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39章 第39章
  昏暗的房间里,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过来,打在地上形成一道光斑。

  袁婉婉心抽了一下,挪开目光,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俯身伸手去试他的额头,“你真是烧糊涂了。”

  蔡子明拍拍身侧的位置,示意她坐下,“下个月老爷子过生日,我想带你去。”

  “我去?不大合适吧?”袁婉婉愣了愣,低下了头,“再说了,不是有人陪你去吗?”

  她从没有见过他的家人,只知道他一个人住在外面,似乎和家人的关系都不大好。

  “那怎么能一样。”蔡子明拿起水杯抿了口水,“这几年,他们确实想和邱家联姻。但我很快会处理好的,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她那里都不及你。”

  他从前一直没打算解决这个麻烦,毕竟有邱慈怡在,也省得他去操心其他女人。所有对他示好的人,都被邱慈怡一一击退。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做。况且有了这个挡箭牌在,爷爷也不再劝他去和其他女人见面。

  袁婉婉刚想接话,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刘妍来的视频通话,她回头和蔡子明说了声“我接个电话”,就匆匆走出了卧室。

  蔡子明看她躲躲闪闪着急避让的态度,神色有些不悦。

  “妍妍,你怎么了?”刚一接通,袁婉婉就看见视频那边刘妍哭得满脸泪痕。

  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人凑了过来抱住坐在沙发上的刘妍,冲着屏幕喊,“妈妈,阿姨哭得好伤心。滚滚也好伤心。”

  袁婉婉听到这童声太阳穴突突地跳,赶紧回手把蔡子明的卧室门关紧。

  蔡子明在内间刚依稀听到了句清澈童声,门就被“砰”地关住,他皱着眉向外看。

  “妍妍,你怎么突然哭成这样,发生什么事了?”袁婉婉急急走到离卧室较远的书房,反锁上门。

  刘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婉婉,我爸出事了,他被人盯上了,听说可能要坐牢。”

  袁婉婉心里一沉,“妍妍你冷静下,这种时候千万别慌。具体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刚接了电话,说我爸惹了个大公司,好像有什么把柄在人手里。我可能要回国看看。”刘妍坐在沙发上抹泪。

  “妍妍,你父亲肯定会没事的,坚强点。这样,你先回国,我们再商量商量怎么办。我这就查查机票,你那边赶紧收拾行李,我们越快越好。”

  “可是滚滚怎么办?我要不再问问看身边有没有靠谱的人帮忙带几天。”刘妍看着把头都埋到她怀里的小家伙。

  “你把他一起带回来吧。这种时候别耽搁了,你赶紧回国。”

  找个合适的人带孩子哪里有那么容易,最好的闺蜜家里乱成这样,自己的事不可以耽误她。

  小家伙从刘妍的怀里露出个头,“妈妈,我能去看你了吗?”

  袁婉婉点了点头,“但是你过来以后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好不好?”

  “嗯嗯,我什么都听妈妈的。”

  刘妍有些踌躇,“这样方便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快收拾行李。”

  袁婉婉匆匆挂了视频,站起身来准备借台电脑订机票。

  一开门便见到蔡子明沉着脸站在门口。

  她咬了咬舌头,他难道都听见了?

  “你刚刚在和谁聊天?”蔡子明紧紧盯着她的眼。

  袁婉婉有些心虚,“和在美国认识的一个闺蜜。”

  “那为什么背着我?”他声音有些玩味。

  袁婉婉讪笑了下,“你身体不舒服,怕打扰你休息。”

  蔡子明点点头,让开了门口的路等着她出去。

  袁婉婉松了口气,看来他是没听到什么,感谢这套别墅的隔音质量不错。她重新抬起头来,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角,“把你的电脑借我用用?我查点东西。”

  蔡子明看看她拽着自己衣角的手舒展了些眉,指了指书房里的电脑,“嗯,我的电脑密码都一样。”

  袁婉婉又向外推了推他,“那你先去休息,再睡一会吧。我查些资料,午饭的时候喊你。”

  蔡子明点点头,又折了回去。

  袁婉婉拍拍自己的胸口,舒了口气。好险,他大概什么都没有发现。

  她打开电脑迟疑地把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输了进去,屏幕从待机立刻切换到了桌面。桌面的壁纸是他们大学时的合照。

  她看着桌面叹了口气,收敛了心情打开浏览器开始预定机票。

  机票不算紧张,刘妍又有工作签证,她迅速订好了机票,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可滚滚的事,她该怎么说呢。让父母帮忙带着?还是自己带在身边?

  她坐在工作台前发呆,书房的门“吱”的一声被人打开。

  袁婉婉慌乱地站起来,用身体挡了挡屏幕。

  “在查什么?”

  “我……那个……”袁婉婉吞吞吐吐,不自然舔了舔嘴唇。

  从这个习惯性的小动作,蔡子明就知道她心里有鬼。

  他大步走了过去,瞥了眼电脑的网页还没有关。

  蔡子明俯身翻了几下网页,“啪”得一声摔了鼠标在桌上,直起身来“你要回美国?”

  他扭头紧紧盯着身侧的她,眼里有滔天的情绪。感冒发烧加上宿醉,他现在头疼欲裂。

  他的喉咙闷堵,仿佛有异物上不上、下不下卡在喉头。

  袁婉婉向桌后缩了缩,用手拄住桌面维持平衡,“我……我暂时不回去。”

  蔡子明周身怒气少了几分,却还是阴郁,“那你查机票做什么?还是今夜的飞机?”

  他又朝着她走近几步,逼得她退无可退。他看到她眼里的犹豫,抬起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我要听实话。”

  “我刚刚说的那个闺蜜,她要回国,我帮她买票。”袁婉婉觉得手腕被攥得生疼,挣扎了几下,毫无效果。

  “就这么简单?”蔡子明紧紧捉着她的手腕,没有松手。他怕一松手她就不见。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袁婉婉点点头,神色诚恳,“我说的都是真的。”

  蔡子明松了松攥着她的手,站在她面前调节几下呼吸,稳了稳心神。刚刚那几分钟他度秒如年,他怕她张口就又对他判了死刑。

  “我还想请个假。”袁婉婉揉着被攥疼得手腕。

  蔡子明又抬起头来盯着她,目光深沉,“请假?”

  “嗯,我想去机场接下我闺蜜,她是我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就半天,我明天下午就不去公司了。”她低头等他同意。

  “嗯,可以。”

  这么好说话。

  袁婉婉立马抬起头来,眼里全是惊喜,“真的?”

  “我陪你去。”

  ……你陪着去会死人的。袁婉婉腹诽。

  “你感冒还没好,要多休息。我自己去就好了。”她放柔了声音劝他。

  “没事,小感冒不打紧。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和你一起。”

  蔡子明见她善解人意,更加不放心车技不好的她一个人那么远去接机。

  袁婉婉抓了抓头发,在桌前来回踱了两步,做最后的挣扎,“阿明,你公司一堆材料没有批,还是工作要紧。我自己可以的,我打个车去接朋友。”

  蔡子明怔了怔,她突然不连名带姓喊他、也不他老板还有些不适应,“不用讨论了,明天一起。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这下袁婉婉一夜没睡着。

  *

  第二天,蔡子明果真一过中午就出了里间要带她去机场。

  “不是说三点飞机着陆吗?我们该走了。”蔡子明换了件黑色中长款大衣站在她的桌前。

  袁婉婉坐在桌前想告诉他,没他什么事,是她该出发了。

  可知道他吃软不吃硬,“我自己真的可以,你大病初愈需要休息,真的。”

  “走吧。”他走在前面,给她比了个跟上的姿势。

  袁婉婉无奈跟着起身,理了理衣服跟了上去。

  “其实我有件事想告诉你。”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袁婉婉鼓足勇气和他说。

  “什么事?”

  “我其实……怎么说呢……今天我们其实是要去接两个人。”袁婉婉低下头,用右手去掐左手的食指。

  “两个?”本在调整表带的蔡子明顿住了动作。

  她叹了口气,抬起头直视他,“实话实说吧,我在美国还有个养子。”

  “养子?”蔡子明皱眉。

  心下升起一种奇特的幻想。

  袁婉婉接着说,“嗯,在美国有个小朋友和我很投缘,我就领养了他。他很乖,我领养他的时候他还很小,一直也不知道我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你待会见了他能不能帮我瞒着他?”

  蔡子明没有答话,沉默半晌问她,“他今年多大了?”

  “嗯,三岁了。”袁婉婉低着头回答。

  蔡子明揉了揉眉心没有说话,走在前面出了电梯。

  三岁……他们分开五年了。

  袁婉婉小跑几步跟在后面。“你到底答不答应啊,不答应我就自己去接。我打算等他大些再告诉他的,他还小消化不了这些。”

  蔡子明钻进了主驾驶,把车门关了个震天响,又把副驾驶的门推开,沉着声音,“上车。”

  袁婉婉摸了摸鼻子,坐了上去。

  身边人声音暗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袁婉婉低头系上安全带,淡笑着说,“我的养子,和你有什么关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他叫什么?”

  “袁忘,你可以叫他滚滚,”袁婉婉此时的神情是他许久未见的温柔,“他是个特别可爱的小孩子,你待会不要吓到他。”

  蔡子明一路无言,袁婉婉坐在副驾不安的打量他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