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42章 第42章
  袁婉婉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眸黑如墨,右手随意轻点桌面。

  在美国的几年她过得很辛苦,多亏了刘妍一直陪她照顾她。

  这份情谊难报万一,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如果……如果只是睡一觉便能解决问题,那她为了妍妍也愿意。

  “在这吗?”袁婉婉紧张地声音有些发抖。

  蔡子明指了指单人沙发颔首,“嗯。”

  以她的了解,在书房这种事他倒确是做得出。

  她咬了咬牙,低着头,两只手颤抖着解开第一颗扣子。

  蔡子明一瞬不瞬盯着她,目光灼灼。五年时光过去,可他还记得她身上每一颗痣、每一分气息。他还记得她在身下的呢喃,记得她的羞涩。

  她觉得自己像只要被处决的羔羊,而狮子正紧紧盯着猎物。

  第三颗扣子解开的时候,蔡子明朝她走近了两步。明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可她心头还是有些恐慌,手心紧紧攥着扣子出了汗,怯懦地向后稍微退了一小步。

  他看到她的躲闪,从后面环抱住了她。两手慢慢向上将她的手覆住,让她的两手从纽扣移开垂到身体两侧。

  他声音柔了下来,问她,“怕了?”

  袁婉婉咬咬唇,却没说出话来。

  他接着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前段时间勾引我不是很能干吗?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

  袁婉婉的脸立刻烧了起来,他的手似乎有没有滚滚说的那么冰,身上也更是滚烫。

  身后的人叹了口气,声音低哑压抑,“逗你呢,还当真了。既然你不愿意,我们换个筹码。”

  她其实只是有些紧张。

  袁婉婉低头还是一言不发。

  “第一,我要你带着滚滚搬过来住。”

  “是哪种住?”袁婉婉小声地问。

  身后人在她耳边笑了笑,“哪种都可以。房间随你挑,我住哪里也听你的分配。”

  倒是自己小人之心了,袁婉婉又问了句,“那第二个要求呢?”

  “第二个要求,”蔡子明将下巴枕在她的颈窝,缓缓地说,“我要你事成之后主动亲我一次。”

  瞧他平日里在公司高冷禁欲的模样,眼下却只是求个亲吻。她知道他现在有多克制和难受,也知道对她有多尊重。袁婉婉点点头应了下来。

  时光甚好,两个人就这样静静拥着。

  半晌,蔡子明将怀抱紧了紧,犹豫地问了句,“他以前也这样抱过你吗?”

  他是谁?

  袁婉婉茫然稍稍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人,“你说的是哪个?”

  ……哪个,难道除了冯黎,她还有过许多个?

  可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去探究她的过去。

  “没什么,”蔡子明直起了身,正对袁婉婉站着,一颗一颗慢慢帮她重新把扣子系好。

  他又把她的碎发捋到耳后,淡声说,“现在这样就很好。”

  袁婉婉抬眼盯着他的表情,在思考他前言不搭后语在说些什么。

  蔡子明见她表情严肃,抚摸了下她的头顶又开始逗她,“上次那件睡衣还在吗?很好看。”

  “哪件?”袁婉婉表情疑惑。

  “L市出差穿过的那件。”

  那件淡粉色丝质,胸口有蕾丝那件?真直男审美……

  “……扔了。”在L市的当天晚上她就把那件睡衣扔到了垃圾桶里。

  “没关系,我再帮你选一件。”他极耐心地帮她理衣服,“其实我更喜欢你穿红色的睡裙。”

  袁婉婉心惊肉跳被他触碰地身子一抖。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年他是怎么把她的红色睡裙撕碎……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于这种事上总是对她尊重,两个人规规矩矩恋爱谈了三四年,都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虽然期间她一直能感受到他的隐忍和自控,他总想在结婚后再拥有完整的她。

  年轻时不懂事,在舍友的教唆下,终是在大四那年被他拿下。

  她还记得他一脸认真地对她保证:“婉婉,我会娶你。”

  蔡子明看她愣神,放开了她向门口走去,再和她在这屋子里呆下去,他怕自己难以自控。“你先去洗澡,我把滚滚的行李收起来。”

  袁婉婉回了神,叫住他,“你刚刚说有事和我说?”

  冷静下来,他想现在去探究她和冯黎的过往对于他们的感情并没什么益处,不如就这样过去。他摇摇头,“没事。”

  蔡子明的手刚刚触到书房的门把手,袁婉婉再次喊住他,纠结地问“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帮妍妍?你总不会……总不会要去找那个邱小姐献身吧?”

  蔡子明不怒反笑了,她这是把他当什么,“我说是的话,你会不会难过?”

  袁婉婉白了他一眼,冷冷来了句“不会”,打算越过他走出书房。

  蔡子明反手捉住她纤细的手腕,“婉婉,你的想象力一如既往的丰富。我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过她,以后也不会。这几天你安心带着刘妍在A市逛逛,其他事情交给我。”

  袁婉婉迟疑了下点了点头,有他在,好像很多事总是安心些。

  待到袁婉婉进了浴室后,蔡子明重新进了书房给颜桓打过去电话。话筒里背景音嘈杂,大概颜桓又在外面胡闹。

  “哥,大晚上找我什么事?我这正忙着呢。”

  蔡子明坐在办公椅上点了支烟,“捷诚集团的那件事你知不知道?”

  “你这是瞧不起我!小慈妈妈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怎么会不知道!”

  蔡子明笑笑,“那你知道捷诚要对鼎安下手的事吗?”

  颜桓坐回卡座喝了口酒,脚搭在桌上,“当然!他们就是缺教训,连捷诚总裁夫人都敢调戏!”

  “一会发给你一个联系方式,你联系他查清楚鼎安到底漏税多少,我要确凿证据。”

  颜桓顿时声音高了八度,“你要干嘛?你要帮鼎安?”

  蔡子明抖了抖烟灰,神色平静,“对。”

  这件事本来就是鼎安自作自受,没人愿意去得罪捷诚,没人敢替鼎安说话。捷诚又和蔡氏集团一向交好。颜桓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朝着电话咆哮,“你疯了?这种闲事你也管?你信不信老爷子知道了打断你的腿。”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蔡子明笑笑,“也不差这一次。我会和爷爷说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最近我忙不开。”

  不用想也知道忙着追人!

  颜桓隔着电话低声骂了人,就把电话撂了。

  浴室的门被打开,袁婉婉穿着件宽松的白色浴袍就走了出来,发梢还滴着水。

  听到动静,蔡子明掐灭了烟,出了书房的门,看着她说,“我帮你吹干。”

  袁婉婉有些尴尬,“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来。”

  拒绝自然是无效,没多会功夫蔡子明已经拎着吹风机出来,插上了插头。

  他试了下风,对着袁婉婉说,“过来。”

  她走过去低了低头,由着他把手伸进头发里把发丝散开。他的动作轻缓,有些暧昧的情愫在里面。

  袁婉婉轻咳了下,“我刚刚在浴室看到你的剃须刀还是原来那个,大老板日子过得这么节俭?”

  蔡子明愣了愣,那个剃须刀是大学时袁婉婉送的,这么些年他一直没有换过。日子久了,剃须刀头的网面被胡须硌得都有些破损,他便一口气买了很多替换的刀头,以免绝版。

  到现在已经换了六个刀头了。

  “你要不要再送我一个?”

  ……袁婉婉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看你表现。”

  袁婉婉手机一阵震动,她拿起看了眼屏幕,是颜桓的来电。

  蔡子明点了下头,示意她接起。

  “喂,嫂子。你能不能救救我哥?他可能要被老爷子打死了。”颜桓声音急迫。

  袁婉婉回头看了蔡子明一眼,后者神情淡然。

  “什么事要救他?”她皱眉问颜桓。

  “他好不好的非要去招惹捷诚,大概是疯了。他最听你的话,你劝劝他?”

  袁婉婉愣了愣。

  蔡子明伸手拿过她的手机,朝着话筒,“没别的事先挂了。”

  颜桓在酒吧看着话筒一脸莫名,刚刚的声音有些熟悉,难道他们是……同居了?表哥还是一如既往不让人失望。

  袁婉婉有些歉意地回头,“事情是不是很为难?”

  蔡子明笑笑,“还好。”

  他继续开了吹风机给她吹干发梢。

  袁婉婉有些坐立不安,她好像给他惹了很大麻烦。

  蔡子明轻轻给她理顺头发说道,“婉婉,你不用自责,我们这是交易,你不欠我的。你好好做到答应我的两件事就可以。”

  袁婉婉点点头。

  “所以,你一会睡哪?”蔡子明出声问她。

  袁婉婉,“……我和滚滚睡一起。”

  “他都这么大了,应该自己睡。有利于培养他独立生活的能力,对他形成独立的人格有帮助。”蔡子明关掉了吹风机拔下了插头,自然做到她旁边,“而且也也能让他养成勇敢、不依赖他人的品质,学会从父母之外的其他途径获得安全感。”

  不是连小孩子喝可乐对身体不好都不懂的人吗?怎么突然一番育儿经说得头头是道。

  蔡子明仿佛看穿了她,补了一句,“我刚刚在书房顺手查了下。”

  ……查得还真是详细。

  “那我睡主卧吧。”袁婉婉仰头看着他说。

  蔡子明微微弯了些嘴角,“真的?”

  袁婉婉点点头,“嗯,真的。然后你自己再随便挑个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