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59章 第59章
  袁婉婉气鼓鼓扔了个抱枕过去。

  “不闹了,”蔡子明接住稳稳接住毫无威慑力的枕头站起身来,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走吧,先吃饭。”

  刚刚一切结束的时候已经六点,她又睡了一觉,现在又渴又饿,声音都有些嘶哑。

  她应了一声站了起来,走到餐桌前发现一切和从前一模一样,连餐垫都是她当年购置的那款。

  “换掉吧,看着碍眼,”她说。

  蔡子明蹙眉看她一会,还是应了下来,“嗯,听你的,全都换掉。就当做我们新的开始。”

  新的开始?……行吧,目的达到了,随他怎么说。

  她坐下一看今晚的菜式,全是她的最爱,一口气吃了平时两倍的量。

  今天是真的饿了,一桌菜风卷残云很快就被她解决掉。

  心满意足吃下碗中最后一点米饭,袁婉婉突然有些清醒。

  飞机改乘明天的航班,意味着今天他们两个还要在这熟悉的宅子里共处一夜。

  那么她吃完了饭离睡觉时间也就不远了。

  袁婉婉磨磨蹭蹭小口嘬着面前的汤,不肯离开餐桌。

  “晚上胃口这么好,是不是刚刚太累了?”蔡子明的声音平淡温和。

  可就是这么温和的声音,袁婉婉还是差点呛到。什么叫刚刚太累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让人面红耳赤,她不大好意思去回忆。为什么要提醒她?他居心叵测!

  “没,我吃饱了。”袁婉婉推了碗筷垂头站起,抓紧远离他的地盘。

  “嗯,吃好了早些休息,明天一早的飞机。”

  果然,他提到了早些休息。

  她闭眼咬了咬唇,还是问出了关键问题。“所以……一会儿,你睡哪?”

  “睡哪里——”男人故意拖长了语调,盯着她看,“自然和你一起。”

  果然袁婉婉的耳朵肉眼可见的红了,这种事他总说得这么直白。

  “我不要。”她出声拒绝。

  “这里冬天太冷了,你不习惯。”

  北方B城的冬天寒风凛凛,可那是户外。在这别墅里,她仅穿了件单薄的长袖家居服还觉得有些燥热。

  但她不敢直接戳穿,她觉得如果直接说家里不冷,他绝对干得出把家里地暖停了,然后栽赃到到管道头上。

  “我不怕冷。”袁婉婉斟酌了下用词。

  “也不差这一晚,”他从餐桌前起身走到她旁边,“和男友一起睡也没什么。”

  言下之意无非是今天下午已经睡过了,再多一晚也没什么?

  袁婉婉回头像见鬼一样看了他一眼。

  当年是谁约她出去旅游开两间大床房的?!

  是谁在她表示房间里空调坏了太冷的时候,义无反顾当机立断拿了衣物和她换了房间的?!

  大概是鬼吧。

  他愿意做取暖器就随他去吧,反正今天下午折腾这么久,不信他还有精力。

  床品和卧室熏香都有些熟悉,袁婉婉和衣躺了进去。往床边让了让,留出了三分之二的空间。

  蔡子明也洗漱好进卧室的时候,就看到一双眼睛滴溜溜一直盯着他。

  “别这样看我”,他掀开被子极自然侧躺,伸手揽住她的腰。

  袁婉婉转过身去后背对着他,和他谈条件,“你也不要挤我。”

  “嗯,”他轻声应了下,揽着她的手从腰间挪到了喉咙,锁喉的姿势轻轻圈着她。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

  她觉得他一定在一步步试图突破她的防线。让她习惯牵手、习惯拥抱、习惯亲吻……

  直至重新习惯他的存在。

  “床这么大,你往那边点。”她撇嘴用手肘向后推了下他。

  “嘶——”蔡子明倒吸了口凉气。

  袁婉婉心里咯噔一声。

  这是碰到他伤口了?可大哥你伤的是后背啊???

  难道是推了他一下剐蹭到被子的原因?这样想着,她向床边挪了点。

  蔡子明却没给她闪躲的机会,跟着移了些,手也开始不老实上下游离。

  像被钥匙打开的锁,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她咬唇忍住将将溢出的呜咽。

  “再来一次,”他声音喑哑地哄骗,用着肯定的语气。

  身后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压抑着情绪温柔虔诚地吻她。

  ***

  回到A市,公司所有员工都感受到他们关系的非比寻常。

  他人前人后再不叫她总助,毫不避讳直呼她的名字,两人举手投足间全是默契。

  “蔡总,您看这次修订公司管理制度要不要加上不能谈办公室恋情这条。前两个月,公司一对情侣一个做财务,一个做销售。那个财务利用职务便利帮助销售虚报很多款项,影响极其恶劣。”

  分管财务的经理指了指对面的人,“啊,刘经理,就是你手下的销售,这事你知道的。你说说,是不是该加上这条。”

  几天后的公司例会上在讨论规章制度修订的问题,分管财务的经理义愤填膺地对办公室恋情一番控诉。

  他觉得蔡总一向行事严谨,这次肯定也站他这边。

  分管财务的经理为人刚正,不大关注工作之外的事情。

  可其他人不是。

  会场所有人保持沉默,没有发声。

  被点名的刘经理有些尴尬地说了句,“要我说……不用改。存在即合理嘛。”

  刘经理尴尬地笑笑,求助地看向和他私交甚笃地李经理。李经理低着头装作没看到。

  这时候,谁都不想也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公司上下谁不知道总经理和总助正在暧昧,打得火热。

  袁婉婉低着头玩弄着手里的笔没说话。现在的会议,她次次都被点名排在总经理前面先表达下观点。

  蔡子明要是这个问题还敢让她发表见解,她发誓一定把笔稳准狠地扔他头上。

  “刘经理,你这……”分管财务的经理刚想痛斥刘经理两句就被人打断。

  “我觉得不必了。规定这条会侵害了员工的合法权利,违反《婚姻法》。”蔡子明低声道。

  “办公室恋情有利有弊。员工的这些行为不全是因为办公室恋情,更多出于道德感缺失。规避得当,公私分明不会影响工作。”

  没想到他对法律也有些研究?难得他就一个问题展开说这么多。袁婉婉瞄了他一眼。

  “举个例子,”他顿了顿。

  袁婉婉登时有不祥预感。

  果然,这个狗男人伸手指了下她,“这是我近十年的女友,并没有影响我的工作效率。”

  所以,他借题发挥说这么多是为了公开吗?什么叫十年的女朋友?

  她再也不用怕论坛里的人胡说了。

  这下全公司不仅知道了他们的关系,还知道他们十年前就有一腿。

  袁婉婉扭头僵着脖子瞪他,这是多么严肃的公司例会啊,他在讲些什么!

  分管财务的经理震惊坐在位置上,张了张口没说话。

  ***

  会议结束后,袁婉婉有些被卖的感觉。他就这么急着宣告全世界?

  “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下,”袁婉婉皱眉看他,“公司例会你可真敢说。”

  “不能说吗?”蔡子明一边把外套挂起一边转头问她。

  “好歹先提醒我下,一会估计公司论坛里我又是头条。”

  想到不用想,一传十、十传百,这会肯定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还知道他们十年前就在一起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你要习惯,以后我们结婚免不了要上媒体新闻。”

  他转过身来看她,“到时候股权转给你大概率股价会大跌。所以,你现在好好工作,给咱们两个减少些损失。”

  袁婉婉听他这话有些惊讶,她身边也有不少生意人。他们结婚是一定要立好婚前协议的,目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在离婚时不受到侵害。

  她竟然也要立婚前协议,内容竟然是被赠予股权?要是哪天真的走到离婚那步,除了婚后公司的盈利可以分成,还有原始股权可以带走。

  那眼前这个生意人岂不是亏大了。

  毕竟他们家股价那么高……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真打算赠送股权给我?我到时候带着银子、股权跑路怎么办?”袁婉婉吃惊看着他。

  “所以嫁给我是不是比跟着老头子好?”他揉了下她的头发,“考虑一下,嗯?”

  他还记得她在车上的玩笑话——“我以后要嫁个有钱的老头,等他没了带着他的钱想找哪个小白脸就找哪个。”

  袁婉婉心里还在震惊这一大笔股权的事情,头顶又飘来一句话。

  “毕竟我方方面面比他强。”

  “方方面面”四个字他咬得暧昧又重……

  袁婉婉耳根又红了,抬手推开他,“不和你说了,我要工作去了。”

  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调戏她,还好意思对着外人说什么办公室恋情不影响工作效率。

  她赌气坐到办公椅上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却触到他后背湮出的红色血迹。

  “你这伤口怎么又流血了?”袁婉婉走到他背后仔细看,“这么久了还不好,你总是碰它干嘛?”

  他总忘记后背有伤,工作入了神经常向着靠椅一仰。

  “还不是因为你。”蔡子明扭头看着她,低低说了句。

  公司规定能不能加一条,工作时间撩她犯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袁婉婉脸又烧了起来。

  ……嗯,他们确实每次结束后,他的伤口崩裂流血。

  “活该!”她口中愤愤不平地骂着,但还是打电话叫了医生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