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44章 第44章
  颜桓虽然平日里没个正形,工作起来倒是靠谱,捷诚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但是因为动静大,多半邱家也知道了些风声。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蔡子明对着话筒交代颜桓,“接着查。”

  电话那端颜桓犹豫了下,还是如实告诉他,“老爷子昨晚电话打到我这里来,我怕耽误你良辰美景的心情昨天没告诉你。他让你下个月一定要回去参加他的寿宴。好像是要商量你和小慈的订婚……”

  “订婚?订哪门子婚?”

  “……我就是个传话筒。老爷子还说,你要是实在不喜欢小慈。结了婚你在外面再养个小情人,他也是可以让步的……”反正隔着电话表哥也不能把他怎么着,颜桓还是把话说完。

  “下次这些不用告诉我。”

  “好,反正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反正这事你好好想想。”颜桓觉得夹在中间的日子真是难过。

  倘若单单不肯订婚倒也还好,但现在蔡子明的举动无异于往邱家心口戳刀子,他忍不住提醒“我还是不明白,你是因为嫌现在的日子□□稳了吗?没事惹捷诚作什么?”

  蔡子明打算就此把电话挂断。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刺激小慈,让她对你心灰意冷!”颜桓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不过你也太狠心了。小慈那么好看的姑娘,你忍心拿着她家最隐秘的事情开刀。”

  “……我看是你的日子□□稳了?”

  颜桓,立马告辞挂了电话,随表哥浪,他负责……收尸。

  ***

  尽管窗外寒风萧瑟,已渐渐入了冬,酒店房间里的空调呼呼作响,却是一室温馨。

  袁婉婉和刘妍盘腿坐在沙发上,茶几摆满了果酒的瓶子、零食和烧烤。

  刘妍挑了瓶提子口味的对着瓶吹,婉婉也毫不逊色。毕竟像这种酒基本没什么度数。她大咧咧地说,“虽然现下敌情还不甚明朗,但我六成的心支持你复合,剩下四成看他日后表现。”

  “为什么啊?帮了你个忙就站他那边了啊。”

  “不,我是站你俩。人家不也诚挚道歉了嘛,再者说,我看他温文尔雅的也不像你嘴里说的那么坏。瞧你描述的跟个浪荡公子一样的,哪里有。”

  这个人就是会装,上大学没在一起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性.冷淡。

  刘妍碰了下袁婉婉胳膊问,“婉婉我问你,你今天来找我为什么是他开车送来的?哦,也是一起接机的。老实交代,你们同居了?”

  袁婉婉喝了口酒,歪头想想:“大概算是广义的同居。你不觉得有个居家保姆兼司机保镖很不错吗?”

  “……所以广义的同居是哪种同居?”刘妍有些莫名,同居还分种类的?

  “搭伙做饭那种?”

  “啊,那不是和前段日子在你家一个状态嘛!”刘妍震惊的烤串差点掉到地上,“婉婉,你前男友不是人。你这么美他又口口声声喜欢你,怎么做到无动于衷的?”

  袁婉婉刚想替蔡子明说两句话,门就被人敲响,大概是自己后面又加的烤串到了。

  “我去开门。”袁婉婉从沙发上弹起,穿上宾馆的拖鞋就往门口奔。

  刘妍继续磕了两颗瓜子,还陷在问题里出不来,“婉婉,我想起来了。你和我说过,他身体有点问题……作为真闺蜜,我给你说,这个火坑你可千万不能跳。报纸上报道过很多同妻……”

  “……呵呵,老板,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婉婉朝着门口大声说。

  刘妍赶忙止住了话音。

  “顺路,滚滚已经送到学校了。”

  蔡子明安顿好滚滚离开开车来了酒店,酒店的房间是他差人预定的,所以房间号他也清楚,直接上去敲了门。

  他本以为自己抽出时间来陪她是个惊喜,早早地就把滚滚安顿好。看袁婉婉呆呆傻傻一脸意外站在门口的样子,自己并不大受人待见。

  “我顺便来告诉你一下捷诚事情的进展。”

  她一听,识相地挂了笑容往旁边站了站,把他请了进来,“进来坐,进来坐。”

  刘妍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下客厅的桌子,刚刚两个人毫无顾忌地喝酒聊天,桌子一片狼藉。

  刘妍暗想自己刚刚说话的声音不算大,他应该没有听到?听到了也不一定听得懂?

  但还是心虚地向婉婉身边躲了躲。

  “喝酒了?”蔡子明看着酒瓶皱眉。

  袁婉婉含糊地答复他,“嗯,一点点。你倒是说说,现在什么情况了?”

  他一点都不喜欢她喝酒,酒量浅而且逮住谁跟谁发酒疯。

  蔡子明不动声色把果味酒瓶扔到了垃圾桶里,又倒了杯水给她,大概描述了现在的调查情况。

  刘妍和袁婉婉皱眉可怜巴巴看着已经落入垃圾桶的果味酒,真是浪费,还有小半瓶没喝。可惜,有求于人偏偏什么责备都说不出口。

  瓶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进了垃圾桶,刘妍收回视线端端正正地坐着,像个听老师讲课的乖学生。袁婉婉也靠在刘妍旁边,右手搀在刘妍怀里,紧张等着听事情的进展。

  “嗯,”蔡子明坐到了沙发对面,张了张口。

  两人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说下文。

  他晃了晃地毯上摆着的几个还没开瓶的酒,皱着眉头道,“以后我不在不许喝酒。”

  酒店的治安怎么也比不得家里,如果不保持清醒容易出事。

  ……

  袁婉婉心里像有爪子在挠,都什么时候了还酒啊酒的。她点了点头,“不喝酒不喝酒。然后呢,捷诚的事怎么说?”

  “证据已经收集了大半,粗粗算下来漏税的金额大概七千万。这个款项你父亲应该付的起?”蔡子明扭头看了眼刘妍。

  刘妍舒了口气,点头如啄米。还上钱,人就好说了。

  他又简要和刘妍讲了下后续需要注意的事情,最后理了理衣襟,“所以,我带她吃个午饭。刘小姐要一起吗?”

  大概这才是此行的目的。

  “不……我不饿,你看我刚刚吃了这么多。”袁婉婉望着一桌子的烤串,眼下一点食欲都没有。

  刘妍得了这么大的人情,眼下非常不讲义气的将闺蜜推了出去,“不,你饿了。你赶紧去吃饭,下午不是还要上班吗?我这还有事,我待会自己去吃。”

  没良心,统统都没良心。

  蔡子明满意地朝刘妍点了个头,就迈出房门,袁婉婉回头依依不舍看了看烤串跟在后面。

  刘妍当着袁婉婉的面又挑了个金针菇串,另一只手给她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一出房门,他就朝着电梯间走去……不,袁婉婉发现是楼梯间?

  “六层楼呢,为什么不坐电梯,我不要爬楼梯。我爬不动。”袁婉婉站在电梯口不肯过去。

  “过来。”男人一只手插兜现在楼梯间门口懒懒散散看着她。

  “我不……”说着,袁婉婉还回身按了电梯向下的按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真的不过来吗?”蔡子明威胁的目光看着她,“其实我在这家酒店的房间包了年,陪我上去坐坐?”

  ……这个人真会装,刚刚在房间里还云淡风轻、一副温和做派。

  “我才不信,你干嘛有家不回在这住。”袁婉婉一脸警惕,她更加觉得过去有诈,打算抵死不从。可电梯怎么还不到六层。

  “这里离公司近,以前偶尔会住,”他朝她走近了两步,声音蛊惑,“要不要去参观下?”

  所以,明明他在这有房间,昨晚还框她去清水湾。她直接在这陪刘妍多方便。

  他不紧不慢拿出手机,作势要让前台送房卡。

  袁婉婉见大事不妙,忙伸手挡下了他拿起手机的胳膊,“我过来,我过来,找我什么事?”

  蔡子明顺势把门口的她牵进了楼梯间,关上了门。

  密闭的空间只有应急灯的光亮,有些压抑也有些私密。

  他的手指在她脸上摩挲,薄唇和她近在咫尺,声音沉静慵懒,“婉婉,你又在外面造我的谣?”

  袁婉婉大脑飞速运转。他的意思大概是……刚刚刘妍的话都听到了?

  至于那这个“又”字,是看到过她和妍妍的微信聊天,还是听到过她和馨姐的对话?

  她尴尬的舔舔嘴唇,弱弱地辩解了句,“我没有。”

  声音毫无底气。

  “没有?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的意思是你认为你不是在造谣,你说的是实情?”他脸色不大好看,低头凝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

  袁婉婉头低的更低了些,这让她怎么回他,说是还是不是?

  他们当年虽然确是非常和谐,可这么多年没见再加上后面他吃了这么久的素……怀疑他当然是情有可原。

  她久久没有回音,蔡子明不耐烦地单手松了领带。

  “你……你干嘛……”袁婉婉慌乱四周看了看,楼梯间并没有摄像头。

  “上楼。”他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上楼干嘛?”

  “验货……”

  几年不见怎么现在这么无赖了?

  “你这个人……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什么样?”他恶劣笑笑,低头凑她更近了些。

  她吸吸气,“上大学的时候,不,是你毕业之前,他们说你清心寡欲,像个老神仙?当然后面你毕业,你……你加了技能点以后就……”

  “就怎么样?”

  “就……不正经。”袁婉婉白了他一眼。

  蔡子明倒没料到大家这样想他,他蜻蜓点水亲了下她的脸颊,“大概遇见你我思凡?”

  “……你现在脸皮也太厚了。”袁婉婉红着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