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酷帅狂霸拽[快穿] > 第58章 第 58 章
  意料之中,这个电话不是钱福来的。

  意料之外,这个电话是岳华芳女士以为再也不会联系的熟人——温岭打过来的。

  “嘟——嘟——嘟——”

  伴随着悠长的铃声,她不由自主的收敛了笑容。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嘟——”

  电话因无人接听,而断了。

  她不知怎么的,松了口气,却感觉更失望了。

  这夜色是那么的深,那么的凉,深到她宛若被困在一片漆黑之地的墨,别说路,连自己也找不到。

  凉到她突然从心中生出一种极为疲惫的感觉,好似对万物,都失去了兴趣。

  “嘟——嘟——嘟——”

  就在此时,电话声,却又突兀的响了起来。

  它因为无人接听,反复自动挂断,又因为对方的执着,而反复响起。

  岳华芳女士惊讶又呆滞的看着它。

  一遍,两遍,三遍……

  在电话铃声坚持不懈的响了九遍之后,岳华芳女士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终于将手指从听筒划向了绿色的接听键。

  “……”她没说话。

  “是你吧?”

  对面的男人却也不必她说话。

  “我知道是你。”

  他的声音依旧这么温柔,特别是在这深凉的夜中。

  “我知道是你,岳华芳。”

  他重复了一遍,也不强求岳华芳女士说话,自顾自的开了口,问了她一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不叫你姐姐了吗?”

  “为,为什么?”

  岳华芳女士终于带着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了。

  “因为……”

  对方深深提了一口气,让岳华芳女士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提了起来。

  “因为从那天晚上开始,我便突然意识到,我没办法只是单纯的,将你当成一个客户,当成一个姐姐了。”

  “如果可以,你,你能……”

  你能怎么样,岳华芳女士听不到了。

  因为她只因温岭的前一句话,便变得心乱如麻,下意识的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

  电话再次锲而不舍的响起。

  岳华芳女士却没再接,她几乎是手忙脚乱的,按下了关机键,重重地靠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这,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她发出无法接受的叹息声。

  能骗别人,却骗不过自己——她感觉这充满凉意的夜,好似也没有这么凉了。

  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她的思维一片混乱,一会儿想钱福来,一会是想温岭,不知不觉,竟然天亮了。

  “太太,你在这里坐了一夜啊?”

  她将起来做早餐的保姆吓了一跳,也反被对方的声音,给惊醒了。

  “嗯?”

  “嗯。”

  她恍恍惚惚的应声,这才知道自己坐了一夜。

  她想起来,却突然觉得自己头疼欲裂,浑身无力——她生病了。

  “太太,你没事吧?”

  保姆看出了岳华芳女士的不对,赶紧过来搀扶她。

  “需不需要我叫家庭医生?”

  岳华芳女士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大门突兀的响了——竟然是钱福来回来了。

  “先生……”

  岳华芳女士还没有来得及对突然回来的男人作出反应,保姆便已经露出了喜色。

  她想将岳华芳的身体状况,告知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寻求一下他的帮助。

  “太太她……”

  却连话都没说完,就被男人打断了。

  “我最近两个月不在家里住,你快帮我收拾下东西交给司机,我等会还有个会议要开。”

  显然,别说关注和帮忙,就连听,他都不愿意听一下岳华芳女士的事。

  保姆:“……”

  保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还不快去?”

  便被钱福来厉声呵斥了。

  “太太……”她是个有温度的人,即便只是一个保姆,也无法理所当然的离开一个正在生病的人。

  她抿了抿唇,去看岳华芳女士。

  “没事,你去吧。”

  岳华芳女士如往日一般大方懂事。

  “先生的事情要紧。”

  但是说是这样说,说话间,她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看向钱福来。

  钱福来并没有看她。

  看着保姆犹犹豫豫的离去,他心情极为不顺地坐到了离岳华芳最远的单人沙发上,开始抱怨。

  “现在的保姆,谱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没事辞了得了,反正家里面也没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她做。”

  岳华芳女士:“……”

  岳华芳女士脸上的期待全部消失了。

  尽管她训斥云叱的时候,说保姆做的活不能看,其实却是知道她们是有多么辛苦,知道一个人打扫一整个别墅,是多么辛苦的。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反驳过男人了,她竟然发不出声。

  她闭上了嘴,像是一朵枯萎的漂亮的花。

  她又沉默了。

  钱福来却没有沉默。

  “早餐呢?”

  他抱怨完保姆,又开始说岳华芳女士。

  “你今天没有给我做早餐?”

  “你为什么不给我做早餐?”

  “你是怎么做人老婆的?”

  “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娶你。”

  说话间,才不在意岳华芳女士的身体状况,才不在意自己根本没有给岳华芳女士说自己今天早上要回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在他的心里,这里确实是他的家。

  却是一个只能围着他转,可以让他为所欲为,只要回来,就有温情的关怀,理所当然的服帖,和各种美味的家。

  岳华芳女士:“……”

  岳华芳女士或许是积累了太多的失望,更不愿意说话了,她继续沉默。

  却不像以往,再将男人的话一字一句听得清晰明了,听的直入心扉。

  她开始发起呆来。

  飘渺的思绪顺着窗外的朝日,逐渐升腾,升腾……好像慢慢接触到了彩色的云。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究竟有没有听啊?”

  再回神,保姆已经收拾好了钱福来要的行李,而钱福来,也已经气急败坏的,站到了她的面前。

  “嗯,你说什么?”

  她终于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看到钱福来这气急败坏的模样,不但没有害怕,反而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原来他也知道,自己说话无人听,是一件很难以接受的事情吗?

  “我说……”

  “算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钱福来被她这模样气的不轻,却又好似顾忌着什么,而没有变得更加面目狰狞。

  只是面色极为难看的对她下达了命令。

  “你今天晚上把小雪喊回来,我有话对她讲!”

  话毕,他便一把夺过保姆手里的行李箱,匆匆走了。

  旁边的保姆,对岳华芳女士露出了同情之色,“太太,要不,要不我先送你回屋休息一下?”

  岳华芳女士没有说话,她摇了摇头,迈着沉重的步伐,艰难的回了卧室,回到了镜子前。

  她看向了里面的女人。

  里面的女人身形高挑,皮肤白皙,不笑时,眼角只是隐隐约约露出两条细纹。

  却一看就能让人看出,她不年轻了。

  因为她的眼睛,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一滩死水,好似永远也清亮不起来了。

  “夫人,有人来看你了!”

  她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自己的面颊,突然想要叹气,却被保姆突然传进来的雀跃声音给打断了。

  “谁?”

  她下意识地想问。

  “咔嚓——”

  来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正大光明的说服了保姆,有些没有礼貌的,不经允许的,就打开了她的卧室门。

  “对不起,我实在太担心你了。”

  是温岭。

  他此刻并没有往日的精致,满眼血丝,好似憔悴了几分,又好似成熟了几分。

  依旧没有等岳华芳开口,便自己又开口了。

  “我昨天听你的声音不对,思量许久还是不太放心,所以今天,就,就想过来看看你。”

  “没想到,没想到你真的生病了。”

  说话间,他从背后拿出了一袋感冒药,“也不知道你能吃什么,所以就都买了点。”

  “要不,要不我们还是先量量你的体温吧?”

  说到这里,他又不等岳方华女士开口,便开始从袋子里,找他准备好的温度计了。

  “这里有口含的,还有放到额头上,还有那种老式的,你喜欢哪一种?”

  岳华芳女士:“……”

  岳华芳女士本应该坚定而又坚决的拒绝他。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温岭小心翼翼,将各种温度计拿到手心,捧到她的面前的模样,却突然软了心肠——她太久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怀了。

  她看了一眼用习惯的老式温度计,最终却没有选它。

  “就它吧。”

  她选了那个放到嘴巴里的新式温度计。

  拿起它之前,却突然鬼使神差的问了温岭一个问题,“你觉得我今天……好看吗?”

  “好看!”

  温岭职业习惯,下意识的开口赞美她,反应过来后,又好似忍不住一般,补了一句。

  “但我还是觉得,你那天晚上更好看。”

  “你现在,你现在太憔悴了,也没笑……”

  他说到最后,说不下去了。

  “噗哧——”

  岳华芳女士却不知为什么,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她眼睛里的死水好似突然被放进了一条鱼,不知不觉,拨弄起了涟漪。

  她含住温度计躺在床上。

  本来想要跟温岭说些什么,却因为疲惫,沉沉的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云叱也在睡。

  她昨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和岳华芳女士分开之后,竟然一不小心,被程莳套路了。

  看电影吃饭一条龙。

  她,她竟然被程莳灌醉了!

  “奇耻大辱!”

  “真是奇耻大辱!”

  被灌醉的云叱醒来之后,看着自己身上皱皱巴巴,绝对没有被任何人碰过的衣服。

  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总之,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我下次,一定要让他醉的比我还狠!”

  分分钟,就发下了这辈子完全不可能完成的豪言壮志——钱雪这身体,酒量是真的不行。

  然后,然后就被系统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吐槽了,“正常女生发生这种事情,会将拼酒当成重点吗?”

  云叱:“……”

  云叱说不出反驳的话,颇有些气急败坏。

  于是便欺压了更容易欺压的人。

  “喂。”

  她给小秘书打了电话,开始搞事了。

  “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只要你出得起钱,就算只有六周,也可以检查出胎儿的性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