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38章 老婆别虐我
  袁婉婉不自然理了理领口,将领子竖起遮住一些痕迹,“想得美。”

  刚刚她说的话有些歧义,她有些后悔应该和他说没有下次。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蔡子明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径直朝她走过去。

  袁婉婉警惕地往门口退了两步,“你干什么?”

  干什么?他没想干什么。

  “紧张什么?我只是想去外间拿个材料。”蔡子明看到她的反应笑了笑。

  袁婉婉撩了下刘海掩饰尴尬,一手覆在另一只手上,向后挪了两步,让开了门口。

  蔡子明朝她走了几步,在出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身,两步把她逼到墙边。生病的嗓音比平时还要低沉几分,“我改变主意了。”

  说着慢慢低头作势就要亲她的脖子。

  他看到她刚刚警惕的样子就忽然想逗逗她。

  她被逼得身体坚硬靠在墙上,看着他一点点挪过来的唇,慢慢闭上了眼。

  快靠近的时候蔡子明却突然直起了身,愉悦笑笑,“改天,我感冒了,怕传染给你。”

  又被忽悠,袁婉婉抬头对他怒目而视。

  “哥,我给你拿了退烧药来。”颜桓没敲门就走了进来,然后就瞧见墙边靠得严实的两个人。

  袁婉婉呆若木鸡。

  颜桓捂了捂眼,“得,我什么都没看见。”

  又把手从眼前放下将药摆在茶几上,斜着头看向一边一脸嫌弃,“光天化日,在办公室也不怕被人看见。”

  袁婉婉低着头站在他的桎梏里一动不动,走出去……丢人。

  蔡子明回头看了颜桓一眼,“还不走?”

  颜桓摸摸鼻子,“给你送药来的,没良心。你现在还是个病号,悠着点。”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转身出了门,贴心将门关好。

  袁婉婉的心随着门关上的声音咯噔一下,抬眼便看见蔡子明低头在盯着她。

  “婉婉,原谅我好不好。”他趁机问。

  被童寒这么一刺激,蔡子明更觉得要先下手为强。

  袁婉婉沉默垂着头站在墙边。

  蔡子明见她半晌没答话,也没再逼她稍稍走开了些。转而揉了揉太阳穴,“婉婉,我有些头疼,能不能送我回家。”

  袁婉婉还是没抬头,小声嘟囔,“不是有司机吗。”

  蔡子明皱着眉,“助理职责最后一条,完成领导交给的其他工作。”

  “……”袁婉婉瞄了他一眼终于妥协,“行吧。”

  *

  袁婉婉开车将蔡子明载到楼下,“人送到了,我先走了。”

  蔡子明闭着眼坐在副驾没动,不用装已经十足的病容,脸色灰败、唇色发白。他哑着嗓子说,“婉婉,送我进去吧。”

  袁婉婉看了眼他随时要倒下的样子,点了点头。

  进门换鞋时,蔡子明扶着玄关一阵眩晕。今早的精神全凭一口气强撑着,现下没了心结反倒让病痛占了上风。

  他稳了稳身形,撑着坐到了沙发上休憩,靠着沙发背神情疲倦。

  袁婉婉倒了杯水递给他问了句,“要不要去医院?”

  蔡子明立刻摇了摇头,“不去。”

  他这辈子最讨厌医院。

  袁婉婉拿他没有办法,环视了下房间,“家里有体温计吗?”

  蔡子明点点头,指了个抽屉。

  袁婉婉把体温计拿出给他量了下温度,烧还是没退,三十九度三。

  她有些生气地骂他,“昨天你是不是有病,喝那么多酒。一个商务酒会干嘛这么拼,品酒会也不带这样的。”

  “嗯,我有病。”他揉了揉眉心。

  “既然不肯去医院,就再吃点感冒药。去卧室睡一会,记得被子盖严实点。”

  他可真是自作自受。

  蔡子明抬了抬眼,勉强直起身看着她,“那你呢?”

  袁婉婉撇撇嘴,“回公司上班啊,老板。”

  “别走。”

  袁婉婉看看空空荡荡的屋子,除了他们两个再没别人。就算他今天真的病死在这里,估计也没人知道。

  “嗯,我等你睡着再走。”袁婉婉又给他杯子里续了些水,“你先进去躺着,你今天还没吃东西,我先给你熬点粥。”

  蔡子明点点头进了卧室,一会的功夫又重新出来,手里多了个袋子。

  在冰箱前翻找食材的袁婉婉回了头,就发现他已经换下早晨的风衣,穿上了件V领的睡袍。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领口不大高。

  蔡子明伸手将袋子递给她,袁婉婉疑惑拿起来一看,是件粉色丝质的家居服。

  她疑惑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家居服舒服些。”

  她忽而想起上次来的遭遇,自己被迫穿了件男款衬衫。

  “?所以我前阵子来,为什么给我穿你的衬衫?故意的是不是?”

  “那时候真的只有衬衫。”他笑了笑,“你上次走后,我就有预感,你还会再来。”

  他说的平平淡淡,袁婉婉心里却起起伏伏。

  “或者你要是喜欢我的衬衫,我也可以给你拿一件。”他作势要转身。

  呵,看来他还没烧傻。

  “我就穿这个吧。”她接了过来,指了指卧室,“你快回去躺着吧,穿这么少,待会要受凉。”

  蔡子明点了点头,“用火小心些,你总忘记关煤气。”然后便回了卧室。

  袁婉婉又在地上蹲了一会,重新站起来把家居服换上,开始煮粥。她的技术虽然不如他好,但还算不错。

  端粥进去的时候,蔡子明虽然躺着可还没睡,见她进来坐了起来,垫了个枕头在后背。

  她将碗递了过去,“应该不烫了,你赶紧喝了睡觉。”

  蔡子明动也没动。

  发个烧胳膊都不能动了?

  她懂他的意思,叹了口气,坐到床边举起勺子要喂他。

  他乖乖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又重新伸手接过了碗,“不大习惯。”

  袁婉婉笑笑,印象中他很少生病。每次都逞强,忍忍就过去了。

  可自己倒小感冒发烧肠胃炎不断,最后还发展成了鼻炎。

  有时候感冒得严重,他会把她接到家里来照顾。怕她感冒吃东西没胃口,换着花样给她做饭,然后再端到床上拿着勺子一勺一勺耐心喂给她吃。最后再送上杯温水喂片药。

  事无巨细叮嘱她以后要多运动,多吃蔬菜。

  她乖巧点点头,下次继续自己的坏习惯。

  蔡子明见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脸色苍白的模样,会用手去触下她额头的温度。最多的时候会看着不听话的她皱着眉叹气,再给她掖掖被角,关了灯不想打扰她睡觉。

  这时候,袁婉婉会恶作剧不让他走。她会用两只手握住他的手,冰冰凉凉很舒服。

  “这个被子太薄了,我盖着有些冷,感冒不容易好。”

  蔡子明用另一手拍拍她,示意她把手松开,然后重新把灯打开,打开柜门翻找。

  袁婉婉会又委委屈屈地说,“我不想盖两个被子,太沉了我睡不着。”

  蔡子明有些无奈,站在柜门前,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要不……你陪我睡会吧,我真的睡不着。”

  蔡子明扭头看看她,回手把柜门关上。关了台灯,掀开被子把她搂在怀里。

  他看她还是磨蹭不肯休息,故意压低声音凶她,“赶紧闭上眼睛,老实睡觉。”

  可手上却又耐心地帮她把被子掖好,胳膊收得更紧一些。

  *

  “婉婉,我睡不着。”蔡子明顺手把碗放到床头。

  “所以呢?我陪你睡觉?”她就知道!

  蔡子明点点头,神色诚恳。

  “……你做梦。”

  “我是个病人。”他声音沙哑。“我保证不动你。”

  他掀开被子下了地,打开柜门又拿了床被子铺好放在床上,谆谆善诱,“你不是说你昨晚也没睡好,要不随便在我这里歇会?”

  袁婉婉沉默了会,“我去客卧休息,如果你不舒服就叫我。”

  她转身要走。蔡子明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他的手心发烫,张口还要留她。

  “你要是再说些别的,我就回公司了。”

  那只手在她手腕紧了紧,又无力放下,“嗯,那你好好休息。”

  袁婉婉到了隔壁次卧躺下,发了会呆。

  刘妍发了消息过来,“换岗第二天心情如何?他又对你展开商务特训了?”

  【袁婉婉】还行吧。他生病了。

  【刘妍】心疼了?

  袁婉婉半晌没回复,看了看和隔壁中间那堵墙,“有点。”

  【刘妍】那你可得想好,说不定是条白眼狼。

  袁婉婉刚想回复,那条消息却被撤回了。

  刘妍又发了条,顺其自然吧。

  袁婉婉回她,你说的话我都已经看到了,撤回什么。

  【刘妍】受你影响,说不定我对他有误解,瞧他对你现在的样子很上心。有些事情既然现在搞不明白,说不定以后就清楚了。

  【袁婉婉】你倒是豁达。

  【刘妍】我是旁观者清。

  顺其自然,袁婉婉躺在床上辗转想着这四个字。

  虽是今天凌晨三点多才躺下,可睡意全无。隔壁有人在咳嗽。

  她想了想又翻身起来,打开蔡子明卧室的门。

  拉了窗帘房间有些昏暗,蔡子明还没睡,见她进来,起了起身。

  “听到你咳嗽,我来给你加点水。”

  蔡子明点点头,“婉婉,我不舒服。”

  袁婉婉顿了顿拿起杯子的手,转头看他,“你怎么了?”

  “我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