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26章 第26章
  袁婉婉虽在卧室躺着,却时刻留意着屋外的动静。

  到底是一朝被蛇咬,尽管他们都告诉她那不是蛇。可她当年看见的又算什么?

  许是一夜没休息好的缘故,袁婉婉有些昏昏沉沉。

  送完了林奕,蔡子明推门看见袁婉婉侧躺在床上,眉头微蹙在熟睡。

  他替她拉上窗帘,坐在床边手抚上她的脸庞。

  这静谧的时光让蔡子明想起他们刚见面的时候。

  他远远瞧见一个白裙子的姑娘站在校园路标下踌躇,刚要擦身走过的时候,他听到一句温温柔柔的女声。

  “同学,请问校内超市怎么走?”

  他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眼她,像一朵蔷薇。只一眼,内心突然腾起一种奇异的感觉,就是她了。

  破天荒的他回答她,“我带你去。”

  路上他有些紧张,不知道该怎么搭话,走了几步他回了回头,发现她跟在后面小跑。悄悄放慢了自己的步子,一路沉默到了超市。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袁婉婉甜甜笑着跟他告别、说谢谢。

  他低声回,我也恰好顺路。

  他装模做样地也在超市里转了几圈,拿些了食物。眼看她快要结账的时候,默默跟在了身后。

  “要刷校园卡的,同学。”售货员提醒她这里不能收现金。

  袁婉婉涨红了脸,“可我的校园卡是新办的,我还不知道去哪里充钱。”

  “用我的”他想也不想的把自己的卡伸了过去。

  袁婉婉回头看到他一脸欣喜,“好巧,谢谢你。”

  意料之中的,除了超市门,眼前的姑娘又问他,“请问在哪里能给校园卡充钱?”

  他瞧了瞧一看就是新生的袁婉婉,大包小包买了几袋子日用品。

  蔡子明顺手拎过了她的大包小包,看着她说,我带你去。

  他问了她的宿舍楼号,把她送到宿舍楼下,伸手指指宿舍大厅,“里面的机器就可以圈存。”

  可他明明知道就在刚刚的超市门口,就在路过的每栋宿舍楼下都有可以圈存的机器。

  他就是不受控制的想多了解眼前人一点。

  在回宿舍的路上,袁婉婉已经热情洋溢地自爆了家门。

  同系师妹吗?

  第二天,一向成绩前茅的蔡子明就去找了教授做了高等代数课程的助教。

  他时常在课上的习题时间故意走到她的身后,看她解题。

  还会刻意点上她和她的同学留下来做习题讲解。

  他每周期待都在officehour,尽管有时青大鬼才学生的问题也会搞得他很头疼。

  他忍不住故意在球场上接过她递来的矿泉水时,恰好不小心碰到她的手。

  在他大一时便有女生追求他,闹得人尽皆知。从前他不在意,可现在他怕她误会,趁着高代课间的闲聊时间,他和全班学生强调他们的助教目前是个单身。

  每多了解她一点,他的心便沉沦一点。他想告白,又怕唐突。

  在他实在承受不住鼓足勇气要摊牌的时候,他竟然发现有个外校的男生天天来找她。鬼才相信这小子每天来回三个小时,只为陪普通朋友吃个饭。

  他们举止亲密,谈笑风生。他隐隐听说,他们在一起了。

  他嫉妒得发狂。可自己的父亲强娶了母亲,母亲这一辈子都不快活。他不愿去毁人姻缘。

  可他还是故意在一向不屑于参加的学长经验分享会上,当着她的面,劝诫大一的学弟学妹重视学业,不要过早恋爱。

  人人都道他抹月批风,可现在他心里全是见不得光的心思,他想折了这朵蔷薇。

  戴着沉重的枷锁,他恨现在的自己。

  好在,最后她是他的救赎。

  ————————————————

  许是感受到脸庞上的温度,袁婉婉在睡梦中拨开了附在她脸上的手,喃喃,“不要打扰我睡觉。”

  蔡子明笑笑,将手收了回来,去了厨房准备午饭。

  袁婉婉再次从梦中醒来时,不知今夕何夕。她闻到饭的香气时,才想起现下家里还有客人。

  刚一跳下床穿上拖鞋,便看见穿着居家服的蔡子明站在卧室门口看她,“饿不饿?饭我都做好了,先吃点再接着冬眠?”

  她叹了口气,忽而有些想,若是过往那些都没有发生过该有多好。

  蔡子明看了她的一眼,“这是怎么了?”

  袁婉婉笑笑,“没事,林总助呢?也一起吃吗?”

  “哦,原来是有人吃醋了。谈完工作我就让她回去了。”他顿了顿,换了副严肃的神情,“婉婉,说真的。我和林奕其实没有什么,那会她是我的合伙人。当年是我不懂事。”

  “嗯,那除了她呢,你这些年有过多少女人?”

  蔡子明没想到她会这么一问,尴尬的用食指揉了揉眉头,打算用拖延战术。“先吃饭,我们边吃饭边聊。”

  “哦,那算了,我没有胃口。”

  蔡子明走过去牵住她的手,袁婉婉还是作势要重新回卧室。

  “……没有……”他声音低沉,极不情愿吐露出这两个字。

  “五年,一个也没有?”袁婉婉倒是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

  “你老实交代,当年跟我分手是不是因为不行?”袁婉婉悄悄凑过去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袁!婉!婉!”蔡子明有些生气,胳膊夹着她作势就要带到卧室。

  “你放开我,我还没答应和你在一起。你这样是犯法的。”袁婉婉不断扑腾。

  蔡子明把她放到地上,叹了口气,“婉婉,当年分手是我太年轻,是我不对。我发誓,今后除非你愿意,我再也不会抛下你。为了表示补偿,我什么事都愿意答应你,只要……只要你还愿意要我。你能不能再信任我一次?”

  蔡子明从不愿意以弱示人,可现在情况所迫。

  她确实立刻有些心软,却也没有立刻回答他,“先吃饭吧,我有些饿了。”

  饭桌上,袁婉婉有些怕他再问能不能复合的问题,东扯西扯和他聊着其他。她夹了口菜,扭头问他,“以前我不知道你的身份,现在觉得你不应该是众星捧月的生活嘛,为什么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有一手好厨艺?”

  蔡子明耐心解释道,因为父母亲关系并不融洽,爷爷控制欲又强。他自18岁就搬出了蔡宅,一个人过活了。

  爷爷本是安排了人照料他的起居,但是名为照顾,实则监视。他实在再不愿一直活在他人的掌控之中,找了个借口打发了爷爷派来的人。刚开始,他也会经常下下馆子,可不是顿顿饭都有朋友陪他。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会格外惆怅孤独。偶尔,颜桓和林奕也会从家里带饭给他。他那时便觉得,家里烧的菜的味道和饭店是有极大区别的,家中的菜充满烟火气人情味。慢慢,他就开始自己做饭,也常常叫来颜桓和林奕来聚餐。

  久而久之,自己独居下来,自理能力并不算太差。

  袁婉婉听着有些心酸,她打小家庭生活融洽。父母双方都是完全不求回报的为对方付出,从来不曾指责对方。父亲十分疼爱惯着自己。但是因着这份溺爱,小时候也会做些调皮捣蛋的事,偶尔惹得父亲生气,却又打不得骂不得,耐心的给她讲道理。她小小年纪,哪里听得下去这些,叫来妈妈评理,说爸爸欺负自己。这时候妈妈总会往爸爸身边一靠:“这事我听你爸的。毕竟老公是我自己选的。”她就站在旁边,仿佛自己是个多余的,泫然欲泣。爸爸赶忙跳出来,“那这次我先听我宝贝女儿的吧”这时,妈妈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看着这反水的战友走开。袁婉婉便笑着抱住爸爸,“爸爸最好了,我什么都听爸爸的。”凭着这一唱一和的教育方式,婉婉的人生路倒是没有走歪,一路乖乖女式的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大。没受过什么大挫折、也没什么大毛病,和她父亲一样,是个温暖低调一心付出的人。

  “你这个小姑娘,我说我的事呢,你眼睛红什么。”蔡子明捏了捏她的脸蛋。

  “我没有,是这辣椒太辣了。”

  袁婉婉顿了顿,又夹了口菜,到底是好奇,“再和我讲讲林奕吧?讲讲你们小时候。”

  “你这真是把她当情敌了?”蔡子明有些好笑。

  “我们两家是世交,所以打小就认识。她家和我家离得也不远。因为两家关系很近,家里人总带着我们参加一些聚会。久而久之,关系就熟络了。她会常常吵着要来我家做客,其实我知道她是惦记着我的乐高呢。那时候乐高还不是很普及,父亲经常从国外给我带些回来。颜桓的父亲去世的早,所以小的时候,他是被外婆养大的,也就是我得奶奶。”

  蔡子明笑了笑,指了指屋门,“你大概想不到,颜桓小时候最喜欢躲在像这种门后,从缝里看我和林奕玩,从不敢凑前。我很心疼他,就经常喊他出来一起。他一开始不接受,叫的多慢慢就开始和我们一起玩。说起颜桓现在这个性格,都是和林奕学坏的。他小时候很乖的,从不大声说话,也很少说话。不知怎得,就跟着林奕学坏了。”

  他喝了口酒接着说,“不过林奕也是一个好姐姐。她仗着比我们大一点,小小年纪就以姐姐自居。那会,她拿到什么好东西总想着给我和颜桓留一份。颜桓那会天天跟在我们后面跑,哪里有现在这般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