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酷帅狂霸拽[快穿] > 第28章 第 28 章
  “啊——”

  齐渣男被光头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

  ——他虽然心狠,也有杀人的决心,可是从来没有直面过这样血腥而残酷的事情。

  他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唔。”

  却没有叫完,就被光头男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不要,叫,明白,吗?”

  光头男人用蹩脚的中文对齐渣男说话。

  温热的血在地板蔓延,触碰到齐渣男的手指,就像是从他身体里流出来的一样。

  他嘴唇冰冷,浑身发颤,就是想说不明白,也不敢啊!

  “唔唔(明白),唔唔(明白)……”

  他拼命的点头,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表态。

  也不知道哪一点戳到了光头男人的笑点,将光头男人逗笑了。

  “你,很好。”

  光头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轻蔑,放过了他。

  “我们,合作。”

  这本是齐渣男的目的。

  但是不知道为何,看着光头男人的模样。

  此刻的齐渣男,心中却开始有些发毛。

  “我真的能达成所愿吗?”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了。

  只是都到这份上了,想反悔,肯定不可能。

  他吞了吞口水,看了一眼地上刚刚还活蹦乱跳,现在死不瞑目,蔓延出大片血水的侍从,也不敢问光头男人为何要杀他。

  听到光头男人这样说,他忍不住继续拼命地点头。

  “合作,合作……”

  “我都听你的,听你的。”

  “很好。”

  光头男人满意了,并没有告诉齐渣男,这个合作内容除了帮助齐渣男杀死云叱等人。

  更重要的——是杀死那个正在跟云叱共进晚餐的金发男人。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些年来,红蜘蛛几乎所有的交易,都是他出面在谈,他曾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也曾在酒桌上谈判,他做了一切老大应该做的事情,也承受了一切老大应该承受的危险。

  可是每次回来这里,他只得到了什么?

  “出去……”

  “出去…”

  “出去!

  只得到了那个男人的驱逐,得到了那个男人的无视!

  甚至有朝一日,在那个男人玩腻这种“幕后游戏”之后,他还很有可能会随时随地,得到他的抛弃。

  这太不公平了!

  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大”,光头男人在外面越威风,回到这里,就越来越难以忍耐金发男人对他的指使。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心中有了让金发男人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念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只要那人消失,他就会如外面的传闻一般,成为spider,成为红蜘蛛真正的,唯一的,老大。

  而现在,机会来了。

  “你,回去,跟我……跟我说,他们的,计划。”

  “我不会,对你,不好。”

  他挤出一丝笑,拍了拍齐渣男的肩膀,另找了一个属于他心腹的男人,送齐渣男回去。

  齐渣男并不傻,他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

  ——在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并且占有绝对上风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应该直接将那些对自己生命有威胁的人杀死吗?

  “我真的能成功当上王霸帮的老大吗?”

  他又开始自我怀疑了。

  但是看着脚下的尸体,看着光头男人的样子,他依然不敢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好,好,我一定做到,一定做到。”

  他也挤出了一丝笑,谄媚而讨好。

  “呼……”

  回到房间,齐渣男喘了口气。

  “你这个没用的男人!

  但是这口气还没喘匀,就被钱小冉给打断了。

  “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钱小冉毕竟是“客人”,之前那两个男人把她塞回房间之后,并没有多为难她。

  他们走后,钱小冉自然要来找齐渣男算账。

  可不就将他“逮”个正着?

  “你竟然敢让人那样抓我?”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呀!”

  她朝着齐渣男扑了过来,因为愤怒,竟然没有注意齐渣男身上不小心沾染的血迹,对他又打又骂。

  “够了!”

  齐渣男还没放松的紧绷神经,被她这么一吵闹,再度紧绷,简直要疯了。

  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气。

  钱小冉一愣。

  又哪里会适可而止?

  并且还是在齐渣男这么一个平日对她百依百顺,被她看不起的男人身上?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这样讲话?你信不信,我回去就让爸爸好好修理你?”

  她不但不适可而止,反而更怒了。

  “啪——”地一声,又朝着齐渣男抡起了大嘴巴。

  手上不客气,嘴巴也越来越毒起来。

  “你这个没人要的玩意儿,烂泥扶不上墙的垃圾,□□里没有卵……”

  却还没骂完,没打完,就被齐渣男打断了。

  “我都说够了!”

  他为了躲避钱小冉的攻击,狠狠地将钱小冉往后一推。实在是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以往的冷静和忍耐了。

  房间并不算大,桌椅十分拥挤。

  这一推可不得了,正将钱小冉推到了桌子上。

  “砰——”

  钱小冉只觉得后脑勺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世界都眩晕起来。

  “你,你……”

  她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后脑摸去,一手血。

  “你真是要死啊!”

  愤怒和疼痛纠缠在一起,让她更加无法思考,只想凭着本能发泄。

  却没有发现,在她沾了血的手,出现在齐渣男面前时,本来深吸一口气,努力挂上笑容,想要如以往一般,过来开口道歉的齐渣男,突然变了一个神色。

  带了点惊奇,释然,和……兴奋。

  这血的颜色,给了他一种极为熟悉的美。

  他想起了艳艳。

  他想起了艳艳身上的伤痕。

  他想起了艳艳身上被他鞭打的伤痕。

  他想起了当鞭子落到艳艳身上的时候,他心中闪过的愉悦和满足。

  ——那被艳艳反打后,压抑在心里深处的,不敢表露的愉悦和满足。

  他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冰冷的唇,逐渐变得如火一般炽热。

  烧没了他心中的恐惧和顾虑。

  他将目光凝聚在了钱小冉的脸上。

  ——那里的趾高气扬,已经变成无力的痛苦。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真是,好看啊……”

  他呵呵自语,脸上伪装的笑容,不知不觉,变得异常瘆人。

  “你,你要干什么?”

  一向顾前不顾后的钱小冉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却已经晚了。

  一双沾着血,黏腻的,冰冷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捂住了她的嘴巴。

  “咚——咚——咚——”

  这个狭小的,昏暗的房间,发出了持续许久的沉闷动作声,偶然会夹杂着几声男人的喘息,和女人尖促的叫。

  这样的地方,隔音效果自然也不好。

  有被钱老二安排,跟着钱小冉的小弟,听到这种声音,皱着眉头想要过来查看。

  却很快被其他人拉住。

  “你去干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

  他们露出了暧昧和了然的笑,猥琐的将那个小弟,以“不懂事”的名义给拉走了。

  “唔唔……不……”

  房间内,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女人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发出虚弱的,绝望的声音。

  “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房间内,同样浑身是血,却都是别人血的男人,眼眶微红,青筋暴起,压抑着满身兴奋,在女人的耳边,发出如恶魔一般,幸灾乐祸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

  “噗哧——”

  他在笑声中,在女人绝望的神色中,将手中的刀具,送入女人的心脏,彻底要了她的命。

  突然,再也不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他一定会成为王霸帮的帮主。

  一定!

  他将女人的尸体拖到了床上,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他清理干净身上,和地板上的血迹。

  他换了一身干净,帅气的西装。

  他勾起微笑,从这个房间走了出去,并且从容不迫的,跟外面遇到的每一个人,打了招呼。

  “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这个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有听到昨晚动静的小弟,猥琐的看他。

  “说实话……”

  他低下声音,挤眉弄眼,用同样猥琐的声音回复。

  “有点儿累。”

  “哈哈哈……”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那么久呢……”

  “兄弟,以前小看你了呀……”听到两人的对话内容,又有几个男人猥琐的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聊着聊着,一起和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空气中充满愉悦。

  一切,似乎就跟他跟人打招呼的那句话一样。

  “今天……真好呀。”

  没人发觉不对。

  “钱小冉呢?”

  唯有云叱和秦莳敏锐地觉得有些奇怪。

  “她今天不舒服,想在房间里休息。”

  “对对对,钱小姐今天肯定是下不来床了,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知道,哈哈哈……”

  但是听到众人如此异口同声。

  他们到底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昨日和spider的饭局,“相谈甚欢”。

  spider今天,诚挚的邀请他们去红蜘蛛的毒*品制造中心参观和验货。

  云叱对此并不隐瞒。

  “你们要去吗?”

  简约说了一下昨日的事情,便大方的对众人发出了邀请。

  “当然要去。”

  倒霉三人组平日存在感最低,这种时候却率先发声,生怕自己说晚了,会错过什么好事。

  好似就跟昨日的云叱一样,也忘记了他们只是来报仇,根本不是来买毒*品的。

  “我也去。”

  唯有已经背叛的齐渣男,还牢牢记得他们的本来“目的”,却根本……并没有什么卵用。

  只能默默在心中疑惑,表示自己不但看不懂红蜘蛛老大在想什么,也看不懂云叱在想什么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

  确定好参观名额,齐渣男以要换身更加方便的衣服的借口回房,如之前跟光头男人约定的那般,将此事告诉了他派过来的侍从。

  并不知道,在去参观地的路上,有人也做了和他近乎同样的事情。

  “我要吃那个蛋糕。”

  “我马上去买。”

  云叱和秦莳以买蛋糕的借口,一边秀恩爱,一边将此行目的,告知给了国际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