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56章 第56章
  昨天已经十足地刺激过那些好事的人,今天袁婉婉倒不那么在乎他们的看法了。

  他们藏在屏幕后面吵得天翻地覆又怎么样?在人前还不是要毕恭毕敬和她说话。

  她坐在副驾驶位侧着头看蔡子明,倒是更觉得世事难料,谁能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暗恋她?

  不过照他昨晚的解释,她是不是太迟钝了才一直没感觉到?怪不得刚在一起,他就事事顺着自己,惯着她的小脾气,连舍友们都说他太过纵容她。

  纵容吗?他现在好像又开始由着她胡来,重返旧路?

  “想什么呢?”

  男人空出只手来握住了她的。

  “我在想……每天上班都会走前面这条路,总是会经过冬青、金叶女贞的绿化带,连两侧的商场大厦也都一成不变,往前走一段还会有个要等很久的红绿灯路口。再之后要上高架,要是车开慢点就算在合法范围内,都说不定会像我之前一样被人追尾。”她凝神看他,轻轻吐出一句,“你说,如果换一条路走会不会开阔些?”

  语气平平淡淡,像真的在讨论路况。

  蔡子明扭头盯了她一眼,抿了抿唇没答,将油门全力踩下。

  “你疯了?”突然提起的速度让袁婉婉心提到嗓子眼,下意识抓住了扶手。

  两侧风景急速地向后退去,根本看不清轮廓。

  他一路无话握着方向盘娴熟地超过一辆辆车,到了公司才把车猛地停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袁婉婉紧张地使劲喘了几口气平复跳到嗓子眼的心脏,大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又不解气骂了他几句,“你神经病啊,发什么疯?”

  他垂着眼说,“殊途同归。你看,这条是捷径。”

  她愣愣坐在车里,没想到自己说得隐晦,他还能听出话里的意思。

  袁婉婉舔了舔唇,向窗外瞥了眼,“也没说一定要换条路,路途平坦的话枯燥点也可以考虑。”

  蔡子明轻笑一声,“那明天带你试下走眉弓堤。”

  眉弓堤是A市的著名景点,道路两旁有参天绿树高耸云霄,一路经过十座长桥。上坡前深踩油门,有过山车的失重感。随着高低起伏的路段,车里的人也随着弹起落下。

  经过眉弓堤来上班,人不在路上被堵死就是被车颠晕。

  她是暗示他其他路都不是坦途?

  “谢谢你,没说带着我绕城一周再来上班。”她低头解开安全带先下了车,“呼……你开车要命啊,我要头晕死了。”

  蔡子明跟着下来,反手关上车门。刚刚听她说那样的话,一时心急,忘了她一直容易晕车。

  袁婉婉一手扶着车门低头平复头昏感,嗓子里好像有东西卡着不上不下。幸亏刚刚路上还算平坦,不然就刚刚那个车速,她能吐死在这。

  他一把抓过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找到了手上的穴位慢慢地揉。

  她从前也不常在他面前晕车,可这些就像是烙在脑子里,忘不掉。

  虽然头还是有些昏沉,低头她的视线里便是双指节分明的手,一下一下揉得她心底有些钝钝地痒。

  缓了一会,袁婉婉抬了头看他,抽出手扯了几分笑容没头没尾说了句,“你可真是一天帮我搞一个大新闻啊。”

  蔡子明皱了皱眉头,大新闻?

  他略有所思,忽而转头四周看了眼,果然看到有些员工在朝着他们张望。

  他蹙眉问她,“你在意吗?”

  他看出她昨天和今天的反常,还以为她已经不在乎周遭人的看法,所以约法三章的第一条已经作废。

  “嗯,”她点了点头,笑着看他,“不如搞条大的?”

  他大概明白了几分她的意思,下属窥探上司的私生活在哪个公司都是常事,吃亏的、受舆论压力的多半是女方。可若是上司穷追不舍,那么话题的风向便不一样了,多半会说他利用职务之便。

  他淡笑了下,“所以昨天是把我做背景板了?你利用我?”

  “不可以吗”她理直气壮看着他。

  “荣幸之至。”他不紧不慢地说。

  低头又开始揣摩她的心意,是堵住悠悠众口还是高调追求她会更喜欢。

  若是五年前必定是前者,可现在,他觉得未必。

  “行了,收起你的算盘吧,昨天我玩够了。”她明眸皓齿地笑笑,“气也气过了,昨天也和他们闹过了。顺其自然吧,为这些人不值当,整天为别人活着怪没劲的。”

  他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想,点了点头。

  “那上楼吧,我缓过来了。”她左右打理了下刘海,朝着办公大楼走去。

  他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住着的姑娘到底是长大了。

  蔡子明的步子比她大些,没几步便追上了她,轻轻握住她的手腕。

  “喂,这是公司。”袁婉婉扭头瞪他,“注意下形象。”

  哪有上级在公司堂而皇之牵着助理手的?她可以随时跑路,他得在这个公司耗一辈子,名声不要了?

  保不齐哪一天换个女朋友,这就是一辈子的人生污点,天天被新女友拿出来戳。

  “不是说顺其自然吗?我就是喜欢你。”他说得理所当然、底气十足。

  她挣了挣手腕,试图解脱,“可我没说喜欢你啊。”

  大厅里,人来人往的高峰期,蔡子明停下脚步,回头目光炯炯地看入她的心底。“你也喜欢我,我知道。”

  “嗡”地一声,她头要炸了。自己都不知道,他知哪门子道。

  手上人的力道太大,她努力几下挣不开,白了他一眼愤愤地说,“自以为是。”

  九点有例会,上了楼她就开始整理会议材料。“嗡嗡”几声电话响,真难得大清早无业游民刘妍没睡懒觉给她打电话。

  刘妍声音的声音跟前几日听起来完全不同,热情洋溢汹涌澎拜的喜悦顺着电话线钻到她耳朵里,“婉婉!说吧,想我怎么谢你!我爸的事情解决了!”

  袁婉婉顺势做到旋转办公椅里转了半个圈,“咱俩谁跟谁啊,跟我提谢字干嘛。”

  “还有个好消息!我打算先不回美国,留在国内陪你!先在国内发展试试,父母岁数大了,好有个照应。”

  “真的吗!”袁婉婉激动从椅子上坐直,内间一直低头打字的的蔡子明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眼。

  袁婉婉压低了些声音,“你想好在哪里找工作了吗,是要去你爸妈在的B市吗?要不要考虑也在A市热闹些!”

  话筒里刘妍稍作迟疑,“A市可以考虑!离B市也不太远,还不用被爸妈天天催婚,是个好主意!你不知道我在美国都要被爸妈唠叨耳朵生茧了。”

  “那不如再近点……你来当我同事?”袁婉婉诱哄她。

  “算了,你和我提过公司不招人,我也不想被塞狗粮。我打算去试试老本行。”

  “行,那你好好找工作,我以后和你混!”

  她喜滋滋挂了电话。

  “走吧,去开会。”低沉男声从背后响起。

  她吓得一机灵回头,到底什么时候走到她背后的。

  胡乱拿起刚刚整理好的材料,袁婉婉跟着进了会议室。

  以前她就观摩过林奕开例会的工作,坐在总经理左手侧。他一伸手,她就知道递过去翻页器;一抬手,就从一摞材料里翻出个文件平铺到他桌上。

  本来她还有些颤颤巍巍,怕当众闹出笑话来,毕竟一桌的元老坐着。

  可会议一开始,她就发现了,她哪是总助,她是没坐在主位上的总经理啊。

  一个部门汇报完,袁婉婉偏着头思考,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把翻页器递过去、好方便蔡子明指点江山,还是说低头做做他指示的记录,方便跟进后期进展情况?

  可是……下一秒她就被cue了。

  “婉婉,刚刚他说的建议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一个助理该怎么看!当个助理容易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涨工资,必须涨工资!翻倍都不够!

  还在这种会上直呼她的名字!她心虚四周看看在座的各位不愧是公司元老,遇到这种情况也没有交头接耳议论,一个个大大方方仿佛意料之中似的看着她等她发言。

  只有颜桓没绷住在会上笑出了声,用手捂住嘴轻咳掩饰了下。

  袁婉婉当刻窘得耳朵烧了起来。

  好在她虽然上手没几天,但作为总助一丁点订票、接待、日常绩效考核的事都没干。天天被蔡子明耳提面命地学管理、学营销、学资本运作,好歹能针对刚刚的发言评论几句。

  她硬着头皮对着部门经理的PPT说了几条建议。说完后放下翻页器,和上大学时解完题后一样,下意识扭头看他的反应——她这题这次有没有答对。

  “不错,”蔡子明对着她轻轻颔首,顺手拿起她桌上的翻页器又稍作补充。

  袁婉婉本以为这是个偶然现象,可后面第二题,第三题……每个部门经理发完言后,蔡子明总会转头问她一句,“婉婉,这个你怎么看?”

  看你个大头鬼!吸血的资本家钱真难挣!

  她只是想安安稳稳坐着开个会。

  会议将将结束的时候,蔡子明刚刚做完会议总结,众人还没起身,袁婉婉就立马站了起来,抱起材料往外走。

  上课次次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谁受得了。

  蔡子明也没管桌上的其他人,跟着追了出去。

  “生气了?”

  他伸手打算接过她怀里的材料,袁婉婉抱着侧了侧身没给。

  “你是不是故意的?”她气鼓鼓得说。

  “嗯……”蔡子明点了点头,低声回。

  平时听着还挺悦耳的声音,现在有些讨打。

  袁婉婉抱起怀里的材料就要砸他,“你就是想让我出丑是吗!”

  蔡子明没躲,挨了她这一下。

  袁婉婉没想到他不躲,用力不小。

  可到底是力气有限,砸上去的声音“砰”地一声,吓了周边路过的同事一跳。

  砸没砸伤袁婉婉不知道。冬天天气干燥,一张A4纸在蔡子明下颚到下巴划了一道。

  他左手摸了下下巴,有一点点血迹,“我只是受你父亲嘱托。”

  袁婉婉愣愣站在当场,她不识好人心当众把他打破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