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24章 第24章
  袁婉婉盯着眼前的人,明明当年风度翩翩很有少年感,怎么就变成了现在心机深沉的老狐狸。

  袁婉婉想起他们刚刚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蔡子明主动约她出去旅游,舍友听说后绕着她不断打趣。

  “啧啧啧,旅游哎,婉婉,多明显的暗示!”

  袁婉婉后知后觉,“什么暗示?”

  宿舍的大姐觉得她段数太低了,从上铺爬下来走到她身边提醒,“你说说,你们是不是去外地旅游?”

  袁婉婉点点头。

  “去外地旅游你们住哪里?”大姐接着提示。

  “住......住酒店啊?”袁婉婉还是没能领会。

  宿舍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住~酒~店~啊。”

  袁婉婉脸红到了耳根,“你们说什么呢。”

  蔡子明在旅游这种事上,算得上是个靠谱的好男友。从旅行攻略、车票、行程安排、住宿、门票等统统没让袁婉婉操一点心。她只要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跟着走就好。

  怀着害怕又期待的心理,去F市旅游的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时不时还拿眼睛偷偷瞄一下坐在身边的人。

  蔡子明倒是一副平淡正经的样子,偶尔给她指指火车窗外,介绍下这是什么河、那是什么山。

  袁婉婉心里啐了一口,“小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怀着什么鬼心思找我出来旅游。”

  终于到了F市,果然不出袁婉婉所料,蔡子明拉着她进了酒店。

  “身份证?”蔡子明伸手朝她要。

  这种时候!他这么能这么自然!

  袁婉婉紧张地满手是汗,扭扭捏捏羞羞答答低着头把自己身份证掏出来。

  蔡子明扭头看了她一眼,神色如常对着前台说,“麻烦开两间大床房,要隔壁挨着的两间。”

  ???两间大床?难道还有别人要一起旅游?不是说好的二人世界吗?

  “阿明,还有别人要来吗?”

  “就我们两个。”

  袁婉婉尴尬立在酒店大厅,额,原来一路上是她想多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一路低着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早点休息,明天要出去一天会很累。门反锁好,防盗链也挂上,这家酒店安保还可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蔡子明叮嘱完她,真的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袁婉婉开了门,栽在自己的床上。

  酝酿了好一会情绪,掏出手机和舍友们诉苦。

  婉婉先是发了个尴尬的表情。

  全宿舍的人都知道她和男神出去旅游了,都在默默等直播,这会一个个都是秒回。

  一群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问她,“怎么啦?战况如何。”

  “他开了两间房。”

  群里一阵沉默。

  袁婉婉想了想,又补发了句,“你们等我的好消息!”

  众吃瓜群众又隔着屏幕翘首以盼。

  袁婉婉敲响了隔壁的门。

  蔡子明大概是刚刚洗完澡,听见袁婉婉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裹上了件浴袍就开了门,语气紧张,“怎么了?”

  袁婉婉瞧着他头发刚洗完,水珠顺着发丝滴下的样子,低下了头,小声说,“我的房间好像空调坏了,屋子有点冷。”

  接着,蔡子明说了一句,让她至今记忆犹新的话。

  他说,“嗯,那咱们两个换换房间吧。”

  袁婉婉换了张床接着栽在了枕头里。

  “你们猜我现在在哪?”

  舍友们的八卦之魂又被唤醒,“啊,你该不会是在他的房间里吧!天哪!”

  袁婉婉打了句,“你们说的没错!”

  群里一阵欢呼、撒花。

  “你们猜他在哪!”

  大家说什么的都有,什么浴室啦、什么下楼买东西去啦。

  袁婉婉默默打了句,“他在隔壁我的房间里......”

  那段日子,袁婉婉都满怀心事,觉得蔡子明不喜欢自己,觉得自己没有魅力。可就算那个年纪的她不理解,现在的袁婉婉也算是明白了,这大概就是尊重和担当吧。

  到现在,她都会时常怀念那个随着自己的初恋已经死去了的干净、纯粹、阳光的少年。

  “一会想吃什么?”

  蔡子明的声音打断了袁婉婉的回忆,她偏头想想,“都行,没什么食欲。”

  蔡子明拨了几个电话,叫了些生鲜果蔬之类的的外卖。

  等外卖的时间,蔡子明占了她的办公桌开始办公。袁婉婉没管他,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既然他赖着不肯走,就当自己请了个佣人?

  因为房间不大,是一室一厅的布局,并没有专门的书房,蔡子明此刻正窝在客厅一角的办公桌上工作。办公桌靠着电视的墙壁,袁婉婉只能看到他的侧颜。

  从前认识的他很少穿衬衫,多是随意套件T恤在身上,颇有些青春不羁。而那时候的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调调,无论是打球时额头滴落的汗水、还是参加比赛时对对手轻狂的笑、亦或是和朋友聚会喝酒时一饮而尽的仰头,无论他在哪,目光就在哪。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如今看他被拘在这衬衫中,她忽而有些想笑。

  可就是这样眉头紧蹙的他,将手握拳放在唇边凝神思考的他,手指翻飞打字的他。虽然自己仍有偏见,但不得不说他还是禁欲的好看。

  鼻梁笔挺,眉目如画。

  蔡子明仿佛感应到了背后她的目光,偏头看她。梁婉婉赶紧低头,双颊涨红。

  门铃忽然响起,蔡子明从桌前起身开门。他想大概是林奕来了或是刚刚点的外卖到了。

  但门开时,他看到来人竟是冯黎。

  两人都怔怔看着对方。

  冯黎手中也捧着一束满天星,粉色的,浪漫、淡雅。

  沙发上的袁婉婉看到门口的场景有些坐不住了,她站起身来,往门口跳,蔡子明大步走过去扶了扶她,

  袁婉婉因为欠冯黎很大一份人情的缘故,此刻并不想让冯黎太过难堪。“冯医生,你怎么来了。”

  “昨天突然听你说要回美国,我有些不放心,想来看看。”冯黎的目光从蔡子明扶着婉婉的手移到了婉婉的眼睛,“顺便,我还想当面再告诉你一次。我愿意和你一起回美国。”

  蔡子明的脸色瞬时有些难看,站在门口丝毫没有挪步,根本没有请冯黎进门的意思。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那大可不必了。婉婉今后会和我一同留在A市。”他看向婉婉,“她现在由我照顾。”

  冯黎才像看到了蔡子明在这里一般,出声问她,“婉婉,他怎么在这里。”

  他想听她亲自回答。

  袁婉婉尴尬的笑笑,想把现在的状况和冯黎说清楚,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无论如何现在也不是告诉他实情的好时机,她不想他太受挫折,“冯医生,你知道的,他是我上司。我请了病假,他就是顺道来看看我。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那个.......我.......我暂时先不回美国了。我.......”

  这下子,蔡子明和冯黎都紧紧盯着她。

  袁婉婉还想解释些什么,但冯黎打断了她,“也好。那我也会在A市陪着你。”

  袁婉婉挠了挠头,好像事情被她搞得更复杂了。

  蔡子明那边已下了逐客令。

  “我的女朋友我自会好好陪着。冯医生若是没别的事,早些回去吧。”

  冯黎闻言,脸色顿时青白,他紧了紧捧着花的手。再看向婉婉时,脸上仍是温和的笑意,仿佛是包容一个小孩任意的胡闹,“我刚刚看你好像腿脚有些不便,有需要我的话,随时和我打电话。这束花,送给你。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面对这样不怒不恼、被自己伤害了仍在体贴自己感受的冯黎,袁婉婉有些不忍。

  她接过花,“谢谢,花很好看。我很喜欢。”

  粉色满天星的花语是甘愿为你做配角。

  于是,冯黎便先告辞离开了,背影寂寥。

  袁婉婉感觉周边森森寒意,赶忙单脚往沙发蹦去,却被人用力扯入怀中,手上的花束也掉在地上。

  “为什么说我只是你的上司?顺道来看你?嗯?”蔡子明手上稍稍用劲,逼迫她只能看向自己。

  “那你让我怎么说?前男友心怀叵测,一夜之间突然跑来找我复合?你知道他救过我。”

  “哦?所以你对他打算投桃报李,以身相许?”

  “你就这样我想我?”袁婉婉抬起头来瞪着他。

  蔡子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圈住了她,头陷入她的颈窝,努力缓和在自己的情绪。好像在袁婉婉面前自己总是失控。

  袁婉婉感受到他的安抚,也放缓了语气,声音委屈,“以前是你非要让我和他有点什么,现在你又是这个态度。”

  “抱歉。”他轻呼了口气,手上抱得很紧了些。

  袁婉婉看了看地上散落的粉色满天星,又看看桌上还没来得及收起的蔡子明清早送来的红色满天星有些头疼。

  红色满天星的花语是真爱。

  她知道冯黎一直在试图迎合她的喜好,冯黎知道她喜欢满天星,却不知道她喜欢的颜色。

  毕竟他们之间缺少三年的过往。

  袁婉婉叹了口气,“我会处理好的。”

  蔡子明点点头,“若是处理不好,就按我的方式来。”

  亏她还心软。

  ......那么,当年那个干净的白衣少年去哪里了?现在这个残暴不仁的混蛋是谁?

  “我扶你到沙发上。”

  蔡子明的声音刚落,门铃就又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