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男主他口嫌体正直 > 第62章 第62章
  刘妍工作找得很不错,童寒也在中间帮了忙。

  吃完饭,童寒提议去会所唱歌。

  袁婉婉在旁边嘲笑他,“你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麦霸?”

  “不是我吹牛,要不是我家里有矿要继承,我可是要去当歌星的。”童寒得意洋洋扬起脑袋。

  “去吧,去吧,回国以后我还没去唱过歌呢。”刘妍也有些心痒,“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童寒见有人附议,拍了拍女朋友肩膀示意跟上,“待会我请客,带你们去A市最好的鎏锦会所。”

  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到会所,一边喝酒一边唱歌。几曲唱完,袁婉婉想出门透透气顺便去下洗手间。

  鎏锦会所果然气派,金碧辉煌的墙砖吊顶不说,连地板也泛着金光。

  洗手间回包间的路上,透过一间房门她看见张熟悉的脸。

  这么巧,蔡子明说的局也设在鎏锦?

  她朝里面看了看,他正偏头和别人谈着事情,里面男男女女不少人。

  喝了些酒,她现在情绪高涨,绕有兴致。

  这也太巧了吧,分别出来赶个场子都能碰到。

  她提起裙摆跑进自己的房间让大家出出主意,“太巧了!我发现蔡子明也在隔壁,我打算混进去吓他一跳,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童寒老大不高兴嘟囔了句,“真扫兴!”

  刘妍没接童寒的茬,四周看了看,说了句,“童老板别这样,聚会就是图个开心嘛。我有办法。”

  她叫来服务员借了套工作服。

  “带化妆品了吗?都拿出来。”她朝着袁婉婉和童寒女朋友问。

  拿过化妆品她对着袁婉婉一番捯饬,又给她挽了个发髻。

  一会的功夫,刚刚的宴会女王已经变成标准的小服务员。一样的浓艳妆容遮去了个人特色,放在一群服务生中一点都认不出。

  “行了,一会他们端酒进去的时候你也跟上。我都和他们说好了。”刘妍递过个托酒盘给她,又稍稍给她微调了下头发,“等你的好消息。”

  袁婉婉穿着标准工服,梳着统一的发型端着托酒盘跟在队伍中间。

  待会他一定会大吃一惊。不过照他这种处变不惊的性格,估计表面上连嘴角都不会抽动一下。

  袁婉婉暗暗地想。

  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还在谈话。

  袁婉婉低着头偷瞄了沙发上的人两眼,蔡子明正在侧头和一个肥头大耳的老板聊天,并没有注意到这里。

  一个黑长直的女人有些眼熟,到底是在哪里见过?

  她清新秀丽,尤其是那双水灵灵无辜的大眼,让人过目难忘。此刻正紧紧挨着那个肥胖的老板坐着,可惜了一朵鲜花。

  袁婉婉端着托酒盘走近了两步,粗粗听到了他们的聊天内容。

  熟悉的声音钻进她的耳膜,她听到蔡子明说,“我让两个点的利润,她今晚跟我走。”

  她稍稍抬头看看,发现蔡子明指的就是坐在老板旁边的小白花。小白花不愿意,频频摇头。

  如五雷轰顶,她顿在当场听着他和老板讨价还价。

  “不行,她不行,当场的其他女人随你挑。”老板对这个小白花还算有情有义。

  蔡子明头都没抬,看着躲在老板后的人,说出一句话,“价格随便开,今天这个人我要定了。”

  袁婉婉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了,大家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摇头只说要回家。

  冯黎把失魂落魄的她送回了清水湾。

  十点多钟的时候,她收到他的短信,“今晚临时有事,晚些回家,不用等我。”

  她抓着手机陷在沙发里,脑子里闪过的全是今晚的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眼看了钟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不是说要宵禁?不是说今晚的局不会很久?不是明天上午还要去竞标?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她拿起手机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声音平静毫无情绪,“还在忙吗?”

  话筒里,他喘着粗气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刺耳,背景音里还有女人娇滴滴地抽泣。

  “嗯,在颜桓这里,他这边出了些事,我可能不回去了。不用等我,早些休息。”

  颜桓家?多好的借口。

  根基不牢的复合本就每一步如履薄冰。

  大概所有的信仰都是在这一刻崩塌的。

  不就一个男人吗?

  当夜,她清点了些必备的物品,迅速行李打包好,叫醒了滚滚,连夜搬到了刘妍找的新房子里去。

  “吵架了?”刘妍站在门口揉着睡眼问她。

  “没有,狗男人死了。以后不要和我提他,也不许接他电话。”她咬牙切齿地说,顺手拉黑了他所有联系方式。

  ***

  第二天一早,蔡子明发现袁婉婉没来上班。

  他揉了下酸痛的眉骨打了电话过去,一直显示正在通话中。

  皱眉思考了下又看了眼时间,他叮嘱行政部同事去清水湾看看情况,急匆匆赶去了润京项目的竞标会场。

  可真是惊喜,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竟然和他们的竞标方案所差无几,可价格还比他们低。

  这么大的项目,他准备这么久的项目,竟然意料之外的以失败而告终。

  这怎么可能?

  他操刀的项目几乎从未失手。

  得了标的公司趾高气扬从他面前走过,对方总经理伸出手和他打招呼,“蔡经理,承让。”

  竞标结束后,大家三三两两退场。

  蔡子明目光在每个参加这个项目的人脸上打量,所有人都低着头没敢说话,气压极低。

  “这么破的公司,他们的方案和我们几乎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一定有内鬼!”颜桓当场暴走,“你们自己站出来吧,省得被我查出来下场更惨!”

  颜桓今天脸上挂了彩,贴着个小小创可贴。

  没人说话。

  蔡子明眉头紧锁,拨通了行政部同事的电话。

  “她在家吗?”

  “蔡总,我用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又去幼儿园看了下,您说的那个小朋友今天也没去上学。”

  他当即拿了外套冲出了会场。

  颜桓在后面大喊,“你干嘛去啊?今天这事怎么弄啊?我们努力这么久,你倒是管管啊?”

  前面的人并没有理他。

  “艹,行吧,那我自己想办法查。”

  ***

  空荡荡的别墅里,连她的行李都不见了。

  他沉默了下,拨了刘妍的号码,无人接听。

  总好过拨给婉婉的正在通话中,婉婉明显已经把自己拉黑了。

  刘妍看闺蜜情绪反常,请了个假在家。这会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拨来的号码纠结,好歹他帮过自己一次,要么自己还一次人情?

  “婉婉,他打过来好几个了,要么你接一下吧。有什么矛盾一次性说清楚……”

  “不接。别管他。”

  “你不接他一直打,很烦啊……”

  “行吧,最后一通,接完你也把他拉黑。”

  她拿过电话接起没好气地问他,“什么事?”

  “婉婉,你在哪?”男人声音透着紧张。

  “和你有什么关系,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我最后通知你一下,我们玩完了。”

  “为什么?”

  他不明白,就因为别人诬陷他不准放贷?不给自辩机会就判了死刑?

  “为什么?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吗!”袁婉婉在暴走边缘。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还以为自己瞒得很好?以为她还信他的鬼话?

  “你信她也不信我?”

  今早蔡子明找不到她,立马找人查出昨天是邱慈怡打来的电话。

  “怎么信你?我都看到了。”

  “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回来?”蔡子明颓然陷在沙发里,她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愿相信他。

  “死了吧,死了我就去墓地看你!”说完这句话,袁婉婉愤懑挂了电话。

  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就如你所愿。”

  装什么深情!用这套骗多少女孩子了?幸亏她昨晚亲眼见到,及时止损!

  刘妍拿回电话问她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下一步么……先收拾收拾心情,重新找份工作或者出国?

  总之原来的破公司,她再也不会去了。

  今早她还送他份大礼,凌晨回公司拿出竞标书,清晨随便送给了家口碑一直不好的公司。

  看蔡子明无精打采的声音,大概他十分重视的项目竞标失败了吧?

  活该!活该!活该!

  她要再在这个人身上栽倒第三次就是猪!

  颜桓得到一条有效情报,他嫂子大半夜去了趟公司。

  他怀着复杂的心情调了监控,画面直指他嫂子出卖了公司,把他们熬了好几个夜做好的标书透给了别人。

  艹,这都什么世道?

  他表哥冷着张脸回了公司,颜桓出了办公室门急匆匆叫住他,语气激动,“我找到真凶了,你猜是谁!”

  蔡子明摆了摆手没理他,接着往办公室走。

  颜桓跟了进去,“你肯定想不到!!!”

  蔡子明淡淡一句,“我知道。”

  “你知道?”颜桓有些错愕,双手撑在他办公桌上,“你们吵架了?”

  “我们分手了。”他淡淡的回。

  “分……分手了?这才几天???”颜桓有些上头,“我靠!我就知道她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报复你!她也太过分了,我那个方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为什么要殃及我这条池鱼。还等着分了成带方烟出去玩呢。不行,反正你们分都分了,必须追究她的责任!我熬了那么多夜才搞定的成果!!!”

  “算了,是我的错。这事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了。”

  公司上下对失标的事情议论纷纷,谁都没想到老板亲自操刀的事情会出了这种状况。

  一时流言纷纷说有内鬼。

  他们的年终奖八成要为此受到影响,这怎么行!员工人心惶惶要就此事讨个说法。

  “这次事件只因我管理不善,前因后果一力承担。”蔡子明召开了公司高层会议,撂下一句话匆匆走人。

  他坐在办公室看着外间空荡荡的座位,又一次生出了后悔。

  他有些后悔昨天上午她父亲的事没有第一时间给她个交代,她才走得这么决绝。

  也有些后悔昨晚在会所里见到颜桓从人间蒸发的前女友方烟,一时情急带着人便去了颜桓家,发生了口角两兄弟还打了一架,自己一夜没有回家。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昨晚她父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应该很希望自己在身边吧。