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酷帅狂霸拽[快穿] > 第31章 第 31 章
  回到王霸帮,带回来的小弟中,没有一个要走,云叱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钱小冉的手下,是怕回去以后被钱老二弄死。

  那剩下的人……

  “倒霉三人组!”

  云叱和系统终于想起,自己遗忘了什么。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你们怎么不提醒我呢?”

  她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被问的小弟们幽怨的看她,真心实意的痛哭流涕,“我们不敢呀。”

  ——他们怕自己落到和齐渣男一样的下场。

  异国他乡的,想跑都跑不了。

  云叱:“……”

  云叱无话可说了。

  她叫上赵三横,将钱小冉的事情告诉了他,和他一起,将钱小冉的尸体,送到了钱家。

  “小冉,小冉,你不要吓爸爸呀……”

  钱老二痛苦不堪。

  钱老二不可置信。

  钱老二看着钱小冉的尸体,终于后悔,当初为何那样放纵齐渣男。

  后悔自己,为何那样放纵自己的贪欲。

  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彻底失去精气神,傻了。

  “节哀,节哀顺变。”

  赵三横拍着他的肩膀,有些无力的安慰,却又有些庆幸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对放弃当帮主这事儿,再也没有任何不甘心了。

  几日后,云叱成功上位,成了王霸帮帮主。

  一个月后,云叱彻底把王霸帮名下企业正规化,合法化,并将那些没有案底的小弟,全部安排进去做了正经工作。

  三个月后,王霸帮改名安和集团。

  彻底从组织消失。

  与此同时,无论是赵三横还是钱老二等以前王霸帮的中高层,都被关进了监狱。

  哦,一起进监狱的还有倒霉三人组。

  他们三个不愧于他们的名字,特别的倒霉。

  好不容易因为种种问题逃脱a国惩罚,被遣送回国,连个澡都没来得及洗,就撞上了云叱把搜集的罪证交给王明霞。

  直接从a国监狱,遣送到了a市监狱。

  更倒霉的是,他们都这么倒霉了,云叱还来嘲讽他们,非要问什么。

  “你们觉得,我配当我父亲的女儿吗?”

  “配什么配啊!”

  他们气愤不已,气急败坏,即便不像齐渣男那样接受不了事实,也确实有点想疯了。

  “你可比你爹狠多了!”

  他们开始咒骂云叱,恶毒,心机,不要脸!

  云叱:“……”

  云叱在听他们第一句评价的时候,还有些担忧。

  等听到后面的话,终于放了心。

  “多谢夸奖。”

  她微微一笑,在众人一副“你神经病啊”的神色中,施施然的走了,直接将里面的人,全部——气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我刚刚少骂了一句无耻!”

  云叱完成了任务,却没有如上个世界一般,在任务完成后,就立刻选择脱离这个世界。

  “大小姐,现在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而是答应了秦莳再度求交往的请求。

  至于为什么?

  云叱看了眼秦莳,自己也有些想不明白。

  她给系统强调,绝对不是因为今天的阳光太好,秦莳穿着这一身警服,实在太帅。

  ……

  再次接任务,云叱和系统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时空。

  这个时空没有飞机大炮,没有高科技,属于封建帝王时代。

  不过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时代有那么一个国家,从大臣到皇帝,全部都重文轻武,重男轻女。

  却一边看不起武夫,一边理所当然的用他们的命,来维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一边看不起女人,一边用女人的美貌和生命,去换取和平,维护他们继续奢侈享乐的生活。

  简直,恶心!

  这个国家,名叫程国。

  这次的委托者,名叫程玲,是一个公主。

  听起来身份高贵,但其实过的还不如一般的富家千金,因为她生下来的宿命,就是去和亲。

  别说什么你既然享受了公主的待遇,就要心甘情愿为国家做贡献。

  ——因为程国公主的待遇,就是食物吃不饱。

  衣服?

  自制。

  “……”

  此刻,云叱和系统一睁开眼,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正是一台织布机,和无数看上去比她这个公主还面色红润,衣饰精美的监工。

  美其名曰,她的教养嬷嬷,和侍女。

  “哎呀公主,你怎么停了?”

  “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你难道不想吃饭了吗?”

  她应该,她应该承担个屁的公主责任啊。

  “哐当——

  云叱一脚踹翻了眼前的织布机。

  “踢得好!”

  系统这次站云叱。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别说让她三思,淡定。

  甚至恨不得拿出一把刀,帮云叱从这里冲杀出去,将这个国家的狗男人,一个一个,全部砍了!

  “这里的人,简直是太坏了,太坏了!”

  他怒火喷张,忿忿不平,不只是为云叱,也为了他们的委托者,这个身体的原主人。

  原主倒是选择承担自己的公主责任了,她被和亲后,老老实实照顾丈夫,老老实实听从父兄的指示,尽量约束他们不来侵犯中原。

  结果呢?

  结果呢?!

  结果就是,连她丈夫都被这个女子的美好品行感动,愿意站在程玲的角度思考问题。

  不忍心让这么一个女人,内心受煎熬,在自己死后,如其他女人那般嫁给自己的兄弟,发觉自己药石无医,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程玲送回了程国。

  程国的皇帝和大臣们是怎么做的呢?

  他们竟然不收。

  不收!

  “出嫁从夫。”转头就把她送了回去。

  “???”

  让人努力斡旋,不要侵犯中原的时候,怎么不说出嫁从夫呢?

  人干事?

  系统和云叱一样,被气炸了。

  “哎呀公主,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

  在系统愤愤不平,为云叱的所作所为鼓掌叫好的时候,那些教养嬷嬷和侍女看到云叱,一脚踹翻织布机,可不能接受。

  “你简直太粗鲁,太没有教养了!”

  看云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丧心病狂的,连环杀人犯,一个外星人,一坨shi。

  “我要禀报皇上,狠狠的处罚你!”

  她们无法忍受,分分钟,就要压着云叱给皇帝告状。

  这哪里是一个公主嘛,这明明是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小白菜!

  “扑通——”

  云叱呵呵一笑,翻了个白眼。

  让这群一看就被程国的主流思想,洗脑洗的不轻的女人,和织布机有了同样的待遇。

  ——把她们全部揍倒了不说,还非常贴心的,将他们全部绑起来,塞住了嘴巴。

  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正大光明的,从这里走了出去。

  委托者的心愿,是希望自己不去和亲,努力的为自己活一次,哪怕这个“自己”,已经不是真正的自己。

  云叱接到任务,少见的不打算整幺蛾子。

  就只是决定……稍微扩展那么一下下。

  至于……

  “怎么扩展?”

  云叱抬眼看了看天色,看系统这一次是真心诚意站在她这边的份上,大发慈悲的没有对系统说,他最讨厌的那两个字,而是找了个极荒凉的宫殿躲避,决定到了晚上,再告诉系统。

  系统:“……”

  系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但是却不由自主的,开始瞎猜了。

  头秃。

  为自己太过活跃的思维,流下悲伤的泪。

  “二公主疯啦……”

  皇宫这种地方,人流量巨大。

  云叱把自己屋里的嬷嬷侍婢全部打一顿绑起来,还自己无故消失的行为,很快就传了出去。

  他们都觉得她得了失心疯。

  并且毫不隐瞒的,把这事上报了。

  ——不只是为了推脱责任,还为了告状!

  程国的现任皇帝名叫程峰,是程玲同父同母的兄长。

  但是这个兄长显然没长人心,不仅是对陈玲,对所有的姐妹都非常的苛刻。

  就像是朱熹对他的女儿。

  他要求程玲等公主,吃苦耐劳,端庄大气,以德报怨,无私奉献,对下宽容,对上有礼,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出嫁从夫,夫死从儿……

  总而言之,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千难万难,你都必须克服困难。

  宛若女德书中那般毫无缺点。

  因此,当他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心中有的不是担忧,而是……

  “混账!”

  “她肯定是想用这种方式逃脱和亲!”

  ……而是愤慨于云叱的自私。

  今年的边疆,如往年一般不好过。

  就在今日早朝,他们已经决定要派个公主去和亲。

  “宫里丧母的公主,一个比一个木讷不说,还连点余钱都没有,在这皇宫之中,还不如聋子瞎子,她哪来的渠道知道这些消息?”

  在书房伺候的老太监,是个“三朝元老”,虽然地位不算高,经历的事儿却多了。

  听到皇帝这话,心中不由自主的吐槽。

  却又不敢表露,只能越发低眉顺眼,一言不发。

  ——沉默,是他最后的善良。

  有那机灵谄媚的小太监,为了顺从皇上心意,却是什么脑子都不长,什么话都敢说,下作的很。

  “可不就是!”

  三言两语的就要给公主们定性。

  “我看这些公主们,就是日子过得太好了,一点儿也不懂得体谅陛下的辛苦。”

  “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不然以后,岂不是更加不好管教了?”

  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了。

  “你说的对……”

  然后,他就在皇帝赞赏的目光中,被揍了。

  “砰砰砰……”

  还被揍晕了。

  ——是终于苟到了天黑,一路真*开挂*,专门从偏僻宫殿,摸过来的云叱。

  “成何体统!”

  皇帝都是怕死的,程峰也是,突然从暗处蹦出一个人,他本来还很想大叫“抓刺客”。

  但是当看清人影是云叱后,他却只剩下愤怒了。

  一点儿也分不清形势的,开始大声呵斥云叱,然后……

  “砰砰砰……”

  就如那个下作小太监一般,被云叱狠狠的揍了一顿。

  “嘶……”

  “难不成,难不成……玲儿是真的疯了?”

  他心中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向外面的侍卫求助。

  因为有了小太监的经验,云叱的“作案手法”更加娴熟,没把他揍晕,却在揍他之前,就把他这张讨人厌的嘴巴给堵上了。

  还好,这个房间并不只是他跟小太监两个人。

  他下意识的,充满希冀的,去看之前低眉顺眼,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老太监。

  老太监:“……”

  老太监表示,自己一点儿也不慌。

  “你,你……”

  他演技逼人,装出一副被云叱这番动作震惊了的模样,“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嗯,既不用挨揍,还一点把柄也没,完美!

  云叱:“……”

  系统:“……”

  云叱and系统:“不愧是‘三朝元老’,牛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