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19章 负隅顽抗(四)
  “怎么,没听懂吗?”

  “明白明白。”司机唯唯诺诺连连点头,发动了车子。

  印象中,这是第一次蔡总带女人回家,还是个有男朋友的喝断片的醉酒女人。

  色令智昏啊,司机腹诽,以后在公司要对这个姑娘毕恭毕敬、敬而远之。

  后面,袁婉婉喝得晕晕乎乎,直往他身上扑。

  他一次次把她的身体摆正,她一次次又扒拉上来,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头发毛茸茸地蹭着他的脖子。一边抽泣,一边嘴里振振有词,“别碰我。”

  到底是谁在动手动脚。

  .......算了,随她去吧。

  蔡子明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幸好,幸好是自己送她回家。

  车速飞驰,很快就到了。

  袁婉婉软绵绵地趴在他身上。

  “还能走吗”

  回应蔡子明的只有哭声。

  得,还是抱着她进去吧。

  他刚将她放在沙发上,准备换鞋的当口,就发现她毫不认生地抱着抱枕就继续哭,鼻涕眼泪统统蹭在了米色抱枕上。

  蔡子明将她搂过来,抽了纸巾为她细心擦拭。

  这会,他听到袁婉婉开口说话了。凑近了些,想听清楚她在说些什么。他听到婉婉说想他,然后不住让他滚。连起来就是,“滚滚,我好想你......”。

  女人真是奇怪,他心想。却也没将一个醉鬼的话放在心上。见她流了那么多眼泪,端了杯醒酒茶过来,小心翼翼喂她。

  袁婉婉左右躲闪,死活不肯喝。“好苦啊,不喝。”

  “就喝一口,就一口。”

  袁婉婉迷迷糊糊喝了一口。

  “再来一口。”

  袁婉婉睁了睁眼,使劲辨了辩眼前人,“骗子!我不喝。好苦啊,我好苦啊。”

  “........”任他再怎么哄骗,她是再不肯喝了。

  许是哭累了,过了一会,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慢慢睡着了。

  蔡子明无奈摇摇头,把她抱回卧室,小心放在床上,替她脱了鞋子。

  看她的礼服裙还是有些紧,估计睡起来不大舒服,手伸向衣橱翻了翻自己的衣服,挑出一件白色衬衫出来。

  他把衬衫扔在床上,双手环住把她揽起,手够到后背打算给她解开拉链。

  刚碰了个拉链头,像被烫到一样又把手缩了回来。

  他来回踱了两步,虽然说以前他和她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但现在他得谨记他们就是普通上下级的关系,按私人关系来说也只是前任,帮她换衣服这个事,着实不合适。

  他一个人住惯了,不喜欢有外人在,家里连个阿姨都没请,平日里多是叫人上门打扫。

  所以,当下的场面是有些尴尬。

  犹豫了下,他帮她把耳线、项链解了下来,随手放在床头抽屉里。又单手捧着抬起她的头,帮她把发卡摘了。

  乌黑浓密的长发四散开来,衬得她皮肤白皙。

  他看她不说话的样子,还真像个睡美人,又轻手轻脚给她盖上个薄被。

  本是打算把门锁上,自己睡到隔壁客卧去的。可又担心她喝成这个样子会半夜醒来呕吐,犹豫了下,他从储物间又拿出一床被子铺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他太久没像现在这般和她独处,也太久没见过这样安静恬然的她,伸手帮她掖了掖被角。

  蔡子明深深盯着她的眉眼看了许久,终是俯身亲了亲额头,对着她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秋天到了,还真有些凉意。

  第二天,当袁婉婉头昏脑涨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一个陌生的环境。灰色的墙壁、白色床品、深灰的地板、开放式的衣柜里挂着几件男人的衬衫。利落的线条、黑白灰的色调。

  这是男人的房间,她得出一个结论。

  心里紧了一下,极力说服自己冷静下来,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这难道是醉酒被别人捡走了吗?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捶了捶因为宿醉而有些疼的头,实在是对昨晚没什么印象,她只记得颜桓让她去陪着唱歌,然后呢?然后自己好像唱了那么几首,然后又喝了几瓶酒,再然后......

  再然后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所以,这到底是是哪里?

  她看了眼自己衣衫整齐,还是昨天的黑色礼服裙,被褥也算整齐,没什么异样。昨晚一起唱歌的也都是些以前就认识的人,应该没发生什么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大概是颜桓?他昨天说过如果太晚要送自己回家。可怎么送着送着送到他自己家了。

  就这么想着,她赤脚跳下了床,“颜桓,是你吗?你怎么把我你到家了?”

  刚蹦出去两步,便看到一双含怒的眼睛。

  眼前的这人穿着一件深灰色睡袍,趿着双拖鞋,头发因为刚起有些毛毛茸茸,倒是和平时的形象不大一样。

  此刻皱着眉头像只炸了毛的猫。

  “我倒是不知道你们现在这么熟悉了。”

  袁婉婉看了看蔡子明紧抿的嘴唇、锁着的眉头,咽了咽口水尴尬地笑笑,“蔡......蔡总,怎么是你啊。”

  “哦,为什么不能是我?”蔡子明声音冰冰冷冷,眼神更是恼怒,整个屋子气压都低了几分。

  他刚刚本来在厨房做饭,听到她起床的声音,赶忙进来看她,可她却把这认作了是颜桓的家,而且还直呼名讳。

  她最怕这个样子的他。可他这是什么态度!他凭什么生气!

  “我.......我以为......昨天,颜经理说.......”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他放缓了声音。看着她慌张无措的样子,想到她昨晚还醉了酒,他选择投降,转了个身离开了。

  所以,现在呢,她应该告辞走掉?还是说谢谢他收留自己?她站在原地。

  过了会蔡子明厨房从盛出一碗粥,粘稠细腻的汤冒着热气,让人食指大动。“把粥喝了。”

  袁婉婉愣了愣,懵懵懂懂接了过来。

  “一会先穿这件衬衫吧。”他将自己的衬衫放在了沙发上,又从门口拿了双拖鞋,“再把鞋子穿上。帮你买了衣服,还没到,一会送来。”

  忽冷忽热,逗她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