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47章 第47章
  袁婉婉以为他会说些什么,比如不再让她和童寒联系,或者不要再见他,可他什么都没说。

  她心里有气,所以也配合着沉默。

  直到她听到他轻轻地给她道了个歉,“对不起。”

  蔡子明听着她说在国外时偶尔会和童寒联系、想着她一个人带大了滚滚,也不知道是怎么兼顾的家庭和学业、或者家庭和事业。

  她最艰难的时候反正陪在她身边的不是他。

  他真的是个混蛋,无论是出于哪种初衷,竟然让她处在那样一个境地。

  如果可以,命都愿意给她。

  袁婉婉皱了皱眉,道歉的话最近从他口中听到不止一次。

  她拉开些和他的距离,这才发现这个人纽扣未系,衬衫领口大咧咧敞开着,自己刚刚就这么和他拥抱来着?

  “流氓!”袁婉婉睨了他一眼。

  蔡子明在人前总是一丝不苟地系着领口、袖口每一颗扣子,衣着整齐熨帖毫无褶皱。

  从前,他行事极有分寸和把握,一副不和年纪的清高冷淡模样。从不说什么出格的话、也很少做出格的事。

  她报复性地要把他拉下神坛,让他成为堕仙。

  “啧,又和我道歉,说说这次又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她随意坐到床边开始审问。

  他看她虚张声势的拿出了大人的样子笑了笑,揉了她一下头发,“没什么。以后记得万事有我。”

  就不用麻烦他们几个了。

  “等着你?”她哂笑一声,“能等到吗?”

  “随叫随到。”蔡子明应得毫不犹豫,答得干脆。

  袁婉婉用力呼吸了下,毫不在乎地看向一边回他,“你说是就是吧。”

  他不喜欢她这种神态,也坐到床边来把她拉在怀里,“怎么今天这么轴呢?”

  袁婉婉没理他,用身体表示自己的抗拒从他怀里挣了出来。

  “好好好,我把今天谈话内容都告诉你。她这次来没说别的,就是为了捷诚的事情,无非是用各种事威胁。”他把她的手牵进自己的手心。

  袁婉婉扭头看他,意思是就这些?

  “嗯,我承认,还有利诱。”他对上她的眼补了一句。

  袁婉婉接着盯着他。

  “真的没有更多了。”他停了停,“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最近你出门要和我一起。”

  邱慈怡走的时候撂下话,让他以后不要后悔。

  别的事情都不会后悔,可是她不能有事。

  “这么严重”袁婉婉皱了皱眉。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邱慈怡的父亲做事还算是有分寸。”他对捷诚很熟悉,他们擅长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真的用这种手段倒是不至于,所以刘妍的父亲才会被用这种方式送进大狱。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呵,你倒知道的很清楚。”

  蔡子明发现今天真的很难和她沟通。

  以前袁婉婉也会闹些小情绪,比现在好哄得多,大概亲一亲也就过去了。

  “婉婉,这是我第一次单独见她,没有第二次了。”

  他实在有些冤枉,今天并没有想她会这么生气。

  袁婉婉还是没理他。

  他决定换个话题。根据他的经验,她生气的记忆很短暂。

  “衬衫一定是这件吗?一会要见客人。”

  他拿起暗粉色的衬衫看了眼。

  “嗯,穿上它可以考虑原谅你。”

  “那我事先说明,这件衣服不是我买的,林奕开派对的时候强塞给我的。”他怕她从别人口中知道真相,难免又一顿猜测,索性说在前面。

  刚刚一着急,话说出口,他发觉自己这个话题好像挑得不对。

  你等着,找个机会撕了你。

  袁婉婉瞪了他一眼,“所以你以后想见谁就见谁,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和我没什么关系,反正我过阵子回美国。”

  曾经谈恋爱的时候,这种话她不是没有说过。可那会,他明确知道他不会走。

  现在的情况,他有些吃不准。

  他低了低头,“婉婉,以后不要随便说要回去。”

  “可我本来就是要回去的。”她眨着眼睛看着他,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问题。

  她之前在美国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在父母的资助下有套不大不小的房子。虽然朋友不多,但是日子也不算单调。

  再加上有滚滚,其实是个很温暖的家。

  “不许说回去。”他的脸因为这些话冷峻下来,她说什么他都哄着他,唯独离开不可以。

  “可是……”她还想再争辩什么。

  他的手放在她的脑后吻了下来,薄唇挣开她的贝齿,因为她伤人的话失去了几分理智,将她剩下的话语都吞入口中。

  他身上还是那件刚换上的暗粉色衬衫,却一点都不柔和,全是侵略和攻占的意味。

  袁婉婉本来想挣开她些,双手却被他扣住。

  他极有耐心地延长这个吻,许久才放开她。

  “不许再说回去,”他重申了遍。

  袁婉婉一边平复呼吸,一边在思考着这句。“那这个问题以后再说。我说话算话,你三个要求都坐到了,我给你机会。”

  蔡子明松了口气。

  袁婉婉又想起刚刚的问题,“所以真的是有排队要穿这个?到底什么派对?”

  刚刚还占着主动位置的蔡子明瞬间败下阵来,轻咳了下以掩饰神情的不自然,“粉色主题派对”。

  “有照片吗?”好奇心战胜了各种情绪。

  她脑补了下粉色男男女女里、气球彩带的气氛,他穿着件暗粉色衬衫。

  “那天我没穿这件。”事实上,他根本没去。

  “那你穿得什么?”

  “条纹衬衫。”

  一件长袖、有领、纯棉、蓝白相间的条纹衬衫。

  “哦,”袁婉婉有些失望,不过没关系,还有机会看到。她说,“你现在换上一样的。”

  他手里拿着衬衫有些无奈。

  袁婉婉拍了下他的肩膀,“我先出去了,等你换装。”

  等蔡子明穿着暗粉色衬衫出来的时候,袁婉婉有些失望。

  堕仙并没有变成凡人,暗粉色衬衫衬得他潇洒随性,眉眼清澈干净,和平时的气质不同,倒是个十足的优雅绅士。

  “换好了,”大概是不大习惯这个色系,他领口并没有系紧,露出些许肌肤的纹理,“不生气了?”

  “嗯……”袁婉婉发出鼻音,感觉筹码放小了些。

  他把自己换下的衬衫递过去,“给你。”

  “给我干嘛?”袁婉婉没接。

  “你说的,要拿去洗掉。”

  “可我瞧你这衬衫的面料不适合水洗吧?这万一缩水变形可就不能穿了。”刚刚只是看他被烫伤了觉得惭愧说的话,可现在看来他好像也没什么大事。

  “嗯,我也没打算再穿。”

  袁婉婉有些石化,既然没打算再穿,干嘛一定要自己洗掉。

  “所以你这是什么逻辑?”

  “没有接受惩罚,你怎么和刚刚碰到的同事交代?”她不是很喜欢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那我帮你送去干洗吧。”袁婉婉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接过了他手中的衣服,稍稍叠了叠,从抽屉里拿了个袋子装进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不行,我要你手洗。我在他们心中一向不好说话,这么简单放过你,他们肯定不会信。”

  “咦,我原以为你并不关心他们怎么讲你。”

  “关不关心和知不知道是两回事。舆情还是要了解的。”

  从来为一个公司掌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吧,那洗坏了可不能赖我。反正你也不缺这一件衣服,我看你身上这件就很不错。”她还不忘揶揄他一下。

  “缺你洗过的衣服。”

  他总是状若无意去撩她,希望她在温柔攻势下束手就擒。

  ***

  袁婉婉没接他的话,径自出了门。还没干的污渍容易去除,只要用不加水的洗洁精揉搓两下污迹就去除了。

  这是与各种儿童衣物上污渍斗争的经验。

  馨姐一直不放心她。可总经理办公室门一直关着,她也不敢进去,就站在附近的位置观望。

  一看见袁婉婉出来就拽倒一边一顿打量,“婉婉,他没把你怎么样吧,扣你工资了?”

  “没有,”袁婉婉摇摇头。

  “那……把你调职了?”

  “没有,”袁婉婉又摇摇头。

  “啊,难道他因为这点小事就让你离开公司吗?”

  “也没有,你想多啦。他确实狠狠骂了我一顿,然后还要扣我半年公司赔他的衣服。”

  “这么狠?”

  “我使劲了浑身解数,才让他打消这个念头。最后要求我把衣服给他手洗出来,他大概是个变态吧。”袁婉婉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听起来像是福利?”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

  袁婉婉从茶水间拿了瓶洗洁精回了办公室,刚放下瓶子就收到了馨姐的消息。

  “我打算也泼他一次咖啡创造个偶遇。”

  ???

  “馨姐,你认真的吗?”

  “嗯……殊死一搏。”

  袁婉婉看着屏幕上这行字有些头疼,不知道馨姐有多少开玩笑的成分在。

  可馨姐确实是这个公司里少有的关心她的之一,她思来想去还是给馨姐回复了条。

  “馨姐,我老实交待,其实蔡总在追我。”

  馨姐回了她一串“哈哈哈哈哈”。

  “我认真的。”

  馨姐显然没放在心上,还是回了个捧腹笑的表情。

  她想了想,又回头朝里间的人说了句,“一会你小心点,大概有人也想泼你咖啡。”

  里面的人头抬了抬,“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