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60章 第60章
  自那天起,袁婉婉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在公司横着走了。所有雄性生物恨不得和她距离十尺,所有同性员工不敢招惹她半分。

  无敌是多么寂寞。

  当然,童寒或冯黎偶尔出现的时候,她才会感觉一物降一物。

  冯黎好像已经死心,知道她和蔡子明重新在一起后,便没怎么打扰她。绅士就是绅士,不像死皮赖脸某些人。

  可童寒就不一样了,经常故意大晚上和她通电话,一聊就拽着她聊很久。

  按童寒的话说,他就是不想让那个狗男人就这么得逞,至少要把他气个半死才够回本。

  幸亏童寒的女朋友和她也认识,理解童寒和她纯洁的革命友谊。

  并且在听说了她的故事后,童寒女朋友甚至和童寒达成了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童寒和袁婉婉打电话当然一直没背着女朋友,她能顺着电话线听到那边的清脆女声,“继续,多和你发小聊会,才打了半个小时。今天打得太早了,明天最早十点多通电话效果才更好。”

  这都什么情侣档?!

  他们的话题多是忆青春年少,聊聊最近又出了哪款好玩的游戏。翻来覆去这几样,当下流行的吃喝玩乐都快聊遍了。

  可袁婉婉这边就不同了,她一接起童寒的电话,蔡子明必定沉着脸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甚至整个晚上闷闷不乐,却不能张口阻碍她正常社交。

  “今晚童寒约我去KTV唱歌,我回来不会太晚。”袁婉婉在玄关一边穿外套一边和他解释,“你也不用等我,他会送我回来。哦,也不用送我,他的车就等在楼下。”

  童寒说他最近大赚一笔,要叫着她一起庆祝下,当然他的女朋友也会去。

  她觉得童寒说得对,男人最懂男人,得多刺激刺激才知道珍惜。

  可蔡子明哪里知道是三人局?哪里知道袁婉婉是去做灯泡的。

  他神色郁郁站在她面前,“今天太晚了。”

  “所以呢?”袁婉婉换上鞋,抬头看他。

  确实有些晚,已经九点钟了,滚滚都在卧室睡着了。

  “别去。”

  “都和他说好了,不能不去呢,”袁婉婉对着门口的镜子描了描口红。“今天他拿下一个大单子,要请客。难道只准你去参加什么粉色派对?”

  ……前尘往事真是自己作的死。

  “我也去。”

  “不行,人家没邀请你。”袁婉婉勾着笑看他,伸手打理了下自己的外套和刘海打算出门。

  蔡子明看着她明艳艳口红有些碍眼,可是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拦下她。

  他一把将她拖到怀里,顶在门上压着亲,直到她气喘吁吁站不稳才放开她。

  他眯着眼看她刚刚涂好的口红被亲得不剩什么,用左手食指背使劲擦了下自己的嘴唇,看着食指上明艳艳的红色,低声说,“早点回来,我等你。”

  袁婉婉水波潋滟的眼睛瞪着他,她生气刚刚整理好的造型一下子一塌糊涂。

  发梢凌乱、唇色斑驳。

  “慢慢等吧……”她稍稍整理了下自己,提着手包下了楼。

  暗暗发誓,不到十二点绝不回家!

  大概觉得三个人唱歌不够尽兴,KTV里童寒又喊了些朋友过来。

  轮到袁婉婉唱歌的时候,好巧不巧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铃声响了。

  查岗电话?童寒看了屏幕号码一眼,把手机举到婉婉晃了晃,用口型告诉她,“我替你接。”

  说完便拿着出了包房,“喂,您哪位呀?”

  电话那边迟疑了下,声音冷清,“……童寒?”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嗯,是我。”

  “我找婉婉,让她接电话。”

  “找她什么事,她现在不方便我转告她。”

  “没事。”说完电话便被挂了。

  袁婉婉推开包间门走到楼道问他,“刚刚谁的电话?”

  “喏,你家那位估计正在线暴躁。”童寒伸手把手机递回。

  “你和他说什么了?”袁婉婉低头看着手机。

  “什么也没说……真的。”童寒摊开两手表示无辜。

  袁婉婉看了眼表,已经十点多,抬头对童寒说,“行了,你们先玩吧。我打个车先回去了。”

  刺激归刺激,真玩脱了可就不好了。

  可事实证明,她是有些虚脱。

  刚一进门,迎接她的就是暴风雨。他好像总喜欢用吻和亲密关系去确认她的心里有他。

  袁婉婉腰酸背痛躺在床上和他抱怨,“我今天十点多就赶回来了,你就这么欺负我?”

  昏暗的环境里男人没有说话。

  “行了,别气了。和你说过多少遍,童寒有女朋友。”

  她不知道,在她回来之前,蔡子明找了手下的人挨个联系市内的KTV以及会所,想知道她今晚到底去了哪里。

  他一刻都等不了,打算直冲过去。

  自从童寒的声音从话筒传出,他所有的自控都被击碎。

  袁婉婉伸手主动抱了抱他。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理智有些归位,回抱了下,“不生气,只是担心你。”

  ……嘴硬。

  “和我讲讲,今晚你都唱什么了?”

  什么时候对这些小事也这么在意了?

  袁婉婉想了想回他,“记不清了,唱了很多首。”

  “今晚几个人去了?”他状似在和她聊日常。

  ……怪不得问唱过什么歌,原来在这等着她。

  袁婉婉想了想说,“嗯,有童寒。”

  抱着她的怀抱紧了些,手攥得她胳膊有些疼。

  蔡子明没打断她,接着侧耳听着。

  袁婉婉回忆了许久,才说出了一大串名字。

  黑暗里传来男人低低一声浅笑,笑意却直达心底。

  他这是在做什么。

  他低声叮嘱她,“出去玩可以,必须接我的电话。”

  ****

  一早上班,袁婉婉便发现一楼大厅背景板上硕大的logo换了。

  自己上次只是随口说说要把公司logo改掉,他干脆利落地已经按她异想天开的想法实现。

  她还记得和蔡子明私交甚好的原设计师Derek打了个跨洋电话和他吵了一架,大讲特讲艺术的神圣。

  打电话的时候,袁婉婉就在一旁吃零食,她听到他操着地道英伦腔反驳,“Derek,myfirstconsiderationismygirlfriend'smood.”(Derek,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女朋友的心情。)

  隔着电话,袁婉婉都能感受到Derek要吐血三升的心情。

  后面每天上班抬头看到顶在公司大楼最高处硕大公司标志时,她都觉得她伤害了一个无辜艺术家的心血。

  好在蔡氏集团旗下多家分公司的logo都是Derek亲手操刀设计,这个标志被改,别的标志仍然□□体现着他卓越的设计能力和敏锐的审美直觉。

  ***

  袁婉婉独自负责的投资案也顺利得不像话,她觉得自己大概其实是个隐形的商业天才。

  晚饭,袁婉婉瞧着对面的男人草草吃了几口就起身要去书房,忍不住伸手拦住他,“你最近怎么这么忙?每天在公司埋着头一口水都不喝也就算了,现在饭也不吃了。是不是公司要垮了啊?”

  通透的玉镯在她手上晃,她要是不肯戴,他就换着法子的磨她。

  “没有,你未来的股票都长势良好,”他垂眸看她,“公司有个很关键的案子,润京物流公司的项目。”

  “哦,就那个机器人的招标。那个竞争也太惨烈了,那么多公司抢着上,我们做这个也不是最专业的。”袁婉婉眨眨眼,“实在拿不下就算了,就算你身家少一点,我尽量不嫌弃你。”

  先前蔡子明和袁父已经说好,只有拿到润京物流公司的标,袁父才会愿意接受A计划的专利。

  他顺了下她的头发,淡淡地语气,“你早点休息,不用等我。这个案子,我势在必得。”

  袁婉婉点点头,她知道他这么说的时候一般是有至少□□成的把握。

  蔡子明转身去了书房,关上了门。

  袁婉婉把滚滚哄睡着,抬头看了眼表,坐到沙发上抽了些零食开了电视。

  客厅里的人并不知道,她父亲近期公司经营并不是很顺利,可以说非常糟糕,已经连续亏损了几个季度。

  蔡子明一直关心她父亲公司的发展,知道袁父最近状况不是很好。他想把A计划转让回去,可袁父却坚持不肯接受。

  没办法,他只好暗地帮给袁父介绍了一些客户。至于这些事,父女俩都不知情。

  他只想让她在自己搭建的坚固城堡里肆意撒娇。

  长期熬夜透支身体,他最近是有些不舒服。

  凌晨两点,夜深人静的时候,蔡子明端着玻璃杯的温水送服了几颗药。

  迷迷糊糊中,袁婉婉觉得有人从后背抱住了自己。她晃晃头哼哼了两句“别闹”,又接着睡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

  一大清早,袁婉婉坐在办公桌前研究润京物流公司的招标方案。她认为凭借自己刚刚展露的商业天赋大概可以帮上些忙。

  看了一会又败下阵来,大概之前投资项目进展顺利主要得归功到师傅带得好。

  她拿起招标方案打算和蔡子明请教下,却发现难得内间的门关着。

  透过门缝,她听到父亲公司的名字,隐隐约约有一些关键词飘到她耳朵里。

  “银行”“贷款”“资金周转”?

  她好奇敲了敲门走了进去,蔡子明一手按掉了固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