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34章 我要追老婆
  说完,蔡子明从桌上抽了张a4纸,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从这个例子展开,举了些经典的商战案例。

  “懂了吗?”蔡子明讲完后,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偏头问她。

  袁婉婉听得云里雾里,点点头又摇摇头。

  蔡子明笑笑,“那你说说看,下次遇到刚刚的情况应该怎么办?”

  袁婉婉盯着他,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攻心夺气,按他讲的那套理论应该……当面亲亲他,气死那个颐指气使的娇小姐。

  她敲敲头,明白了自己被带着跑偏,严肃的教学气氛荡然无存,“下次应该把你们两个都锁在门外,釜底抽薪。”

  她目光闪闪,唇色红润,似乎恢复了些先前的灵气。

  蔡子明点点头,“待会再教教你釜底抽薪的正确用法。”

  看起来他的总助确实不好做,除却基本的日常安排,还得懂得对各种情形的判别能力。

  蔡子明盯着袁婉婉看了一会,看得她有些毛骨悚然的时候才张了口,“一会帮我回复一下菱智公司,他们今晚的酒会我会参加。”

  “今晚?那我需要去吗?”

  蔡子明点点头,“当然。”

  她隐隐约约感觉这是个坑,但是毫无头绪没想出哪里不对劲。

  菱智公司对于这通回复倒是喜出望外,一来是蔡子明甚少参加这种场合,他们的邀请也只是例行公事地走走形式;二来他们已经收到过蔡氏集团的婉拒答复。没成想,酒会召开的当天竟然有了转机,也许这是两方公司能够进一步达成合作的标志?

  通知完菱智公司没多久,袁婉婉的办公桌便布置好了。她坐的位置斜对着内间的门口,他偏头就能看见她。

  蔡子明摆了一摞材料在她面前的桌上,“这个投资可行性报告交给你来审核。”

  ?总助的业务这么广泛,都要亲自上阵?那这么说来还是总经理舒服,什么都不用做?

  袁婉婉回他,“我以前从来没做过相关的工作,直接扔给我一个案子,我怕你会赔死。”

  “没关系,赔就赔了。实战才能学得快。”

  说着,他拉开一把椅子坐在她的旁边。“我们从头来看看这份报告。”

  他自然地用手展开她桌上的材料,拿了支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和她讲需要重点关注的内容。

  她想起他们一起上自习时,他不耐其烦一遍遍给她演算公式。期末考就快到了,袁婉婉一学期下来学得非常吃力,,估计及格分数都拿不到。自习室外是一排法国梧桐,窗外蝉声阵阵,她看着天文书一样的演算过程想着这次注定要补考了。

  蔡子明看着她沮丧的神情给她鼓气,“要是你这门课过了,这个暑假带你出去玩。”

  袁婉婉瞬间精神抖擞两眼放光,“真的?”

  蔡子明早早创业并没什么闲暇的时间,他已经尽量在陪她。可对于长途旅行这种事,实在难以抽出时间。

  袁婉婉谅解他工作辛苦,也不大提出过分的要求。她想了想,又说了句,“你要是忙,以后也行的。”

  前两个月她非要和他一起旅行。回来后,蔡子明背着她为了工作熬了好几个通宵,最后发了烧。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没事,反正工作也是为了养你。等赚到钱女朋友跑了,我岂不是舍本逐末?”

  他敲了敲纸,故作严肃,“快点看书。”

  *

  此刻,蔡子明认真的用笔指着一行行字教她,她发现他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仍然是凌厉的下巴,薄薄的唇,低头额前有些许散落的碎发。

  抬头看他侧脸的时候,却感觉好像确实是不同了。那个时候,他总是挂着笑,而现在就算是讲解个材料也会轻轻锁着眉头。

  她忽然就想伸出手去展平他的眉。

  “嗯?怎么不专心?”

  袁婉婉被这句低沉声音吓了一跳,舔舔嘴唇重新坐好。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继续继续,我有在听。”

  蔡子明笑笑,冒出了句,“你今天的香水味我很喜欢。”

  自从她放弃治疗以后,换回了常用的香水,是忍冬花的味道。

  袁婉婉皱皱眉,离他远了些,小声嘟囔了句,“不是喷给你闻的。”

  蔡子明用笔的后端轻轻戳着纸张,“那真是有点遗憾,这间办公室里只有你我。”

  袁婉婉的脸腾得就红了。

  她清咳了下站起身来,“嗯,今天先到这吧。我去喝口水,你快去忙。”

  到了下午的时候,她收到了礼物。

  是条白色收腰小礼服裙,设计简约优雅。还贴心配了件黑色束腰的过膝风衣和一双低跟鞋。仔细一看,原来一应的配饰也准备好了,银色的宝石蓝三角形耳钉倒是这一身装扮的点睛之笔,添了些优雅气息。

  她收下衣服看了看,简单大方对于今晚的小型酒会应该是再合适不过。出于礼貌,还是朝着里间说了句,“谢谢,当总助的待遇确实比以前做颜桓的秘书好上不少。”

  蔡子明走出里间,拿出两个礼服袖扣来,“帮我别上。”

  袁婉婉还在打量自己晚上的着装,眼皮都没掀一下,“你自己扣,我在忙。”

  “这种不行,我一个人扣不上。”

  袁婉婉从他手里接过袖口观察了下,嗯……和她的耳钉是同款,两枚宝石蓝色的三角形袖扣。

  她仔细看了看,这种袖扣背后也是个扁平纽扣,一个人确实不大好穿戴。

  “为什么和我是同款?”

  蔡子明抬头看了眼她,那目光好像她问了个极为白痴的问题。又朝她走近了几步,她原本在沙发边整理收到的服饰,这一下被他逼到了沙发和墙壁的三角形狭小空间里。

  他俯身压了下来,又靠近她几分,周身气息将她笼住,“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情侣款,我喜欢你。”

  他看着被逼到角落里的她,红晕一寸寸从耳朵传到了脸颊,她害羞了。

  她平复了下呼吸,找回了些理智,身子贴在墙上。“我能不能……换一款?”

  蔡子明不怒反笑了,他伸出手来固执放到她眼前,“不能,帮我戴上。”

  她轻轻将袖扣给他扣好,突然想起喜欢的作家说过的一句话,“男人的袖扣,犹如精致女人的耳环。”

  他又当着她的面随手撤下自己的领带,几步走开。

  袁婉婉舒了口气,刚刚紧绷的后背也放松了些,刚刚他的气场压得她喘不过气。

  还没调整好心情,蔡子明又折了回来,这次手上多了条领带。

  她大概知道接下来他要说什么了,他要她帮忙戴领带。

  袁婉婉站到了会客厅的中央,避免再次被逼到墙角的尴尬,抢在他前面说,“我不会打领结。”

  蔡子明用手捻了下领带,“不会?以前不是帮我系过?”

  “时间太久,这项技能早就没了。”

  蔡子明听了这句话弯了弯嘴角,也就是说这几年她也没有给别人打过领结。

  “你以前帮我打的半温莎结很漂亮。这些年,我只会打温莎结。”说着还委屈巴巴低下了头。

  袁婉婉觉得他是故意的,他从来都知道她心眼软。她咬咬牙,“好吧,我试试。”

  她轻轻踮脚,将领带绕在男人的衬衫下,用手拿住领带的两端摆成交叉状,凭着记忆将领带宽窄两边不断穿梭旋转翻折。她能感到额前还有男人温热的呼吸。

  好不容易歪歪扭扭打出了个结的形状,蔡子明摇摇头,“婉婉,你忍心就这样让我见人吗?”

  袁婉婉看了看自己努力出来的结果,好像是不大好看,本来应该是个近似正三角形的菱形此刻变成了斜三角形。

  无奈她又把领结拆开,重新将领带两端交叉翻折。就是两手不大听使唤,明明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美色误事,一定要冷静。自己只是个给领导打领结的小助理,一定要克制。可额前总传来若有若无的温热呼吸,记忆里的画面总和现在重叠。

  心烦意乱地拆了七八次,领结仍然不太规整,几年没动手确实是打不出以前的效果。

  她累地双手有些酸痛,甩了甩手腕。

  耳边传来声音,“先这样吧,这个领结马马虎虎也还算及格。以后你还要多练练。”

  终于过检,袁婉婉松了口气,习惯性地踮脚用双手去翻平他的衣领,末了还用手顺了顺西服的两肩。

  手刚顺了一下,忽然回过味来。这情形不对啊,自己正在和他生气啊?自己还有三个月要回美国了啊?自己只是个临时小助理啊?

  一定要找回点工作的气氛来。

  这么想着,她开了口,“我打得领结肯定没有林总助好,你就先将就着。”

  一边说着一边收回了刚刚还在帮他梳理衣服的手。

  “没办法比较,我也没没机会看到林奕给谁打过领结。不过你打得这个,比我打得好。”

  他这是以为自己在吃醋吗?和林总助撇清关系?

  袁婉婉尴尬笑笑站到茶几边,“好在没几个月,我就不用给你添麻烦了。”

  蔡子明低头整理了下袖口,“婉婉,你走不了。”

  袁婉婉深呼口气,现下她反应过来了,眼前人已经一键把自己切换到热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