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12章 勾引(三)
  “别啊,阿明你怎么这么着急赶我走。”袁婉婉打算顺势表演个香肩微露的戏码暖暖场。

  蔡子明皱了皱眉,十分不悦,她这些都是哪里学来的?

  “回去。”他冷冰冰扔出两个字。

  袁婉婉继续全情投入表演,一步步朝着办公桌走去。

  阳光褪去,灯光升起,L市九点的夜色很美。房间里灯光昏暗,只有办公桌前一盏小灯亮着。蔡子明只穿着一件衬衫,外套被随意挂在椅背上。看着袁婉婉一步步向他走来,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此刻却有些紧张。

  房间门却扰人雅兴地因为没关严,发出“嘀嘀”的声音。

  紧接着,门外又传来了颜桓的声音,“哥,你回来啦?怎么不锁门呀?也不怕丢东西。”

  随着话语声,走廊里的脚步声也逐渐近了。

  颜桓此番游逛一无所获,兴致缺缺地他早早便回了酒店。本打算回房间的他听到了表哥房门的动静,赶来看看。

  紧张之下,袁婉婉此刻慌不择路,用力过猛,外袍滑落在地上,身上只余一件吊带裙。

  这下,她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这面子还要不要了。

  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愣在原地。

  蔡子明劈头一件西服外套将她从头罩住。

  “等一下,别进来。”是蔡子明对着外面喊。

  几步走到袁婉婉旁边,手上一用力,将袁婉婉推到了内间卧室,顺手把卧室门也锁上。

  颜桓心下听着这一句“别进来”,心下更是疑惑,偏就将门推了开来。

  然后,他就看到蔡子明正在弯腰捡地上的一件粉色的、有蕾丝边的丝质女人睡衣。

  “粉色睡袍,”颜桓看了看地上的衣服,又闻了闻空气里的味道,“香水味。”

  惊讶地得出一个结论,“哥,你这屋里有女人。”

  他“啪”地将房间灯打开,四周环顾了圈。蔡子明的套房分为内外两间,外间的客厅倒没什么异样。

  可是卧室.......

  最终他锁定了可疑地关着的卧室门,快走两步,打算推开。

  “别......”蔡子明话音还未落,颜桓已经拧开了卧室门。

  卧室里空空如也,被褥、枕头也都叠放得整齐、没有褶皱,不像是有人睡过的样子。地毯上倒是有一只皮夹。

  袁婉婉早已躲在大衣柜里,气都不敢喘。

  颜桓回头上下打量了下蔡子明,衣服整整齐齐,房间整整齐齐,估计事情还没有发展到糟糕的地步。

  “你到底把人藏在哪了?”颜桓作势还要继续在屋里翻找。“是早就约好在L市见面的旧爱还是刚刚认识的新欢?你这样做对得起对你痴情一片,五年后还专门来找你的嫂子吗?”

  袁婉婉为这位盟友简直要拍案叫好,真有义气,她心想。另一边却还是有些心虚,生怕衣柜门被人打开。

  衣柜外,蔡子明作势拦住了四处翻找的颜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出去!”

  “不用我管?你这五年一副不近女色、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一心工作当我不知道是因为谁吗?”颜桓有些气急,“你明明最讨厌烟味,医生也不许你抽烟,可你倒好,现在变成了一个烟鬼,我做弟弟的心疼。我不管你,难道看着你一天天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吗?人这一生就这么长,你能不能活得洒脱一点?”

  袁婉婉在衣柜里听得有些发懵,颜桓口中说的到底是谁呢?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自己?

  错觉,一定是错觉。

  “你不懂。”蔡子明声音苦涩。

  “我不懂?我是不懂,我不懂你何必这样伤人伤己。”他突然放低了声音,“今日你做这种蠢事是不是因为已经知道了她就住在你的隔壁?你无非是想故技重施演给她看,像当年一样逼她走吧?说不定,还想利用我去给她通风报信?”

  颜桓冷笑了下,“你休想得逞,今天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她。哦,我现在就过去找她,带她离开酒店。你就一个人在这演吧,使劲演。或者,你要是有勇气再伤她的心,明天当面去告诉她你今晚都干过什么!”

  说罢,颜桓便真的转身出去去隔壁找袁婉婉了。

  颜桓没头没尾的一番话,让衣柜里的袁婉婉彻底糊涂了。

  当年他竟是做戏给她看?为的就是让她离开他?难道真如刘妍所说,窃得了技术后良心发现,看到她就亏心?或者因为爱上了颜桓口中那个人,不惜演戏给她看好重获自由身?

  真是一头雾水,但是无论如何,那都是往事了。现在的他是再不爱她了。

  蔡子明看到颜桓离开,赶忙捡起地上的皮夹,放回身上。估计皮夹是从披在袁婉婉身上的外套口袋里滑落出来的。

  袁婉婉在衣柜里憋了许久,听见外面没了动静,忙推开柜门出来透透气。被刚刚的事情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再没心情继续下去。

  蔡子明送走颜桓后倒是没什么反应,看了眼从衣柜钻出来的袁婉婉,“你倒是机灵。”

  转身去了外间,开了窗户,点了支烟站在窗前抽。额前碎发投下阴影,不辨表情。

  袁婉婉站在卧室仔细辨别隔壁的声音,此刻颜桓正在敲她的房门。

  令颜桓庆幸的是,袁婉婉的门敲了半天也没有动静,看来此刻不在酒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哼,活该你打光棍!打一辈子光棍!”颜桓气急,经过蔡子明门前时,又冲着里面报复似地吼了一句,随手锁上了门。

  捱了好一会,估摸着颜桓应该是走远了,袁婉婉几步冲出了里间,看了眼站在窗前人的背影,“颜桓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故技重施?”

  “没什么意思。你知道他说话向来没个真假。”

  袁婉婉在屋内沉默了片刻,他说得这句话倒是真的,颜桓的话怎么能信呢。

  她转身走到门口,说了声“那我先回去了”。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下走廊的情况,披着身上的外套就逃走了。

  临走前,还帮他带上了房门。

  站在自己房间门前的袁婉婉心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她出自己房间的时候因为紧张什么东西也没带,就穿了见没有口袋的睡衣,就连房卡都没带.......

  此刻她比出门的时候东西还少,连睡衣的外袍都落在了别人的房间。

  目前的状况是,她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外面一件男士的西服。

  实在是不好意思就穿成这样,穿过走廊、钻进电梯、跨过人流去前台再要张房卡。

  去找颜桓是不合适,怕是要被笑死。

  去找林奕,更是丢脸。

  难道随便敲开个别人的房门?

  思来想去,认命地又按响了蔡子明的门铃。

  “这么快,又想我?”蔡子明开了门在门口戏谑地笑,面带嘲讽。

  “我......我忘了带房卡,想借一下你的电话。”好汉不吃眼前亏,袁婉婉忽略了他语气中的不善。

  果然是她的风格,蔡子明让了让,算是答应了袁婉婉的请求。

  袁婉婉用酒店的座机拨通了前台的电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安安静静的等。

  蔡子明也不说话,默默关上了客厅的窗户,坐在办公桌前批着文件。

  时间过得真慢,经历了刚刚的事情,袁婉婉坐在沙发上有些尴尬。

  终是蔡子明打破了沉默,起身倒了杯热水给她,顺势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上次在你家说的事情,你想好了吗?我们不如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他偏头看她,室内一片寂静,袁婉婉捧着水杯低着头。

  就这样放手吗,这么多年的纠缠?明明是他欠她的,为何总是他说要放手?他伤了她的心,摧毁了她的信任,伤害了她的父母,击垮了她的家族事业。

  今日,却只是轻飘飘一句做普通朋友吗?

  该以这样一副宽恕的口吻说话的不该是她吗?他凭什么!

  “婉婉,以前的事是我对不住你,我不知道犯下的错该怎么弥补。之前你跟我提过A计划,我知道它是你父亲多年的心血。现在我把这些专利无条件转让给你,从此以后蔡氏集团也不会再利用它牟利。若是还有别的什么需要你尽可以开口和我说。只要你肯重新回美国过好自己的日子,我们从此两清好不好?”蔡子明扭头看着窗外,像是下了极大地决心。

  两清?

  这该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束不是吗?不亏不欠、再无瓜葛。

  自己的这一番折腾不就是为了拿回专利吗?

  多好的机会啊,现在她只需同意他的条件,再向这个商人要一大笔钱,或是如他所说,让他这辈子都不许结婚,新仇旧恨不就都了了吗?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更何况按照昨天和刘妍商量好的,今天这一出戏不管成或没成,她都应该飞回美国,忘记所有前尘往事。

  现在的结局对她来说堪称完满。

  可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却没有预想的痛快呢?

  “让我再考虑考虑,”话说出口,袁婉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要再考虑什么,她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