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29章 我要追老婆
  蔡子明还是没有放过她的各类衣服,统统洗了遍。公司打来几通电话,他没接,直接划到了关机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袁婉婉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瞥了他一眼。瞧他那跟上战场一样的阵势,估计平时做投资都没这么紧张。她转过头,继续快活地娱乐,全程视他如空气。

  从吃过晚饭起,蔡子明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他完全被忽视了。

  袁婉婉先是接了个冯黎每晚都会打来的问候电话,又看了看自家短短的三人沙发,冲了个澡就打算进卧室。随他今晚睡哪,随他怎么折腾。

  蔡子明站在仅开了个落地灯的客厅里,看着她往卧室挪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他,也不愿接受他的帮助,身影有些落寞,“婉婉,你能不能骗骗我?”

  袁婉婉停了停脚步。

  他声音低哑朝她走去,声音委屈,“我宁愿你骗我然后抛弃我。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他伸手圈住了她,刚刚洗过澡的她身上冰冰凉凉更感到身后人的炽热。男人的气息呼在耳畔,是她熟悉的低沉呼吸。

  她明知不应该,却还是没有动,僵硬地被人抱着。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你回来后的每一天,我都很知足。要么你把之前事情都忘了吧,我们从头开始?”

  说得自己这么深情款款、可怜巴巴,是苦肉计?

  袁婉婉神色复杂扭头看了看背后的人,以一副见了鬼的神情。“你现在怎么情话一套一套的?张口就来。”

  蔡子明见酝酿好的气氛被打扰有点尴尬,直直身子,清了清嗓子,“他们说,追女孩嘴要甜一点。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啧,你倒是被教得很上道。

  蔡子明见她没有抗拒,接着诱哄,“你原谅我。当年我不该替你做选择。”

  这一句话,她的理智被激了回来,用后肘击了他的胸口,后者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撞得捂住胸口,眉头紧锁,看来是力道不轻。

  “怎么,你觉得你当年左拥右抱只是替我做了个选择?让我想想啊,从那年的四月到五月,你换了那么多女伴,吃得消吗?当初不是装作不认识我吗?这会深情款款又干嘛呢?”

  “我不管你在美国遇到过什么人、什么事,既然你再回来了,我就绝对不会放手了。”他又重新环住她,手臂紧了紧,

  这副强硬的口气才像本来的他。

  袁婉婉转身过来,仰着头对着他轻蔑地笑,“我又不是要在这里定居,过三个月我就要回去了。毕竟在一起几年,我对你还是了解的。你现在对我的这个态度呢,就是看到前女友有人追被刺激的胜负心。我不会当真,你也不用当真。当然,你放心我也不会和冯医生在一起的,他人太好,我不配。为了顾及前男友的心情,我回美国再找人结婚,您看行吗?说真的,你要像我一样大度一点,我现在什么都不计较了,你想找个谁结婚我都没意见。”

  她最近总是故意拿话扎他。

  蔡子明用力猛地将她抵在墙上,想止住她继续说那些伤人的话。经年的亲密,他当然知道她的软肋,一直攻着敏感的地方,惹得她无力招架。他想看她的沉沦,听着她的呜咽,想证实她对他还有那么一点点情谊。

  他疯了似的用着所有的技巧,去撬开她的唇舌,去轻扫她的上颚。

  袁婉婉倒是没料到他的举动,突入起来的攻势让她有片刻的失神。可突然被更重地压在墙上,冰冷的墙抵得从她后背凉到心里。神智恢复一点清明,她发狠地咬了他的舌头。

  他吃痛放开她,眼里全是怒意,他不想听到她说随他娶谁的话。

  时至今日,他还能娶谁?她一出现,便搅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和理智。

  袁婉婉偏要继续惹怒他,“怎么,蔡总这次又要给我开多少钱?我记得上次来我家的时候,您说过让我随便填?”

  一句话,他便只剩下懊悔,他怎么能说出那种话。

  “你若真的还尊重我,今天就离我远点。”袁婉婉用手背抹了下嘴唇,眼里全是嫌弃。

  蔡子明觉得刚刚被咬过的舌头火辣辣的疼,他可真是活该。

  袁婉婉转身锁上了卧室,不再理他。

  他怔怔看着她离开,又在黑暗里愣了一会。回到沙发上点了支烟,桌上一杯温水袅袅散着热气。

  他想了想,去了阳台给袁婉婉的爸爸拨了一个电话。

  袁父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会接到这个号码的来电,犹豫了下还是接起。当年的事情他还专程去质问过蔡子明,可蔡子明虽对他态度仍很尊敬,却坚决不肯和自己的女儿和好。到底是年轻人的事,袁父后来便没有再插手。

  “喂,伯父。您还记得吗,我是子明。”

  “有事吗?”到袁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曾欣赏的这个年轻人。

  “我今天把专利转让书给了婉婉。”

  “你知道婉婉回国了?她不会在你那里吧?”袁父很是惊讶,女儿并没有告诉他她来找蔡子明了。

  “嗯,对。”原来她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仍有瓜葛,蔡子明定了定心神,接着说,“她在和我闹别扭。现下情况有些复杂,想请您帮个忙。”

  袁父半晌没说话,以他和这个年轻人当年的合作经验。蔡子明从未服软求过人,可他也舍不得女儿再吃苦。

  “可现在我不放心将女儿交给你了。”他在要一个承诺。

  “我知道,您会有所顾虑。您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待她好。我这次是想,如果婉婉问您专利书的事情,请您务必同意她收下。”

  “这不行,我们当初说好的,我不能接受你无偿转让。”

  蔡子明向卧室方向看了眼,“婉婉对我有些误会,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现下你们公司的盈利点我还是了解些的,我不能这么做。”

  蔡子明笑了笑,尽量使语气轻松,“这个您不用担心。公司另有图划,接下来会调整业务侧重点,新的利润点比现在要优厚。实不相瞒,我们公司打算拿下润京物流公司的机器人设备项目。”

  近年来,润京物流公司凭着价格和速度,其市场规模每年都拔得头筹,几乎垄断着大中城市的快递业。而若是蔡氏集团真的能拿下润京物流公司的招标项目,所得的利润确实远比A计划来得多。

  可向来该项目投标竞争激烈,竞争对手多如牛毛,想要拿下该项目并非件简单的事。

  袁父沉默一瞬,还是坚持出声拒绝,“可是......”

  “伯父,您的女儿对我来说才是最珍贵。”黑暗里,蔡子明站在落地窗前,“况且,无论专利书给不给您,公司本来就计划拿下新项目后调整方向。”

  袁父愣了愣,终是应了下来,“那好吧。不过要等你拿下润京物流的标的时候我才会收。”

  蔡子明低声应了,算是达成了一致。

  挂了电话,他四处翻找也没发现任何床品,估计应该在卧室的衣柜吧。

  犹豫了下,他敲了敲卧室的门。“婉婉,我知道你还没睡着,开下门,我来拿下枕头和被褥。”

  “你凑合睡吧,家里没有准备多余的。”

  这个女人可真是狠心,他在黑暗里站了站。没有枕头和被褥,他只好拆了些今天新买的浴巾之类铺垫,沙发短窄只堪堪让他蜷着腿躺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想起了曾经她在他怀中的夜晚,她总是要自己抱着才肯睡,还得索个晚安吻。小小软软一团搞完这些仪式后,入睡极快,沾了枕头就睡着。他看她睡得香甜没有办法,只能控制住自己的邪念,强迫自己去想想工作上的事。可她却不老实总是喜欢抢被子,睡着睡着还会转身一把抱住他的腰。他觉得她年纪还太小,不愿碰她,只能备受煎熬地度过那些夜晚。

  刚这么想着,卧室的门开了,袁婉婉从走廊扔了个枕头砸在他身上。一瘸一拐折了回去,再出来时手上多了条薄被。

  蔡子明刚忙起身结果她再次砸来的被子。

  在她第三次折回去拿床单时,蔡子明堵在了卧室门口。

  袁婉婉不情愿地将床单塞到他怀里,小声说,“给你。”

  她回身又要重新把卧室门锁上,偏偏蔡子明用胳膊挡住了门。

  袁婉婉刚要再骂他,蔡子明半个身子探进去,飞快地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道了句晚安。然后又轻轻替她把卧室门锁上。

  袁婉婉被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操作懵在门口,这个晚安吻有些熟悉。

  蔡子明再次躺下的时候,他觉得被子、枕头、床单的香味和袁婉婉身上的有些像。

  若有若无的香气萦绕在他的鼻间,眼前浮起她刚刚怔愣在原地的呆傻表情,又想起刚刚的吻,一直自恃自制力强的他思维已经不受控制了。

  此刻他无比懊恼,想穿越回去踢醒前些天在L市的自己。

  蔡子明看了看卧室门缝透出的亮光,认命地把被子掀开站起身去了浴室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