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49章 第49章
  嘴上虽是说着求负责任的软话,可他双手撑在办公椅和她的桌上,身体略微前倾靠得她很近,凝神看着她,气势有些压人。

  从前,她确实最吃美男计……

  办公椅下有滑轮,袁婉婉胸腔里的心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脸有些燥热。她悄悄向后移了移,他现在的阵势让她没来由的想起昨天的吻来。

  她不明白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她示好,却死活不肯告诉她为什么要分手,只是一味道歉。

  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和好,会不会又有一天莫名其妙地分开。

  若要扪心问问自己对他到底还有没有感觉,那可能还是有一点的。

  虚情假意和真情实感她分得清,眼下他对她的感情怕是比几年前还要多几分。他这个人若要对一个人好,是死心塌地地炽热,让你不由自主被他攻陷。

  可要是翻起脸来,却又最是无情。

  “不就是拉拉手吗,公司的人不敢要你、还有公司外面的。”袁婉婉稳住心神,面无表情地答他。

  果不其然,他脸色当即冷了几分,一腔热情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

  若不是她让他帮帮闺蜜,邱慈怡今天能找上门?

  今天邱慈怡跑来和他大哭了一场,说她和邱家自问没有对不起他,质问他为什么要管这件事。

  因为什么,因为他只在乎她。

  他赌气地将扣子扣好,带上手表正了正衣襟,冷冰冰说,“开会。”

  袁婉婉低头看了下手机,还是给馨姐回了条,“故事很长,有机会再说。”

  馨姐显然对答复不那么满意,发了一堆表情表示好奇后见袁婉婉还是不想告诉她,最终向她妥协,“那你可一定记得要告诉我。”

  袁婉婉笑了笑,回复她,“嗯,事情先帮我保密。”

  她还没答应他,不想在公司搞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

  高层的桃色新闻向来是全公司自上而下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

  ***

  会议就这么不温不火地结束了,蔡子明迟到了很久而且没怎么说话,全程气氛有些微妙,大概这笔生意是谈不拢了。

  客人刚被送走。

  “晚上冯黎约了我和刘妍吃饭,一会儿我想提前下班。”袁婉婉一边整理桌上材料一边和他商量,“你就不用去接滚滚了,我们顺道去接。你不是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吗?”

  蔡子明靠在会客室椅背上看着她,是不是要感谢她善解人意?还惦记着自己的工作做不完?这一天她要刺激自己多少回?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如果可以,他想把她囚禁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许任何人觊觎。

  “不行。”他声音冷清。

  “……那我走之前把工作提前做好,行不行?吃完饭我回清水湾。”到底有求于人要提前下班,她声音放软了几分。

  可还是得到一句,“不行。”

  “那算我请事假,中午我们说好我提前下班去接滚滚的呀。他在新学校上学第一天我就请别人替我接送,我怕他会不开心。”

  “中午说好是我们两个接。”他终于回复了个完整句子,脸色还是不大好。

  他们刚刚一下午起了那么多次争执,袁婉婉觉得大概他并不想和自己一起去接滚滚。所以她倒是没想到他这么一句回复。

  “我们去接?可我晚上约了人一起吃饭。刘妍回国了,不和冯医生一起吃个饭怎么也说不过去。”

  他沉默一瞬,叹了口气,“订在哪?接完滚滚我送你们过去。”

  ***

  滚滚看到蔡子明和妈妈一起来接他的时候,兴奋地原地蹦了几下。回头朝同学们挥手再见,声音清脆,“爸爸妈妈来接我了,明天见。”

  袁婉婉显然是听见了这声,但这次没有阻拦,她心疼这个孩子。她看着滚滚张开双手朝他们跑来,又被蔡子明一把抱在怀里。

  他和滚滚热络地聊天,问他新幼儿园习不习惯,中午吃了什么,和新朋友们相处得怎么样。

  热情到让她觉得刚刚一路从公司开车过来,一言不发、冷着张脸的另有其人,都是幻觉。

  袁婉婉知道他在生气,可那又怎么样,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她看着蔡子明拉开后排车门,小心翼翼把滚滚放到安全座椅上系上安全带。

  不知是出于哪种情愫,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上车。”这是一路上行驶过来,蔡子明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还是没动。

  他转到车子另一侧把车门给她拉开,左手微弓搭在车缘,放缓声音又说了一遍,“婉婉,上车。还是我抱你上去?”

  她满意笑了笑,钻进车里。

  驾驶位的人系好安全带,在汽车发动前别扭叮嘱了句,“早点回来,不许喝酒。”

  转头又对滚滚说,“监督妈妈,不许她喝酒。”

  连孩子都不放过,都要利用?

  滚滚在后面郑重点了点头,“叔叔不和我们一起吗?冯叔叔人很好的,他会做很好吃的鸡翅,还会弹琴,游戏也玩得很棒。”

  袁婉婉忍不住插了进来,“滚滚,叔叔有事情去不了。不要打扰叔叔开车。”

  果然,一路上蔡子明又不说话了。

  车子停到饭店,袁婉婉要谢谢他没有跟着下车的意思。

  她把滚滚安全带解开,打开车门就要迈出去。

  “九点来接你,不许喝酒。”刚下要车,袁婉婉就听到这么一句。

  她刚想反驳老朋友见面,吃饭叙叙旧肯定难免,谁知道要玩到几点。大家都喝酒自己不喝,会显得不合群。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凭什么要求她这么多。

  “九点在这等我,捷诚的证据给你,晚一分钟后果自负。”

  ……还真是会打蛇打七寸。

  “好。”袁婉婉利落应下。

  不就是九点钟,其实仔细想想和老友叙旧的时间也足够了。她就是这么的……墙头草。

  滚滚甜甜地扭头和他说,“叔叔再见,我会好好监督妈妈的。”

  他稍稍笑了笑算是给了回应。

  蔡子明已经好几日没有没有碰烟,袁婉婉刚下了车,他就点了一支。

  香烟入喉有些刮嗓,喉咙处有些辣也有些干。

  把追求对象开车送到情敌手里,他怕是第一人。

  他没心情也不打算回公司,给颜桓打了电话约在了酒吧。

  颜桓一路风驰电掣赶来,看到他坐在吧台一个人喝酒。

  他笑着问了问调酒师,“他喝了几杯?”

  “4杯内格罗尼。”调酒师老老实实回答。

  倒是不多,颜桓看着他点的苦味鸡尾酒笑了笑,跟着点了杯教父,“喏,你要的证据都在U盘里。啧,哥这样子是又失恋了?”

  蔡子明接过U盘没有答话。

  “哦,那我知道了你根本就还没追上。”颜桓身心愉悦地笑,“还以为人都住进你家了,肯定搞定了呢。”

  蔡子明还是没理他,瞪了他一眼又叫了杯酒。

  颜桓当下就明白了,他这是说中了。

  “唉,你也有今天,”他拍拍蔡子明肩膀,“嫂子人呢?”

  “她约了人吃饭。”

  “男人还是女人?”颜桓来了兴致,“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他抬头空想了一会,言之凿凿地说,“我知道了,一定是之前天天在楼下等着接她的那个,还天天往办公室送花。”

  看他这魂不守舍的样子,肯定是今晚嫂子去了情敌那里。

  颜桓又揶揄了他一句,“你不是还亲自给他们创造过机会嘛?这会知道后悔了?跑来喝闷酒?”

  “你不是也给方烟创造过机会?”他笑着抿了口酒。

  颜桓瞬间脸色垮了下来,“提她干嘛。”

  “要不是L市那一回,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她忘了。”

  “互茬是不是?我走了啊?”颜桓恶狠狠顶了下腮帮,作势要站起来。

  “别,难兄难弟的,”蔡子明自嘲笑笑,“来,干一杯。”

  颜桓又重新坐了下来把酒喝掉,抬头问他,“说吧,今天怎么大老板有空来喝闷酒,生意不做了?听说下午万城公司的人走得时候很不高兴。”

  蔡子明叹了口气,沉默一会,终于给了点反应,“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在追她。今天一直在和我生气,因为下午我见了小慈一面。而且现在软硬不吃。”

  他已经死乞白赖什么办法都用上了,折腾一天她还在和他置气。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嫂子觉得你有前科,”颜桓幸灾乐祸地笑,“做人要坦诚,你这么藏着掖着的,让人怎么再相信你?”

  可他就是无法坦诚。

  颜桓见他这个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得了,别喝闷酒了。我叫几个朋友过来,正好好久没聚了。”

  他叹了口气,叮嘱了句,“谁都不许带女眷,我怕她知道了又生气。”

  想了想他还是发了条微信过去,“想你。”

  ***

  袁婉婉那边今晚也不平静,倒不是因为见了冯黎和刘妍,而是馨姐给她发了个微信打抱不平。

  【馨姐】婉婉,你快看公司的论坛已经炸了。

  馨姐还贴心附上了帖子的截图。

  袁婉婉点开大图看了眼,已经有人把今天下午的经历做成连环画挂在网上了,还着重把自己搭在蔡子明腕上的手圈了出来。

  她本来还觉得抓怕人角度没选好,把她拍得胖了些,看了看评论简直要气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