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2章 重逢(二)
  袁婉婉在回国前已经上网查到,蔡子明早已经不是那个会每天早上给她买早饭,为她打水占位的男孩子了。

  他作为蔡氏集团的接班人,近年来接管了A市分公司。

  以雷霆手腕将内耗严重、长期亏损的分公司整治的纪律严明,再也没人消极怠工、推诿扯皮,业绩一路飙高。

  短短几年,从吊车尾已成为蔡氏集团发展强势的分公司之一。做到这一切,这个刚刚二十多岁的男人吃了多少苦,她难以想象。想到这里,她竟还为他有些心酸。

  她赶忙摇摇头,强迫自己打消这可怕的念头。

  欲勤其王,需先深入敌军内部。

  袁婉婉几经搜索,都没有在A市分公司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位。读了这些书竟全无用武之地。

  她咬了咬牙,还是精心准备了一份简历,青大本科,美国藤校硕士,怎么看也不算太烂,毛遂自荐应该也有一些胜算。

  为增加筹码,袁婉婉把那份准备已久的简历又仔仔细细精修了一下。从衣橱中找了些干练的西服小套裙,一套套挨个试去,又将首饰依次排开,手忙脚乱地对着自己比划。

  最终确定了第二天的行头和必杀技——蔡子明曾送她的一条镶钻的项链。

  捯饬完这一切,她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敷了片“前男友”面膜,定上闹钟沉沉睡去。

  而那边,蔡子明去酒吧喝了烂醉,颜桓赶过去解救他的时候,一向喝多了只是睡觉的他,今日满口“婉婉,婉婉”的叫着。

  第二天,等他酒醒,颜桓抱着臂不屑的嘲笑他,“男人嘛,嘴上和身体都挺诚实的。你是不是去见她了?嘿嘿,我就知道。”

  他黑着脸按了按眉头,终是没有说话,转身换好衣服,摔门出去了。

  颜桓在身后大喊,“喂,工作狂,你是不是要去公司啊,等我一起啊。”说着,也拿着外套追了出去。

  今天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公司楼下,看到袁婉婉熟悉身影走来,蔡子明呼吸都停滞了。

  袁婉婉虽然已经做好了很快会再见的准备,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他们两个都是向着公司大门走去的,一个从东边的停车场走来,一个从南面的马路走来。

  袁婉婉愣在当场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应该打个招呼吗?还是暂时当做没看到,以后再说?

  大脑当机的她打算做一只鸵鸟,选择后者。她拿出手机,装作低头玩游戏的样子。

  蔡子明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并没有点破,配合着放慢了脚步,让她先走。既想看看是不是她真的是要去自己的公司,也想免去重逢的尴尬。毕竟当年和她提分手的时候,自己确是太过决绝与残忍。

  可今天,她这是来做什么?

  “嫂子!你怎么来了!”身后蹿出的颜桓把一向冷静的蔡子明吓了一跳,也把袁婉婉的手机成功吓掉在地上。

  “嫂子!你手机掉了!没关系,让我哥给你买新的。是吧,哥?”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颜桓转头看向了蔡子明。

  一时间,成为全场焦点的袁婉婉不知该做何反应,只得先低头把手机捡起。起身时,默默给自己鼓了鼓勇气。

  蔡子明刚要张口,袁婉婉已经抢在了他的前头,“是呀,你要给我买新的。”

  声音甜甜恍若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这语气让蔡子明有些不适应又有些熟悉,对着颜桓的那句不要胡闹,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默了一会,压下了心头的情绪,低头拿出皮夹,掏出一张卡,走到袁婉婉面前准备递给她。

  “密码是......”后半句蔡子明没有说出口,因为密码是袁婉婉的生日。他把拿着卡的手缩回,重新放进皮夹里。

  “算了,颜桓,你打给她吧。一会我转给你。”说罢,便大步朝着公司走去。

  待到了公司门口处,又顿住脚步,对着颜桓补了一句“一会你到我办公室一趟”,之后再也没有回头。

  他就这么冷淡吗,连一张卡的交集都不想有,袁婉婉灰心地想。

  “别难过,嫂子,他其实一直是喜欢你的。”颜桓看出了袁婉婉深深的落寞,见不得女孩子伤心的他赶忙出声安慰。

  喜欢吗?自始至终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吧。袁婉婉闻言更加沮丧了。

  颜桓看到袁婉婉一脸委屈低着头,生怕她下一秒就掉下泪来,赶忙转移话题。

  “嫂子,你今天怎么想来我们公司了?”

  “我,我想应聘。”

  “哈?应聘?拿下我哥整个公司都是你的。听我的,你不用应聘。你就天天坐在他办公室门口,不出半个月,他肯定把公司都给你。”

  “我真的是来应聘的。”怕是把板凳坐穿都没什么效果。

  “那行吧,不过公司被我哥大规模换血后,现在是平稳过渡期,最近没有招聘计划。要不这样,你跟着我,给我做个秘书怎么样?屈才是屈才了,但是包你天天能见到我哥。等以后,咱们干掉林总助,我再扶持你上位。那时候你俩就可以天天成双入对了。”

  袁婉婉眨巴眨巴眼睛,这倒是个捷径,事情发展太过于顺利,她一口应了下来,“好。”

  “爽快,先跟我去趟我们伟大的总经理办公室。他刚刚叫我去一下,你一起来。”

  当颜桓带着袁婉婉来到蔡子明办公室的时候,蔡子明正望着指间明明灭灭的烟头出神。

  “哥,你找我什么事?”

  蔡子明没有理他的话,按掉了烟头。指了指身后的袁婉婉,“她怎么来了?”

  “哦,这是我新招的秘书。”

  “可......”

  没等蔡子明反驳的话说出来,颜桓便抢了他的话头,“我知道,公司没有招聘计划,她的薪水从我的里面扣。你可太能压榨人了,天天让我一个人打两份工。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帮手分担压力,你可不许给我赶跑了。这合情合理合法,是我个人意愿,没有占用公司资源。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找老爷子说理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随你,”蔡子明神情漠然,“你让她先出去,我有话和你说。”

  袁婉婉朝着颜桓笑了笑,识趣的出去了。

  首战告捷,她心想。虽然没有用上她改了又改、修了又修的简历,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成功混进了在A市赫赫有名的蔡氏集团,成功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我知道你要跟说什么,不就是不让我跟她提当年的事嘛。我肯定不会说的,因为,我要追求她,我要让她当你的弟妹好不好?”

  颜桓说话向来真真假假,此刻靠在椅背上,笑着观察蔡子明的反应。

  “那是最好。”蔡子明咬牙说道。

  袁婉婉站在门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原来这就是他现在工作的地方,洁白的墙壁,黑色的桌椅,工业风的装修风格,没有装饰、没有暖光,真是和他本人一样冷酷。

  颜桓终于从蔡子明办公室脱了身,急匆匆赶出门。他迫不及待打听着袁婉婉来应聘的目的和她这些年来的生活。

  “我说我对他余情未了,我是来重新追他的,你信吗?”

  “信啊,我当然信。你们两个简直天造地设,他就是当局者迷。你放心,我一定帮你。”

  颜桓心里自是有一番计较的。他从小和蔡子明一起玩到大,他见过他快乐、痛苦、愤怒、失落。

  他作为旁观者目睹了蔡子明和袁婉婉分手后,蔡子明流露出的深深地无助和无奈。这种情绪是他像神一样崇拜过的表哥身上从未出现过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心中的蔡子明永远是运筹帷幄、永远是稳操胜券的。那天,蔡子明心如死灰,他说:“没办法,这次我真的没办法。”

  而现在,颜桓想让他充满斗志的站起来,最好可以和心爱的人幸福到老。玩心大起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表哥慌张无措、束手就擒的样子了。

  “走,嫂子,先跟我去办公室熟悉下环境,我们慢慢聊。”

  袁婉婉告诉颜桓,分手后一个月,她申请了美国的学校,毕业就直接出国了。因为底子不好、学习能力太差,两年能修完的学分,她读了三年才修够,差点不能毕业。毕业后就在当地找了份工作,身边虽然也有些追求者。可挑来挑去,还是觉得第一个最好。于是就毅然辞职回来了。

  如果一年内追不回蔡子明,她打算彻底放下这段感情,飞回美国嫁人。

  “放心,有我帮你,我哥一定很快束手投降。”

  “谢谢你,颜桓。我爱他,你不知道他是我最大的愿望。”袁婉婉看到门外有身影,对着颜桓说道。

  “这么肉麻的话还是对着我哥说吧。”

  蔡子明是来将刚刚忘在他办公室的公文包送还给颜桓的,虽然这种小事可以交给下属做,但还是不受支配的来了。还没进去,就听到袁婉婉说了这么一句。

  最大的愿望吗?

  他的心跳的就要爆炸。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深深呼了口气,又原路折回了办公室,将公文包交给了林总助。

  袁婉婉望着蔡子明离开的背影,心中苦楚。到底还是没感情了,听到这样的话都不肯走进来。

  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像极了他们分手那天。他对她说:我不爱你了,我爱上别人了。

  那时的她不信,也不愿接受这个结果。刚分手的时候,她来到他创业的公司找他。一大早就翘课来到他的公司,一坐一天,只想和他说说话,想再尽力挽回一下。

  那个时候蔡子明身边女伴不断,每天早上她看到他开车带着不同的女伴来上班。女孩子们乖乖巧巧地挽着他的胳膊,碰到她的目光,多是对她轻蔑一笑。而蔡子明也总是当她并不存在。

  有些女伴还故意问问她是谁。蔡子明总在这个时候,看她一眼,然后说:“哦,可能是求职的?我们不用理她。”

  袁婉婉的心像被浸在冰里,冷的她浑身发抖。而她还会鼓起勇气对他说:“我们可以谈谈吗?”

  蔡子明总是好像没听见,径直和女伴一同离开,用沉默回答他。

  而沉默比拒绝的话更伤人心。

  创业公司管理的并不十分严苛,每每遇到这种情况,袁婉婉总是快走几步跟上他们。然后静静的等在他的办公室外。

  等到华灯初上,却也没能等来蔡子明的只字片语。

  而她总是执拗的,她相信他突然的转变定是有苦衷的。

  明明前面他们还开开心心的计划,打算等到她毕业,蔡子明就带着她毕业旅行。去看看帝国大厦、去看看水晶大教堂、去踩踩威基基海滩。她甚至看到过蔡子明没关的电脑屏幕上搜索如何在拉斯维加斯领结婚证。

  她相信那时候的他一定是爱她的。

  可是,有一天林奕的出现让一切都不一样了。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看着他身边来来往往的女孩,丝毫不怯。你知道他不会喜欢那些女生,虽然他说他再也不会喜欢你。

  可是一旦她的出现,你方寸大乱。你明白,他终会爱上她。

  这种感觉的来源可能就是你对他的了解,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让他动心。那个时候,你甚至能预感到他为她穿上了白色婚纱。

  看到林奕的那天,蔡子明比平时到公司更晚一些。

  林奕留着利落的中长发,略施粉黛,眼神利落纯粹。看到袁婉婉的时候,还询问蔡子明要不要请她进去坐坐。

  蔡子明没有像平时一样简单的回答,而是耐心的转过头来,对林奕说,“这已经是我的上一任女朋友,怎么你想和她一起坐坐?”边说还微笑着看着林奕。

  袁婉婉如临大敌,感觉头皮发麻。一连几天,和蔡子明一起来公司的都是林奕。

  袁婉婉最后一次去找蔡子明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坐在公司等他。蔡子明和林奕一同走了出来,他邀请林奕今晚去他家过夜,还说要亲自烧菜给她吃。

  原来他们已经到这种程度了,袁婉婉知道蔡子明是有洁癖的人,不喜欢别人去家里做客,也从不轻易烧饭给他人吃。

  看来,他是真的不爱她了,真的放弃了他们三年多的感情。

  袁婉婉极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蔡子明说:“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了。”

  二十出头的年纪,又是第一次谈恋爱,平时家人和蔡子明一直把她捧在手心里如珍似宝,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说完这句话,袁婉婉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着跑开了。

  林奕看着袁婉婉伤心欲绝地上演了一幕悲情戏,内心不忍:“你小子不要拿我做戏啊,干嘛把话说得那么暧昧。明明今晚是几个合伙人去你家开庆功宴啊。看看小姑娘哭的我都心疼。”

  蔡子明却没有反应,只是皱着眉说:“走吧。”

  可紧攥的双手却出卖了他此刻情绪。

  自此以后,袁婉婉算是死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