄奄一息,不是少只眼睛,就是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或者一根手指的男人。

  变态……

  SM工具……

  控制人的牢笼刑架……

  被折磨的双目空洞,不是浑身是伤,就是已经略有些神志不清的美貌女人。

  毒*品……

  毒*品……

  毒*品……

  被放在保险柜里,一台上来,就差点引起,刚刚那群瘾君子疯狂的毒*品。

  “柳依依,你纵容手下的兄弟,打我也就算了。”

  “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搜我们酒店?”

  齐渣男从云叱选择直接破门的时候。

  就暗暗察觉到了不好。

  让人去找了钱老二搬救兵。

  被云叱派人绑起来之后,更是感觉心中不妙。

  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布置,到底没有那么怕。

  还敢不断叫嚣。

  “我告诉你,我身后也是有人的!”

  “你难道真的要跟二叔撕破脸吗?”

  “怎么……”

  云叱看着这一桩桩,一件件,连冷笑都笑不出来了,终于理会了他。

  “你真觉得,我不敢吗?”

  她毫无保留,一脚踹到了齐渣男身上。

  “不……”

  齐渣男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痛,直接往后飞了出去。

  “乒呤哐啷——”

  “咔嚓——”

  他的后背,砸到了身后的桌椅。

  一股剧痛,前后夹击,直击他的心脏。

  他似乎听到了自己骨头裂缝的声音。

  “嗷——”

  他惨叫起来。

  “……”

  耳边,却偏偏静的吓人。

  不知道为什么,让他连惨叫,都不敢放声了。

  他小心翼翼的喘着粗气,忍着疼痛,去看周围,去看云叱。

  云叱依旧面无表情。

  周围的人,个个噤若寒蝉,要么崇拜她,要么恐惧她,但是无论哪种,所有人都好似在顺从她。

  不知为何,齐渣男感觉到了莫大的恐惧。

  他终于不再叫嚣了。

  他冷汗涔涔,浑身发抖。

  他似乎可以完全忽视身上的疼痛。

  他觉得,他似乎会死

  “你究竟,究竟想干什么?”

  但是他想多了。

  “不干什么,只是觉得,刚刚你挨打,太轻了。”

  云叱并没有杀死他的意思。

  不是觉得这个人渣,配活在这世上。

  而是觉得,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话毕。

  云叱竟然又笑了出来,还很温柔的样子。

  不过这一次,她笑的对象可不是齐渣男这个人渣,而是那些遍体鳞伤的姑娘。

  “想报仇吗?”

  “来,你们自己上。”

  她让人从大庆酒吧的刑房,拿出了一堆皮鞭。

  “大小姐……”

  秦莳似乎想要阻止,但是最终也没有阻止。

  只是顿了顿道,“我先将那些伤重的,送到医院。”

  只是微微一笑,提醒云叱道,“别让她们沾上人命。”

  “不值得。”

  “那当然。”

  云叱也笑了,她冲着这个男人点了点头,第一次认真考虑系统的话。

  他好像,真的挺适合自己。

  她看着秦莳带人走了。

  回头又去看那些女孩子们。

  那些女孩子们,惊慌,骚乱,因为云叱之前打齐渣男的动作而渐渐稳定心神。

  眼中透出了一丝小心翼翼的光。

  却依旧沉默。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去拿那些,之前带给了她们极大痛苦的鞭子。

  “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系统不忍直视。

  云叱心中叹息,却并没有放弃。

  “不用怕。”

  她温柔的鼓励这些人。

  “我保证,他们以后没人敢找你们的麻烦。”

  依旧没人说话。

  “要不,就算了吧?”

  对女性,有种莫名保护感的问题小弟,在这种沉默中,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云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却没有理会。

  “怎么能算了呢?”

  她不是想要逼迫这些女孩子什么。

  而是真切的知道,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讲,心里的伤痛,远远要比身上的伤痛,更加难以痊愈。

  她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重新建立她们的信心。

  给他们走出来,留一把钥匙。

  她静静地等着。

  等的都快失望了。

  “我来!”

  才终于听到一个女人充满仇恨的声音。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一个浑身都是鞭伤,却不要人扶,现在才从楼上,缓缓挪下来的女人。

  “艳艳!”

  看到她,红红欣喜的大叫起来。

  齐渣男却惊恐的叫了起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