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58章 第58章
  “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袁婉婉不依不饶地问。

  蔡子明给她夹了些菜,顿了下试图换个话题。“没什么,一会你在一楼卧室休息下。”

  袁婉婉突然想起那句,我儿子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不要嫌他不会花言巧语。

  可不是嘛这,逃避话题也太明显了。

  “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袁婉婉锁着眉头问他,“你今天不说清楚你爷爷为什么打你,我这就自己回A市。”

  她现在发现这个人不威胁他,是不会说出心里话。

  “是,是因为刘妍父亲。”他顿了顿,“还有我说我会娶你。”

  意料之外的答案,袁婉婉愣了愣,心又不受控制加速跳了几下。

  娶她?

  今天这种气氛他和爷爷说种话简直是讨打。

  只有家族里的人受邀参加寿宴,单单只多了邱家一家外人。两家小辈男当婚女当嫁的年纪,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他跑到房间里和爷爷硬面刚不说,席都开了还拉着自己饭没吃就走了。

  就算她全程一句话没说,蔡子明也没挑明。

  可在这意义重大的寿宴上往他旁边一站,估计在场的人都能领会他的意思……

  怪不得赶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非要拉着自己来参加这个寿宴。

  前面背地里打过邱家的脸,今天当着全家的面又打一次,邱家的人要是还肯把女儿嫁过来那可真是奇迹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想到这,袁婉婉心里有些触动。他为了个还没追到手的女朋友不惜和家里人翻脸,为此挨了两鞭子一声没吭还偷偷藏起来。

  要不是她这会发现,估计等到他伤口痊愈,她都不会知道他因为自己挨过这两下。

  怪不得找了个黑色衣袍穿,怪不得自打从老宅下楼时就穿着外套。

  她抬头瞄了他一眼,别扭的语气说,“我答应嫁你了吗!你别到处乱说话。”

  蔡子明盯着她看了一会,半晌说了句,“等我。”

  然后他理好衣袍转身进了卧室。

  出来时手掌合着,好像攥着什么东西。

  “你手上拿着什么?”袁婉婉从座位上站起来,朝他手上看。

  手掌翻开,躺着一枚棕色许愿牌,有些眼熟。

  她从他手上拿起许愿牌看了看,字迹也很熟悉,小楷写着西汉卓文君《白头吟》里的诗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她看着他眨眨眼,有些想起来了。

  在L市陪颜桓出差的时候,她把许愿牌挂在了风铃上。她说,“以后谁要是能找到我这个牌子,我就嫁给他。”

  他当时站在层层叠叠的许愿风铃下回了她两个字,“草率。”

  可他把她的木牌子找回来了。

  她用的小楷题的很常见的诗句,他竟然也认出了。

  他是用了怎样的耐心才能在那个第二天要赶飞机的凌晨、从数不清的风铃下找出这个小小的木牌?

  “我靠,你是不是有病啊?那天大半夜才回来就为了找这玩意?我那会随口说的。”袁婉婉攥着这个小牌子又喜又怒。

  他怕不怀好意的人捡到,她就真信了命定姻缘糊里糊涂地嫁了。所以当时大半夜背着她重新找回这个牌子。

  她总不能让他放心。

  “不许说脏话。”蔡子明皱了皱眉看她,“你等我到半夜?”

  呵,可真会抓重点。

  “……没有,择床,换个地方睡不着。”袁婉婉低头摩挲着许愿牌。

  “今天,也就是亲爷爷才没打死你。你跟他顶撞干嘛。”她把许愿牌放到桌上,轻车熟路地俯身从柜子里找到了家里的药箱,“过来,我先帮你简单处理下,时间长容易感染。”

  “嗯,”蔡子明低低应了声,难得听话地坐到椅子上。

  “只有酒精,待会别喊疼。”袁婉婉出于照顾医患的意识帮他将衣服从后颈脱下。

  冷白皮肤上红色皮肉翻起还有些吓人,她沾了些酒精尽量轻得擦在伤口上。

  蔡子明被小猫似的动作挠地伤口又疼又痒,她冰冰凉凉的左手偏偏还扶在他的背上保持身体平衡。

  他忍了又忍,说了句,“你还是下手重点吧。”

  ……?什么情况,

  袁婉婉有些懵,是觉得这样清洁不够彻底?她下了重手沾了酒精涂在他伤口上。

  “嘶——”蔡子明倒吸一口凉气。

  轻也不行,重也不行,这个人有毛病吗?

  “忍一忍,马上就好。”袁婉婉又把力道放轻了些,看着他的背有些心猿意马……

  坦诚相见还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这么些年身材保持的好像还可以?

  背脊线条流畅,胸腰比好像也还不错。

  斜方肌这里竟然有个小小的痣?

  二十多岁还能长痣吗?五年前没记得这块有痣啊?

  她轻轻碰了碰问他,“你这里好像新长了个痣?我记得以前没有吧?二十多岁还可以长痣?你要不要待会一并问问医生。”

  蔡子明喉结滚动,舒了口气。

  “撩我是吧?”他站起身来。

  后面的事情像是顺其自然,又像是欲拒还迎。

  袁婉婉大脑一片空白地躺在熟悉的床上。

  事情到底是怎么开始和发展到这一步的?她有些懵地看着天花板。

  两个寂寞的人啊,现在她腰酸腿痛,空气里氤氲着黏稠的暧昧气息。

  刚刚哭着毫无力气地睡过去,这会外面天都黑了,飞机大概已经放弃她飞走了吧。

  床的另一半已经没人了,自己不着寸缕躺在床上,衣服凌乱散落一地提醒她刚刚不是做梦。

  现在反悔跑路还来得及吗?还是这货不打算负责任已经快她一步先溜了?自己去赶飞机了?

  门开了个缝,走廊里的灯光透进些。袁婉婉闭上眼睛装睡,这么尴尬的场面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晚上好?

  蔡子明走到床边坐下低头看着她忽闪忽闪地睫毛,轻声问,“醒了?还是想再睡会。”

  被看穿了吗?袁婉婉无奈睁开眼睛,“……不睡了,是不是已经赶不上飞机了。”

  蔡子明笑了笑,“已经晚上九点了。”

  他们的航班是下午六点……他们午饭时间也不过十二点……

  袁婉婉有些尴尬,折腾一下午有些累,没想到自己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一想到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现在他衣冠楚楚、一丝不苟地坐在她旁边,和刚刚判若两人。

  她将头埋进被子里一小半,嗡嗡地问他,“那怎么办!”

  “明天再会吧,A市那边我已经交待好了,你不用担心。”

  “哦,”她小声嘟囔一句。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没喝酒、没断片,事情圆不过去了!

  蔡子明出声打断了她的纠结,“这个镯子是我母亲的嫁妆,你既然收下了就不许摘了。”

  这一提醒,她才发现自己手腕上好像确实多了个东西。

  她从被子里把手伸出来,手腕上翠绿的镯子细腻通透,什么时候被戴上去的?

  “婉婉,”蔡子明低头凝视着她,“要不要考虑给我个名分?”

  她将头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这个问题不回答行不行。

  “好,我就当你默认了。”蔡子明轻笑下,低头对着她露在被子外面的额头印了一个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袁婉婉感觉自己又被卖了,和这个狗男人在一块得慎之又慎。她一下子把整个脑袋都缩在被子里,消化刚刚发生的一切。

  蒙头的被子却又被人拿下来。

  “要不要去洗个澡,”蔡子明问她。

  “你先出去,我就在这洗了。”袁婉婉白了他一眼,幸亏卧室里有浴室。

  “还有力气吗?”

  要不是看他皱眉的认真神色,袁婉婉真的要觉得这个家伙表面衣冠楚楚,实际满脑子乱七八糟。

  “不用你担心,赶紧出去,把门帮我锁好。”

  爬也要自己爬过去。

  真的下了地,袁婉婉觉得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她腿软走路都打颤。

  披了件外袍走进浴室,她无意间对着化妆镜看了眼,他是吸血鬼转世吗?!

  脖子上、身上,斑驳淋漓全是红痕。

  明天还用不用见人?!

  泡完澡出来,她长叹一口气,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打开卧室门,蔡子明坐在沙发上好像在等她。

  “我们谈谈,”她说。

  “嗯,”蔡子明轻轻颔首。

  “我觉得我们当下还不适合在一起,我们还有很多阻力。”袁婉婉坐到他身旁。

  “比如说?”蔡子明偏头看她。

  “比如说……比如说……你看今天的情况,你爷爷就第一个不会同意。”

  “你管他们做什么,我有办法。”蔡子明轻轻揽住她的肩头,“我只在乎你同不同意。”

  “你这样下去会被你爷爷亲手打死。”她吓唬他。

  “你不是说了,这是我亲爷爷。”他牵过她的手腕端详,“你不用担心这个,别的呢,别的阻力还有吗?”

  “别的……别的还有,暂时没想到。”

  蔡子明笑笑,“这镯子戴上去刚好,天造地设。”

  袁婉婉灵机一动,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伤口没有处理。

  下午的时候有人执着敲门,他们没理……有人打电话进来,他们没接……现在想想,大概是中午约过的医生。

  她出声问他,“你后背怎么样了?包扎了吗?”

  “医生早来过了,你睡得正香。”蔡子明笑笑捏了捏她的手。

  袁婉婉窘地低了低头,忽而又抬起来。“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让我故地重游,击溃我心里防线!还说什么你妈妈想见我!”

  她觉得这个下午的进展不可思议,身体的熟悉好像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和明朗化。

  “没有,怎么总这么想我?”

  他口里说着没有,嘴角还微微上扬。

  袁婉婉更觉其中有诈,自己又上当了。

  “你肯定是这么想的!”她懊恼将手抽出了,“为了上位出卖色相你要不要脸啊!”

  “不要,脸有什么好要的。”他说的坦坦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