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20章 在路上
  最近,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我去回个邮件,你慢慢喝。”

  袁婉婉嫌弃地闻了闻自己的一身酒气。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衣服换上再说。

  本来还想这家伙怎么只给自己拿了个上衣,不再给拿条裤子。穿上衬衫后才发现,是自己多虑了,这件白衬衫简直能当她的裙子。

  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这种BF风还蛮适合自己,以后可以走走这种路线。

  正臭美着,袁婉婉发现昨天带的耳线和项链都不见了

  项链大不了再买一个,可耳线是爸爸送自己的生日礼物,千万不能丢。

  袁婉婉实在是记不起来,难道昨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连耳线都掉了?

  “蔡总,你见到我耳线了吗?就那个叶子形状的?”

  蔡子明仍在桌前回邮件,抬了抬头,“在卧室床头柜第一个抽屉。”

  真好,耳线还在。

  袁婉婉冲进卧室拉开了抽屉,确实发现了自己的耳线和项链,还发现一个蓝色的首饰盒子。

  奇怪,他一个男人,抽屉里还摆着个首饰盒?

  好奇心切,她打开了盒子。

  里面安安静静躺着一枚........钻戒?蓝色主钻被装饰成一颗星星的形状,旁边许多碎钻,镂空钻臂衬得钻石更加闪亮。

  还是那个知名的定制品牌,每款戒指都是设计师精心打造的孤品,世上只有一枚。广告语是什么来着,独一无二的钻戒意为独一无二的你??

  真相大白,怪不得一直对自己无动于衷!敢情他有个要送钻戒的结婚对象了!

  自己这跳梁小丑当的真是可笑。

  她挠了挠头发,以前爱也好、恨也好,总归是有感觉的。看到钻戒的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重新穿上了铠甲。

  他伤害自己也好、爱自己也罢,无所谓、统统无所谓。

  此刻,她只想对他说两个字,“渣男!”

  她啪地一声把戒指盒合上,放回了抽屉里。

  这片刻,袁婉婉突然想明白很多事,自己为这么个人耗着实在没什么必要。什么爱啊、恨啊的她不在乎了,自己要过得比他好,气死他。

  回美国,马上就回美国!主意一定,袁婉婉一刻也呆不下去。

  “蔡总,我先走了。”

  “你去哪?”

  “不关你事。”

  蔡子明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噎自己一句,皱了皱眉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要送她。

  袁婉婉一刻也不想呆在这,直接穿着个衬衫、蹬着个拖鞋就往外冲。

  “你穿成这样怎么走,我送你回去。”他将她堵在门口。

  “不用,你忙你的。我找朋友来接,电话借我用下?”

  蔡子明从桌上拿过电话递给她。眼瞅着她把别人的号码倒背如流拨了出去。

  “喂,冯医生,你现在在忙吗。”

  “嗯,有点事想麻烦你。你能不能来接下我,我好像手机钱包都没带。地址是........好的,我等你。”

  袁婉婉挂了电话,扭头把手机还给旁边的人。

  蔡子明阴着张脸盯着她,一会不见,她好像整个人完全不一样了?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为什么让他来接?”蔡子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袁婉婉抬起头来,明艳艳地似笑非笑看着他,“那蔡总觉得我应该让谁来接,我只背得过他的电话号码。”

  蔡子明怔了怔,没理她,又拨了个电话,“刚刚要的衣服加急送过来,一刻钟内我要看到。”

  “蔡总你人真好,这是怕我穿你的衬衫和冯医生说不清楚吧。”

  “你知道就好。”

  袁婉婉在沙发上不声不响随意抽了本书坐着等人,他家里可是够无聊的,没有电视、没有游戏机。

  衣服果然比人先到,她剪掉了价签扔到自己包里,换上了小裙子,大小正合适。

  但是这么多零穿在身上,十分肉疼。

  衣帽间出来时,袁婉婉感受到蔡子明在打量她,“衣服的钱我会还你的。我现在身上没带手机和钱包。”

  “不用。”他想也没想地答。

  还是肯定要还的,一别两宽嘛。

  冯黎的车一会的功夫也就跟着到了,来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思考清水湾里是袁婉婉哪个朋友的家。

  门是袁婉婉帮他开的,这会他往里看了眼瞧见蔡子明在房间里,脸色立马变了。

  袁婉婉也看出了冯黎面色不善,但也没想解释。如果他误会的话正好,她不想着再招惹更多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冯医生,真是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我在A市.......”

  冯黎打断了她的话,“没关系,我说过了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

  蔡子明坐在办公桌前全程没起身,冷眼瞧着眼前这对一起出门,直到大门被“砰”得锁上。

  “先去哪里?”车里,冯黎偏头问袁婉婉。

  “额,先去趟KTV吧。我的东西好像昨晚全落下了”

  车子没启动多久,冯黎手机铃声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连了蓝牙耳机去接。

  “喂?您好,是哪位?”

  “能让我嫂子接下电话吗?我找她有事。”

  “是不是打错了?”

  “没有啊,我找袁婉婉,我嫂子啊。”

  冯黎皱了皱眉,偏头对副驾驶上的袁婉婉说,“婉婉,有人找你。”

  袁婉婉有些懵,这是谁要找他?怎么打到冯黎手机上了,是刚刚借过手机拨号的蔡子明吗?

  “喂?”

  “嫂子,我是颜桓啊。没想到吧,我找我哥要的手机号。你的手机和钱包都在我这,昨天你好像忘在店里了。本来想今天上班交给你的,但是我哥说你因为身体不舒服今天不来了。那我给你把东西送到家去?”

  确实宿醉有些头疼,不用上班真是正合心意,但是让他专程来送手机好像不是很合适。

  “额,这太麻烦你了。我回公司拿吧。”

  “没事,我正好约了客户,顺路的。一会在你家见。”

  好吧,离开手机这么久确实很想念它。

  冯黎把袁婉婉送到家安顿好就走了,没一会颜桓的门铃声就响起。

  她没好意思让再他送上来,表示自己亲自下楼迎接手机。

  随便蹬了双鞋就往下跑,在楼宇门口的时候,华丽丽表演了一场平地摔,立马就起不了身,疼得倒吸凉气。

  颜桓见她就这么扑在地上,吓了一跳,赶忙凑过去看。

  “还能走路吗?”

  袁婉婉咬住牙强忍着疼痛,“我没事”,作势要站起来,却痛的根本无法用力。

  “我带你去医院。”说完就扶着她上了车,路上顺便把表哥也通知到位。

  医院的院长他是认识的,因为担心袁婉婉的病情专程打电话让他帮忙关照下。值班医生在查看伤势后,安排袁婉婉去拍X光片、足部超声。

  他偏头想想,又敲响了院长办公室的门,一会的工夫又眉开眼笑出来。

  果然如他所料,蔡子明很快就赶到了医院,一脸紧张,“婉婉怎么样?”

  “和医生在里面呢,你进去看看?”颜桓说完看着蔡子明冲到就诊室的背影,一脸坏笑。

  医生办公室里,大夫正在看片子。瞧他走了进来,一脸苦大仇深、吞吞吐吐地说:“看样子比较严重,跟腱断裂。看小姑娘的岁数还不大,但是还是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以后会活动障碍。”

  “活动障碍?”

  “简单来讲,就是会瘸......”医生小心翼翼地说。

  袁婉婉心都凉了半截,她不要人扶垂头丧气蹦了出来。

  太背了,今天太背了。感情受挫也就罢了,自己还可能变成个瘸子。世道也太不公平了,她都打算大人不记小人过,飞回美国了,怎么临走还给她闹这么一出。

  她听到蔡子明在一边为他联系S市的六院骨科的专家,并让林奕买好了飞往S市的机票。

  猫哭耗子,打死也不去。

  袁婉婉往一边蹦了蹦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连连叹气。自己这脚也太不争气了啊,明明都要踏出国门、拥抱新生活。现在什么情况,可能会变瘸子?

  习惯性崴脚这个毛病袁婉婉早就知道,现在她非常后悔没有早点去看。她叹了口气,心里盘算着是先和家里人说,还是先打扰下冯黎,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靠谱的医生朋友。

  颜桓凑到蔡子明身边打断他联系各路医生的进程,“现在怎么办,感觉嫂子要残疾了。”

  “她会好起来的。”

  “如果不会呢?”

  蔡子明攥了攥拳,下了决心,“.......那我娶她。我照顾她。”

  “那假如她这次治好了呢?”

  蔡子明看了颜桓一眼,“.......别打扰我,我在忙。”

  “好吧,那你好好反思反思自己吧。”颜桓说到一半,又扭头对着袁婉婉方向放大音量,“我实话实说,她只是习惯性崴脚,刚刚的医生是和我串通好的。”

  蔡子明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要揍他。

  袁婉婉挪了过来,拿包砸了颜桓。

  “你们兄弟俩天天耍我好玩是吗?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

  她这次是真生气了,蹬着眼睛看着颜桓。

  “嫂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这些是医生开的药,我都找人包好了。我将功折罪送你回家。”

  “我不用你送。”

  “我不送你的话,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只好坐我哥的车了,也好也好。”

  “算了,还是你送我吧。”

  回美国,回美国,真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