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40章 第40章
  汽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袁婉婉摇下来些车窗透气,她看着外面有些雾蒙蒙的天说,“滚滚小时候很瘦、总是生病,我把他带大很不容易。那时候我在美国也没什么亲人朋友,学业成绩也不好,全靠要养他的责任感才撑了下来。”

  蔡子明紧紧扣着方向盘,一言不发。

  “所以”袁婉婉转过头来,目光炯炯,“我要你答应我第三件事。我们当初说好的,你必须答应我三件事,我才可能考虑你的追求。”

  蔡子明也把车窗打开通风,一手架在车窗框上,“你说。”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不许你查滚滚的身世。你可能觉得我自私,不帮他找亲生父母。”袁婉婉顿了顿,“可他现在是我的全部。等他大点,我会告诉亲自他。”

  蔡子明扭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袁婉婉声音笃定,“如果你查了他,无论什么形式。我再也不会原谅你,我们就彻底完了。”

  蔡子明被她这句完了,震得胸口发闷。

  车子缓缓驶入机场的地下停车库。他沉默半晌,一手架在车窗上扶着下颚,斜着头看她,“难道我除了答应你以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不答应她,她就不会考虑接受他。

  “那你记得要说话算话。”说着,袁婉婉低头开始解安全带。

  蔡子明叹了口气,“婉婉,你现在可真让我没有办法。”

  他俯身轻轻帮她解开扣在座椅上的安全带。末了,又在额头烙下一个吻。

  他的嘴唇有些温热,在袁婉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蔡子明又轻声补了句,“便宜都被你占了。”

  ……明明自己被偷亲了一口,什么叫便宜都被她占了?

  袁婉婉摸了下额头,扭头瞪他一眼。

  “我都答应这么多不平等条约,总要有点收获?”蔡子明微微勾了嘴角看她炸毛。

  得,这个人骨子里就是个商人,一点亏都不肯吃。

  自己不和他一般见识。

  袁婉婉打开车门跳了下来,理了理裙子,“赶紧下车,时间要到了。”

  此时此刻,她有点紧张。

  “一会你就看到我闺蜜了。她叫刘妍,家里出了些急事,所以可能状态不太好。她是一个特别好的姑娘……”袁婉婉絮絮叨叨开始和他讲一会接到人以后的注意事项。

  蔡子明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人流。

  “和你说话呢?”袁婉婉用胳膊碰了他一下。

  蔡子明点了点头,意思是自己听到了。

  袁婉婉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再多说,左顾右盼地等人出来。

  手机亮了下,是刘妍发来了微信,她已经拿到了托运的行李很快就过来。

  袁婉婉看了眼表,已经要四点了。出海关和托运行李实在是耗费时间。

  她紧张地两手交错在身前,瞥了眼身侧的男人,“他们快到了。”

  话音刚落,穿灰白宽条纹蝙蝠衫,白色牛仔裤的女孩朝他们挥了挥手。

  一个胖胖白白小小的一团坐在行李箱上,看见了袁婉婉就要往下跳。

  “当心呀,”袁婉婉赶紧几步过去蹲下抱住他。

  滚滚把毛茸茸的头往袁婉婉颈窝里蹭,“妈妈,妈妈……”

  好久没看到儿子的袁婉婉内心一片柔软,她抱了抱滚滚,“妈妈在。”

  蔡子明站在原地皱眉凝视他们没有动。

  袁婉婉和儿子磨蹭了一会,想起还有闺蜜和蔡子明在,站起身来介绍他们认识。

  “妍妍,这个是我老板……那个……我……”袁婉婉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刘妍两眼挂着黑眼圈,脸色不大好。她上下打量了下蔡子明,对闺蜜和前任藕断丝连的情愫找到了一个合理理由……

  她大方伸出手,“久仰大名,我叫刘妍,婉婉的朋友。”

  蔡子明点了点头,回握了手,简单寒暄几句,走过去接过了行李推车。

  滚滚抱着袁婉婉的大腿,露了小半张脸在外面怯生生看着蔡子明问,“妈妈,这是不是我爸爸?”

  袁婉婉心疼地半低下身子,“滚滚,这个是叔叔。”

  “没关系,以后就是了。”蔡子明走了过去,蹲下把滚滚抱起来,举得和自己同高,“滚滚,你今年几岁了?”

  袁婉婉被这句问话噎得咳嗽了声。

  滚滚见妈妈咳嗽,扭头看了一眼,又转回头来,“我今年三岁了。”

  蔡子明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他冲着滚滚笑了笑,单手抱起他向行李推车走去。

  “爸爸,你好有力气,妈妈说她已经抱不动我了。”滚滚人小鬼大,已经吹起了彩虹屁。

  蔡子明微微勾了勾嘴角,另一只手揉了揉滚滚的头发。

  “滚滚,你不要乱叫!这是叔叔!”袁婉婉朝着滚滚吼。

  滚滚愣了愣,抱着蔡子明的脖子往后缩了缩,糯糯地说,“妈妈……”

  袁婉婉心软了,走过去从蔡子明手里接过滚滚,抱在怀里轻拍他的背,“滚滚乖,妈妈不该凶你。那个是叔叔,滚滚的爸爸出差还没回来。”

  滚滚趴在袁婉婉肩头不再说话。

  刘妍看到这幅场景叹了口气。

  *

  袁婉婉抱着滚滚朝停车场走去,刘妍跟在旁边低着头心事重重。

  “妍妍,你先别急。我们一会先吃点东西,一起再想想办法”

  刘妍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点了点头。

  “阿姨,你不高兴,滚滚也不高兴。”滚滚从袁婉婉怀里探出头来看着刘妍。

  刘妍勉强扯了个笑容,“滚滚乖,不用担心我。”

  蔡子明把行李放到了后备箱,关上了尾门,“上车,我们先吃饭。”

  袁婉婉抱着孩子和刘妍一起坐在了后排,蔡子明侧头看了眼,副驾驶空空落落。

  刘妍偷偷凑到袁婉婉旁边,“婉婉,待会能不能就咱们两个去吃?我怕我忍不住会哭……”

  她不太想给一个不熟悉的人讲自己的家事。

  袁婉婉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朝着前面说,“一会你把我们送到饭店就先回去吧。”

  这个人见到闺蜜就把自己甩在一边?真是把自己当司机了。

  蔡子明看了看后视镜里的人,有些郁结,“怎么?”

  “我和妍妍有些悄悄话要说,有你在不大方便。”她大大方方地承认,“滚滚也麻烦你带一下,我晚些会去接他。”

  “嗯,我带他去吃饭,一会去接你们。”

  袁婉婉又不放心地补了句,“不许你吓到他。”

  滚滚很自来熟,听到有新伙伴陪着玩,从妈妈怀里挣扎出来,抓住了驾驶位的靠背,“我很喜欢叔叔,我要和叔叔一起玩。”

  蔡子明轻笑了下。

  ……这个儿子真是白养了,白眼狼,才见了一面就这么狗腿。

  袁婉婉使劲把滚滚揪了回来,“坐好,妈妈说过很多次,在车上不要乱动,这样很危险知道吗?”

  “哦,”滚滚努了努小鼻子表达自己的不满。

  刘妍倒是无暇顾及这些,一路上在低头和家里人沟通。

  因为刘妍没什么胃口,袁婉婉并没有带她去蔡子明提前约好的饭店,改去了定好的酒店自带的餐厅。方便刘妍吃些东西,早些回去休整。她知道一宿的飞机加时差有多难受。

  蔡子明将车停在酒店,也带着滚滚下了车,“我们就在附近吃,你那边结束后联系我。”

  袁婉婉点了点头,有些不放心滚滚,蹲了下来理了理他的衣服,“滚滚跟着叔叔要乖,不要乱跑。妈妈和阿姨说会话,一会就回来接你。”

  滚滚点了点头,朝袁婉婉摆摆手,“叔叔说要带我去买变形金刚,妈妈你放心去忙。”

  ……袁婉婉觉得还是需要继续加强对孩子的教育,要对陌生人增强戒备心理。

  蔡子明又将小家伙从地上单手抱起,朝着袁婉婉笑笑,“一会见。”

  *

  酒店里,刘妍随便勾划了几道菜,看着袁婉婉笑了笑,“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

  袁婉婉帮刘妍往杯中倒了些茶水,“……就那样吧。”

  刘妍将头向前倾仔细看了看,指了指袁婉婉的领口,“你们现在几垒了?显而易见接吻已经做了,已经本垒打了吗?”

  袁婉婉愣了愣,用手把领口下的吻痕遮了遮,“不是你想的那样。”

  今天出门忘了换件高领毛衣。

  “我可什么都没说。”刘妍轻笑了声,摆开了面前的餐盘。“不过我今天这一看本尊,算是明白你为什么在一个人身上栽倒两次了。”

  袁婉婉脸红了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比较长情的嘛。”

  她故意自嘲,想逗刘妍开心。

  刘妍果然笑了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见色起意。”

  她又叹了口气,“婉婉,我好羡慕你。父母安好,一家人和和美美。”

  袁婉婉跟着心里沉了下去,她俯身握住刘妍放在桌面上的手想给她些安慰,“妍妍,有什么事情我和你一起扛。你和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妍苦笑了笑,尽量控制情绪把事情来龙去脉向袁婉婉描述了一遍。

  自己父亲的公司今年不小心抢了捷诚集团几个单子,又和他们总裁有些私人恩怨,被对方抓到了把柄。她的父亲经常以“预收账款”方式销售货物,产品发出时不按时转记销售收入,长期挂账,造成进项税额大于销项税额。

  对方掌握了父亲公司偷税漏税的证据,父亲的公司已经被举报了,对于直接责任人要处罚金并且承担刑事责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可是对方不知道有什么办法,逃避缴纳税款的金额竟比实际还多了几个0,他们是铁了心让父亲还不上被追究刑事责任。涉案金额越大,罪刑越重。父亲的公司盈利虽然还可以,但是流动资金实在没这么多。现下父亲已经被拘留,家里一团乱麻。

  刘妍对自己的估计没有错,刚开始还稳得住,到后面控制不住哭得泣不成声,“婉婉,我该怎么办?”

  袁婉婉起身从对面做到她旁边虚虚抱住她,“妍妍,会有办法的,总会有办法的”

  她听到涉案金额的时候,心里也没了底气。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不是父亲,竟然是蔡子明。

  袁婉婉暂时压下了找蔡子明的念头,默默盘算,父亲公司的运转和当年比已经今不如昔,如此大的金额怕是一时半会拿不出来。况且平日和捷诚集团这种大企业也不会没什么交情。

  她想来想去,也只能求救于他。

  *

  蔡子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袁婉婉惦记上,正带着滚滚吃中餐。

  “叔叔,这里的饭好好吃,比美国的好吃多了。”

  他给滚滚盛了些剔好刺的清蒸桂鱼,循循善诱,“其实你想喊我爸爸也没关系,有叔叔在,妈妈不会把你怎样的。”

  滚滚放下碗摇了摇头,“不行,上次我喊冯叔叔爸爸,被妈妈打了屁股。”

  冯黎?

  蔡子明脸黑了黑,这个小家伙是有逢人就认爸爸的习惯吗?

  是该打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